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事情真相
loading...
見她說的言之鑿鑿,蘇隱分辨不出真假,沉吟了一下,吩咐一聲:“小武,你讓蒼穹獸把白占青喊過來。”

“好!”小武飛了出去,時間不長,白占青就急匆匆來到跟前,一臉恭敬,大氣都不敢喘一口:“見過師叔祖!”

雖然他貴為皇帝陛下,但這位的實力,深不可測,再加上仔細研究過身上的紋路,越研究越覺得佩服,不敢有絲毫不敬。

“嗯!”蘇隱點了點頭:“讓陛下過來,是想勞煩你把宰相邱兆君,和毒師堂長老邱淵請過來。”

邱兆君做為大兗王朝的宰相,想要詢問,肯定要經過這位的同意,算是一種禮貌。

“我這就傳訊……”

白占青應了一聲,取出傳訊玉符,將訊息傳遞出去,短短一炷香時間,一個老者和之前的黑衣青年邱淵,就出現在院落。

“見過師叔祖……”

鞠躬到底,邱兆君小心翼翼的看向主位上的少年。

平凡、安靜,看不出絲毫修為。

如果不是陛下親自陪同,真不敢相信,對方才來大兗皇城,不過幾個時辰,就已然攪動的滿城風雨,人人都知道了。

“讓你們過來,是因為我鎮仙宗的弟子柳依依,說你們毒殺她家一百七十二口性命……我想聽聽你們的回答!”蘇隱淡淡道。

滅門不是小事,不可能聽了女孩一句話,就直接替她報仇,肯定要詢問清楚,搞清楚怎麽回事。

至於會不會撒謊……

相信白占青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柳依依?”

邱兆君愣住,急忙轉頭看向一側的女孩,眼中露出激動之色:“你可是……柳長興的女兒?你、你沒死?真是太好了……”

“少在這裏假慈悲,是不是沒想到我還活著,並且加入了鎮仙宗……”柳依依銀牙咬緊。

“這話這從何說起,長興兄和我一向交好,淵兒,也曾與你指腹為婚,我為何要殺你們?並且屠滅滿門?”

邱兆君滿是疑惑的看過來:“我們之間,是否有什麽誤會?”

“誤會?我不覺得誤會,那天晚上我親眼看到,你來找我父親,並且與之爭吵,時間不長,我們一家就慘遭毒手,若不是父親提前就猜出可能會有危險,用寶物改變我容貌,將我悄悄送出府邸,可能早就變成屍體了!”

秀拳捏緊,柳依依嬌軀不停顫抖。

兩年前的那個夜晚,她到死都不會忘記,尤其是這位的麵容和聲音,化作灰,都不可能記錯。

“我是和你父親爭吵過,但並非要殺人,而是想要救你們……”

邱兆君忙道。

“救我們?嗬嗬,一家一百七十二口的性命,當天全都被毒死,這就是你說的救人?”柳依依冷笑。

“他們……”想要解釋,邱兆君卻說不出口。

“我來說吧!”

白占青插話道:“你父親既然是柳長興,那你就事柳家的後人了!”

柳依依點頭。

白占青道:“柳家被人毒殺,一夜之間偌大家族,全部死亡的事,鬧得很大,我做為皇帝,自然不能縱容凶手,所以,派人專門調查了,和邱老並無關係,這點可以作證!”

“邱兆君是你的宰相,一旦做出這種事的消息散播出去,皇室威信何在?你自然會替他遮掩!你有你的判斷,我也有我的。”

柳依依冷哼,似乎不想和對方多說,再次看向蘇隱:“他們既然不願承認,我想將心中的疑慮質問出來,還望師叔祖應允!”

“好!”蘇隱點頭。

他仔細看了,邱兆君和白占青,不像說假話,柳依依忍辱負重,也不可能連仇人都分不清,所以,還是多聽多看,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真要是殺人凶手,決不會姑息。

得到應允,柳依依鬆了口氣,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宰相,問道:“兩年前的那天夜裏,你去過我柳家,並且與我父親爭吵過,這點,你可敢否認?”

“確有事實!”歎息一聲,邱兆君點頭。

“之後,柳家滿門被人下毒,一夜之間,所有人死於非命,但這件事,沒泄露出去,反而被人刻意壓住消息,並且柳家的生意,第二天全都有人接手,一切運轉如常……這些,我專門調查過,都和宰相府有關,沒冤枉你吧!”

柳依依繼續道。

柳家能成為大兗皇城的超然家族之一,不光強者多,更重要的是生意遍布整個大兗州,利益來往極大。

她的族人被屠殺殆盡,按照正常情況,消息會立刻響徹整個皇城,整個大兗州,結果……什麽消息都沒泄露出去,最關鍵的是,一夜之間,家族生意,全部有人接手,沒出現一點動亂……

在皇城沒有強大的勢力,絕不可能做得到。

“沒冤枉!”歎息一聲,邱兆君道:“壓製消息,接手柳家生意,都是我派人做的,但這件事……我稟告了陛下,得到了他的允諾,否則……皇城內鬧出這麽大動靜,怎麽可能瞞得過!”

“陛下知道?”

見他直接承認,並且說出這話,柳依依愣住,急忙看向不遠處的皇帝。

“這件事,邱老連夜找到了我,接管柳家生意,封住柳家被覆滅的所有消息,都是我讓他去做的,這點他並未欺騙你……”白占青點頭。

“這……”

柳依依一顫:“那……將我的畫像,四處散播,並且派人追殺……”

“我也知道,也默許了!”白占青道。

“為什麽?”眼眶透紅,柳依依滿是不敢相信。

堂堂大兗皇室的皇帝陛下,竟然和宰相聯合,滅殺他們柳家……真想要他們死,一道命令下來,誰都逃不過,為何要暗地裏動手?

不僅是她這副表情,蘇隱也忍不住皺眉。

爭吵、搶奪生意、派人追殺……別說是這位柳依依,就算是自己,查出這些,也肯定會毫無懷疑的認定是對方做的!

可……白占青做為一國之主,真要殺人,隨便找個理由就行,沒必要和宰相聯合在一起,費這麽大功夫,留下破綻。

“你逃走的時候,還沒開始修煉,連聚息境的修為都沒有,如果我真的想趕盡殺絕,你覺得真能逃得掉?”

邱兆君看過來。

柳依依說不出話來。

沒實力,想要逃出宰相府的追殺,的確很難,甚至不可能,可她卻成功逃走了,而且還順利進入了鎮仙宗,成為其中一名普通弟子。

當時沒覺得什麽,此刻仔細去想,的確有些不對勁。

“你借助寶物偽裝,雖然容貌上、氣質上讓人看不出來,但還是有很多事情可以泄露行蹤的。”

見她說不出話來,邱兆君繼續道:“兩年前,你逃到青都城,偽裝成賣藥的販子,暗地裏調查柳家的生意,我就猜測可能和你有關,故意讓人去‘殺你’,卻偷偷放你離開,任由你偷走飛行靈獸,拜師宗門,這點你應該還記得吧。”

全身一震,柳依依身體顫抖。

兩年前,家族被滅,她逃走後,不敢在大兗皇城查詢,就到了附近的青都城,找機會探查,本以為做得天衣無縫,誰知還是被發現了,當天晚上,就有人來殺她……

幸好她機警,沒睡在房間,而是藏在了房外,恰巧偷聽了“殺手”的對話,這才逃過一劫。

“殺手”說,隻要拜師宗門,他們就不敢追殺……她這才動了心思,偷走了一頭飛行妖獸前往鎮仙宗。

這樣說起來,並不是自己運氣好,而是對方故意的?

也是!

飛行妖獸,都有屬於自己的智慧,她一點修為沒有,怎麽可能偷走,並且駕馭著飛上數萬裏不被人發現?

“到底是怎麽回事?”明白過來,柳依依再忍不住。

“因為紫木仙釵!”

邱兆君歎息一聲,道:“這件寶物,你父親能夠得到,和我也有些關係。”

柳依依愣住。

家族的這件寶貝,父親從何而來,她還真不清楚,隻知道價值極大,覬覦的人很多,才導致了滅門之禍。

“大概是十年前吧!十大險地之一的碧落海,出現變故,有寶物浮現……當時的我,隻有神宮九重,也不是宰相,你父親,和我實力相仿,相交莫逆,便商議一同前往……”

沉默了片刻,邱兆君也不隱瞞,緩緩道:“我們運氣很好,在險地內,遇到了寶物,讓我成功突破,你父親也有了很大進步。正因有此機緣,長興兄,希望能夠進入更深的地!”

“碧落海這樣的險地,進的越深,寶物越多,機緣也就越大,但相應的也就越危險,我剛剛突破,修為還沒徹底穩固,就拒絕了他的建議,但長興兄,不以為然,決定孤身一人前往!”

“我在外麵等了整整十天,都沒見他回來,擔心出事,便前往尋找,誰知才進入其中不算太遠,就看到了陷入昏迷的長興兄。”

“把他救出來,詢問發生了什麽事,他卻一直都不開口……當時我也沒有在意,覺得能夠活著回來,就很幸運了。”

“重新回到皇城,我因為擁有宗師境的修為,地位越來越高,做到了宰相的位置,長興兄的修為,卻並未怎麽增加,甚至……還有些下掉的趨勢!剛開始我還以為是因為在碧落海受傷的緣故,後來逐漸察覺到了不對勁!”

邱兆君說到這,停了下來,臉上帶著為難之色,似乎不知如何開口。

“我來說吧!”

白占青接過話,道:“邱老發現,你父親似乎在修煉魔功!”

“魔功?”

全身一震,柳依依滿是不敢相信。

她父親這麽和藹,這麽溫和的一個人,會修煉魔功?這怎麽可能?

“知道你肯定不信,不過,這件事邱老不僅告訴了我,還告訴了費庭堂主,如果你不信的話,可以向他詢問!”

白占青道。

柳依依看向師叔祖,蘇隱沉思了一下,交代一句。

時間不長,費庭飛了進來,聽完白占青的詢問,點了點頭:“是有這麽回事,大概七、八年前吧,占青陛下派人來說,皇城內有人修煉魔功,問我怎麽辦!當時聯盟正在和巨魔戰鬥,無暇他顧,就交代了一句,隻要不作出危害人族的事,暫時放過!”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雖然修煉魔功的人族,為宗門、人族所不允許,但隻要不作出特別邪惡的事,還是可以暫不追究的,並不是寬宥,而是能更好的探查魔功來源,從而知曉,有無魔族奸細混入人族。

柳依依臉色發白。

費庭身為聯盟長老堂堂主,永恒境高手,沒必要撒謊,既然這樣說,那就說明,白占青、邱兆君說的是真的。

他父親真的修煉魔功!

“得到費堂主的指示後,我並未將這件事說出去,而是一直悄悄監視,按照正常情況,魔功對資源的消耗很大,進步也很快……可不知為何,長興兄,好幾年都沒進步!”

“伴隨接觸的時間越來越長,終於明白過來,他的所有修為和力量,都被灌入了那柄紫木仙釵裏麵,滋養著一頭巨魔!”

“以身飼魔?”

一側的極樂大魔王插話道。

“不錯!”邱兆君點頭。

“何為以身飼魔?”蘇隱問道。

“一種讓重傷巨魔恢複的方法,隻要有人修煉他傳授的法訣,就等於源源不斷的給他提供力量……讓其恢複,甚至增加修為。”

極樂解釋道:“說白了就是把修煉他法訣的人,當成養料提取器,到了最後,都可以直接將其吞噬!”

“養料提取器?這等於……失去自我了,為何還有人去做?”蘇隱不解。

自己修煉,為別人做嫁衣,還有可能被吞……該有多傻,才願意去幹?

“最常用的有兩個,第一,被巨魔控製,隻能聽從命令,否則,當場死亡。第二,允諾好處,威逼利誘!總之,對於巨魔來說,控製比他修為弱的人,辦法有很多。”極樂道。

“控製方法很多?你是不是經常這麽做?”

蘇隱皺了皺眉,麵帶不悅:“使用這麽邪惡的功法,罪無可恕!大黑,小懲大誡!”

“好嘞!”大黑一臉興奮的衝了過去。

“???”

看著眼前逐漸變大的驢蹄,極樂大魔王身體僵直。

我為你們答疑解惑,不惜出賣魔族法訣,不但不感恩,還揍人……

不帶這麽玩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