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蘇隱的大米
loading...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又特麽發生了什麽事?”

“好像是三種職業融合了!”

“三道相容?我怎麽感覺,兩道相容,時間不長,恍如昨日?我是不是睡過去了,一下過了好幾年?”

“不用糾結,你沒睡,就特麽是昨天!”

“領悟了醫道、煉丹、煉器、師道,還沒過兩天,就將兩種不同屬性的道融合了,這些我能忍……可三道融合,怎麽做到的?”

“等等,好像……我的陣紋,也被領悟了,這次融合的,就有這個職業。”

“當初……我融合兩道用了多久?百年?千年?”

“少在這裏臭美了,你融合煉丹、醫藥兩種最相近的大道,足足用了三萬年,還百年、千年,不吹牛會死啊!”

“你比我強到哪裏了?兩萬八千年!”

“嗬嗬,不好意思,我是兩萬七千九百三十五年……”

“我用了一萬七千年,算是咱們這種最天才的了,結果,這小子用了五天,融合了三道,盡管隻是雛形,可有了這種根基,修煉起來肯定快多了……”

諸多殘念聊著聊著,爭吵起來。

雖然爭吵,卻也知道……在他們眼中,長大的這個少年,逆天到了他們難以想象的地步!

……

蘇隱不知道這些,鞏固了一下神宮境的修為,再次走出院子。

既然不平衡,那就想辦法,再弄一道煉器靈氣再說,不管怎麽說,都要先將修為堆積到宗師境,才能放鬆下來!

“你這樣肯定不對,教徒弟,哪有扔懸崖邊上,踢下去的?”剛走出院子,就聽大黑的聲音響起。

“想要變得更強,這是必須做的,沒有跳下懸崖的勇氣,怎麽可能馳騁天空?”

老龜緩緩道:“這是我上百年的龜生經驗,不會有錯!不信你問問鸚鵡,它小時候,不是從鳥巢中跳下去,才學會的飛行?”

“好像是……”鸚鵡沉吟道。

“是就別猶豫,一腳踢下去,放心,想死哪有那麽容易……”老龜道。

就在這時,一個顫巍巍的聲音響起:“老師,諸位師伯,我才……鑄元境,真跳下去,會死的,要不……你們再考慮一下,給我換個修煉方式?”

“我也覺得需要換一下,我這裏有個方法,應該更適合!”毛驢道。

“多謝驢師伯,我就學你的方法了……”女孩急匆匆的聲音響起。

“那就好,小武,我的鞭子呢?你拿過來,對著她狠狠抽,抽的越多,防禦力越強,實力肯定也會進步……”毛驢道。

“……”女孩。

蘇隱發呆。

就這種程度的授課,讓他師之氣能夠移動?說實話,這個徒弟,沒被坑死,已經算是命大了……

搖搖頭,來到聲音傳來的方向,果然看到柳依依顫巍巍的站在懸崖邊上,三頭獸寵正跟在後麵,傳授“修煉之法”。

“別折騰了,鑄元境,還不會禦劍飛行,真掉下山崖,必死無疑!至於皮鞭抽……肯定更不行,這都不是修煉的方法。”

打斷了三獸的討論,蘇隱仔細看向女孩,不由愣住。

之前沒什麽修為,看不穿對方的實力,但可以肯定,隻有聚息境,怎麽一天不見,就達到鑄元三重了?

而且氣息雄渾,肉身強大,隨時都會突破!

“你的實力……”蘇隱皺眉。

“昨天老師給我吃了蟲子,師伯給我吃了草……”柳依依不敢隱瞞,解釋道。

“蟲、草?”蘇隱恍然大悟。

三獸開智的原因,他已經猜出來了,應該是他學習的諸多技藝,和大道契合,作為寵物,距離很近,受大道滋養,才變得越來越強。

至於蟲子和草,也是這種情況,與大道接觸的久了,自帶道蘊,才會被聚息境強者吃了,達到鑄元。

所謂的指點修煉,根本就是扯淡,還不如抓蟲子來的實惠!

“別胡鬧,耽誤了她的修煉,這樣吧,既然是你弟子,也算有緣,去院子裏,選上一斤大米拿過來……”

眼睛一亮,鸚鵡連忙點頭。

“你們三個,在院子裏看家,我出去一趟!”

交代完,蘇隱擺了擺手,床板再次出現,立刻破空而去。

見這位宗門小師叔離開,柳依依滿是失落。

雖然老師給吃的東西,也很厲害,可能得到這位的指點,肯定更好,可惜……沒這個運氣和緣分。

“在這裏等著,我給你取大米……”

沒看出她的表情,鸚鵡翅膀閃動,飛進院子,時間不長,爪子上抓著一個布袋。

柳依依打開,不由一呆。

師叔祖親自開口,本以為是什麽好東西,竟然是……普普通通的大米,雖然看起來,更加飽滿,個頭更大,可再漂亮,也是食物……

“多謝老師!”

盡管有些失望,還是做足了禮節。

“回去就做著吃,對了,一頓不要吃太多,兩粒就夠了……”鸚鵡交代。

“兩粒?”柳依依愣住,這麽少……都不夠塞牙縫的吧!算了,老師說什麽是什麽吧!

點了點頭,帶著大米向回走去。

“你說她……能領悟主人的良苦用心嗎?”見她走遠,沉吟了一下,毛驢道。

“應該可以吧!”鸚鵡笑了笑:“我見她眼中帶著堅韌,應該是心中有事……”

“嗯!”毛驢點頭:“不管她了,主人走了,我想回以前生活的地方看看,你們要不要一起?”

“我就不去了,我要看家!”鸚鵡搖頭:“你人情世故,啥都不懂,要不讓大魔王跟著吧!有個人,也不顯得突兀。”

“好吧!”毛驢點頭,轉身向院子走去,時間不長,坐在瑟瑟發抖的大魔王背上,蹄子夾著鞭子,邊走邊嗬斥:“過一會到了城內,你騎著我,現在沒人,我騎你,大家公平,誰也不欺負誰!”

“是的,驢老大說的都對……”

嘴角抽搐,極樂大魔王眼眶泛紅。

才剛拉完磨,讓我休息一下不行嗎?特麽這麽大一頭驢,重的如同大山,讓我一個模樣隻有十來歲的少年托著,驢心不痛嗎?

啪!

話音未落,身上挨了一鞭子。

“我懷疑你心裏罵我!”

極樂大魔王連忙搖頭:“我沒有……”

“那你就是嘴上罵我!”

“我嘴上、心裏都沒罵!”

“我說你罵了就罵了,還敢強嘴?”

“那我罵了……”

啪啪啪!

“承認了吧,敢罵我就要挨打!”

“……”

“為什麽不說話了?不說話,就是心裏詛咒我!”

“……”

極樂大魔王淚流滿麵,我這是認主嗎?怎麽感覺像找了女朋友……

……

回到房間,柳依依取出一個瓷壇,將大米倒了進去。

不得不說,師叔祖給的大米,的確很漂亮,每一粒都和黃豆一般大小,晶瑩剔透,如同玉石。

真不知這麽漂亮的米怎麽種出來的,反正她是第一次見。

“要是有蟲子和草,該有多好……”

昨天吃了一次,就連續突破了好幾個級別,本以為這次,老師還會送幾條,沒想到要把她往山崖下推……幸虧師叔祖出現了,不然,可能死在那裏。

“先不管了!”

沒有蟲子,隻有一些看起來漂亮的米,柳依依滿是失落:“先修煉吧,昨天的力量還沒消化幹淨,或許還能更進一步!”

深吸一口氣,取出長劍,繼續修煉。

不知過了多久,滿身大汗,從內到外,透露出疲憊,腹內也空空如也,如同雷鳴。

眼睛落在瓷壇中的米上,猶豫了一下,全部放進鍋內,一斤而已,根本不夠吃!

被仇家滅門,她逃亡過一段時間,不敢住店,不敢去城內吃飯,因此儲物戒指中,有鍋碗瓢盆之類的日用品。

老師雖然說過,兩粒就夠,可她飯量在那裏擺著,兩粒……夠幹什麽的!

架上火焰,時間不長,飯香撲鼻,打開鍋蓋,立刻看到煮熟的米粒,每一個都飽滿圓潤,散發出溫潤的光澤。

滿是疑惑,盛了一小碗,幾口吃進了肚子。

將鍋碗收拾起來,柳依依正想休息一會,立刻感到一股灼熱的力量,自腹腔湧遍全身,之前疲憊的身體,刹那間恢複如初,精力越來越旺盛,發泄不出去。

“怎麽回事?”

瞳孔收縮,急忙揮舞長劍,散發體內噴湧而出的力量,不過越散發越濃鬱,似乎要將其撐的爆炸。

轟!

巨大力量衝擊下,瞬間突破了化凡三重,達到四重境界,可即便如此,消耗掉的力量,依舊趕不上體內力量的散發速度。

“我不行了……”一聲咆哮,衝出房間,來到弟子平時比試的練武場,一聲暴喝:“周源、劉昌可敢一戰……”

她必須將全身力量發泄出來,不然,今天肯定會被活活撐死!

“他們修為不如你,我和你戰!”

一位師兄迎了過來,二人立刻對碰在一起。

此時的柳依依,根本不需要顧忌體內的修為和力量,每一劍都全力施展,一瞬間,整個練武場,劍風呼嘯,寒氣逼人,那位比她早入門三年的師兄居然被逼得節節敗退。

入門兩年,一直排末尾的弟子,拜師鸚鵡還不到四天,直接挑戰入門五年,天資卓絕師兄……

這個令人驚駭的消息,如同炸藥,瞬間在鎮仙宗,轟然炸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