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叫天涯【大章求月票!】
loading...
這位巨魔一族的最強者,徹底懵了。

我是讓你查五大魔王被誰殺了……怎麽弄出大糞、戒指、凳子腿?

你別告訴我,是這些東西,斬殺了他們!

修為達到虛仙巔峰,別說這些東西,就算絕品級別的靈器,想要殺人也做不到吧!

正想過去,親自觀察,就聽魔皇衛統領的聲音繼續響起:“這隻是致死的原因,他們身上還有些傷勢十分奇怪,有些地方看起來像是碟子扣的,有些像是碗砸的,還有的,清晰的印著一口鍋……哦,對了,青嶽魔王的肚子上,還烙著瓢的痕跡……”

穹落魔皇呆滯。

本想著是不是古雲秋等人偷襲,怎麽你說著說著,感覺像是進入廚房,被人用餐具活活打死了?

停止對四周的搜索,看向躺在不遠處的五具屍體,五位魔王,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坑坑窪窪,說不出的淒慘。

此時的魔皇衛統領,不知從哪裏拿來了碗、碟之類的東西,挨個往屍體的傷痕上放,很快全部卡滿,分毫不差……

遠遠看去,紫翼魔王等人,宛如魔體盛,隻差擺些好吃的了。

張了幾次嘴,穹落魔皇最終啥話都沒說出來。

紫、青、紅、黑、白五位魔王,跟隨他南征北戰,不下數百年,修為之強,靈淵界都算得上靠前,致死的原因,竟然是一堆鍋碗瓢盆……

到底發生了什麽?

“查查人族,誰以鍋碗瓢盆為兵器,或者,誰的兵器擅長變化……隻要有此人,就算不是凶手,也肯定有很大聯係。另外,將我的到的魔靈果,給穹元先祖送去!”

眼睛眯起,過了一會,穹落魔皇道。

“魔靈果?這可是陛下用精血澆築,花費上千年才培育出來,用來續命的寶物……”統領愣住。

魔靈果,是一種對巨魔有巨大幫助的奇特寶物,整個靈淵隻有一株,魔皇陛下花費上千年培育,才得到三枚果實,價值之大無可估量,直接送出一枚……

“長河毫無征兆的出現,再加上前幾日,先祖頒布的仙諭,和人族的決戰,恐怕馬上就要開始了……先祖早一日突破真仙,就多占一日先機!”

目光一閃,穹落魔皇道。

五大魔王突然被殺,連凶手都找不到,讓他有些心悸,他們找回了穹元先祖,修為大增,人族呢?

會不會也冒出個隱藏的修士?

否則,之前的祭祀通道,是誰運轉的?

“是……”統領神色凝重,躬身抱拳。

他想的是個人,魔皇想的卻是種族,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差距。

大亂將至,誰先出現真仙,誰就占據絕對主動,平時可以勾心鬥角,這時候,在這樣做,絕對是自尋死路。

……

距離魔皇城數萬裏外的一個山穀,虛空一陣晃動,兩個人影滿是趔趄的掉了下來。

噗通!噗通!

齊刷刷摔在草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看到彼此都這麽狼狽,對望一眼,同時尷尬的笑了起來。

正是從魔皇城逃走的蘇隱和古靈兒。

一路急竄,短短十幾個呼吸就到了這裏,穹落魔皇盡管強大,卻也沒找尋到任何痕跡。

“在下古靈兒,乾源盟長老殿的古雲秋,正是家師!”古靈兒抱拳。

剛才隻顧著逃走,還沒自我介紹。

“我叫蘇天涯!”蘇隱忙道。

陌生地方,這女孩看起來又有些古靈精怪……小心為好,真名之類的,等熟悉了再說,不然,找到鎮仙宗,誰能抗衡?

古靈兒皺眉,帶著疑惑:“擁有如此實力,年紀又不大,應該很有名才是,為何我從未聽過?”

逃走的時候,她專門看了對方的修為,永恒二重……雖然和她比,差了一截,但在這個年齡段,就有如此實力,絕對是超級天才了。

怎麽她印象中的幾個少年英雄,都不叫這個名字。

而且大兗州……這種靈脈弱小,偏遠的地方,會有如此天才?

“我一直閉關,才剛出關不足十天,古小姐沒聽過也正常……”蘇隱笑了笑,急忙轉移話題:“不知……這是哪裏?你剛才說的魔皇城又是何處?”

“你不知道?”

見他一臉迷茫,古靈兒隻好解釋:“大乾州和大源州,你應該知道吧!”

蘇隱點頭:“天下九州,這兩個,是最強大的存在……”

大兗州隻擁有一等靈脈,實力最強的,不過傳承九重……而大乾州、大源州擁有超等靈脈,孕育了大陸最巔峰的強者。

古靈兒點了點頭,很快解釋了一遍:“這就是兩州聯合封印的靈淵界,魔皇城,正是巨魔最強者魔皇所居住的城市……”

“這……”

蘇隱半天說不出話來。

鬧了半天,空間裂縫,竟然將他傳送到了這裏。

難怪隨便看到一個女孩,都擁有虛仙境的修為……不愧是人類最巔峰的聯盟,真夠可怕的!

剛才撕破空間飛行的時候,古靈兒看出他有永恒二重,他也看出了對方的實力……虛仙強者!

至於幾重,因為修為未達到,暫時還看不出來。

在大兗州,他的修為和天賦,算得上不錯,但在這……隻能說得上一般,想要突破虛仙,要先找職業進行融合,並且顯聖,獲得特殊靈氣,才有一次機會,怎麽算,都要半天以上的功夫!

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解釋完,古靈兒道:“多謝剛才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突然出現,我可能已經被殺了!”

“古小姐客氣了,是你救了我,若不是及時喚醒,結局難料……”愣了一下,蘇隱連連擺手,尷尬的恨不得有地縫鑽進去。

太客氣了!他隻是永恒境的小人物而已,救對方?從何說起!

更何況一直昏睡,才醒過來不到一分鍾罷了!

“你昏睡後的事,真的不記得?”見他說的誠懇,古靈兒帶著疑惑:“那……你知不知道青嶽、紅楓幾位魔王,怎麽死的?”

蘇隱撓頭:“他們是誰?”

“就是剛才……你醒來後,躺在地上的幾個屍體!”

“不認識!”仔細回憶了一下,對那幾個人的確沒印象,蘇隱道:“我被一個不聽話的屬下設計,誤入空間亂流,然後……沒了意識,再次清醒,就看到了你……真的啥都不知道!”

見他不像作偽,古靈兒眉頭皺成疙瘩。

她逃走的時候,隻有這個少年和四大魔王,回來後,少年還在,四位魔王卻死了……短短幾分鍾的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麽?

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隱瞞?

不過,不管哪種原因,這位身上,肯定有秘密,需要仔細調查才行!

當然,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女孩道:“五大魔王隕落,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咱們先回乾源盟,將這件事稟告老師再說吧!”

蘇隱點頭。

先離開此地,再想辦法通知費庭等人。

“走!”

站起身來,女孩想起什麽,眼珠一轉:“此地距離絕淵城雖隻有幾萬裏,中間卻有不少巨魔留下的空間亂流和陷阱,貿然穿梭虛空,容易陷入其中,迷失方向,所以……隻能按部就班的飛行!我在前麵走,你在後麵追,千萬別跟丟了……”

說完,也不待少年回答,身體一晃,化作一道流光,筆直向前方急速衝去。

修為達到永恒境,對空間就有了一定了解,可以做到撕裂空間急速前行,無論人族還是巨魔一族,為了防止對方快速偷襲,都會留下這樣一片區域,不能隨意穿梭!

前麵的數萬公裏,正是這樣的存在,她並未說謊,至於轉身就走,讓對方跟上,是想趁機,看看對方修煉的功法,以及真元雄渾程度。

也能有更多的了解。

不然,隨便來個人,就帶回去,哪怕砸死了紫翼魔王,肯定也是不放心的。

“這……”

見女孩轉身離開,眨眼間就不見了蹤跡,蘇隱不敢停歇,急忙跟上,渾厚的罡風,撲麵而來,吹得衣服獵獵作響。

達到永恒境後,很少飛行了,此刻急速追趕,竟隱約感到有些吃力。

“修為還是太低了……”

心中歎息。

實力高,速度快,這是規律,他也不可能例外!

看來,到了對方所謂的絕淵城後,要先想辦法晉級修為,實力高了,才有自保的本錢。

不然,隻會和剛才一樣,陷入昏迷,生死不由自主控製。

他這邊感慨,前方的古靈兒則滿是驚訝,不敢相信。

她是虛仙境強者,而且想考驗對方,自然不會將速度一開始就發揮到極限,即便如此,一般的永恒境四、五重,乃至七重強者,都未必能夠追得上!

對方不但追上,似乎還有餘力……

這就有些可怕了!

難怪能在空間漩渦中活下來,的確有普通修煉者,無法企及的底牌。

“讓我看看,極限在哪……”

帶著考教的味道,深吸一口氣,古靈兒體內力量運轉到極致,速度瞬間暴增一倍。

她的修為,雖不如五大魔王等人,但速度極快,正因如此,才能悄無聲息的潛入魔皇城甚至魔皇宮,屢次從高手眼皮下逃得性命。

此刻,施展出了最擅長的身法,天級上品武技,流雲虛步!

這套武技,乾源盟都數得上頂尖,而且很難修煉,萬年來,人族天才無數,能夠成功的,屈指可數!

她正是其中一位!

不僅練成,還將之修煉到了化境……全力運轉,修長的身軀,幻影一般,閃爍著前進,聲音都追之不及。

“又快了?”蘇隱眨巴眼睛,剛才就有些吃力了,繼續加快,還怎麽追?

“這樣飛行,消耗又大,速度又不快,可惜,我的飛舟,還在碧落海,沒收回來……”

靈寶穀,他是和費庭等人,乘坐飛舟進入的,後來進入了漆黑通道,飛舟並未收走,所以……儲物戒指中,並沒有那艘大船。

“對了……”蘇隱眼睛一亮。

飛舟不在,床板還是在的,驅動起來,絲毫不慢,也不糾結,精神一動,木板出現在腳下,真元催動陣紋。

立刻激射而出,比剛才飛行的速度,暴增了一倍不止。

之前,用盡全力,都追趕不上,現在卻顯得極為輕鬆。

前方,正在飛行的古靈兒,徹底呆了。

還以為,馬上就測試出對方的極限在哪,做夢都沒想到,拿出個床板,比她都快……啥時候木板也能撕裂音障,絲毫不受影響了?

“我不信!”

眉毛揚起,流雲虛步運轉到極限,虛仙境的真元,在經脈中流淌,速度再次飆升,就在覺得肯定可以將對方遠遠拋開的時候,耳邊響起一個淡淡的聲音:“要不你也上來吧,可以坐兩個人的……”

嘴角一抽,隨即看到少年,安靜的坐在床板上,一臉悠然的看過來,目光中帶著和煦的笑容。

滿心無奈,隻好坐了上去。

屁股才和木板一接觸,瞳孔忍不住一縮。

這個小小的床板上,居然刻畫了,懸浮、加固、防禦、迅疾、加速等幾十種陣紋,每一種都精妙異常,堪稱教科書一般完美無缺。

“這……”

做為乾源盟長老殿殿主的親傳弟子,她對封禁,也了解的極多,不然,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進入魔皇宮,隨手扔出可以爆炸的符籙。

正因為了解,才覺得震驚!

木板上雕刻,本身就難以做到,還弄出這麽多,相互之間,絲毫都不影響……怎麽做到的?

“天涯兄,不知……你這個飛行法寶,我可否驅動一下試試?”

沉吟了一下,古靈兒道。

“當然可以!”蘇隱輕輕一笑。

對方能驅動最好,他也能省去不少麻煩。

“多謝……”

古靈兒點了點頭,體內真元流淌而出,向床板蔓延。

轟!

陣紋釋放出耀眼的光芒,一聲撕裂空氣般的轟鳴,急速前衝,速度之快,比剛才再次飆升兩倍以上!

“這……”全身一震,古靈兒秀目瞪圓,久久無言。

這已經不是木板,而是仙器了好不好?

一下砸死紫翼魔王,隨手拿出的床板堪比仙器,突兀出現在魔族大本營……無論從哪一點,眼前的這位少年,都顯示出了與眾不同。

看來,對方所謂的“一直昏迷”,根本就不是真話,甚至很多事情,都在撒謊。

例如,永恒境二重,算是剛剛領悟空間法則,就算能在破碎空間中活下來,也需要不斷用真元維持,並且,消耗極大,正常情況不會堅持太久,而對方,從大兗州被衝擊到這,距離不下數十萬裏,明顯不對勁。

第二、紫翼魔王,修為達到虛仙巔峰,還是魔修,保命手段不知擁有多少,這位從空間裂縫飛出,就將其砸死,魂魄都逃脫不掉……明顯不是永恒二重可以做到的,甚至……老師都未必能夠完成!

第三、這個床板太可怕了,刻畫者對陣紋的理解,非但大兗州修士做不到,大乾州、大源州的陣紋師,都很難完成!

第四,青嶽、紅楓等魔王死的蹊蹺,一下死了這麽多強者,對方都沒醒過來,反倒自己一喊就蘇醒,明顯不對勁……再說,殺青嶽、紅楓魔王的強者,為何對他不管不顧?甚至喊都不喊?

……

總之,不少疑點,都說明這家夥有問題。

當然,這種強者,真有惡意,別說她抵擋不住,整個人族都未必能夠抗衡!所以,壞心未必會有,但真實目的就有待商榷了。

“看來,永恒二重,隻是偽裝,真實修為,已然和老師相仿,甚至……打破了那道桎梏?”這些想法在腦海一閃而逝,古靈兒目光一閃,嘴角揚起:“這樣也好,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挑戰,到時候親自拆穿,看你還怎麽偽裝!”

想到這,心中鬥誌昂揚,精神一動,神識向床板掃了過去:“這木板上的陣紋,威力之強,令人欽佩,就是……圖形有些奇怪,不是常規陣圖吧!”

“陣紋重意不重形,這樣畫出來,能好看些……”蘇隱點頭。

古靈兒眼中露出古怪之色。

圖形中的羊妖、狼妖,腦袋這麽大,與真實完全不符,哪點好看了?

“哦,聽天涯兄的口氣,對陣紋也了解極多,難道……知道這些陣紋的來曆?”古靈兒不動聲色的問道。

“瞎胡說而已,知道的不多……”蘇隱連忙搖頭。

他現在是蘇天涯,還是低調一些。

“果然在裝……”

見少年明顯的言不由衷,古靈兒目光一閃,微微一笑:“其實,我對陣紋了解不少,看出了這些紋路,存在著一些問題!”

蘇隱疑惑,這些是他嚴格按照大道奧義刻畫的,威力都還不錯,沒感覺有問題啊!

見他這副表情,知道上鉤了,古靈兒輕笑:“你不信?”

蘇隱搖頭:“當然不是……我的一位前輩曾說過,世間萬物,沒有真正十全十美,完美無缺的,即便是天道,都有缺陷存在,有問題也很正常,還請……靈兒姑娘賜教!”

“呃?”

古靈兒一呆。

不按套路出牌啊!

按照她的想法,這位如此年輕,又有這種修為,肯定受不了言語相擊,隻要自己質疑,必然會加以反駁……怎麽沒反對自己,反而直接請教了?

這紋路如此完美,連老師都未必能找出問題,她又怎麽可能找得到!

不過,這也難不住她……輕輕一笑,隨手一指:“我覺得這個紋路就雕刻的不太好,有些纖細,真元每次運轉到此,都會受到限製,不能發揮足夠的威力!如果就稍微粗一些,整個陣圖應該更加強大……”

蘇隱看去。

對方所說的紋路,是懶羊羊頭上的那坨大便,的確有一部分十分纖細,甚至不仔細看,都看不出來。

不過……這道紋路,是破空紋,纖細且不貫通的地方,並非問題,而是故意留下,用來分割空間的,真要補全上,反倒會影響破空效果,起到反作用。

當然,這隻是他根據所學“雕刻”對陣紋的理解,難道……真正的陣紋,還有些不同?

想到這,抱拳躬身,滿是誠懇:“還請靈兒姑娘指點!”

“???”古靈兒再次呆住。

我特麽胡說的,你不應該反駁嗎?如此虛心的請教怎麽回事?

“難道牽扯了某種不方便透露的傳承?真要如此,是我孟浪了……”見她欲言又止,臉色憋的漲紅,蘇隱想起什麽,道。

很多宗門、勢力,都講究功法不外傳的,就好像自己授課,必須讓費庭等人加入鎮仙宗一樣。

這女孩,也有可能看出了自己陣紋上的問題,但牽扯傳承,不方便說出來。

“這倒不是……其實很簡單,就是把這條紋路弄粗一些,真元更容易通過……”

見對方繼續追問,古靈兒隻好再次胡說,都到這個地步了,一定要讓對方親口質疑,她才好順利揭穿。

“弄粗?”

蘇隱皺眉。

自己所學的內容,粗細均勻得當,才能發揮最強威力,為何要弄粗?難道女人都喜歡又粗又大的?

“我試試……”

仔細回憶,傳授雕刻殘念,講解的知識,蘇隱再次看向床板下方的“懶羊羊”。

天道都有缺,天底下的事自然都不敢說完美,也許……弄粗一些,的確會更好。

想到這,也不遲疑,一柄刻刀出現在掌心,對著纖細紋路就畫了過去。

淡淡的聖元真意,從刀尖流淌而出,紋路瞬間變得貫通,之前空間被撕破,可以流淌通過的地方,被直接封住。

一瞬間,床板飛行的速度驟減,不足之前的二分之一。

也就是說,陣紋之前的完美被破壞的掉了,改的出現了問題。

“不對,一定是我哪裏弄錯了……”

見威力減弱,蘇隱皺眉,再次看向眼前的圖案,心中一動,一道明悟出現在心田:“將紋路改粗,並不代表阻擋了撕碎的空間,完全可以讓它沿著這個流通啊!就好像河流,河底挖的深了,水流才會越快……”

明白這單,也不猶豫,手中的刻刀再次一劃,被加粗的紋路,稍微改變了方向,不再是橫截氣流,而是疏通。

轟!

一聲轟鳴,床板的速度瞬間飆升,比之前沒更改時,再次增加了一倍不止!

懶洋洋的陣紋,也釋放出耀眼的光芒,一瞬間,從七級陣紋,晉級到了八級!

“果然……”

蘇隱眼睛放光,滿是激動。

對方說的竟然是真的,自己果然受到局限了……不愧是乾源盟長老殿殿主的弟子,這份見識和手段,比他強大的實在太多了!

三人行必有我師……古人誠不我欺!

想到這,再次躬身抱拳,眼中帶著誠懇:“多謝靈兒姑娘指點,我明白了……”

“???”

古靈兒一臉呆滯。

你明白啥了?

我隨口胡說,這特麽也能領悟?

最關鍵的是,陣紋居然真的晉級了,速度也更快了……真的假的?

為啥感覺這麽不對勁呢?

……

與此同時,鎮仙宗禁地。

殘念再次浮現出來。

“為啥我感覺,仙界有通道出現,該不會……被對方發現了吧?”

“應該沒這麽快,小蘇隱還是很低調的……”

“這倒是!再說,他很多職業還不太明白,應該不會亂來。”

“對了,楊玄,你讓我們傳授技藝的時候,故意在有些地方留下一些,影響不大的錯誤,這是為什麽?難道怕學會弟子,餓死師父,而故意留手?”

“當然不是!我還沒那麽狹隘,這樣做也是為了他好!”

“此話何解?”

“我們雖然以各種職業入聖,但……真就超脫了嗎?”

“都特麽變成殘念,隨時都會死,談何超脫?”一個無語的聲音響起。

“是啊,我們無法超脫,並不是……學習的內容不對,不完美,而是……墨守成規,無法打破心中的定式!”

楊玄道:“盡信書不如無書!我讓諸位故意給他留下一點小小的問題,讓他去無意中發現,這樣,就會對任何事情,都產生懷疑之心……就有機會超越我們,真正超脫,而不像我們,拚死,都無法做到……”

眾人沉默。

是啊,懷疑,才是文明進步的原動力。

如果傳承的弟子,對他們的話深信不疑,任何事都會遵守,想要超越,也就不可能了。

“早知道這樣,我留下的錯誤就明顯一些了!”

“我也是……我留下的後手,就算是我不提前知道,想要找到都難,小隱想要發現,恐怕難了……”

“不用糾結,我讓大家留下的這些,是讓他在關鍵時刻,有所領悟,而不是一開始就發現!真正察覺,沒有上萬年的積累,不可能做到……”

縷著胡須,楊玄笑道,話音未落,身體突然一震,瞪大眼睛。

不僅是他,其他殘念也嘴角同時抽搐,看向一個方向。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已經發現了……”

過了不知多久,楊玄喃喃自語的聲音響起,胡子被揪掉了好幾根,都不自知……

剛說完留下的都是無傷大雅的小問題,很難發現,結果就被察覺,並且修改成功了……這家夥真出去了七天,而不是七十年,七百年,乃至七千年?

搞事情啊!

一瞬間,諸多殘念,都陷入了自我懷疑之中。

(七千字大章節,月初求月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