10.第10章 始入宮,繁花似錦
loading...
景裕四年,秋。

這一年,南沁國迎來了景帝登基以來的第一次選秀。

沈臘月乖巧的跟在眾人身後,嫋嫋的步入宮廷。此時一行兩列的秀女都是低頭垂眼,並不多加張望,即使這皇宮在繁華,此時也是與她們無關的。眾人都是恪守本分。

領頭太監將眾人帶至空曠之處,遵循指示,一列一列站好。

待眾人站穩,就見一個年老的太監站在前方,大聲訓話:“本朝選秀,乃是為了皇上充實後宮,繁衍宗室後代。凡候選秀女,必須是血統純正的七品以上官員親眷。講求出身高貴,體態亦要勻稱,儀容出眾,隻有這樣,才有資格為皇室開枝散葉。所以,從這一刻開始,大家要聽從我們的指示安排,逐一接受甄別,不得異議。”

沈臘月老實的站在眾秀女中,頭略垂,等待著下一步的檢查。

而之後的檢查則是涵蓋著各個方麵,包括五官、體態、聲音、口氣、足長,由於候選宮女眾多,這一步僅是初批淘汰。

也正是因為這一步的嚴格檢查,能有將近三分之二的人將會被選下去,之後剩下的,才有權利繼續下一步的遴選。

初選通過之後,秀女們被安排在空閑之地等候,下一步還有複試。

這個時候也是沒有那麽多規矩的,秀女們都尋著自己熟識的各家小姐,三三兩兩的站在一起閑話。

沈臘月四下看了看,原本該在的那些人,都在。

陳雨瀾靠近臘月,柔情似水:“表姐。”

這些人當中,原本的沈臘月熟識的倒是不多,不過經曆了前世,她自然是對各色人等知之甚詳。

當朝第一美人朱大人家的千金朱雨凝,傅相家的二小姐傅瑾瑤,世家連家的小姐,琴藝卓絕的連秀雲。這三位當是這屆秀女中最出色的。

“雨瀾今天好美。”陳雨瀾一身湖藍真絲裙裝,發飾則是寶藍的珠花,雖然顏色不同,卻又是同一色係,她自然也是知曉自己的優勢的,今日看著更是溫婉。

“表姐不也是一樣。”陳雨瀾拉著她的手來到樹蔭的位置。

“表姐這衣服看著就厚重,咱們到這邊涼快些。”

這些通過的初選的秀女,也隻有兩三個穿了保守的錦緞。

陳雨瀾細細打量自己這個表姐,一身玫紅的裙裝,領口幾隻小小的淺色茉莉花,兩個包包發髻,發飾則是和往常一樣,金步搖,顯得整個人有些俗氣。

不過雖然俗氣,倒是也搶眼。

陳雨瀾其實是有些不解的,現在這番打扮的沈臘月,與往昔的差別還真不是特別大。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妝容的關係,她丹鳳眼的媚氣也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份有些稚氣未脫的玲瓏。

看了這樣的沈臘月,陳雨瀾是有些高興的,她覺得,這樣她落選的機會更大。

沈臘月掃到陳雨瀾的表情,更是笑得燦爛幾分。

想來雨瀾是覺得她選不上吧。這殿選是最重要的一環。有的秀女一襲白衣楚楚動人,如同連秀雲。有的秀女一襲金色耀眼奪目,猶如朱雨凝。還有那打扮清麗的傅瑾瑤。

什麽樣的都有,不過她這種倒是少。即使想耀眼些,也極少有人選擇玫紅。

不是說不好,隻能說,略顯土氣。

而玫紅配著金步搖,尤為更甚。

有的秀女覺得天氣熱的厲害,就到不遠處一個亭子裏坐了下來,看著那身著真絲坐下的秀女,臘月暗自搖頭。

雨瀾將她拉過來之後就與其他的秀女聊了起來,臘月也不在意,就這麽看著幾人聊天。

而那其中也有白家庶出的小姐,白小蝶,不過此時的她看起來倒是臉色不太好。也不曉得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不想被選中。

而白家嫡出的大小姐白悠然間或的掃她一眼,讓她更是臉色蒼白。

臘月知道,這個白悠然最後中選了。雖然與她並沒有什麽私教,不過麵子上也是過得去的。

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許久都不見有太監過來安排她們進行下一步殿選,有些心浮氣躁的女子就急切起來。

連陳雨瀾都有些著急,不過她倒是沒有像其他幾個女子那樣抱怨出來。

見有幾人口裏抱怨,雨瀾撇了撇嘴,有些不屑。

臘月見此更覺有趣兒。

嘴上說出來的,還真不一定就是真性情。指不定啊,想裝個口無遮攔,心無城府呢。

卻殊不知,在這一遭可是沒人看你心無城府。太後怎麽會容許沒規矩之人呢。

邊兒上那個低眉順眼的小太監,可不正是太後身邊的小德子。

雖然他看著年幼,可也就是顯著年輕,其實啊,已經二十多了,也在太後跟前伺候了十幾年了,是太後身邊的二等太監,也是個得力的。

想來他在這裏,就是觀察各位秀女言行的。

沒多一會兒,臘月餘光掃過,見小德子已然悄悄離開,知曉這是快開始了。

果不其然,一會兒的功夫,一身錦衣的大太監帶著八位小太監過來。此人正是太監總管,皇帝身邊最得力的大太監來喜。

清了清嗓子,他略大聲:“皇上有旨,五人一組,喊到名字的,跟著我身後的這幾位公公,去殿口甄選。沒有念到名字的,猶在此等候。”

各位秀女略微一福:“遵陛下旨意。”

來喜也並不直視眾位秀女,拿起冊子目不斜視。

一會兒的功夫,這院子裏就少了一半的秀女,五人一組,這一下子就走了四十人。

沈臘月並不在此範圍內,她知曉,這名冊是根據家裏官員官階而定的。如此一來也不奇怪,這幾位熱門之人,都已然離開。

她們這一圈女子倒是都沒有離開,想來也是。這高門之女結交的,一般也是家世相當之輩。

她們自然也是如此的。

沒多一會兒,就聽到有些女子的哭聲,想來是被賜花落選了。

眾人又等了些許時辰,剩下的秀女並沒有如同第一批秀女,是一起離開,反而是回來一位公公,按照名冊念了人,則有五位跟著離開。周而複始。

眼看著隻餘二十五人,而白家姐妹都已離開,沈臘月終於被叫到。

她與陳雨瀾是同一批。

五人跟著領頭公公,規矩的離開院子,甄選的大殿與這個院子尚有一段距離。

幾人都是目不斜視。

幾人被安置在另外一個院子,不過卻不是三兩的閑談,反而都是規規矩矩的站在公公身後,靜靜等待。

眼瞅著秀女一批批進去,終於輪到了沈臘月等幾人。

所謂殿選,並非進入殿內,而是五人站在大殿門口,等待皇上的端看。

幾人站定,規矩的甩帕子行禮。

“臣女恭祝皇上太後萬福金安。”

“都起來吧。”幾人都略微低頭,依言照做。

也如同舊日,皇上與太後分別問了幾個問題,陳雨瀾回答的很好,被賜香囊留下。

其實這覲見也是有門道的。

同樣五女,最前邊的入選了,後麵難免會產生倦怠之心,除非極為出色,否則被留下的機會也不大。

而臘月與雨瀾相隔一人。

此女也因著並不出色,被撂牌子,賜花。

“從五品翰林院侍讀沈書文之女沈臘月,年十三……”皇帝下首的老太監唱到。

“臣女叩見皇上太後,願皇上太後萬福金安。”

“抬起頭來。”

沈臘月揚起頭,粉嫩的臉頰配著金步搖倒是讓人看著有幾分好笑。

太後的眼神卻落在她的衣服和衣服的花樣上。

“可會些什麽?”皇帝聲音清冽。感覺不出對其容貌是否滿意。

“臣女都有所涉獵,不過並不精巧。”

皇上沒說什麽,太後倒是點了點頭,她是喜歡這樣的女子的。

“看你這衣服有些別致,倒是與別的秀女不同。”

臘月喜上眉梢:“稟太後,此衣服雖不是臣女親手所繡,不過卻是臣女自己選的花樣顏色。”

這個時候,景帝笑了出來,聽她的聲音,還有些得意,難道她真的以為自己選的不錯?

其實景帝是不明白太後的心思的。

“哦?那你說說,為什麽要選這個顏色和花式。”太後問。

“稟太後,臣女覺得這樣顯得貴氣耀眼。”

太後聽到這話,倒是笑了起來,再一細看她頭上那金步搖。

這身裝扮,與她的臉蛋兒並不相配。

景帝見太後有些高興,想來這個女子倒是也能給太後解了悶子,自己也覺得她有些趣味,已經下了決定。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又問:“你今日的穿戴,家裏可有給你什麽建議?”

“回皇上,臣女一直都是這樣穿的。家裏人也覺得甚好。”

太後笑容滿麵的朝景帝點了點頭。

“起來吧。”景帝點了點頭。

“從五品翰林院侍讀沈書文之女沈臘月,留牌子,賜香囊……”見皇上點頭,老太監再度唱到。

臘月中選之後一直勾著嘴角,看的太後更是笑著搖頭。

見太後對沈臘月有興趣,皇上也不由的又多望了幾眼。

臘月更是喜形於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