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連屎都不如
loading...
不理會他心中的鬱悶和咆哮,毛驢嚇的快要發瘋,前蹄、後蹄、尾巴在大魔王身上亂砸,持續了整整三分鍾。

“大黑,別激動,這家夥好像很弱,已經被你踢死了……”鸚鵡忙道。

“昂嗚?”

毛驢疑惑的睜開一隻眼睛。

隻見剛剛囂張要吃它的魔鬼,此刻平躺在地上,變成了“大”字,全身上下都是蹄印,肋骨、手骨、腿骨,差不多全都碎了。

“還有呼吸,稍等片刻……”

再次跳到對方身上,大黑一臉慎重:“猛驢過江、乾坤大驢蹄、驢尾咆哮……”

鸚鵡和烏龜對望,各自捂上了眼睛。

這家夥就這樣,遇到危險,直接發瘋,各種手段非要全部施展一遍才行,說實話,謹慎的太過分了!

“再等一會!野驢狂奔、降龍十八蹄……”

十分鍾過後,大黑停了下來,鬆了口氣。

“還好他弱,不然,我們真就危險了……”

鸚鵡、老龜深有同感的點頭:“妖獸講究血脈,我們隻是普通動物成妖,實力有限,隨便來個最弱的修煉者,可能都打不過!”

做為動物,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

還有一口氣的極樂大魔王,覺的想死。

我弱?

真要弱的話,能被整個乾源大陸的強者追殺而不死?

能被封印八千年,還能從數百位強者手中順利逃脫?

雖然實力降低的厲害,可作為曾經的高手,戰鬥力還是不弱的……

結果,被當場秒殺……

我有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特麽普通動物,請你們告訴我,哪點普通了?

一蹄子錘的大魔王無法反抗,叫普通……

鬱悶的想死,聽到身旁對話聲繼續響起。

“我覺的……這家夥不是來找我們麻煩的!”

“多新鮮,你就是個驢,找你做什麽?耕地還是拉磨?別自戀了!不過,找主人也未必,我反倒覺的,這個院子不幹淨,鬧鬼。”

“真的假的,我怕鬼……”

“不管是不是真的,主人還沒開始修煉,我們還是多操心一些!”

“嗯!那……這家夥怎麽辦?”

“直接埋到花園,當花肥吧!另外,別告訴主人,不然,肯定挨罵,會說我們弄髒了他的花,畢竟,大糞才是最好的花肥,這家夥肯定不如。”

“有道理……”

三頭獸寵商議。

“……”

極樂大魔王真的快要瘋了。

堂堂大魔王,鎮壓一個時代的超絕人物,在它們眼中,竟然比不上糞便……

我特麽……

“我要殺了你!驢做火燒,烏龜煲湯,鸚鵡烤著吃……”

牙齒咬緊,心中不停咆哮。

正在發狠,就感覺身體被抬了起來,時間不長,被隨意扔到一個土坑中,埋了進去。

竟然真特麽被當成了花肥……而且周圍,居然真的有很多大糞,腥臭無比……

“不僅要殺你們,還要狠狠折磨,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內心狂吼,突然,極樂大魔王愣住。

“這些糞便內,怎麽會有這麽濃鬱的靈氣和聖元真意?”

四周盡管臭氣熏天,但糞便中,聖元真意和靈氣,十分濃厚,甚至遠超之前看到的,隻吸了一口,立刻感到全身被點燃,似乎之前受到的傷勢,都不算什麽了。

“有了這些,我傷勢會恢複的很快……”

激動地顫抖,極樂大魔王突然覺的,被埋在糞堆裏,非但不是懲罰,而是幸運了!

難怪那三頭家夥,說自己不如屎,單論聖元真意的話,還真比不上。

“吸收!”

再不去想這些,極樂大魔王大口張開,急速的吸收周圍的聖元真意,臭味伴隨靈氣,緩慢的湧入全身穴道。

果然……聖元真意進入身體,剛剛被踢傷的身體,肉眼可見的恢複,被鎮壓八千年傷損的根基,也得到了彌補。

不知過了多久,吸收了多少屎氣,極樂大魔王終於可以重新動了,掙紮著爬出地麵,看著漆黑的夜空,雙眼透紅。

“欠我的,我要拿回來,對付過我的,我要殺過去!我要讓這天,為我而顫抖,要讓這地,為我而驚恐!我要讓這世界知道,我極樂大魔王……又回來了!”

發下誓言,大魔王牙齒咬緊,正打算尋找更多的聖元真意,徹底恢複傷勢,就看到麵前一個巨大的狗尾巴草,呼嘯著拍了過來。

一瞬間,四周的空氣被禁錮住,空間好像隨時都會崩塌,剛剛恢複了一些的極樂大魔王,眼前再次一黑,又看到一座大山壓了下來。

嘭!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腦袋被打的鑽進胸腔,再次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迷糊中,聽到了狗尾巴草略帶憤怒的聲音響起。

“少特麽嗶嗶,打擾了主人睡覺,老子吃了你!”

眼淚再次流出來,神識蔓延,極樂大魔王隱約看到無數花朵,從四周探過腦袋,一個個宛如擎天之柱,帶著強大到極點的氣息,似乎隻要他敢廢話,直接吞掉,雖然,這個花肥看起來,並不可口……

“這特麽到底是什麽地方?”

眼前一黑,極樂大魔王再次暈了過去。

我想回碧落海,想再次被鎮壓,我不玩了……

……

鎮仙宗,練武殿內,右手握緊長劍,柳依依一動不動。

從隱仙居回來,就這樣站著,到現在足足五個時辰了。

“劍法講究準和快!”

“意到神到,心有所想,意有所致,心意結合……”

前輩的話語在腦海不停旋轉,自己卻滿腦子漿糊,一點思緒都沒有。

“不對,這位前輩,提了好幾句‘鳥’,還專門說了翅膀……”

心中一動,對方的話語,浮現在腦海。

“會不會故意用鳥雀來比喻,意思是將劍法,變成揮舞翅膀一樣的本能,每次施展不需要思考,才能做到真正的心意結合……”

“將劍變成身體的一部分,精神的延伸……”

一道明悟出現在腦海,柳依依全身一震,手中的長劍,輕輕一抖,發出龍吟般的輕鳴。

呼!

舞出一團劍花,四周發出劇烈的風聲。

鎮仙三十六式!

這是每一個鎮仙宗弟子,都修煉的劍法,一招比一招難,到了最後,不光對真元有要求,精、氣、神也缺一不可。

聚息境弟子,隻要能夠施展出十二式,就可以在同級別排的上前幾,甚至大兗州都算的上天驕。

柳依依入門三年,受限實力和天賦,隻能順暢的施展出三招,第四招就堅持不住。

此刻,心有感悟,心到意到,劍法毫無違和感的運轉起來。

第一式,白雲蒼狗。

第二式,橫渡江河。

第三式,飛星逐海。

以前費盡辛苦才能施展的劍法,此刻,輕而易舉的施展出來,不僅更加流暢,威力似乎也強大好幾分。

“第四式……”

之前,每次施展這招,都會受傷,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完成。

長劍沒有任何停歇,沿著特殊的軌跡,發生了變化,下一刻斜指上空,宛如彎弓射箭。

第四式,淩雲衝霄,完成!

激動的顫抖,柳依依長劍向下一拉,全身的力量,沿著劍身輕輕一顫,在麵前化作一個圓圈,宛如即將落下的太陽。

第五式,長虹落日!

嗡!

這招施展出來,全身的力量也繼續到了極限,小腹一聲脆響,無數靈氣蜂擁而來,禁錮在聚息三重的修為,打破桎梏,迅速攀升,猶如破堤的洪水,傾瀉而下。

聚息四重……

聚息五重!

短短兩個時辰,跨越了整整兩個大級別!

“這……”

回過神來,感受到腦海中對劍法的領悟,丹田內真元的變化,柳依依激動地不停顫抖。

練了兩年多,都無法突破第四式,隻聽了前輩講了幾句,不但衝擊到第五式,甚至……修為也有了突破!

換做之前,做夢都不敢去想!

第一次……感到修煉這麽容易,這麽簡單!

“如果能拜他為師……”

激動過後,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單憑這樣詢問,就算能夠進步,又能走多遠?

最好的辦法就是拜那位前輩為師……一旦成功,報仇將不再是奢望。

知道有些事,拖得越久,變故越多,沒太多遲疑,柳依依抬腳向外走去。

就算跪在門前不起來,也一定要拜師成功!

快速前行,還沒走出練武殿,一個不陰不陽的笑聲響了起來。

“這不是柳衣嗎?怎麽,昨天敗給我,痛定思痛,修煉了一夜?就你這種天賦,別說一夜,就算再修煉三年,想要勝我,也幾乎沒有可能吧!”

眉頭蹙起,柳依依抬頭,隨即看到一個白衣青年,出現在不遠處,嘴角揚起,帶著冷漠的笑容。

正是昨天切磋,並且勝過她的同門師兄,周源!

(昨天和肘子、奶騎、賣報、老鷹、飛天魚、齊佩甲一起吃飯,然後我提出了砍他們的小要求,然後就被虐了,很慘,剛醒,在這裏,誠懇的奉勸大家,沒事別裝逼。求推薦票安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