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二章 衝擊規則境!
loading...
“怎麽了?”

皺了皺眉,蘇隱來到跟前,隻看了一眼,瞳孔同樣收縮成麥芒大小。

隻見弄玉公主的背後,是個巨大的窟窿,像是被什麽打出來的,體內肌肉、骨頭,全部消失不見,不知是被人挖走,還是吞噬了。

也就是說,他們前麵看到的鳳凰身軀,隻是用皮毛做成的標本!

看起來華貴,實際殘忍至極。

難怪一點壓迫感都沒有,人皇劍氣來到麵前,也沒反抗!

毛發就算再厲害,沒了規則,沒了力量,也不可能對他們這種強者,產生絲毫壓迫。

“難道……當年的龍皇,派人過來將她殺了?”

鳳帝忍不住道。

傳說,龍皇並不讚成二人的婚事,如果真有人想殺這位弄玉公主的話,也隻有這位,遠古時代的第一人!

隻不過……

做為一代帝王,殺人不算什麽,將兒媳婦的肉身、骸骨全部掏空,做成標本……有些過分了吧!

“應該是被一位高手,從背後一掌震死,所以才留下了這個窟窿,看形狀,的確是龍族的蹄爪!”

蘇隱並未回答,而是緊盯傷痕。

死人也會說話,尤其是這種強者,能夠將其斬殺,必然會留下很大線索,隻要仔細研究,肯定可以找到蛛絲馬跡。

“是!”

鳳帝點頭,分析道:“而且這位的實力極強,一下就將其震死,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不然……鳳族不死鳥,不是瞬間被殺,完全可以引動不死之火,就算無法涅槃複生,體表的羽毛也不會如此豔麗。”

不死鳥,尤其是血脈這麽精純的強者,隻要引出火焰,全身的羽毛會直接被燒焦,就算殺不死敵人,無法重生,身體不會保存的這麽完整。

眼前的情況,明顯是弄玉公主被一頭龍族,當場震碎心脈,連自焚都沒來得及。

蘇隱也懵了:“難道真是龍皇?”

能統領諸天萬族,成為遠古第一強者,必然有著超凡的實力和魄力,偷襲兒媳婦……始終感覺哪裏有點不對勁。

鳳帝搖頭:“除了他,沒有其他人了吧!遠古時期的龍族,強者雖然眾多,但能悄無聲息,斬殺弄玉公主的,絕不會超過兩個,龍皇以及蕭史太子!後者,如此愛她,怎麽可能動手?”

蘇隱點頭。

這樣算起來,除了龍皇,真的沒其他人了。

“能鎮壓一個時代,必然是心狠手辣之人,做到這點沒什麽奇怪的!”

見少年還有些不信,鳳帝搖頭道:“好了,別糾結這個了,這位既然隻剩下羽毛,對我們晉級,沒了半點用處,我想……讓她回歸鳳域,入土為安,和第一代不死鳥先祖,葬在一起,也能讓他們父女團聚。”

蘇隱點頭:“應該的!”

落葉歸根,入土為安。

弄玉公主可能自己也沒想到,為了愛情,義無反顧,最後卻慘遭公公襲殺,屍體都沒保存下來,隻剩下美麗的羽毛,被人做成了標本。

見他同意,鳳帝不再多說,再次來到標本的前方,五指張開,淩空一抓。

呼!

眼前美麗的七彩羽毛立刻被雄渾的力量,籠罩在內,鳳帝猛地一抬,正想收進儲物戒指,立刻感到了一股龐大的反抗之力,蔓延而至,像是在與他的精神對抗。

嘩啦啦!

標本一樣的鳳凰,隨時都會承受不住力量,直接碎裂。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也是個剛烈的女子……”鳳帝搖了搖頭,知道強行收取,羽毛會直接崩塌,膝蓋一軟,跪倒在地。

“晚輩鳳無憂,見過先祖,想將先祖的羽毛,帶回鳳域安葬,還望先祖應允……”

聲音朗朗而起,一道意念蔓延了過去。

嗡!

伴隨他的這句話,七彩標本,晃動了一下,輕鬆拿了起來,下一刻被收進儲物戒指。

顯然,先祖的羽毛,認可了他。

“不對……”

看到這一幕,蘇隱眉頭皺緊。

鳳帝疑惑:“怎麽了?”

蘇隱將自己的推斷結果說了出來:“我覺得,這位弄玉公主,應該不是被龍皇所殺。首先,龍皇真想殺她,直接炸碎便是,沒必要將聖骸、血肉全部吞噬,隻剩下皮毛,做成標本放在這裏。”

鳳帝想要解釋,卻不知如何回答。

龍皇這種超級強者,就算想殺人,的確不會這麽沒品。

吞噬精血、骸骨,隻留下皮毛……已然牽扯道德問題了。

蘇隱繼續道:“其次,這是蕭史太子和弄玉公主,專門躲避的地方,也就是說……龍皇未必能夠找到!就算能夠找到,斬殺弄玉公主前,難道一點溝通都沒有,直接痛下殺手?真要這樣做,父子必定反目成仇,甚至大打出手,而這裏……並沒有絲毫破壞的痕跡,甚至那邊的石桌石凳,都完好無損!”

“說明,沒發生過戰鬥。”

“蕭史太子,真若和傳說中的一樣,視弄玉公主為珍寶,為她連江山都可以不顧,怎麽可能任由妻子死在眼前,而無動於衷?除非……龍皇將這位太子也當場格殺了!”

鳳帝搖頭:“虎毒不食子,龍皇若是真要動手,就不可能讓他們二人逃離仙界了!”

蘇隱道:“不錯,所以……弄玉公主,並非龍皇所殺。”

鳳帝皺眉:“就憑這兩點,還不能得出結論吧,萬一……蕭史太子,當時並不在這裏,而是被引的離開了呢?”

龍皇既然想殺人,怎麽可能一個人出來,隻要手下提前出現,引走太子,給他製造殺人機會,還是很輕鬆的。

蘇隱搖頭:“我當然不是憑借這兩點,而是你剛才搬走屍骸!”

鳳帝不解。

蘇隱沒有賣關子,解釋道:“蕭史太子若是和弄玉公主,真的很恩愛,見妻子死亡,會不會悲痛欲絕而殉情?就算不殉情,從遠古之後,再沒聽過他的名字,也就表明同樣死了,那……屍體在何處?”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剛才你要搬走公主的屍體,她殘留的執念,並不同意,而你說要帶她回鳳域安葬,卻輕鬆完成……很明顯,她臨死前,是想回鳳域的,而不是和蕭史太子葬在一起!”

“這……”全身一震,鳳帝掌心冒出冷汗。

對啊!

真心相愛,生不能同床,死後肯定也要同穴,而現在……弄玉公主,並沒說和蕭史合葬!

這就有些詭異了。

蘇隱繼續道:“最關鍵的是,她的內髒肌肉雖然被挖光,臉蛋、眼睛卻保留了下來,我剛才仔細觀察了一遍,並沒有驚恐,而是不相信和震驚!若是龍皇的話,絕不會這種。”

鳳帝顫抖:“你的意思是……”

蘇隱:“不錯,弄玉公主,極有可能是被最愛他的蕭史所殺!所以,她眼中,才是不敢相信,死後才不願意與之合葬;至於製成標本,放在這裏,應該也是這位龍族太子所為,目的是為了紀念愛人……”

“……”鳳帝倒抽一口冷氣。

若這位猜測是對的,那這位龍族太子,也太變態了吧!

一想想,對方輕撫著標本,說愛她……就讓人毛骨悚然。

“哎!”

歎息一聲,雖然心中已經確認了少年的推斷,鳳帝還是滿臉不敢相信:“夫妻之間,何至於此,他們這麽愛樂曲,這麽愛吹簫,什麽樣的矛盾,吹一下,解決不了?真解決不了,多吹幾次也行啊,何至於殺人做標本……”

“這不是吹不吹,吹幾次的問題……”

蘇隱搖頭:“極有可能,和天人五衰有關!”

之前,他就猜測,龍皇是不是提前知道了天人五衰,並且想到了什麽樣的對策,才故意和太子反目,讓後者逃離仙界,保存血脈……

現在看來,這種可能性極大!

蘇隱繼續:“甚至有可能,蕭史本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騙弄玉公主離開仙界,這樣,殺她的時候,才不會被鳳族強者知曉……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蕭史太子,早就死了,亦或者……弄玉公主身負不治之症,甘心求死,當然,這樣的話,眼中就不會有震驚了。”

鳳帝此時已經壓製住了心中的震撼,重新恢複了以往的睿智,道:“不管什麽原因,先找到蕭史的屍體再說,或許真正找到,一切就有了答案!”

“嗯!”蘇隱點頭。

推斷的再合理,沒有證據之前,也沒辦法下結論。

神識向四周蔓延。

宮殿除了這個鳳凰標本,再沒有其他,甚至連一點丹藥、寶物,都沒有半點。

對望一眼,蘇隱愈發奇怪。

“他們二人既然在此生活,吃的、喝的、用的,肯定都要有……而這裏空空如也,難不成有人捷足先登,已經搜刮了一遍了!”

規則之主,也是要吃飯的。

就算不吃飯,總要修煉吧,虛空亂流沒有仙靈之氣,不準備一些靈石、靈藥,怎麽可能長期居住?

鳳帝搖頭:“絕不可能!若是有人來過,剛才的屍體,也不會留下。”

滿是不解,二人向宮殿深處飛去。

四周安靜的落針可聞,沒有陣法,也沒有陷阱,像是走進了一個剛剛建成,還沒裝修的空房內。

“有力量散佚……”

突然,蘇隱感應到了什麽,眉毛一動。

話音未落,二人就看到一頭巨龍的身影,盤踞一塊圓形的石頭上,雙眼緊閉,不知是生是死。

龐大的氣息,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雲霧徘徊在周圍,一呼一吸間,有雷霆轟鳴,空間為之破碎。

“難道……還活著?”

二人心中同時一緊。

眼前的巨龍,雖然雙眼緊閉,沒有一點生命的氣象,也沒有一點靈魂波動,但胸肺之間,依舊在不停呼吸,每一下,都會有極強的力量波動,連虛空亂流都為之停滯。

尤其是心髒,跳動一下,宛如雷鳴,悶聲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籠罩在方圓百米以內,震的人耳朵都要聾了。

不僅如此,身體周圍,自成一界,即便是蘇隱,精神力都難以靠近。

“不對,不管是活是死,這個呈祥仙宮,沒有靈氣來源,他依靠的什麽?”

蘇隱疑惑。

不管是屍體還是沉睡,都需要足夠的能量補給,才能持續的更悠長。

就像當年的守墓人,藏在棺材裏,依舊需要能量補充,才能堅持萬年。

眼前這位,每一下呼吸,都造出這麽大的聲勢,不用想也知道,對能量的需求更大,既然如此……來源在哪?

世上從沒有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是他身下的那個圓形石頭!”鳳帝開口。

蘇隱疑惑的看過去,果然發現,對方盤踞的石頭,伴隨它的一呼一吸,散發出狂暴精純的靈氣,對方維持生命的力量,都從其中散佚而出。

“是塊巨大的虛空石!”

看了半天,蘇隱恍然大悟。

之前就一直奇怪,虛空石這麽稀少,怎麽可能鑄造這麽大的島嶼,這麽恢弘的宮殿,此時終於明白過來。

宮殿、島嶼,是由一些特殊礦石鑄造,價值和虛空石比,還是差了很多,之所以能矗立在虛空亂流,不被摧毀,和眼前這塊有很大的關係!

十幾塊拳頭大小的虛空石,就可以讓元氣珠的空間更加凝固,變得和仙界相仿,眼前這個這麽大,很明顯,散佚的力量,自成界域,籠罩了小島和宮殿!

成了界域,虛空亂流自然就傷害不得了。

就好像仙界、乾源界,同樣懸浮在亂流之中,卻一點事都沒有。

這就是“界”的強大!

正在震撼,鳳帝的話語響起:“猜的不錯,這就是……【呈祥珠】!”

見他不解,繼續道:“傳說,龍鳳結合在一起,會產生祥瑞,從而誕生呈祥珠!也就是所謂的【龍鳳呈祥】,呈祥仙宮就以此命名。這種東西,比麒麟蘊含的氣運還要多,材質夠好的話,甚至可以讓修煉者,百分之百達到……界主境,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衝擊天道。”

蘇隱疑惑:“界主?天道?”

鳳帝道:“七品聖人,乃規則之主,可以凝聚大道、分裂大道,你已經擁有這種實力,知道的比我更加詳細!”

蘇隱點頭。

鳳帝:“規則之主,可以施展領域,規則籠罩,堪稱無敵,這個所謂的領域,其實就是界域的雛形。”

蘇隱並不反駁。

這點他早就察覺了。

領域和界域有些相似,隻是弱化版的罷了。

鳳帝:“所以,八品聖人,叫做界主,將領域凝聚成界域,分割一界,仙界甚至虛空亂流中馳騁,不需要通道,瞬移就可以完成。”

蘇隱恍然:“界主境!”

肉身雖然達到七品巔峰了,卻距離八品還有不知多遠,此時才算真正明白過來。

鳳帝繼續道:“至於九品,沒人達到過,不知道具體叫什麽,據說,一旦修成,會和天道不相上下,因此,也被稱為天道境!當然,是與不是,隻有真正做到的強者,才會明白。”

蘇隱好奇:“那……蒼穹可否達到?遠古龍皇呢?”

他不知道蒼穹到底達到了什麽境界,但可以肯定,絕對超過了七品規則之主。

至於遠古獸庭的那位皇者,更不用說,絕對不比現在的蒼穹弱。

鳳帝搖頭:“我也不知!這些境界,還是鳳族的不死鳥先祖留下的,當年的他,已然是界主境高手了!這位蕭史太子,應該也達到了這種境界!”

蘇隱看去。

呈祥珠上盤踞的這頭龍,肯定是蕭史太子,散發的氣息,自成一界,怕是在界主之中,都算得上最巔峰了!

見他不言,鳳帝歎息:“我已經確定,弄玉公主,是被他所殺了!”

說完,不待對方詢問,繼續道:“呈祥珠背麵的那副骸骨,應該就是弄玉公主的!推算的不錯,這位蕭史太子,是將愛人的力量,融入了呈祥珠內,打算借助這股力量,衝擊九品!”

“這……”

蘇隱向後看去,果然看到一副鳳凰的骸骨,印在圓球之內,想要逃脫,卻做不到。

果然,是為了超脫!

弄玉公主終究錯付了信任。

歎息過後,心中也開始警惕起來,蘇隱道:“你的意思,這位蕭史太子,並沒有死?”

鳳帝點頭:“自然沒死,他應該借用了某種秘法,讓身體陷入沉睡,然後經過數萬年的滋養,借機突破!不出意外,馬上就要成功了。”

蘇隱一愣,凝神看去,眼前的巨龍,果然將呈祥珠內的力量,一點點吸入體內,積累到了極點,隨時都會突破。

“必須阻止!”

蘇隱目光一閃。

來之前,對這位蕭史太子,充滿了敬佩,覺得他乃性情中人,此刻,知道了真相,恨不得當場斬殺!

再說,這位一旦成功,得知人類統治了萬界,肯定會為龍族爭命,重新掀起腥風血雨。

無論如何,都要阻止。

“奪走呈祥珠,應該就可以了……”鳳帝道。

“那就開始吧!”

目光一閃,蘇隱體內力量運轉。

呈祥珠是對方突破的關鍵,隻要他們能夠奪走,蕭史太子晉級的氣勢必然會衰落下來,再想衝擊九品,還需要重新積蓄力量,這就不知道需要花費多久了。

轟隆!

就在他力量凝聚,馬上要出手的時候,身後的空間一陣劇烈晃動,四個人影突兀出現在麵前。

正是金烏、閻羅、薛千秋和龍帝!

他們終於突破了簫聲的考驗,來到了這裏。

“蕭史太子?”

“呈祥珠?”

“弄玉公主骸骨?”

眼睛落在眼前的巨龍身上,金烏、閻羅二人同時眼神火熱起來。

他們答應龍帝尋找呈祥仙宮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幾件寶物,此時盡數出現在眼前,再按耐不住。

和他們的激動不同,薛千秋看到蘇隱就在跟前,眼睛立刻變得血紅,新仇舊恨都浮現在眼前,情不自禁的勒緊了褲腰帶:“寶物可以慢慢去分,先將這小子殺了!”

“不錯,這小子一向搗亂,先殺了他,再說其他的話!”

龍帝同樣一聲咆哮。

“嗯!”金烏、閻羅同樣點頭。

這二人,一個被搔刮完老巢,搶走了本命火,一個被奪走了剛剛煉製成功的生死薄,同樣對這位少年,恨之入骨了,哪能任由他活在麵前。

話音結束,同時出手。

金烏大道輝煌而來,天空像是多出了十枚大日,耀眼的光芒,撕裂眼球,地麵的水分紛紛蒸發,空氣在熱浪下,變得有些扭曲。

十日同輝!

上古時期,他曾和人族一位超級強者大羿戰鬥,施展過這個絕招,方圓數百萬裏出現了大旱,被太陽真火燒死的普通人族,不計其數,莊稼,更是數不勝數。

大羿大怒,取出大羿弓,連續射掉九個太陽。

那次重傷之後,他就很少使用這招了,此刻,知道眼前這位強大,再次施展了出來。

轟!

見他出手,閻羅也沒有留守,判官筆一點,一連串巍峨的宮殿自天而降,一共十座大殿,每一個都有一尊分身,還沒落下,整個空間就像是變成了陰曹地府,鬼影卓卓,慘叫之聲,不斷刺激靈魂,像是要將人吞沒。

十殿閻羅!

同樣是他最強大的絕招之一!

見他們都出手,薛千秋又怎麽可能放鬆,五指張開,猛的下壓。

時光長河浮現出來,過去、現在、未來,凝聚成一個存在於不存在的點,破空而至。

他的攻擊招數,看起來最樸實無華,遠不如十日同輝、十殿閻羅威勢,但一出手蘇隱就知道,這招才是最可怕的!

看不見,摸不著,遠比一切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更加令人心悸。

“哼!”

沒想到這幾個家夥來的這麽快,蘇隱臉色難看,不敢遲疑,元氣珠、生死薄立刻被祭了出來!

兩大七品法寶,一個迎接十日同輝,一個撞向十殿閻羅,而他自己,則運轉全身力量,一劍對著虛空不存在的點,劈斬了下來。

36種大道在體內瘋狂運轉,融合在一起,一眨眼間,一副人族浩瀚的成長史,浮現出來。

從茹毛飲血,到使用火種,再到利用工具,然後進行修煉……

民生、民權、民族!

刹那間,這一劍內,蘊含了生命的厚重,以及曆史的滄桑。

轟!

和對方的時光大道一碰,消失在原地,沒有一點波瀾,像是沒有任何威力,但隻有二人知道,狂暴的力量,已經蔓延到了過去和未來,攻擊在那裏才真正勃發。

噔噔噔噔!

連續後退了幾步,蘇隱臉色發白,看向眼前的薛千秋,滿是駭然。

不得不說,這家夥太可怕了!

每次都被搶走寶物,結果,卻每次都能更好的進步,怎麽看,都比他更加逆天。

他後退,薛千秋同樣麵容發白。

人皇劍法中蘊含著的人族曆史,橫貫了數萬年,絕不是他隻領悟千年的跨度,可以承受的。

一招之下,受了暗虧。

仔細說起來,這一招對碰,蘇隱看起來狼狽,實際上還稍微占據了上風。

轟!

二人交手出現結果,閻羅、金烏的力量,同樣和元氣珠、生死薄對碰在一起,空間泯滅,十座大殿,被元氣珠震碎了八座,十個太陽,也被生死薄卷走了八枚。

不過,這兩位畢竟是沉浸規則多年的高手,絕不是兩個剛剛晉級的兵器可以比擬的,震碎的閻羅殿,同時炸開,太陽也被引爆。

哢嚓!哢嚓!

連續的脆聲響起,蘇隱剛剛煉化的兩件法寶表麵,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糟了!”蘇隱臉色一沉。

雖然肉身、法寶加起來,堪比三位規則境巔峰強者,但真正和這種強者對戰,還是差了一些!

繼續下去,極有可能飲恨當場。

“逃!”

知道不是三人的對手,蘇隱懶得廢話,猛地轉頭,再不顧忌,對著眼前的呈祥珠抓了過去。

不管這位蕭史太子是死是活,不奪取寶物,走了也不甘心!

轟!

手掌化作遮蔽天地的幕布,融合了36種大道的人皇大道,配個生死大道,時光大道,眨眼功夫,瞬間在呈祥珠跟前。

“找死!”

見他不和自己等人對戰,反而去抓取寶物,金烏、閻羅勃然大怒,怒吼聲中,力量狂湧而來。

薛千秋也緩了過來,低頭看了一眼褲子,並未滑落,這才鬆了口氣,一拳砸落。

三大高手聯合的力量,再次匯聚在一起。

知道抵擋不住,可能會被當場打死,蘇隱隻好收回手掌,眉毛一揚,元氣珠飛回眉心,無窮無盡的聖靈之氣,靈魂之力,將全身籠罩。

“既然如此,那就突破吧!”

看樣子,對方是不允許讓他逃走,再說,他也不想舍棄呈祥珠,既然如此,那就突破!

不成功,便成仁。

轟!

36種大道的力量,眨眼功夫被凝聚成一股,生死、時光、神偷、拳聖、大夢、桑榆、流雲、朝霞、淩霄、天宮……諸多他斬殺過、領悟的大道規則,同樣蔓延了過來。

緊接著,“轟!轟!”的兩聲爆炸,之前被囚禁的忘川、奈何,被撕裂開來,化作了規則和精純的力量,流淌進入體內。

之前一直沒殺,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借助外部的壓力,將所有力量融合一體,成為前所未有的規則境!

煉器、煉丹、醫師、農聖……36古聖大道融合,乃人道。

流雲、朝霞、寒暑、淩霄、天宮……乃天道。

桑榆、幽赤、馬麵、忘川、奈何……乃地道!

天、地、人,三道齊聚。

正常情況下,他最多融合人道,想將天道、地道融入其中,幾乎不可能,而現在,三大規則境巔峰強者同時進攻,狂暴的力量,猶如鐵錘敲擊。

原本相互排斥的力量,在巨大的壓力下,竟然出現了緩慢的融合。

這就好像,鐵塊和銅塊,正常融合太難了,但隻要外界給與足夠的力量,同樣可以相容。

他用的就是這個。

不然,之前就突破了,沒必要等到現在。

“不能讓他突破!”

並不知道他的打算,薛千秋生怕他突破後,再難斬殺,一聲怒喝。

知道這個道理,金烏、閻羅咬牙狂轟。

三大高手聯合在一起的力量,懸浮在蘇隱的頭頂。

“龍帝,還不出手,你在等什麽?”

見力量被少年擋住,三人全都臉色一沉,齊刷刷向龍帝看了過去。

雖然這家夥,隻是半步規則境,但呈祥仙宮是他的主場,真要動手,也可以發揮出不弱於規則強者的力量。

“你們繼續,我馬上就來……”

微微一笑,龍帝化作本尊,一滴金色的血液,在空中懸浮翻滾,不知在幹什麽。

見他明明痛恨蘇隱,卻不動手,眾人全都有些疑惑。

不過,此時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不將少年斬殺,一旦突破成功,倒黴的肯定是自己!

明白這些,全都不再說話,調動全身的力量,不斷碾壓。

“壓力還不夠!”

三大高手瘋狂進攻的力量,都被蘇隱接引過來,融合天、地、人三道,但……依舊不太夠!

不是他們不夠強,而是……融合了這三道,已經不是普通的大道修行了,而是一個世界,相當於界主!

雖然即便成功,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界主,但隻要融合,就等於有了雛形。

而且,還是那種最穩固的世界雛形。

比蒼穹單純的天道、黃泉單純的地道,還要紮實!

正因如此……

想成功,太難了!

即便金烏、閻羅、薛千秋,三位當世最巔峰強者的聯合進攻,依舊不夠。

“那就再拚一次吧!”

知道耽誤的越久,成功的幾率就越小,蘇隱眼睛一紅,一股瘋狂的念頭湧了出來。

右手抗住三大高手的聯合進攻,左手一轉,對著盤踞在呈祥珠上的巨龍,筆直抽了過去。

啪!

落在蕭史太子的臉上,打了一個響亮的耳光!

呼!

似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盤踞在是石頭上的巨龍,突然停止了對力量的吞食,緩緩睜開了眼睛!

“……”

金烏、閻羅、薛千秋同時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目瞪口呆。

他們這次過來,是想奪取骸骨,以及呈祥珠的,怎麽都沒想到,這位五萬年前就馳名天下的龍族太子,竟然還沒死!

最關鍵的是……還被一巴掌抽醒了!

(最後兩天,大家都有月票了,還請投給老涯幾張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