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七章 精衛遺骸
loading...
從被封印的地方,走了出來,輕輕一捏,爆竹出現在掌心。

這東西,已經長出了五根根須,三節竹竿,嫩綠的葉子,頂在上方,散發出悠悠的香氣。

知道生機綻放,這家夥會一直活下去,蘇隱屈指一彈,將其扔進了時光長河。

轟!

像是橫在河流中的長篙,伴隨它的成長,河流被撐不斷變長,變寬。

之前並未打通遠古的界限,未來也隻有兩千年,此時有了這根爆竹的支撐,好像隨時都會撕破被封印的桎梏,和讓遠古、未來徹底的相連,蔓延的更遠。

“還有這種功效……”

蘇隱眼睛亮了。

之前一直再想,到了兩千年後,沒了未來,會不會和大獸王一樣被殺,現在有爆竹一直增長,問題已然解決。

當然,增長十分緩慢,而且被封印的遠古,距離貫通,還不知需要多久,一旦成功,獸庭的時代之力,將會在沒有辦法壓迫。

“蘇隱,可否陪我一起去尋找精衛的聖骸?”

見他成功煉化,古靈兒看了過來。

血脈激活,她的容貌更加美麗,明豔動人,尤其是身材,更加婀娜,曲線動人,鮮豔的紅唇,更是冷豔至極,之前就算得上萬裏挑一,不比上官婉清差,此刻,顯然更勝一籌,即便是蘇隱,陡然看到,都不由一呆。

太美了!

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運轉力量,壓製住失態,蘇隱尷尬的問道:“你可知道精衛古獸的聖骸在什麽地方?”

見他這個樣子,古靈兒嘴角上揚,笑了起來。

這家夥從見麵開始,就一直很淡定,萬事不盈於心,甚至將整個巨魔一族滅了,都毫不在乎,此時,竟為她的容顏發呆,心中忍不住有些驕傲:“自然知道,猜的不錯,我體內蘊含的就是這頭精衛古獸的血脈!通過血脈感應,完全可以找到對方。”

蘇隱恍然,有些好奇:“你是精衛的後人?”

捏著耳朵邊的一團秀發,古靈兒道:“應該是傳承了它的血脈,具體如何,並不清楚,不過,隻要能煉化聖骸,應該就可以找到答案!”

“嗯!”

蘇隱不再多說。

古靈兒祭出一滴鮮血,很快找準了方向,二人撕破空間飛了過去。

混沌古獸,成年就擁有九品聖人的實力,女孩血脈激活,盡管比不上蘇隱,卻也相差不大了。

一路前行,不一會在一座高山的麵前停了下來。

“根據我知道的記憶,當年精衛和帝江古獸,就是在這裏被斬殺的!”

帝江、精衛都有翅膀,為鳥雀之身,速度很快。

蘇隱抬頭看去,眼前的高山,不知多高,與天空的血月緊挨著,還沒來帶到跟前,就感覺內心生出了濃重的壓迫感。

“四大遠古神獸,若都和剛才的食鐵獸那麽可怕,龍皇即便煉製出龍神鞭,也打不過他們吧?又怎麽可能將其擊殺?”

站在山峰跟前,蘇隱並不著急上去,而是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龍神鞭,是比爆竹要強大一些,但比不上獸庭,按照正常情況,增加這種級別的兵器,麵對四大古獸,不會增加太大的勝算!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蕭史太子太弱,無法發揮出龍神鞭的全部力量,才讓他產生了一種,這件法寶不算太強的錯覺。

知道他的想法,古靈兒解釋道:“多一根龍神鞭,的確對戰鬥增加不了多大的影響,但……最主要的不是煉製這件法寶,而是獻祭了一百多萬龍族子弟!如果將仙界的生命,當做養殖的莊稼,突然被別人收割了,天道會不會發怒?”

蘇隱一愣:“你的意思,龍皇其實是借助了仙界的天道之力,才戰勝了四大混沌古獸?”

若是他種的莊稼,被蟲子吃了,肯定會生氣的,不殺死對方決不罷休!

“差不多吧!”

古靈兒點頭:“當時的一戰,我並不清楚,不過,可以推測的出來,混沌古獸,並非仙界的生命,會受到後者的排斥和壓迫,龍神鞭,應該正是貫通這種排斥力的通道,有了仙界的壓製,它們的力量沒辦法徹底發揮,被殺也就沒什麽了……”

蘇隱恍然。

同級別的戰鬥,哪怕一點點的影響,都可能萬劫不複。

龍神鞭,若是真能溝通仙界,將天道的力量吸引過來,四大混沌古獸被龍皇殺死,也就能解釋的了了。

沿著山脈,向上飛行,眼前的山峰,和不周山有些相似,都是高聳入雲,如同柱子。

“終決戰場,是混沌古獸貔貅的腹內空間,這座山,正是貫通身體的橋梁,離天隻有三尺三寸,也就是說,整個月亮,是掛在山峰上方的,並非在下方,當初帝江和精衛,知道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想要逃走,結果還沒來得及離開,在這裏被龍皇追上斬殺!”

古靈兒道。

激活了血脈,她身上帶著一種淡雅的氣質,遠古時期發生的事,不可能全部知曉,卻也明白了不少。

從話語中,蘇隱知道了當時的慘烈,同時心中生出了一絲疑惑:“我同樣煉化了食鐵獸的聖骸,為何一點記憶都沒有?”

對方隻是激活血脈,就知道了這麽多,他可是煉化了一頭遠古聖獸的屍體,為何什麽都不知道?

古靈兒搖頭:“當初龍皇將四大古獸斬殺,為了防止它們複活,將靈魂、記憶,全都煉化抽離了,你得到的,隻是古獸的空殼罷了!之所以對你出手,是因為那一道不甘的意念,既不是殘魂,也沒有意識。”

蘇隱這才明白過來。

連36古聖,都可以憑借衣冠塚將意念保留下來,不將記憶抹殺幹淨,以混沌古獸的實力,肯定可以重新複活。

堂堂龍皇,剿滅萬族的存在,怎麽可能任由這種事情發生!

山峰很高,但二人都達到了九品級別,十多個呼吸過後,就看到血紅色的月亮掛在山峰最上方,淒冷迷人。

殺戮之氣不斷溢出,宛如月亮表麵,存在著一個濃鬱的血海。

轟!

剛落在山頂,就感到地麵一陣劇烈晃動,月亮表麵,一道道煞氣,激蕩四周。

“有人先到了……”

古靈兒秀眉一皺。

不用她說,蘇隱也感受到了,兩道強大的氣息,安靜的懸浮在前方的月亮表麵,正在不斷增加,似乎比起自己都絲毫不弱!

“蒼穹、薛千秋!”

蘇隱臉色低沉。

根據氣息,已然認了出來,不是別人,正是老對頭,蒼穹、薛千秋!

他煉化食鐵獸聖骸的時候,這兩個家夥,竟然運氣好的找到了這裏,將帝江、精衛的屍體同時煉化。

蒼穹的實力,本就不比他弱,一旦成功,怕是再想斬殺,幾乎不可能了!

“煉化混沌古獸,不是很容易遭到反噬嗎?為何他們能夠成功……”

蘇隱滿是不解。

他嚐試煉化食鐵獸,差點被屍體斬殺,若不是關鍵時刻,眼前的女孩激活了血脈,結果如何,還真不知道。

古靈兒也搞不清楚,秀眉蹙起。

知道在這裏想,肯定不會明白,蘇隱大手一抓,將女孩籠罩在內,同時身體一縮,隱藏了起來,筆直向氣息升起的地方飛了過去。

來到靠近月亮的地方。

最高之處,和月亮緊挨,普通人一躍就可以上去,矮的地方,也隻相差幾十米,氣息正從這裏傳來。

薛千秋安靜的坐在一頭屍體的下方,頭上一隻巨大的精衛屍體,展翅翱翔,像是想要飛入月亮,卻被人以大力量定格在了空中。

應該是想要進入紅月的時候,被龍皇以超絕的實力,硬生生擊斃。

另外一個屍體,平躺在地上,旁邊蒼穹以大法力淬煉,一道道腐蝕萬物的混沌靈氣,不斷向他體內亂鑽,卻始終傷害不得。

至於黃泉,並不在附近,似乎沒有跟過來。

“他們二人,都不畏懼混沌靈氣……”

蘇隱眉毛一揚。

無論是煉化,還是接近,這兩頭屍體,都會釋放出濃鬱的混沌靈氣,這東西的可怕程度,他可是知道的,蒼穹活了數萬年,手段眾多,有方法抵禦可以理解,薛千秋呢?

這家夥,不比他大太多,修煉的千秋大道也被剝離了幹淨,為何可以煉化精衛古獸,而絲毫不受影響?

“那位薛千秋,應該也有混沌古獸的血脈,不過很稀薄,比我差了很多……”

知道他的疑惑,古靈兒看了一會,秀眉皺起,俏臉顯得有些低沉:“至於蒼穹,雖沒有血脈,卻有對抗混沌靈氣的方法……”

蘇隱一震。

薛公公竟然有混沌古獸的血脈?

難怪修煉這麽快,短短幾天功夫,就從準聖,修煉的和自己差不多,突破了九品!

隻是……他身上的血脈從何而來?

“難道……這家夥不是蒼穹的私生子,而是借助混沌古獸精血弄出來的?”

一個想法突然冒了出來。

一路和蒼穹戰鬥而來,這家夥對薛千秋的態度,明顯超過其他弟子,如果說……因為他能夠領悟千秋大道,成就無限,所以特殊照顧,可……連續被自己搶奪,連大道都丟了,為何依舊青睞有加?

明顯不對勁!

“必須盡快阻止,否則,任由它們煉化成功,我怕……咱們再不是對手!”古靈兒眼睛眯起。

眼前的二人,不知用了什麽方法,同時煉化兩具屍體,每延遲一個呼吸,修為就增加一大截,任由他們繼續下去,即便蘇隱修為大進,也難以抗衡。

“先別忙,蒼穹、黃泉一向形影不離,現在卻不在,怕是隱藏在四周,等著我們出手!還有龍皇、蕭史太子,就算不在這,肯定也不會太遠!”

蘇隱擺手道。

不是不想搶奪,而是現在並沒看到的那麽簡單。

這兩個人,肆無忌憚的煉化古獸的屍體,極有可能是誘餌,故意引誘他們,或者龍皇出手。

不是他太過小心,而是……這群活了數萬年的老怪物,一個比一個陰,不小心不行啊!

古靈兒皺眉:“那怎麽辦?一直幹等的話,這兩人用不了多久就會成功!哪怕同樣無法凝練混沌聖體,一樣無法抗衡。”

“我知道,就算不敢冒險偷襲,也不能讓他們這麽安穩的突破,是時候來點刺激的了……”

蘇隱微微一笑,乾源界的界域悄無聲息的向外蔓延,在靠近二人的地方,突然晃動了一下。

呼!

一截竹子射了出來,筆直落在帝江、精衛兩大古獸的中間。

爆竹有了混沌靈氣和時光長河的滋養,已經長出了好幾節,這正是其中的一部分,帶著枝葉和粗大的根莖。

“爆竹?”

看到這東西突然出現,蒼穹、薛千秋對望了一眼,各自神色凝重。

這是蘇隱的寶貝,突然出現,很明顯對方就在左右!

隻是……自己不出現,扔個竹子過來幹什麽?

傷不到他們不說,還提前暴露了行蹤。

“老師,怎麽辦?”理解不了,薛千秋忍不住傳音過去。

蒼穹神色凝重:“黃泉帶著我們的力量,隱藏在周圍,他真敢出手,絕對會遭到最淩厲的攻擊,你我繼續煉化古獸聖骸,別被對方耽誤了節奏。”

“是!”薛千秋點頭。

隻要煉化這件古獸聖骸,就會變的極其強大……小小蘇隱而已,不值一提。

屆時,完全有實力,將時光長河重新剝奪過來!

滿是興奮,繼續煉化聖骸。

二人交談的過程中,竹子落了下來,感受到了四周濃鬱的混沌靈氣,根莖立刻分出兩條,向兩側紮了過去。

咕咕咕咕!

濃鬱的氣息,被竹子吞噬煉化,一片片竹葉緩慢的伸了出來,生機立刻變得濃鬱起來,對屍體進行了反饋。

“你想……讓古獸屍體,對他們進攻?”看到這,古靈兒哪裏不明白怎麽回事,啞然失笑。

都說她古靈精怪,做事不講究原則和手段,這家夥一旦開了竅,比她還狠。

這些古獸屍骸,雖然靈魂、記憶被龍皇抹除,但被殺前的悲憤,在血月的環境下,越來越濃鬱,一旦沾惹上生機,肯定會對試圖煉化它們的人出手!

當初蘇隱,就是被這樣進攻,打的差點吐血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