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欺人太甚!【第三更,盟主暗夜極意5】
loading...
噔噔噔噔!

吳元等人控製不住,連續後退了十幾步,瞳孔同時收縮。

“好強!”

這隻是散佚出來的力量,就讓他們呼吸急促,全身修為發揮不到三成……這就是傳承境?

太可怕了!

旁觀者都這樣,首當其衝的“大魔王”,又會如何?想到這,眾人齊刷刷向蘇隱看了過去。

就見少年,絲毫不受影響,反而一臉不解,眼神中帶著迷茫。

“……”眾人全身發僵。

如此瘋狂的氣息壓迫,毫不在意……修為到底有多可怕?

本來還以為是不是墨淵猜錯的吳元等人,此刻也徹底死了心。

小師叔的天資是很好,修為是很高,但想要對抗一位傳承境強者的全力輸出,肯定還是做不到的。

既然如此,眼前這家夥的身份,不用想也能明白過來。

“我不信!”

牙齒咬緊,墨淵爆吼,再次向前一步。

轟!

身上的氣息,變得更加濃鬱,眾人立刻感到無窮無盡壓迫,宛如浪潮,像是要將其攪成粉末。

再次後退了十幾步,才覺得輕鬆了不少,向少年看去,就見對方更加迷惑了,撓撓頭,有些不知所措。

“這就是大魔王的實力嗎?”眾人哆嗦。

本以為,就算是超級強者,被鎮壓八千年,也沒什麽了,親眼看到,才明白這種想法,到底有多幼稚。

與眾人的想法相似,施展力量的墨淵也頭上冒出冷汗,滿心駭然。

氣息威壓,是戰鬥的一種形式,一旦使出,會給對手造成巨大壓迫感,從而喪失戰鬥力。

身為煉丹師、醫師,戰鬥力不算太強,同級別中算是比較弱的,不過,曾做過青雲宗宗主,更是救過不知多少人,身上自帶令人臣服的氣質。

所以,氣勢威壓,是他最強大的絕招,一旦使出,不少實力遠超過他的修士,都會直接折服。

隻是……做夢都沒想到,對眼前這位,一點作用都沒有!

對麵的“大魔王”,不但沒感到恐慌,反而一臉輕鬆……最關鍵的是,身下的毛驢,同樣不受半點影響,耳朵抖了抖,傲然的打了個響鼻。

一頭毛驢,能有什麽實力?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大魔王”,不僅擋住了衝擊來的壓迫,還幫後者分攤了……

這就有些恐怖了!

一瞬間,墨淵心中驚濤駭浪,正想著要不要改變戰略,直接出手,就見對方像是失去了耐心,轉頭四處環顧,像是在找什麽東西。

“你……”墨淵說不出話來。

在他氣息壓迫下,不但不反抗,還若無其事的亂找……這是何種修為?到底有多麽強大?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

和他們的想法不同,蘇隱並非裝模作樣,而是真的疑惑和迷茫。

仙體小成,所謂的氣息威壓,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但他並不知情,見對方要試試高招,還以為會直接出手,嚇得心髒都快跳出來了,誰知喊完後,便秘一般,臉憋的漲紅,啥動作都沒有……

這是……故意嚇唬人?

可就算嚇唬,也拍上一掌,劈兩刀展示一下啊?

一直瞪著眼睛,又吼又叫……搞什麽?

等了一會,見對方又是冒汗,又是咬牙,就是不出手,蘇隱搖了搖頭:“算了,趁現在有空,想辦法激活那道靈氣吧……”

目前的情景,不展示實力和手段,肯定沒辦法震懾對方,既然如此,先找個受傷的人醫治一下看看。

環顧一周,眼睛很快落在正在拉磨的大魔王身上。

戰鬥還沒開始,在場的隻有他一個受傷,也可能隻有他願意接受自己的治療。

想到這,沒有任何猶豫,驅驢走了過去。

“你要幹什麽……”

大魔王臉色立刻白了。

我特麽都拉磨了,還想我怎麽樣?

“胡鬧!”

沒理會他的驚恐,蘇隱看向鸚鵡、老龜皺了皺眉:“回頭再收拾你們!”

既然毛驢變成了妖獸,這兩個肯定也差不多,這也就解釋,為何這位徒孫,明明傷好了不少,結果自己一出門回來,就變得更加嚴重。

肯定是它們幹的!

將人打傷,還讓其拉磨……太過分了!

“別害怕,我現在就幫你治傷……”

搖了搖頭,蘇隱對著大魔王的脈搏搭了過去。

“……”

嚇得臉色發綠,大魔王想要反抗,一看到毛驢、烏龜、鸚鵡三獸環顧四周,立刻偃旗息鼓。

算了,誰都打不過,真敢反抗的話,隻會更慘……

“不算太嚴重!”

把完脈,蘇隱鬆了口氣。

隻是些皮外傷,看起來嚇唬人,實際上並不嚴重,看來……烏龜、鸚鵡它們就算傷人,也是很有分寸的。

如果給魔王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會當場哭出來……不是後者有分寸,而是麵粉中的聖元真意太濃鬱了,距離這麽近,就算不敢主動吸收,傷勢也能恢複不少。

不管這些,蘇隱手腕一翻,一株株藥材出現在麵前,取出一口砂鍋和木柴,點火熬了起來。

上次的藥方,效果挺好,也就懶得改變,繼續使用了。

“???”

看清楚他的動作,墨淵一晃,感覺整個人都快炸了!

他是青雲宗的上任宗主,傳承境強者,整個大兗州,都赫赫有名的存在……全力施展威壓,這家夥毫不在乎也就算了,還跑過去熬藥……

要不要這麽裝逼?

“墨老,我怎麽感覺他的藥方,不對勁?”人群中一個懂醫術的長老,將蘇隱的所有動作都看的一清二楚,忍不住開口。

“不對勁?”墨淵這才注意蘇隱放入鍋中的藥材。

都是些療傷之物,隨處可見,不太珍貴,剛開始沒注意,此刻同樣察覺到了不同。

“哪裏不對勁?”聽到了二人的嘀咕,吳元長老滿是擔心的來到跟前。

這位是給“小師叔”把脈,熬藥,難不成……不是療傷藥,而是毒藥?真要如此,打死也要阻止。

“這根本不是人治傷的,而是……”

牙齒咬緊,墨淵氣的哆嗦:“給豬治療的,隻是相應的減少了藥量!”

“用給豬治療的藥方,給人治傷?”

吳元一呆,差點氣炸:“這是赤裸裸的侮辱,簡直欺人太甚!”

(最近魯院培訓,比較忙,本不想加更,但暗夜極意大佬太猛了。這都六個盟主,好幾千張推薦票了,嗚嗚,努力加更還債吧。放心,三章內結束戰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