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想逃的話,也要問一下我吧?
loading...

上原奈落被迫訓練了一個星期的體術,生命能量漲了3點,這個效率真是低得讓人心疼。


幸好,這個訓練很快就不用繼續進行了。


雨隱村的內戰很快就要開始,沒有人會想到隻有佩恩六道、小南和上原奈落的組合,會推翻山椒魚半藏的統治。


戰爭的主力,暫時隻是小南和上原奈落。


由於長門身體行動不便,佩恩不能長時間持續作戰,所以將會由小南和上原兩人,剪除雨隱村在雨之國的忍者哨點和在外的雨隱忍者,逼迫山椒魚半藏集合他所有的力量。


隻要山椒魚半藏召集全部雨隱忍者回到雨隱村保護自己,佩恩六道就會集體出動,消滅那些聚集起來反抗他們的忍者。


當年那些被山椒魚半藏和誌村團藏所坑害的單純天真的少年,終究還是長出了腦子。


上原奈落接到了一項清理忍者據點的任務,以及一份相關的情報,在那座據點裏駐紮著兩支忍者小隊,一共八名忍者,其中有兩名中忍隊長。


而他的任務,是殺掉其中七個,故意放走其中一個,讓雨隱忍者向雨隱村內傳遞戰爭開啟的消息。


最好,能夠引起雨隱村的驚慌。


這有點兒考驗演技。


但是,上原奈落既然自認為是曉組織的四大演員,要和黑絕、帶土、宇智波鼬角逐影帝的,最不缺的自然是演技。


雨之國東部。


一個隱藏在山崖下的據點。


山崖據點駐紮著兩名中忍和六名下忍,他們平時的任務就是監視是否有大規模的軍隊入境、是否有流浪忍者出沒、是否有人膽敢反抗半藏大人。


雨隱中忍鐮倉慢悠悠地晃到了據點洞口,望著外麵的傾盆暴雨,神色恍惚道:“每一天都是糟糕的天氣,不知道這鬼天氣什麽時候才會停下來…”


砰…


砰砰砰…


一個奇特的聲音傳了進來。


這個聲音與嘩啦作響的暴雨不像。


雨隱中忍停下了自己的話頭,仔細聽著外界的聲音,在雨之國長大的人,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來,那是雨水打在竹傘上的聲音。


鐮倉飛快地轉過頭望向了自己的隊友,手指衝他們悄悄地打著信號,有敵人來了!


畢竟暴雨這麽糟糕的天氣,卻有人莫名其妙地來了雨隱據點,那他肯定不是來旅行的吧?


“那個…你們準備好了嗎?”


暴雨之中,傳來一個稚嫩羞澀的聲音。


正當這些雨隱忍者們有些無語的時候,一道紫色的能量射線將整座山崖切成了兩半,磅礴大雨落了下來…


雨隱忍者們不顧雨水落在臉上,望著緩緩向兩邊倒塌的山崖,這幕震撼的畫麵衝擊著他們的心神…


“…這到底…是什麽術式?”


“隻是一擊,就把整座山崖瞬間切開…”


事到臨頭,唯有鐮倉中忍還有些理智,飛身閃到了一邊的岩石背後,高聲提醒道:“敵人很強,全體注意警戒躲避!”


鐮倉一邊提醒自己的部下們,一邊小心翼翼地抬起頭,觀察著摧毀了他們據點的敵人…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那是一個撐著竹傘的少年忍者。


鐮倉下意識地想要否決自己看到的畫麵,表現出來那麽強大的敵人,怎麽可能會顯得那麽年輕?


然而,這就是事實。


上原奈落一步步走了進去,麵帶微笑地看向了眾多雨隱忍者,輕聲道:“那麽,我們能開始了嗎?”


“小鬼,你來這裏有什麽目的!”


鐮倉緊緊地握著手裏的苦無,神經崩得越來越緊,他現在甚至分不清自己額頭上的到底是雨水還是汗水。


“你在說什麽沒有意義的廢話呀?”


上原奈落抬起雨傘,露出了自己那張微笑的麵孔,口中卻道:“我來這裏…當然是為了殺掉你們了!”


明明那張稚嫩的臉在微笑著,口中卻說著血腥的話,仿佛讓鐮倉看到了魔鬼。


這個小鬼,一定是個不折不扣的邪惡之人!


“混蛋,殺了他!”


鐮倉揮動著手中的苦無衝了上去,口中招呼著自己的部下蜂擁而上,在他們隊長的指揮下,一群雨隱忍者手中各自握著忍刀、鏈刃和手裏劍衝了上來!


上原奈落握著自己的竹傘,垂頭歎息了一聲:“生命那麽短暫,你們為什麽還喜歡走捷徑呢?”


一道金光閃爍,出現在他的身上!


那是一麵金色的圓罩,將他整個人包裹了起來,為他擋下了諸多忍具的攻擊!


一柄柄金色的虛擬光劍出現在保護罩的周圍,隨著上原奈落揮了揮自己的手掌,光劍瞬息之間落下,竟是悉數刺穿了那些靠近他的雨隱忍者身體!


“……”


鐮倉驚駭莫名!


在他的視線之中,無論是手裏劍、苦無還是忍刀鏈刃,都無法刺破那一層看似薄薄的金色光罩,這簡直讓人絕望。


那個少年舉手投足之間,殺死了整個據點的大部分忍者,如今隻剩下了他和另一個中忍!


幸好,另一個中忍並未喪失理智,手中飛快地結印,一抹水流激射而出:“水遁·水亂波!”


顯然,這種c級水遁忍術對於敵人來說絲毫沒有造成什麽麻煩,上原奈落隻是扭轉就避過了激蕩的水流。


一道水花忽然化作水鞭,纏住了上原的身體!


“水遁·水流鞭!”


鐮倉手中緊緊地纏著水流鞭的另一側,他的心神已經鎮定下來,口中輕聲對自己的同伴開口喝道:“你回村子稟報這裏的情報,我來攔住他…”


“……”


另一個雨隱中忍也不遲疑,點了點頭之後,飛快地奔向了遠處,他也不認為鐮倉能夠戰勝那個少年。


但是…至少也要把這裏的情報送出去。


隻要鐮倉中忍能夠拖住那個少年一會兒,他就能借助暴雨天氣,讓自己融入環境之中,逃離這片戰場!


“哈,丟掉自己同伴就這麽逃掉不太好吧?”


上原奈落的指尖出現了一張卡牌,靈巧地在指尖轉動著,被他甩手擲向了那個逃亡的雨隱中忍!


明明隻是一張卡牌,卻表現得比手裏劍還要鋒利。


隻見那張卡牌飛快地掠過暴雨,插在了那名雨隱中忍的身上,旋即就是沉悶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那個逃走的雨隱中忍屍骨無存。


上原奈落一手掙脫了水流鞭之術,揚起了手中的竹傘,抬起頭看向了僅剩的鐮倉中忍:“就算是想要逃回去向山椒魚半藏匯報的話,也應該讓我來挑一下,到底讓哪個人活著離開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