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斬了個根毛
loading...
“老祖!”

震驚過後,穹落魔皇臉色煞白,手腕一翻,一柄長劍出現在掌心。

魔皇掌控的另外一件仙器,魔皇劍!

魔元沿著劍身流淌,釋放出特殊的力量,空中一道道紋路,聽到了號召般,緩慢的展露出形狀,將整個皇城都籠罩在內,感應到這股力量,無數虛仙境的巨魔紛紛飛了過來,強大的氣息,壓迫的空間都有些禁錮不住。

“三位主人,快走,不然就來不及了!”

感受到四周出現的力量,要將他們圍堵,極樂大魔王再顧不上震驚,喊了出來。

三獸的實力是強大無匹,但這是巨魔的老巢,靠近長河的起源之地,萬年來得到的寶物不知多少,一旦魚死網破,它們三個,依靠強大的防禦,可能沒啥事,但自己隻是個普通魔王,又受了重傷,必死無疑!

“好!”知道要聽這位的,三獸也不多說,烏龜再次變大,猛地一探,還在抽搐的穹元老祖頓時被抓了起來。

“坐到我背上!”

老慢暴喝。

不敢遲疑,大黑、小武齊刷刷飛去。

“走!”

低喝聲中,老慢眼中露出凶狠之色,慢悠悠的身體,陡然間布滿閃電,猛地一晃,對著大殿筆直衝了過去。

速度之快,肉眼根本看不清。

轟!

無數陣紋,被閃電輕易撕碎,矗立萬年的魔皇殿,在巨大的龜殼衝擊下,也承受不住,轟然中塌。

“好強……”

見如此厲害的封鎖,這烏龜都能一下撞碎,沒有阻擋分毫,極樂大魔王忍不住感慨,還沒結束,不由愣住:“等等,我還沒上去……”

我特麽還沒上去呢,你看都不看,轉身就走,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哪裏逃!”

他這邊懵逼,穹落魔皇覺得快要瘋了,再顧不上和他對戰,一聲咆哮,立刻向烏龜追去。

人在空中,魔皇劍舉起,雄渾到極點的魔氣,轟鳴湧出,猶如雷霆炸裂,長劍上方立刻凝聚出上百裏的巨大劍芒,對著龜殼劈落而下。

嘩啦!

空間紙張般撕裂開來。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劍芒落在烏龜周圍的閃電上,氣浪翻滾,巨大的衝擊力,將魔皇城三分之一的建築吹得倒塌,無數普通巨魔,被砸死其中。

可以說,這一下造成的損失,超過了十場和人族的戰爭!

氣浪消失,穹落魔皇急忙看去,別說龜殼了,就連它周圍的閃電,都沒有任何損傷,好像他那輝煌無比的一劍,沒起到任何作用一般!

“我不信,破不開!”

眼中滿是血絲,穹落魔皇牙齒咬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落在魔皇劍上方。

“還請諸君,將力量集於我身!”

爆吼聲中,魔血立刻燃燒起來,發出“滋滋!”的聲音,剛飛來的諸多巨魔,聽到命令,齊刷刷將全身力量,沿著空中的陣紋,匯聚而至。

魔族的一種特殊秘法,和封禁石的效果相似,隻能在皇城內施展,也正因如此,這裏防禦強大,人類不敢越雷池半步。

轟隆隆!

有了諸多巨魔力量的加持,長劍光芒再次暴增,從蔓延百裏,到達了千裏之遙,還沒揮舞,觸碰的空間就紛紛碎裂。

魔皇劍,不僅是一件仙器,更是融合了巨魔一族無數先祖的力量,隻要擁有對應的血脈,就可以將力量無條件融合!

哢嚓!哢嚓!

氣息短短半個呼吸就達到了極限,威力超過了乾源大陸可以承受的範圍,無數雷霆肉眼可見的匯聚出來,再次形成了界域劫。

此時,融合了這種力量的穹落魔皇,比起真仙,都絲毫不弱。

可怕!

“死!”

擁有了超越自身的無敵力量,穹落魔皇眼中露出了濃濃的自信,再次大喝,劍芒下沉。

嘶啦!

空間再次被撕扯開來,老龜身體周圍形成的閃電包圍圈,再禁錮不住,被切開出一道口子,巨大的劍芒,對著上麵的毛驢和鸚鵡,筆直落了下來。

“可怕……”

剛飛出破碎皇宮的極樂大魔王,看到這一幕,嘴角抽搐,身體冰冷。

這劍,集合了穹落魔皇和無數巨魔的力量,圓滿靈器遇上,都會頃刻被斬斷,抵擋不住分毫。

即便是擁有烙魂鏡的他,同樣抵擋不住,當場隕落!

這已然不是虛仙修煉者可以擁有的修為了。

不愧是魔皇,巨魔一族的最強者,簡直太可怕了。

“它們不會有事吧……”

感受到這股力量,根本躲避不開,對著毛驢劈落而下,極樂眼中露出了濃濃的擔憂。

雖然這三個不靠譜的,沒拉上他就逃走,可真要被殺,他肯定也必死無疑,沒有任何機會逃得掉。

“兒啊,兒啊!”

他擔憂的目光中,毛驢一聲咆哮,擋在了鸚鵡的上方,對著劍芒迎了上去。

輝煌無比的劍氣,落在驢背上,撕裂耳膜的爆炸聲傳來,地麵巨震,宛如遭受了十級以上的地震。

劍芒停了下來,所有力量消散開來。

極樂大魔王急忙看去,就見大黑依舊站在原地,身上完好無損,連毛皮都沒出現任何損傷。

呼!

就在他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的時候,一根驢毛,掉了下來,隨風飄舞。

“我的毛……”

龜背上的毛驢,看到一根秀毛被斬斷,氣的嘴唇哆嗦,怒意滔滔。

和它的氣憤不同,四周鴉雀無聲,一頭頭巨魔,見鬼一樣的眼神。

堂堂魔皇,集合無數巨魔的魔元,借助仙器,施展出的力量,實打實落在對方背上,結果卻……隻弄斷了一根毛!

這特麽……

極樂大魔王同樣瞪大眼睛,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三獸揍他的時候,一直沒施展過全部力量,導致它以為和自己差不多,鬧了半天,人家根本就是和他鬧著玩的!

真要動手,一蹄子就掛了,所謂的烙魂鏡,所謂的不死之身,都是擺設!

“不可能,這不可能……”

穹落魔皇雙手顫抖,魔皇劍都有些捏不住。

剛才這劍,耗盡了巨魔一族的所有底蘊,隻是斬了根毛……

差距要不要這麽大?

“別管毛了,快點走吧……”

打斷它的憤怒,老龜哼了一聲,腳下速度加快,眨眼功夫,就來到皇城的禁錮跟前。

熊熊!

鸚鵡嘴巴張開,火焰噴出,禁錮被直接燒出個大窟窿,下一刻,兩人三獸已然出現在魔皇城外。

“我特麽……”

見三獸是真沒有等他的打算,極樂滿臉抓狂,急忙追了上去。

穹落魔皇、無數巨魔像是沒看到他一般,並未出手阻攔。

“……”

一臉無語,極樂大魔王不知是高興,還是鬱悶。

不是眾人沒發現,而是還沉浸在剛才的震撼之中,沒反應過來……

當然,最主要是,大家覺得他不重要,抓住烏龜等人,他必死!抓不住,再衝回來營救,同樣抵擋不住!

與其折騰,還不如裝沒看見算了……

“哎!”

歎息一聲,極樂咬牙狂追。

八千年前,無論長老殿殿主,還是當世第一高手,與他對戰,誰敢輕視一點,就死路一條,這下倒好,連看著的都沒有……好像不存在一般,想想都覺得鬱悶。

不過,能逃命就好,其他都是小事。

片刻功夫,也逃出了魔皇城。

此時烏龜依舊等在原地,極樂這才送了口氣,落到對方背上,轉頭笑道:“穹落陛下,想要你們穹元老祖活著,還請拿人來換,否則,不僅給他收屍,魔皇城我們也會天天過來鬧騰……”

話音結束,烏龜碩大的身影,劃破空間,消失不見,沒了蹤跡。

“……”

穹落陛下身體冰冷。

這三個家夥,到底從哪裏冒出來的?

“陛下,到底怎麽回事?它們是誰,要的人又是誰?”

魔皇衛統領神色凝重的來到跟前,其他巨魔也全都滿是疑惑。

這三個家夥太強大了,真要任由它們天天搗亂,就算魔皇城固若金湯,也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完蛋!

“我也不知道……”

搖了搖頭,穹落魔皇吩咐:“一個時辰前過來搗亂那位的身份,查清楚了嗎?”

“回稟陛下,已經查清楚了,是古雲秋殿主的親傳弟子,古靈兒!”統領回答。

“她?”穹落魔皇皺眉。

他們沒抓住這女孩啊,為啥三獸拚了命也要救人,不惜擄走老祖?

“給我查,看看這位古靈兒現在在哪?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抓過來……”魔皇牙齒咬緊。

沒有這女孩交換,老祖肯定會被斬殺。

巨魔一族剛出了一位真仙,就被弄死,所謂的一統天下,剿滅人族,都將變成笑話。

“是……”統領轉身離開。

“其他人修複陣法和破損的皇城,計算死亡人數和損失……”

將一切安排完,穹落魔皇這才淩空一抓,剛才被斬斷的驢毛出現在掌心。

呼!

魔皇劍再次出現在掌心。

“一元斬、破空斬、魔力破天、天階巔峰武技淩霄劍法……”

長劍化作一道道劍芒,對驢毛狠狠劈落而下,四周的空間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痕。

幾分鍾後。

黑色的細毛,沒有一點改變,好像他用盡全力的攻擊,沒起到半分作用一般。

“我不信……”眼睛透紅,屈指一彈,一個玉符當空炸開。

仙界的火焰符籙!

炙熱的火苗燃燒,空間都出現黑洞……不過,驢毛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劍斬、火燒、濃酸浸泡……很快,穹落魔皇,用了十幾種方法,就算是仙器,怕都要出現問題了,結果……驢毛屁事沒有,連彎曲都沒彎曲。

“一根毛都這麽厲害……本尊到底有多可怕?”

拳頭捏緊,魔皇牙齒咬緊。

幸虧逃了,不然,魔皇城估計要死幹淨,一根毛都不剩……

但願不是人族,不然,仗根本不用打,直接認輸就好了。

……

呼!

距離魔皇城數萬裏外的山脈上方,一頭巨大的烏龜突兀出現。

“安全了……”

一聲呢喃,極樂大魔王從龜背掉在地上,看著麵前依舊不停抽搐的穹元老祖,到現在都滿是不敢相信。

這可是真仙……哪怕剛剛突破,戰鬥三、五個虛仙,沒任何問題,如此強者,被一蹄子打成這樣……

“把這家夥弄醒,看看能不能問出主人的下落……”鸚鵡道。

它們之所以對這家夥出手,因為他“吃了”主人的血肉,隻有將其抓過來,才能搞清楚主人,被關在什麽地方。

不敢廢話,極樂大魔王一道道精純的魔力,湧入對方體內,片刻後,抽搐的穹元醒了過來,正想逃竄,一道雷電劈頭蓋臉的落了下來。

滋滋!

身體一軟,全身力量,都被擊潰,再無法動彈。

“快說,主人被你關到哪裏了?”鸚鵡惡狠狠的看過來。

“主人?”穹元眼眶泛紅:“他是誰?”

“他不願意說,黑哥,揍!”鸚鵡道。

“好!”大黑點頭,一蹄子落了下來。

“……”穹元。

就算想問我事情,也要讓我知道,要找什麽人吧?第一次見,誰特麽知道你們的主人是誰?

見穹元再次抽搐,不停吐血,被踢得有些腦震蕩,極樂大魔王忍不住:“我覺得,還是問清楚再踢……”

哪有二話不說,就暴揍的?

貌似……他之前就遭受了同樣的經曆!

過了老半天,再次將穹元弄醒,大魔王來到跟前:“我爺爺,也就是他們的主人,蘇隱,是不是被你抓了?被關在什麽地方?”

“???”

穹元臉色發白,身體微微顫抖:“如果我說,沒聽過這人,你信嗎?”

“看吧,根本不承認,我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試試,小武,燒一會先……”烏龜道。

“好嘞!”鸚鵡嘴巴張開。

熊熊熊熊!

穹元的一根大腿,開始飄散肉香。

“……”

穹元眼眶透紅。

我特麽是的是真仙……靈淵界萬年來的第一人!

怎麽感覺混的連個聚息境都不如……

“哎!”

見三獸根本不允許他插話,不是燒烤就是雷電,要麽就是大驢蹄子,極樂大魔王歎息一聲。

估計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掛……

……

“古殿主,這是剛傳來消息,有人大鬧魔皇宮,將宮殿擊毀不說,更是把魔皇城的防禦擊破,而且……好像那位剛剛突破的真仙,也被抓走了!”

城牆上,沈默平一臉古怪的將剛得到的消息,說了出來。

“魔皇城,魔族萬年布局,埋藏的寶物不計其數,沒有仙器的真仙進入其中,都很難逃脫……被人闖進去大肆搗亂不說,還抓走一位真仙……”

眨巴眼睛,古雲秋等人麵麵相覷,都懷疑聽到的是不是真的。

“這是第三個密探傳來的消息,前兩個一模一樣……不出意外,是真的!”知道他們再想什麽,沈默平解釋。

“什麽人幹的?”

安靜了不知多久,古雲秋問道。

“戰鬥發生的太快,太激烈,他們都沒看清,隻知道是個龐然大物,周圍全都是閃電,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沈默平解釋:“可以確定的是……應該和賣驢那人有關係!”

之前的一切,都發生在皇宮之內,有封禁,外人無法探查,也不敢探查,待戰鬥離開皇宮,到處都是閃電,更看不清。

所以,剛才的動靜盡管很大,人族這邊,並未得到什麽有用的消息。

“賣驢?”

古雲秋沉默。

這強者的出場方式……也太特麽特殊了!

“不管是什麽人,能在魔皇宮鬧,肯定是友非敵,對我們來說,是好事……”一位老者道。

“就算不是朋友,鬧這麽一出,巨魔一族進攻咱們的時間,也會推遲!”

“是啊,他們現在自顧不暇,應該沒心思了……”

眾人同時點頭。

本來魔族有人突破真仙,他們滿是惶恐,這樣一來,壓力立刻小了不少。

“還有,穹落魔皇剛剛下了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抓捕一個人……”看著手中的玉符,沈默平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誰?”古雲秋眼睛一亮:“或許這個人,和剛才的事情有關!隻要找到他,咱們就能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要抓的是……靈兒小姐!”沈默平道。

“……”古雲秋一呆,一側的古靈兒也瞪大眼睛。

不惜一切抓我做什麽?就鬧騰了一下,還差點被殺了,沒幹其他事啊……

人群中的蘇隱,聽清楚了眾人的對話,眼神同樣變得凝重起來。

看來人族高手還是不少的,不然不可能鬧出這麽大動靜……看來以後還是低調一些,畢竟,他隻有虛仙二重,太弱了,不值一提!

之前還想著,把煉化封禁石的事情說出來,現在想想,還是等等吧!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等到他有足夠實力自保再說,不然,有人來搶怎麽辦?在絕淵城,有封禁石萬年布局,不畏懼任何人,真仙來了都不怕,可到了外麵,就沒那麽安全了。

……

鎮仙宗,禁地。

大黑它們從墳塋鑽進去不久,諸多殘念再次浮現出來。

“蘇繡衣,你怎麽讓它們過去了?”

眾人齊刷刷看向其中一位殘念,全都滿是奇怪。

針聖,蘇繡衣!

“那小子去了靈淵主世界,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將它們送過去,也能照顧一二!”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叫做蘇繡衣的老者,神色凝重:“而且,不出意外,仙界的看守人,肯定察覺到變故了,我怕……會召喚那些沉睡的守墓人!”

“守墓人?”

諸多殘念神色凝重起來:“這些家夥一旦出現,人族怕會迎來滅頂之災!”

“萬年前靈脈消失,就是他們弄的,是我們培育出小玄子,用盡手段,才換來了一線生機,一旦這些人再次出現,怕是抗衡不住!”

“這也沒辦法,我們都是殘念,人不人鬼不鬼的,啥都幫不上忙,隻能看小蘇隱了!”

“他身體經受淬煉,遇到守墓人,應該沒問題,怕的是……這些家夥會將消息上報,一旦傳到那些人耳中,就真的危險了!小蘇隱就算可以融合技藝,卻也沒成長到足以對抗他們的地步!”

“放心吧,界域還沒聯通,應該沒這麽快……隻要小蘇隱低調一些,不引起太大的關注就行!”

“但願他能做到……”

意念閃爍,過了片刻,再次消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