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踢了個寂寞
loading...
沒有主人就沒有它們的今天,敢對主人不利,就是它們的敵人,不死不休!

就在鸚鵡、毛驢,隨時都會爆炸的時候,老龜的聲音響起:“不對,主人要是死了,做為獸寵,我們肯定能夠感應到……”

作為寵物,靈魂獻祭給主人,之前隔著界域,感應不到也就罷了,同在靈淵的話,真要被殺,不可能不知道。

“有可能被關起來割肉、抽血……”

極樂大魔王道:“不然,爺爺剛被四大魔王圍堵,就有人突破真仙?這個級別,可是萬年來,從未有人成功過的!”

“有可能!”

毛驢點頭:“趙安以前種過韭菜,隻要不把根弄壞,每次割完,都會重新生長,如果主人的血肉,也能幫人突破,那麽抓住他的人,肯定不舍得殺,會每隔一段時間,割肉放血……這樣就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了!”

“可惡!”

聽主人竟然如此遭罪,鸚鵡、老龜全都殺意沸騰。

自從有意識以來,還是第一次這麽痛恨一個修煉者。

“我們衝上去,就算殺不了他,也要逼他把主人放了……”鸚鵡道。

“不能魯莽,先不說對方突破真仙,修為強大,就說這裏,為魔皇城腹地,高手不知多少……連爺爺這樣的高手都被弄的昏迷,我們貿然衝過去,怕會落入對方的陷阱!”

極樂阻攔道:“咱們被抓,被殺不被殺,都無所謂,若是因此耽誤救爺爺,就萬死難辭其咎了。”

“這……”

停了下來,三獸帶著焦急:“那你說怎麽辦?”

“容我想想……”

極樂大魔王向天空看去,此時的穹元老祖,已經壓製了體內澎湃的力量,漫天雷雲找不到目標,開始緩慢散去。

“恭喜先祖,突破真仙!”穹落魔皇和無數巨魔的聲音響起,聲音撕裂天空,震碎寰宇。

“果然好多強者……”

見一個喊聲這麽強大,毛驢、烏龜三獸,同時點頭,對極樂的話,相信了幾分。

主人這麽強,都被弄暈,生死未卜,它們隻是有點實力的普通動物,真要被這麽多強者圍住,別說救人了,逃走都難以做到。

“爺爺被抓,肯定被關在了魔皇宮或者其他機密之處,想要救人,首先要混進去,才有機會!”

思索了片刻,極樂道:“我有一個辦法,可能還需要幾位主人的配合!”

鸚鵡沒有猶豫:“隻要能救主人,其他都是小事,當然,你要是和之前一樣搗亂,我們不介意將你打死!”

“主人放心,給我十個膽子也不敢!”

知道對方還在誤會自己,極樂苦笑,緊忙把計劃說了出來:“辦法很簡單,就是將空中的巨魔吸引下來,然後……把大黑主人出售給他!隻要把你說的神乎其神,對方肯定會買下將你和爺爺關在一起!到時候我們裏應外合,將人救出來再說!”

三獸遲疑,毛驢嚇得臉色發白,有些顫抖。

那可是巨魔一族的老巢,高手不計其數……真要被抓,被做成火燒怎麽辦?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知道它們擔心什麽,極樂大魔王咬牙:“現在隻有這一個辦法,才能找到爺爺被關的地方,不然,就算混進城,兩眼一抹黑,待找清楚地方,又不知要花費多長時間了!”

“嗯……”說不出話來,鸚鵡再次看向老龜,就見後者眼神凝重的點了點頭:“我覺得可行,混進去再說,反正……就算危險也是大黑,不是我倆!”

“???”大黑一呆。

我特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不過,鬱悶的話,並未說出來,大黑最終點了點巨大的頭顱:“隻要能救主人,冒險也行……”

哪怕心裏害怕,隻要能救人,一切都值了。

“那就好,我開始了……”

見它們同意,極樂大魔王這才鬆了口氣,見空中的穹元老祖,發完誓言,深吸一口氣,怯生生聲音響了起來。

“賣驢了,賣驢了,新鮮的毛驢……可以煲湯、做火燒!絕對美味……”

聲音不響亮,卻讓整個皇城的巨魔都聽到了,空中的穹元,也不例外。

一瞬間,四周安靜無比。

這可是巨魔一族,出現真仙的好日子,威勢萬年來達到最巔峰……突然冒出個賣驢的……

搞什麽鬼?

正在疑惑,剛才的聲音繼續響起:“又大又壯的毛驢,隻要三枚魔元晶,你就可以牽走,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

所有巨魔都呆滯原地,全都說不出話來,之前嗬斥他們的幾個護衛,此刻也瞪大眼睛,一副見鬼的表情。

能將聲音傳徹這麽遠,不用想也知道不簡單。

可……當著真仙這麽做,是不是太囂張了?

魔皇宮。

“陛下,聲音在城外傳來,敢如此囂張,會不會和……紫、青、紅、黑、白五位魔王的死有關?”

魔皇衛統領,出現在大殿中間。

“嗯,可能性很大……”

穹落魔皇眼睛眯起。

根據他和幾位高手的推測,五位魔王是被一位不弱於真仙的強者偷襲斬殺的,而且這個高手,很可能就在城外徘徊,並未離開!

正因由此忌憚,見到老祖突破,才放聲恭賀,目的就是為了給對方警示。

本以為,就算不會遁走,也會隱匿起來,不敢放肆,沒想到這麽狠辣,狂妄……

至於賣驢……

借口罷了!

明顯是在挑釁,不然……誰家的驢,才三枚魔元晶?明顯不符合常理!

“怎麽辦?”統領拳頭捏緊,手腕一翻,長劍出現:“要不我帶人把他抓了……”

“不用,還是我過去看看吧!”

穹落魔皇正想說話,空中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

急忙抬頭,就見穹元老祖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不遠處,神色淡然,顯然對方的“囂張”,已然激怒了老祖。

鬆了口氣,穹落魔皇開口:“我陪老祖一起看看!”

說完飛了過來,略帶好奇的看來:“老祖既然突破真仙,可否看出城外賣驢的那位,到底是什麽人?我懷疑,五大魔王,是被他所殺!隻是他身上魔氣濃鬱,明顯和我們同族……”

修為達到他們這種境界,即便相隔百裏,神識一掃,也能清晰發現,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極樂的聲音響起,他就用神識探查過了,一個從未見過的巨魔,身邊跟著三頭看起來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動物……

聽他詢問,穹元老祖搖頭:“不是巨魔,而是魔修!”

“魔修?”

魔皇瞳孔一縮。

同修煉的是魔功,兩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魔修,其實是人族。

“修為比起你,絲毫不弱,最關鍵的是,擁有仙器……”

穹元老祖點頭:“就是身上有傷,可能就是你所說,斬殺五大魔王付出的代價!”

穹落魔皇恍然。

剛看到對方,就在想,傷勢怎麽會這麽重,老祖一提醒才明白,肯定是斬殺五位魔王造成的!

不然,這種高手,超脫天地之外,想受傷都難。

“明知道我突破真仙,明知道我們猜出他殺了人,卻不逃遁……這家夥怕有底牌,過一會不要魯莽,能拉攏到我們這邊最好,拉攏不了,再想其他辦法!”

穹元老祖交代。

“嗯!”穹落魔皇點頭。

說話間,二人已然來到城外,隨即看到極樂,滿是虛弱的站在原地,身後一頭毛驢、一隻烏龜、一隻鸚鵡,三雙眼睛好奇的看過來。

三頭動物,看起來都很普通,一點妖元、魔元都沒有,應該沒什麽實力。

至於魔修,因為傷重,有些虛弱,但隱藏在體內的力量,雄渾至極,顯示出根基紮實。

“你要賣驢?”穹元老祖開口問道。

“是……”知道這位是真仙強者,極樂大魔王雖然緊張,卻硬著頭皮,向前一步:“天上龍肉,地上驢肉,我這頭驢,隻要吃了……絕對能幫你突破境界!算是天底下最頂級的寶貝了……”

“多少錢?”

打斷他的自我宣傳,穹元老祖道。

還以為要多廢話一段時間,沒想到對方如此直接,極樂隻好將剛才的話說出:“三枚魔元晶……”

“太少了,這樣吧,我這裏有一枚魔皇陛下孝敬的【魔靈果】,用來交換可好?”

穹元老祖手腕一翻,一枚人形模樣的果實,浮現在空中,距離極遠,就可以感受到其中散佚的濃鬱生命之力。

不用想,隻要服用,極樂這兩個時辰來,受的所有傷勢,都可以輕易恢複。

臉色漲紅,極樂滿是激動,同時也有些疑惑。

怎麽和想象的不一樣?

按照他的推測,需要花費很大口舌,對方才能相信毛驢不錯,而且,還極有可能要試探他的修為和實力,誰知雙方一見麵,二話不說,直接購買,還拿出這麽珍貴的寶物……

真有這麽傻的真仙?

腦子沒問題吧!

“怎麽,覺得不夠?這些療傷丹藥,都達到了九品級別,也可以一並送你……”

見他不說話,穹元老祖再次手腕一翻,一大堆丹藥浮現出來,每一種都珍貴無比,價值連城。

極樂更懵了。

盡管他修煉的是魔功,卻一直聽說,巨魔生性薄涼、暴戾,唯利是圖,沒有任何恩情,所以,才沒和對方有過多接觸,沒想到這麽大方!

“這頭驢就賣給你們了……”

既然對方拿出這麽高價購買,肯定是看出大黑不簡單,極樂不再多說,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寶物,將毛驢的韁繩遞了過去。

“驢我們就不要了,隻想這位朋友,來我魔皇宮做客!”

見他收下,穹落魔皇微微一笑,插話道:“魔修和巨魔本是一家,之前可能有些誤會,不過,不是什麽大事,不如我們坐下,一笑泯恩仇,共同商議如何對抗人族……”

“誤會?一笑泯恩仇?”極樂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眼睛眯起。

這意思是……承認抓住爺爺了嗎?

不然,哪來的恩仇?

沒有仇,如何泯?

“怎麽辦?”三獸也意識到了這點,急忙看過來。

“先答應他,進入魔皇宮再說……找機會出手擒獲其中一個,自然能逼問出爺爺的下落!”極樂傳音。

三獸應了一聲。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它們剛開智不久,沒什麽辦法,也隻能聽這位的。

“突破真仙,巨魔一族統領天下,隻是時間問題,現在棄暗投明,絕對是最明智的選擇……”

穹元老祖勸慰道。

恩威並施,逼迫對方。

“好吧,我隨你們去皇宮,一笑泯恩仇……”極樂點頭答應。

之前還想,怎麽混進去,此時既然對方招呼,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見他答應,穹元、穹落同樣鬆了口氣,向皇宮飛去。

極樂魔元運轉,帶著小武等人緊跟其上,同時,將對方給的各種各樣的藥物,服了下去。

不管他們什麽目的,要想救人,肯定會出現矛盾,一場惡戰在所難免,能恢複一些,就恢複一些,免得到時候拖後腿。

魔元果一進入體內,濃鬱的力量,立刻遊走全身,受傷的靈魂、肉身、魔元,瞬間得到了滋養。

盡管距離徹底康複還有很大一段距離,卻不像之前那麽虛弱了。

不一會,來到魔皇宮。

雙方坐定,穹落魔皇想起什麽,略帶疑惑的看過來:“這位朋友,可聽過……八千年前的極樂大魔王?”

眼前這位,雖然改變了容貌和聲音,但能將魔功修煉到如此境界的,萬年來隻有那麽一位,難免有所懷疑。

“自然聽過!”極樂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看向穹元老祖:“據我所知,無論靈淵界還是乾源大陸,都沒有仙靈之氣,不知……閣下如何突破?”

“隻要你以魔心為誓,加入我巨魔一族,我不僅可以告訴你,還可以想辦法讓你也成功……”

穹元老祖道。

無論巨魔一族還是魔修,最狠毒的,就是以魔心為誓,一旦發出,任何人都不能違背,否則,會很快就會魔心崩塌而死。

直接這樣說,等於逼迫對方抉擇。

“既然話說到這,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想讓我加入也不是不可以……需要有個條件!”

見他有意拉攏自己,極樂明白過來,將計就計:“你們是不是抓了一位年輕人?隻要將他交給我,答應你們就是……”

“年輕人?”

穹元老祖皺眉。

解開封印後,一直閉關,並不知道族內的情況,轉頭看向穹落魔皇,就見他臉色微變,眼睛眯了起來:“你說的可是一個時辰前,闖入魔皇城的那位?”

那位人族強者,在魔皇宮、魔皇城大肆搗亂,憤怒之下,他才派五大魔王圍殺,結果……反遭殺害。

本以為,是這位斬殺了他們,救走了丟方,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

不然,不會知道,對方已經順利逃走。

既然不是那位……修為就沒想象的那麽可怕!

也就是說,他們二人可能被對方耍了。

極樂回答:“呃,對!”

不知道爺爺闖沒闖入魔皇城,但可以肯定,肯定是來了,隻要時間對的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同一個!

“這樣說起來,你沒見過紫翼、青嶽、紅楓、黑曜、白禦五大魔王,更沒和他們交過手?”穹落魔皇繼續道。

“我剛來到魔皇城,自然沒見過他們……”不知對方什麽意思,極樂皺眉。

聽他這樣說,穹落魔皇眼睛眯了起來,沒見過五位魔王,也就是說,人不是他殺的……自己和老祖,居然真的鬧了個大烏龍!

“嗬嗬,既然朋友提出條件,那我也提一個,那就是……想先試試朋友的身手,修為不夠,有什麽資格談條件?這點應該不至於拒絕吧!”

站起身來,穹落魔皇冷笑。

之前贈送各種寶物,各種客氣,是因為覺得他悄無聲息的斬殺五位魔王,既然不是,就沒必要忍氣吞聲了!

“試身手?”

沒想到對方突然翻臉,極樂知道情況不妙,悄悄給三獸傳音:“應該是發現我們想要救人,打算翻臉了!麻煩三位主人聽我命令……一起出手,隻要將其抓住,立刻逃走,不愁他們不拿人來換!”

“好!”三獸點頭。

陰謀詭計它們不行,打架還是有把握的。

“既然陛下有此興致,也剛好讓我見識一下,陛下的實力……”極樂鬆了口氣,目光一閃,烙魂鏡浮現在出來,散發出仙器特有的力量。

“果然有仙器……”

眼神凝重,穹落魔皇同樣手掌一抓,一方大印出現。

仙器,魔皇印!

能執掌一族,仙器對別人來說,可望不可及,對他來說不算什麽。

呼!

魔皇印一出,四周的空間立刻封鎖了起來,極樂的烙魂鏡,輕輕一晃,砸落而下,兩大仙器,立刻對撞在一起。

換做以前,烙魂鏡雖然強大,和魔皇印比,還是差了一截,但此刻,鏡子被蘇隱重新錘煉,等級更高,正麵抗衡,也不弱分毫了。

兩兩對碰,激蕩出巨大的氣浪,極樂一聲疾呼:“動手!”

沒有傷,他不畏懼對方,現在肯定不是對手,隻能希望,三位主人能夠配合他,用最快的速度,將其拿下!

“嗯!”話音剛落,三頭獸寵同時出手,一瞬間,驢蹄、火焰以及閃電突兀浮現,刹那間,就將穹元老祖籠罩在內。

“???”極樂一愣。

他的意思,是借機抓住穹落魔皇,抓……這位做什麽?

他可是真仙……打不過的!

不僅他懵了,穹元也沒想到,這三個看起來很一般的動物,竟然敢對他出手,哈哈一笑,魔元激蕩,扭曲空間。

“我於世間全無敵,跳梁小醜,也敢戰我……”

咆哮聲中,拳頭對著驢蹄迎了上去。

話音還沒結束,碩大的蹄子,已經出現在眼前,一股無窮無盡,浩瀚無比的力量壓迫而至。

一瞬間,穹元老祖覺得全身力量逆向流淌,被壓迫的說不出話來。

目光一凝,整個人呆立原地。

誰能告訴我,這特麽什麽情況?

我是真仙……

我全無敵!

啪嗒!

這位世間第一人,躺在地上,羊癲瘋般不停抽搐。

“???”穹落魔皇。

“……”極樂。

“……”大黑也愣在當場,忍不住撓頭……

不是說真仙很牛嗎?怎麽……這麽弱的?

難道……踢了個假的?

踢了個寂寞?

(新的一卷開始!求月票,梳理清楚大綱,就開始爆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