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穹元突破真仙
loading...
時間回到兩分鍾前,蘇隱進入房間。

中間隻有一個石台,略顯空曠,異常安靜。

“根據溧陽他們所說,一旦手掌觸碰到石台,就會有無窮無盡的壓力,傳遞過來,刺激靈魂,讓人堅持不住……”

蘇隱暗暗警惕:“這時,需要提前運轉精神力,收緊靈魂,免得受傷……”

盡管關於考核內容的記憶被抹除了,但應該防備什麽,又該怎麽做,才能堅持的更久,眾人還是有一些心得體會的。

現在的他,就是借鑒了這些經驗,提前準備。

真元內斂,精神集中,蘇隱將手掌輕輕放在石台上方。

嗡!

一股巨大的力量蔓延而至,沿著眉心向識海內鑽了過去,知道硬仗要來了,蘇隱深吸一口氣,正想抗衡,試試能堅持多久,嘴角突然一抽,愣在當場。

隻見來勢洶洶的威壓,在他識海麵前,乖巧的小狗一般,不停蹭來蹭去,甚至幻化出舌頭,四處亂舔……

不是說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嗎?

這什麽情況?

放鬆精神,任由對方長驅而入,結果……舔的更厲害了,恨不得當場跪在地上。

蘇隱皺眉。

溧陽他們,從這裏出來,半條命都沒了,怎麽自己過來,非但沒有壓力,反倒做按摩一般,很舒服?

差別不會這麽大吧?

“難道是先誘惑,讓我放鬆精神,然後再來最強一擊?”

一個想法冒了出來。

能讓這麽多天才,都堅持超不過一刻鍾的時間,威壓必然很古怪,不可能如此簡單。

滿是疑惑,正想尋找一下封禁石到底在什麽地方,也好提前防備,雙腿猛地一緊,被什麽抱住。

“果然……”

知道考驗還沒結束,蘇隱低頭,正想運轉力量,隨即看到一個矮胖的人影,趴在麵前,死死的抱著大腿,眼中帶著哀求。

蘇隱皺眉:“你是誰?”

這裏還有人?

怎麽沒人說過?

“我就是封禁石,你也可以叫我小封封……帶我走吧,我認你為主!”矮胖人影不停蹭來蹭去,滿是激動。

“……”眼皮亂跳,蘇隱發呆:“封禁石……不是兵器嗎?”

“這是我的靈性本體,雖然醜了點,卻很可愛的,收下我好不好,我會按摩,會錘腰,還會跳舞,唱歌……”

眼巴巴的看過來,胖子兩個拳頭,不停在他腿上揉來揉去,按摩的手法,十分專業。

“靈性?”蘇隱明白過來。

靈器,之所以帶“靈”,是因為兵器中擁有靈性,具有自己的思維,就好像之前煉製的平底鍋、真龍劍,可以說話,可以飛行,甚至可以戰鬥……

通常情況,靈性是兵器誕生的,與兵器融和一體,無法分開,但達到仙器,甚至更高級別,就可以脫殼而出,變成修士。

當初的孫昭,就是希望妻子,可以做到這點,隻可惜……對方附身的手鐲,級別太低了,再加上殘魂傷勢也太重,即便是他,都沒什麽辦法。

眼前這個,可能就是如此。

隻是……不是說很難煉化嗎?一上來就抱大腿,哀求,按摩的……與想象的差別有些大啊?

“是……我是封禁石靈性,隻要認主,就等於封禁石認主……主人,收下我吧,我很好的!”胖子連連點頭。

見他說的認真,蘇隱皺眉。

他沒見過封禁石,誰知這家夥是不是被封印的魔頭?就好像紫木仙釵,封禁了一頭巨魔一樣。

“讓我看看你的本體……”

“好!”

胖子滿是欣喜,站起身來,大手一揮,房間立刻出現了一個門戶,緊接著一個寬闊的房間出現在視線。

步入其中,頓時看到一個石頭懸浮在正中間,兩人多高,一人多寬,殿外蔓延而來的紋路,匯聚在上麵,在表麵形成了潔白的光暈。

向石頭看去,一道道纖細的紋路,雕刻在上麵,宛如頭發絲,密密麻麻,不知多少。

換做別人,隻看上一眼,可能就暈了,但蘇隱很快明白過來……這些,和外界的大陣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難怪秦源說,整個封禁,是和封禁石學的,現在看來,果真如此。

“主人你看……我就是封禁石的靈性!”

知道他懷疑什麽,胖子身體一晃,鑽進石頭,下一刻又鑽了出來,來回穿梭,封禁石沒有任何反抗,甚至連一絲晃動都沒有。

蘇隱點頭。

如果是被封禁的魔頭,石頭肯定會反抗,現在這副樣子,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煉化你沒什麽,隻是……你可以離開這裏?”

見對方滿臉期待,蘇隱不再糾結,而是疑惑的看過來。

整個絕淵城的封禁,都以這塊石頭為中心,進行驅動,一旦被自己煉化、拿走,是不是封禁也就失去效果了?

“絕淵城的所有封禁,都為我控製,按照常理,我是不能離開的,但萬年開,我一直想著脫離,留下了不少手段……現在,隻要不離開靈淵和乾源大陸,問題就不會太大!”

胖子嘿嘿一笑。

“什麽手段,說來聽聽?”蘇隱問道。

“我將身體,切割了一部分,鎮守這些封禁,一旦出現問題,控製不住,我也可以根據感應,無論在乾源大陸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瞬間刺穿空間回到這裏!”

胖子解釋,輕輕一晃,原本懸浮在空中的石頭,同樣飛了起來。

蘇隱再次看去,果然看到一個足球大小的石頭,出現在剛才的位置,維持著所有封禁的運轉,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看了一會,蘇隱忍不住點頭。

對方說的不錯,這個小石頭,盡管體積和力量都小了不少,卻同樣可以維持封禁,讓其不會崩潰。

看來為了脫身,它下了不少功夫。

“不影響就好,認主吧……”

知道不會耽誤乾源盟和巨魔對抗,蘇隱這才鬆了口氣,招了招手。

嗡!

眉心一涼,一道意念鑽了進來,緊接著就感到這塊石頭,變成了自己的兵器,可以隨意操控。

“不是說隻有通過你的考核,才能將你煉化,為何……”

蘇隱略帶疑惑。

按照秦源等人說法,萬年來,沒人成功過,怎麽自己才進來,這個靈性,就直接跪舔,不認主都不讓自己離開了?

“我奉了林玄主人的命令,在這裏守護,隻要等到和他相同氣息的人過來,就可以認主……”

胖子解釋道:“你和林玄主人的氣息,完全相同,一進來,我就認了出來……”

“氣息?”

“就是對封禁的理解,同出一脈……”胖子道。

蘇隱恍然。

鬧了半天,這枚封禁石,竟然是鎮仙宗先祖林玄留下的……現在看來,這位同樣接受過禁地的傳承,不然,不可能和自己學習的一樣。

明白怎麽回事,蘇隱不在多待,將石頭和胖子器靈,同時收進儲物戒指,大步向外走去。

別人進來十幾分鍾,一無所獲,他才來兩分鍾,就成功煉化……

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

“失敗就失敗吧,也沒什麽……”

見他出現,生怕信心受損,古雲秋開口安慰道。

“是啊,做什麽事,都有失敗,不可能人人都成功,這樣也好,有壓力,有挫折,才能更好的進步!”權奉天同樣點頭。

“……”

聽到這話,見古靈兒等人,眼神同樣暗淡,滿是失落,蘇隱哪裏不明白怎麽回事,微微一笑,急忙解釋:“其實我已經……”

正想把煉化封禁石的事情說出來,就聽到天空一道驚雷響了起來,隨即耀眼的氣芒,劃破蒼穹,似乎將天地都撕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緊接著,無數魔氣衝天而起,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蘑菇雲,激蕩在遠處,風雷交集,電閃雷鳴。

“糟了……”

古雲秋瞳孔一縮,再顧不上說話,急忙向城牆的方向飛了過去。

“過去看看……”

古靈兒緊追了過去,眾人跟上。

片刻後,來到城牆上方,透過封禁,就見魔皇城的方向,雷聲轟鳴,天地都像是被撕扯開來,無數精純魔力,從四麵八方向匯聚,像是盛開了一朵魔蓮。

一個人影,安靜的懸浮在雷霆正中,任由雷電劈斬過來。

“殿主,怎麽了?”

“這是有人渡劫?難道……”

空氣發出急速的風鳴,之前見過的諸位殿主齊刷刷飛了過來,同時城牆上也落了好多從未見過的虛仙境強者,密密麻麻足有數百之多!

單憑這些人,就可以看出乾源盟的強大。

難怪可以與巨魔對抗上萬年,不落下風。

“那位巨魔一族的穹元老祖……成功吸收了仙元靈氣,衝擊真仙成功了!”

拳頭捏緊,深吸一口氣,古雲秋強壓住內心的震動,咬牙道。

“成功了?”

眾人眼前一黑,就連權奉天、秦源二人也都身體一晃,各自拳頭捏緊。

還以為最少有三個月、兩個月的緩衝,至少可以讓他們找到對抗的方法,沒想到七天時間就成功了……這樣以來,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將白費,都將徒勞!

人族,再無法對抗!

“先不說這位穹元老祖,被仙器封印不知多少年,實力百不存一,就算全盛期的我們,得到仙靈之氣,衝擊成功,也沒這麽容易吧……”

沈默平來到跟前。

他大部分時間,都在魔皇城隱匿,打探消息,知道這位穹元老祖的底細,根據推測,半年時間能夠突破,就算是很厲害了,怎麽會這麽快!

真仙,不是其他級別,一旦突破,生命、靈魂都有質的飛躍和蛻變,比鯉魚化龍,都要難上萬倍!

一道仙靈之氣……沒人指點,沒人告訴前路如何,也沒人幫助,輕易成功……

無論怎麽看,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虛仙衝擊真仙是很難,是很危險,可……”打斷了他的質疑,古雲秋道:“如果他……本身不是虛仙巔峰,而是……真仙呢?”

全身一震,沈默平說不出話來:“這、這怎麽可能?”

虛仙突破,沒有經驗,沒有時間,很難做到,但對方被封印前,就是真仙,就不一定了!

這種修士,隻要有了仙靈之氣,和足夠的魔力,完全可以快速恢複,短時間內成功。

“沒什麽不可能的,這不是成仙劫,而是界域劫!你若是仔細看的話,應該能分辨出來……”

古雲秋搖頭。

沈默平再次抬頭,看了一會,再說不出話來,眼中生出懊悔之色,單膝跪倒在地:“古殿主,是我的情報出現了疏漏,沈某萬死難辭其咎!”

“不用自責,不僅你沒想到,我也沒料到……”

將其扶起,古雲秋歎息道:“這位穹元,我們知道的太少了,再加上一出現,就閉關修煉,探查不出消息,也很正常!”

“老師,成仙劫、界域劫都是什麽?有什麽區別?”

見二人打啞謎,說的讓他們聽不懂,古靈兒忍不住問道。

“成仙劫和化龍劫一樣,是突破了虛仙桎梏,大道降臨的懲罰,阻止修煉者蛻變,讓其難以成功!”

看了弟子一眼,古雲秋露出寵溺之色,解釋道:“說的通俗點,就是這個劫難降臨的時候,修煉者,還未突破真仙……”

古靈兒點頭,蘇隱也恍然大悟。

他親眼看到巨蟒化龍成功,雷霆降落,擊碎血肉,說是阻攔,也是一種淬煉,一旦扛過,好處之大,難以想象。

就像是公務員考試,難歸難,通過,就等於扶正,再不是臨時工,身份和地位,都會有質的飛躍……

成仙劫也是如此。

想要成仙,必須渡劫,是阻攔,也是通過這種方式,將凡體淬煉成仙體。

“界域劫,則是一個界域,為了自我保護,對超出掌控力量,降下的懲罰……因為蘊含了一個界域的意念,威力更大,範圍更廣,但……更容易對付!”

古雲秋繼續道。

“容易?”眾人不解。

魔皇城和絕淵城,相隔不知多少萬裏,即便這麽遠,都感覺雷霆快劈過來了,足見界域劫的可怕……

如此強大的力量,更容易對付……真的假的?

“我們都可以將修為,壓製成普通人,讓外人看不出來,真仙更不用多說……”

古雲秋道:“界域劫,隻是對抗超出的力量,隻要將力量收回體內,變成虛仙,甚至更低,雷霆找不到目標,自然就會緩緩散去!”

“這倒是……”

眾人點頭。

殺人犯想要判刑,首先要抓住他,人都找不到……怎麽判?

界域劫便是如此。

哪怕是真仙,甚至更強,但隻要將修為隱藏成虛仙,就可以輕鬆化解了。

蘇隱再次向遠處的人影看過。

果然看到雷霆雖然狂暴,卻像是沒找到位置一樣,不停晃動,卻始終落不下來。

通過兩種浩劫的對比,很容易察覺,古殿主說的是對的,這位穹元老祖,極有可能本身就是真仙,隻是被封印,壓製了而已。

“現在怎麽辦?”

見雷霆隨時都會消失,穹元老祖這位突破的真仙,隨時都可能衝過來,屠殺人族,沈默平忍不住問道。

“沒辦法……”古雲秋道:“讓隱藏在魔皇城的人都回來吧!這些手段,瞞得過虛仙,想瞞過真仙,沒有任何可能!”

沈默平眼中露出了淒涼。

為了潛入魔皇城,他的人花費了不知多少年,全都撤回……相當於這麽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費,前功盡棄。

“通知大乾州、大源州諸多宗門,所有一流高手,半日內,集合絕淵城,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古雲秋繼續道。

身後立刻有老者抱拳。

“讓來到這裏的天才,繼續前往封禁殿,爭取最後的機會……”

“將戰道殿的所有人,都帶過來,一旦堅持不住,讓他們當先自爆……既然是種族之戰,就不能退縮,不能有半分遲疑!”

古雲秋一條條的下達命令,城牆上的眾人,麵容全都變得凝重、堅毅。

巨魔一族,出現真仙,就像是天平的一端,被放上了更多的砝碼,大舉來襲,隻是時間問題,不提前準備,到時候手忙腳亂,隻會損傷更大。

與人戰鬥,行軍布陣,兵法殿可以統籌管理,但如何應對,如何迎戰,都需要長老殿做出決定。

將一切吩咐完,古雲秋深吸一口氣,取出一個黝黑的令牌,同時手掌輕輕一招。

空氣晃動,一個黑影連續閃爍,很快出現在眾人麵前。

身穿黑色的盔甲,臉上帶著黝黑的麵具,真元陰冷,如同鬼魅,又像是躲藏在角落裏的影子。

“難道這就傳說中的暗影?”

“長老殿真有這個組織?”

四周嘩然。

不僅是乾七、蘇隱等人,就連乾源盟八大殿的許多殿主,也隻是聽過傳聞,從未見過。

一直隱藏,隻受長老殿殿主掌控的暗影,第一次出現在所有人麵前。

不理會他們的震驚,古雲秋屈指一彈,掌中的黑色令牌就落在暗影手中,頭也不回,聲音緩緩響起:“準備吧,一旦……我們堅持不住,就執行那個計劃!”

“是!”深吸一口氣,暗影點了點頭,下一刻再次消失在眾人麵前。

一切準備妥當,所有人都報了必死的絕望,古雲秋再次向魔皇城的方向看去。

此時,空中的人影,像是徹底鞏固了修為,隨時都會劃破蒼穹的力量,潮水般消散,天空堆積的雷霆,也開始慢慢消退。

“恭喜先祖,突破真仙!”

就在這時,皇城內,穹落魔皇嘹亮的聲音響了起來。

“恭喜先祖,突破真仙,帶領巨魔,擊敗人族,一統乾坤!”

緊接著更加洪亮的聲音響起,是魔皇城無數巨魔,聯合在一起形成的,轟鳴嘹亮,久久不息。

“哈哈,萬年了,一萬多年了,我穹元,終於再次回來了!”

感受到體內的力量,以及諸多後輩的恭賀,空中的巨魔,激動的放聲長嘯:“放心,我會將他們給我的屈辱全部償還,會讓人族徹底滅絕!一個不剩……”

聽到這些言語,絕淵城所有人,同時臉色慘白。

還沒動手,已經立下誓言……最後一絲的僥幸,也沒有了!

“古殿主……”

兵法殿殿主馮長溪喊了出來,正想繼續說下去,就聽到遙遠的皇城方向,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了起來。

“賣驢了,賣驢了,新鮮的毛驢……可以煲湯、做火燒!絕對美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