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羅砂和我愛羅
loading...
不愧是砂隱忍者。

砂忍們深得他們高層的精神,投降總是這麽迅速。

縱觀曆代風影和砂隱村高層,抓住能夠獲取利益的機會就發起戰爭,打不過就迅速跪地投降。

上原奈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滿意地衝著他們擺了擺手道:“快點把消息傳遞給你們的風影大人吧,盡快把你們人手撤回去。”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又開口補充道:“否則我們剿滅雨之國流浪忍者的時候,會把還在雨之國活躍的其他忍者全部當作間諜處理掉!”

“……”

幾個砂忍各自張望了一眼。

很快他們就警惕地看著上原奈落,一步步緩緩向後退去,等到他們的距離漸遠之後,飛快地朝著遠方逃去。

上原奈落也不在乎他們的逃遁。

隔壁的風之國砂隱村不知道搞什麽鬼,除了上原驅逐出去的那些普通忍者,還有大批暗部潛伏在雨之國。

他還有的忙呢!

接下來的時間,上原奈落十分勤勞。

一條小河邊。

一名砂隱暗部忍者伸出手掌,接下來了一隻從天而降的雄鷹,小心翼翼地從鷹爪上取下了一卷情報。

本書由公眾號整理製作。關注vx【書友大本營】,看書領現金紅包!

當這名暗部看到情報上的內容時,忍不住臉色大變:“風影大人傳來了命令,讓我們即刻離開雨之國。”

“開玩笑的吧?”

他的同伴頓時滿臉不悅道:“風影大人不能總是這樣朝令夕改,我們可是前幾天才潛入了雨之國!”

“對啊!”

另一個砂忍也不滿地開口道:“村子裏總是號召發起對雨之國的戰爭,每次總是半途而廢…”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砂忍暗部隊長歎了一口氣,沉聲解釋道:“或許還是木葉那位誌村團藏搞的鬼,這幾年的時間,每當我們對雨之國有什麽動作的時候,木葉就會拖延我們的步伐。”

說完之後,這名暗部隊長狠狠地一拳砸在了旁邊的樹上:“木葉那群混蛋,就是想要阻止我們砂隱村的崛起!”

自從砂隱村在第三次忍界大戰戰敗之後,就和木葉達成了同盟條約,實則是木葉的附庸盟友。

每一代風影統治的砂隱村幾乎都曾經做過木葉的附庸盟友,因為他們總是在戰爭中落敗。

讓風影們心甘情願接受失敗是萬萬不可能的。

尤其是四代風影羅砂,也堪稱是一個雄才大略的首領,依仗著磁遁的淘金術掌握了村子裏的實權,開始小動作不斷。

前不久木葉的宇智波一族滅亡的消息傳了出來,相當於木葉的實力下降了很多,正是他們最虛弱的時候。

四代風影羅砂就想要趁這個機會,為砂隱村拿一塊能夠帶來利益的富饒土地。

當然讓羅砂主動去進攻木葉、搶奪火之國的土地,他肯定是不敢這麽做的,萬一木葉反手又是一巴掌把他們按下去呢?

羅砂盯上了雨之國。

猿飛日斬雖說對此不太滿意,但肯定不好發表意見,畢竟大國和大國之間能有盟約,不就靠得是彼此出賣小國的利益嗎?

然而羅砂連續幾次對雨之國的動作,不是因為雨隱村首領山椒魚半藏的強大,就是因為誌村團藏的抵製而不得不放棄。

如今羅砂好不容易趁著木葉元氣大傷的機會,打算對雨之國硬氣一波,結果雨隱村的態度似乎比他們更強硬啊!

“雨隱村派出了一個戰力強大的小鬼,正在大肆驅逐我們砂隱村的普通忍者,或許也正是他在到處截殺我們的暗部,十一支暗部小隊,目前能聯係到的隻剩下三支了…”

風之國和雨之國的邊境。

砂隱村的前沿指揮陣地,羅砂的親信馬基上忍正在勤勤懇懇地匯報著他得到的消息,並且稟報了他的處理方式:“我已經派人命令其他的暗部小隊全部暫時撤回…”

“一個小鬼?”

羅砂聽得馬基的匯報,他本人反倒是氣極反笑:“村子裏的忍者實力已經下降到這種程度了嗎?我可是絲毫沒有減少對你們的財政支持!”

“風影大人…”

馬基戰戰兢兢地低下頭,不敢去看羅砂。

砂隱村的忍者培養都是采取精英化教育,結果現在他們卻交出了一份難看的答卷。

幾支進入雨之國執行任務的上忍隊長們被殺,普通忍者盡數被驅逐離開;十一支潛入的暗部小隊,如今可能隻剩下了三支…

“一群廢物…”

羅砂罵了一句之後,歎了一口氣道:“算了,那就先把他們都撤回來吧!我親自去看看,雨隱村到底出了什麽天才忍者!”

“風影大人,這並不是一個特別理智的行為。”

馬基皺起了眉頭,沉聲勸說道:“您的安全比村子裏的任何行動都更重要,我不建議風影大人主動犯險…”

“區區一個小鬼能有什麽危險?”

羅砂擺了擺手,他心知自家忍村的情況,自從忍界大戰的時候被木葉打得元氣大傷,實在挑不出來多少實力強大的忍者。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為了鼓勵村子裏的忍者上進,羅砂幾次下降了上忍的晉升標準,他幾乎一直在以上忍待遇的訓練經費支持一些特別上忍。

羅砂回頭看了一眼馬基,忽然開口道:“幫我把我愛羅帶過來,剛好我想看看我們的終極兵器是否合格…”

“……”

馬基沉默了一秒鍾之後,臉上浮現了一抹驚懼和不安,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羅砂,衝著他點了點頭。

我愛羅就是砂隱村的一尾人柱力。

一直以來,由於我愛羅的情緒不太穩定,砂隱村內常常因為一尾爆發造成傷亡,導致村子裏對人柱力的態度越發厭惡。

正是因為這個緣故,我愛羅這個應該進入忍者學校的孩子,現在隻能由羅砂親自教導傳授忍術。

去年的時候我愛羅情緒暴躁之下,殺掉了從小照顧他的中忍夜叉丸,他竟然開始能夠控製一尾了。

然而馬基是知道其中一部分真相的。

至少馬基上忍知道刺殺我愛羅的夜叉丸以及後續的砂忍暗部,都是羅砂派過去的。

現在砂隱村的一尾人柱力終於變得徹底嗜血、狂暴和殘忍,就像一個隨時可能處於捕獵狀態的野獸。

甚至連馬基看到我愛羅的眼神時,都不敢相信那是一個八歲的孩子應該有的眼神。

我愛羅的樣子,仿佛隨時可能殺人。

而且他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到底殺的是什麽人。

在這些培養人柱力成型的事件中,最讓馬基上忍畏懼的,並非是一尾的力量,而是我愛羅和羅砂的關係。

他們兩個人是父子。

“我愛羅,風影大人要見你…”

馬基上忍走到了一座簡易的訓練場,看著那個孤獨地坐在訓練場的紅發小男孩兒,讓人看得有些心軟。

然而我愛羅是不需要同情的。

“我知道了。”

我愛羅慢悠悠地站了起來,地上的黃沙漸漸開始匯聚,在他的背後組成了一個沙葫蘆。

地上的黃沙漸漸散去,卻飄出了一股血腥味。

馬基低下頭望著訓練場的一團猩紅血跡,忍不住開口問道:“又有人來刺殺你了嗎?你這小鬼沒有受傷吧?”

“你是在擔心我受傷之後放出來那個怪物嗎?”

我愛羅緩緩抬起頭,吃吃地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在這個村子,怎麽可能會有人傷到我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