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 殘念脫困(求月票!)
loading...
數萬裏外的一座山峰上方,穹落魔皇看著已經陷入戰鬥的魔皇城,臉色低沉,不知想些什麽。

統領眼眶微微泛紅:“陛下,現在怎麽辦?”

“未必沒有機會!”

深吸一口氣,穹落魔皇大手一擺,一個幹癟的軀體出現在眼前。

統領瞳孔一縮:“大祭司?他、他怎麽在這?”

明明躺進了棺材,並被抬走,怎麽出現在這裏?

“蘇醒吧!”

並不回答,穹落魔皇取出準備好的鮮血,給對方吸收,很快,大祭司恢複過來,和在魔皇宮一樣年輕,強壯,散發出令人驚駭的氣息。

“守墓人也失敗了嗎?”

緩緩將眼睛睜開,感受了一下身體和力量,大祭司神色平淡。

“是!”穹落魔皇點頭。

皇宮內,見到大祭司的時候,就商議好了,悄悄將其帶走,倒不是察覺到了叛徒,而是防患於未然。

活的越久越怕死,這位也不例外。

大祭司道:“難怪仙界上次傳出命令,讓我們調查,看來是守墓人看守的那些古聖出現了問題……”

“不是推敲怎麽回事的時候,軍隊被滅,魔皇城也遭到了攻擊,隨時都會傾覆,我們該怎麽辦?”穹落魔皇道。

大祭司雙眼閃過一絲不悅,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辦法也有,仙凡之路貫通,仙人想要下來,更加容易,此刻祭祀的話,完全可以讓他們順利下來!不過……”

穹落魔皇目光閃爍:“能讓他們下來就行,不然,人族再突破幾位真仙,咱們就真的沒辦法了。”

極樂、古靈兒、古雲秋突破,浩劫漫天,他自然看到了。

“嗯!”大祭司手腕一翻,一個巨大的祭壇浮現出來,落在地上:“你站在祭壇中間,以魔力催動!”

“我?”

“想要通過祭祀吸引更加強大的真仙降臨,需要魔皇之血,隻有你才能完成!”大祭司道。

“好!”眉頭皺起,魔皇點了點頭,站在祭壇中間,將鮮血注入紋路。

祭壇閃耀著光芒,釋放出巨大的力量,突然間,穹落魔皇覺察到了不對勁,瞳孔收縮:“你要幹什麽?”

腳下的祭壇,吞噬他的鮮血後,並未祭祀上蒼,反而封鎖了四周的空間,將其牢牢禁錮。

“沒什麽……”大祭司搖了搖頭,冷笑一聲:“巨魔一族,在你的帶領下,慘遭覆滅,魔皇印、魔皇劍也被你弄丟,你已經不配做魔了!”

轟!

伴隨他的話語,穹落魔皇快速變得蒼老,頭發也從烏黑變得灰白,雪白。

“我擁有最高貴的魔皇血脈,你敢殺我……”穹落魔皇臉色變了,一拳接著一拳轟擊,不過,祭壇不知是什麽級別的法寶,並且以他鮮血為引,整個人像是被徹底禁錮,根本逃脫不掉。

眼中露出惶恐之色,穹落急忙吼了出來:“還不出手……”

“是!”統領長劍舉起,對著大祭司就刺了過來。

“嗬嗬!”

冷笑一聲,大祭司輕輕一彈,統領僵直原地,緊接著身體和穹落魔皇一樣,快速衰老。

“不要……”不停顫抖,統領喊聲還沒結束,口鼻溢出鮮血,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幹屍。

吞噬完他的力量,大祭司變得更加年輕,更加強大,一步步向穹落魔皇走了過去,聲音中帶著蠱惑和冷漠:“將你的生命給我吧,放心,我會替你將人族滅絕……”

轟!

穹落魔皇滿臉驚恐的眼神中,二人融合在一起,下一刻,大祭司從前者體內鑽了出來,雙眼緊閉,似乎在接受對方的身體,魔元乃至靈魂。

“能力不怎樣,實力倒的確不弱……放心,我也是為了種族,用你們的生命,換取種族延續,值了!”

輕輕一笑,大祭司嘴角揚起。

活這麽久,一直苟延殘喘,是因為忠心?

開什麽玩笑!

他忠心的是巨魔一族,而不是某一位魔皇。

吞噬了兩位的當世最頂尖的強者,大祭司的力量變得更加強大,如果有仙靈之氣,估計會和極樂一樣,瞬間突破。

輕輕在祭壇上一按,無數寶物懸浮出來,憑空燃燒:“尊貴的仙人,請降臨吧!”

轟隆隆!

一條漆黑的通道,通過祭壇向靈淵深處的蔓延,眨眼功夫,就和仙凡之路連接在一起。

如果說之前祭祀,需要貫穿一個界域,而現在不需要了,簡單了不少。

“尊貴的仙人,你最忠誠的奴仆穹一,奉命覆滅那些罪人,努力萬年都未成功,希望你能派人降臨,清掃一切汙濁!”

大祭司跪在地上。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即可領取!

“沒想到守墓人都沒擋住,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降臨吧!”

轟!

一個巨大的轟鳴,緊接著就看到人影,緩慢通過通道向這邊走來,時間不長,一位高大的人影,當先飛了出來。

來到祭壇上方環顧一周,臉色變得低沉。

“懇求仙人,將那些罪人全部掃清……”大祭司咬牙道。

“嗯!”這位真仙點了點頭,正想說話,就看到一堆虛影,緩緩靠了過來,邊走邊嘀咕。

“沒想到還能看到【吞噬奪魂之術】!”

“這個穹一,是穹落的先祖,先祖吞噬後輩的身軀,巨魔一族,真是越過越回去了!”

“別廢話了,祭壇的力量一旦徹底形成,小蘇隱肯定抵擋不住,樵夫,快點出手吧!”

“好!”

伴隨交流,一個蒼老的殘念,在地上撿起一根手腕粗細的木柴,對空中的真仙就扔了過去。

“你們是……”

瞳孔收縮,真仙想要躲閃,卻發現身體一動不能動,如同被禁錮在空中。

呼!

木棍落在頭上,全身力量蒸氣一般消散,體內的仙元,再不受掌控,轟然引爆。

巨大的衝擊,將祭台炸成粉末,通道開始崩塌。

“這樣應該可以堵住一段時間了……”

“樵夫”鬆了口氣,看向飛來的少年,笑了起來。

被困一萬年……終於出來了!

……

來到山峰之上,看著眼前的三十六位老師,齊刷刷站在不遠處,蘇隱激動的有些顫抖。

離開禁地後,專門回去過兩次,可這群家夥,卻像見到陌生人一般,不願意出來,就算出來,也什麽都不說,讓他無比的失落。

沒想到,仙凡之路開啟之後,主動離開了禁地,到了這裏。

“你連天都撕扯出窟窿了,我們再不出來,怕要真正魂飛魄散了……”

殘念楊玄,搖了搖頭,眼中露出恨鐵不成鋼的味道:“就不能低調點,少惹些麻煩嗎?”

“老師教訓的是……”蘇隱也不生氣,而是嬉皮笑臉。

在鎮仙宗,他是小師叔,是牌麵,在這些殘念麵前,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以後注意!”

見他態度端正,楊玄滿意的點了點頭,抬頭看向空中的仙凡通道,嘹亮的聲音響徹而起:“哈哈,我楊玄又出來了,蒼穹、黃泉、勾芒……一群傻逼,你們過來呀!有本事來抓我啊!”

說完,吐出一口氣,再次看了過來:“看到沒,要像我一樣低調!”

“???”蘇隱呆住。

這特麽叫低調?

就差踩著對方的臉,指著人家鼻子罵了!

知道這家夥就這個樣子,蘇隱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好奇的看過來:“你們能夠離開禁地?那為何……之前不和我一起走?”

之前見麵,感覺這些老師,隨時都會掛了一樣,害得他一直擔心,怎麽短短幾天不見,這麽囂張了,甚至對著仙界,發出挑釁……

“過一會和你細說!”楊玄擺手。

蘇隱正在疑惑,就見古雲秋急速飛了過來,看到諸多殘念,眼中滿是激動和震驚:“乾源盟長老殿現任殿主古雲秋,見過諸位仙人!”

他沒想到,人族,也有這麽多仙人存在。

“仙人,我們早就不是了,現在隻是些殘念而已……”

楊玄正想說話,就被農聖袁平打斷:“仙凡通道,剛被樵夫重新堵住,短時間內,仙界的人無法過來,不過,仙靈之氣,還是可以滲透出來的,你現在可以派人守護在這,定期收集,應該可以搜集不少!”

“當然,搜集的仙靈之氣,都很稀薄,需要重新聚合錘煉,小蘇隱,種植的韭菜很好,你們可以繼續使用!”

“多謝仙人……”

古雲秋鬆了口氣,悄悄向仙凡通道的方向看去。

剛剛那位真仙被引爆,不僅將漆黑的通道炸塌了一部分,還留下了一道輝煌浩大的劍氣,封住洞口,似乎隻要有人過來,就會被輕鬆劈成兩半,別說真仙了,金仙可能都抵擋不住。

劍氣可以擋住仙人,不阻擋不了靈氣的滲透,雖沒有靈脈長河,但超品靈氣、一品靈氣……甚至仙靈之氣,還是會時不時流淌出來的。

有了這些東西,再加上界域上限提高,剿滅巨魔一族的收獲,必然會讓人族迎來修為大爆發,虛仙九重,甚至真仙強者,都會雨後春筍般,快速出現。

“也算是我們引來的災禍吧……”

袁平搖了搖頭:“通道盡管封堵,卻也是暫時的,堅持不了多久,你們還是盡快提升修為,迎接大戰吧!我們先將小蘇隱先帶走了,有什麽事,鎮仙宗找他即可!”

說完看了過來:“走吧!”

“你留在這裏,出現什麽動靜的話,也能盡管通知……”

安排了極樂大魔王一句,蘇隱不再多說,跟在諸多殘念身後,帶上烏龜、毛驢、鸚鵡三獸,沿著長河的痕跡,快速飛去。

“恭送諸位仙人!”

見他們離開,古雲秋這才鬆了口氣。

“老師……他們都是真仙?”古靈兒來到跟前。

“單憑一道殘念,就能釋放出如此輝煌的劍氣,這些仙人,生前的修為,深不可測……難怪蘇隱小友,年紀輕輕就有這種實力,老師竟然這麽厲害!”

感慨一聲,古雲秋道:“剛才他們的吩咐,你也聽到了,將範若亭殿主喊過來,守在這裏聚集靈脈,其他人……除了圍剿巨魔餘孽的,全部認真修煉,靈脈之類,不需要庫存,不需要節製,全部使用,大家都用最快的速度進步!”

古靈兒點頭。

因為乾源大陸,不能自主的誕生靈脈,每次靈淵長河開啟得到的,一部分提供修煉,還會有一小部分,留存下來,當成戰略儲備,萬年來,規模之大,早已不可估量。

現在,仙凡通道開啟,人類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而且靈氣將會持續不斷的湧進,戰略儲備,已然可以動用!

……

人族這邊,開始瘋狂的修煉,蘇隱緊跟在諸多殘念身後,時間不長來到了長河的盡頭。

“打開吧!”看向一位老者,袁平道。

蘇隱認出對方,是傳授他針線的針聖蘇繡衣,老者向前一點,一道力量,化作針尖,對著空氣連續刺了幾下,本來空無一物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漆黑的門戶。

“走……”

當先走了進去。

其他殘念紛紛進入,蘇隱和三獸也跟了過來。

眾人剛進去,門戶立刻消失不見,蘇隱晃動了一下,隨即發現再次回到了禁地之內,四周灰蒙蒙的,沒有日月,隻有一排排的墳塋。

“這地方真的連接靈淵主世界……”

恍然大悟,蘇隱正在感慨,隨即看到諸多殘念齊刷刷坐在地上,身形比剛才暗淡了一大圈,看樣子隨時都會承受不住,直接崩潰。

尤其是李樵夫,稀薄的都幾乎看不見了。

“諸位老師……”蘇隱瞳孔一縮。

“不用著急,隻是透支了力量,有個千兒八百年,還能恢複……”李樵夫笑道。

“到底怎麽回事?你們怎麽能夠離開這裏,又為何會透支力量?”蘇隱急忙看過來。

“說來話長,你殺死的那些守墓人,其實……是鎮壓我們的,十八口棺材,將這裏徹底封印住。”

臉上沒了之前的嬉笑,楊玄神色凝重的解釋:“你將守墓人斬殺,我們才可以離開,否則,根本沒辦法出去!”

蘇隱恍然。

他之前就探查了,這些棺材,能融合空間波動,能封鎖空間,沒想到……竟然是為了鎮守諸位老師的。

可……為什麽要鎮壓他們?

他們不是聖人嗎?

又是誰有這個能力,將其封印在這?

想到這,再忍不住,看了過來:“到底怎麽回事?現在……還不能說嗎?”

麵麵相覷,諸多殘念沒人說話。

過了片刻,袁平歎息一聲:“他鬧出這麽大動靜,導致仙凡之路重新開啟,消息肯定隱瞞不住了,說吧,讓他知道,也能提前有所防備,不至於束手無策!”

其他人表情凝重,過了一會,同時歎息。

“樵夫,還是你來說吧!”

“我?”李樵夫看起來像是地地道道的老農,不善言辭,臉色一紅,連忙擺手:“還是宋玉來說吧……他口才比較好!”

“也罷!”叫宋玉的殘念,走到前麵:“之前怕說出來,會被蒼穹他們感應到,出現麻煩,現在……他們既然都知道你的存在了,說說也沒什麽了!”

蘇隱點頭。

這位宋玉,是什麽聖人,他並不清楚,不過,一直自稱“漁夫”,教授他的,也是釣魚、養魚的方法,在他看來,十足的雞肋,一點用處都沒有。

甚至,到現在都沒搞明白,到底對應哪個職業。

而且,這家夥長的極醜,臉不知被毀,還是被硫酸燒了,坑坑窪窪,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嚇得連做噩夢。

不過,這家夥的口才很好,傳授過自己不少說話上的技巧,算是三十六位殘念中,最能說會道的一位。

宋玉道:“我們這些聖人的稱呼,並非自詡,而是天地賜予,李時珛,對藥材藥性的把握和掌控,達到了人所能極的巔峰;李樵夫對劍道的理解,同樣無人能及;丹聖魏伯陽、酒聖杜莊、針聖蘇繡衣……雖然,以前不叫這個名字,但身份不假,他們每一位都傳授過你技能,你出去這麽多天,應該也明白這些本領的強大了吧!”

蘇隱感慨:“是啊!”

他能短短七天,就從一點修為都沒有,達到虛仙九重巔峰,更是幫助古雲秋等人,順利解決巨魔一族,靠的就是學習到的諸多技巧。

每一樣,都極為強大。

宋玉:“我們都是人族成聖,所以也被稱為人聖,也就是人族聖人。一萬多年前,全都都生活在仙界,後來發生了變故,至於什麽變故,你現在還不適合知道,算是【道爭】吧!”

“道爭?”

宋玉:“就是大道之爭,沒有退路,一旦後退,自己的所有信念都會崩塌,魂飛魄散!”

蘇隱恍然,神色凝重起來。

修煉者之所以能夠進步,靠的就是信念,一旦這東西被確定是錯的,的確會讓人發瘋。

就好像前世的物理學,無數科學家研究學習,都是建立在牛頓力學、相對論等理論之上,一旦被證明,光速不變是假的,質能方程不成立,物質不存在……估計會有很多人當場崩潰,自殺都是輕的。

大道之爭,也是如此,牽扯信念,也牽扯著生死,沒有退路。

(打打打打劫,求月票!噗通!!咚咚咚!咚咚咚!我的打劫手段,各位應該懂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