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羈絆啊羈絆
loading...
宇智波帶土認為自己猜到了宇智波鼬的心思,冷嘲熱諷道:“不愧是為了木葉也要覆滅自己家族的叛徒呢!背叛這種事對你來說,早已經是習慣了吧!”

“……”

宇智波鼬的手指猛地捏緊,冷冷地望著宇智波帶土道:“前輩,勝負未分的時候,激怒自己的敵人並不是一種理智的行為。”

即使宇智波鼬恨不得立刻殺死眼前的帶土,他依舊保持著自己的理性和禮貌。

然而這種態度無疑卻激怒了帶土!

作為一個自以為上位者的幕後之人,宇智波帶土自以為能把一切玩弄於自己的掌心,他怎麽會願意看到宇智波鼬的高傲?

當初滅族之夜結束之後,是他引領宇智波鼬加入了曉!

是他給了宇智波鼬一個容身之處!

宇智波帶土捂著自己傷口,鮮血從他的指縫中滲了出來。

即使他體內有著柱間細胞提供的高超恢複力,也擋不住宇智波鼬這家夥刺入的位置太過致命!

宇智波帶土的神色漸漸變得陰狠,冷聲道:“你這家夥現在唯一剩下的羈絆就是木葉和那個還在上學的弟弟吧?”

“隨意。”

宇智波鼬的臉上波瀾不驚,他表現得比宇智波帶土更為冷靜:“前輩,你在曉組織裏麵潛伏的間諜隻剩下了絕和幹柿鬼鮫,我想你一定不想自己的棋子被徹底拔除吧?”

“混蛋…”

兩個人各自戳到了彼此的痛處。

曉組織裏麵的長門是宇智波帶土最重要的棋子。

盡管這枚棋子已經不聽使喚,甚至還想偷偷暗害他,但是帶土依舊不想放棄,想要通過別的方法繼續利用長門。

畢竟最重要的尾獸計劃還沒有開始…

“前輩,我們好好談談吧!”

宇智波鼬的寫輪眼漸漸隱去,率先提出了和解:“我希望前輩能告訴我,你為什麽會變成現在這樣,為什麽要頂替宇智波斑的名號,以及你真正的目的…

我曾經聽卡卡西先生提起過,前輩是最為善良的人,也是村子裏唯一一個以火影為目標的宇智波。”

“哼,卡卡西那個廢物真是多嘴啊!”

宇智波帶土冷笑了一聲,他的指骨哢嚓作響,隱喻著他暴怒的情緒:“因為這個世界是地獄,現在的木葉忍者全部都是我看不上眼的垃圾,這個答案你滿意了嗎?”

“……”

這個答案倒是還不錯。

宇智波帶土不肯受製於宇智波鼬,加上他手中也有宇智波鼬的把柄,隻是宣泄了一番自己的憤怒,不想泄露任何情報。

包括他自己的過去。

宇智波鼬聽得有點兒擔心帶土發瘋,萬一帶土趁他不備的時候侵入木葉殺掉了佐助,未免太過得不償失。

宇智波鼬隻能依舊提出維持之前的約定。

宇智波帶土答應不會入侵木葉和傷害木葉忍者,宇智波鼬會繼續留在曉組織,幫助帶土收集情報,幫助曉收集尾獸。

然而他們兩個心裏都清楚,彼此的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說不定就會因為一個導火索就會翻臉。

至少比起過去,宇智波鼬終於有了帶土的把柄。

兩個人站在了平等的地位之上。

正如宇智波鼬曾經威脅過誌村團藏傷害佐助,他就會把木葉情報外泄;

一旦宇智波帶土傷害了木葉忍者,宇智波鼬就會把帶土小集團的所有情報統統泄露給佩恩和小南。

“……”

上原奈落聽得目瞪口呆。

上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如果他現在變成宇智波帶土的模樣,去木葉欺負欺負宇智波佐助,宇智波鼬就向小南泄露情報?

那豈不是直接就能把絕和鬼鮫都趕出去?

這件事,好像有點兒搞頭啊!

隻不過這種事很容易對峙出來真相,那個時候他們稍微交談就能查出來有人假冒宇智波帶土的模樣作案…

萬一順藤摸瓜,查出來他這個無中生有的人怎麽辦?

難道上原自己還能甩到誌村團藏頭上?

好像確實可以。

“算了,執行任務太晚的話,難免會露出破綻。”

上原奈落望著宇智波鼬的背影,歎了一口氣:“真是的,白白給了你那麽多情報,連一個宇智波帶土都殺不掉。”

事實上,上原自己心裏也清楚,即使宇智波鼬戰力全開,也未必能拿得下重傷的宇智波帶土。

但是還是想讓宇智波鼬嚐試一下。

畢竟宇智波鼬除了以自殺的方式敗給了未來的宇智波佐助,似乎麵對任何人他都有一戰之力。

甚至還能強行戰而勝之。

簡直不要太離譜。

或許也正是這個原因,宇智波佐助遇到的那些敵人都有點兒費解,這小家夥到底是怎麽殺掉宇智波鼬的…

上原奈落正在前往執行驅逐以及剿滅敵對暗部和普通忍者的任務路上,並不知道有人開始惦記起了他。

正是剛剛和宇智波鼬達成表麵協議的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帶土趕回了白絕分身守護的地下基地,又浪費了一具白絕分身,更換了受損的器官,修複了自己身上的傷勢。

“這是怎麽回事?”

黑絕有些訝異地開口問道:“帶土,你不是和宇智波鼬會麵去了嗎?你們之間發生了衝突嗎?”

“嗯…”

宇智波帶土點了點頭,繼續道:“宇智波鼬那個人已經不值得我們信任了,他在用自己曉正式成員的身份威脅我,一旦我們發生衝突,隨時有可能向小南告密!”

白絕頓時忍不住道:“那為什麽不殺掉他呢?”

“……”

宇智波帶土沉默了一會兒,隱瞞了自己險些被宇智波鼬暗算的真相,低聲道:“畢竟他也是一個難得的人手。”

最近因為身份泄密的事,黑絕隱隱露出了對他的不滿。

現在要是再說他差點兒沒打過宇智波鼬,豈不是又要被黑絕和這群傻乎乎的白絕嘲笑?

黑絕卻覺得局勢越來越棘手,他不認為現在是手軟的時候:“一個隨時可能引爆危機的人,對我們可是很不利的!”

“沒關係。”

宇智波帶土敲了敲桌子,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隻要重新獲取長門和小南的信任,重新掌控曉,宇智波鼬的威脅不值一提。”

“……”

黑絕的眼神中有些詭異:“可是長門和小南想要的是伏擊你,而不是真的重新拉攏你加入曉。”

這事說出來真是讓人同情。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多事去招惹那個叫上原奈落的小鬼,也就不會落到現在這種摸不著方向的處境。

“我聽說小南最近很寵愛她的小弟子…”

宇智波帶土敲擊著桌麵的手指停了下來,慢慢地抬起頭道:“那個小家夥在外人麵前有點兒囂張跋扈,看起來是個沒腦子的,好像不怎麽計較我對他做過的事?

那個小鬼以為我曾經被他暗算,敗在了他的手裏,而且又不敢招惹長門,所以應該是一直沒把我放在眼裏吧?”

黑絕的眼神閃了閃:“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們能用月之眼計劃說服上原奈落那個小鬼的話,應該就能讓小南和長門重新接納我加入計劃。”

宇智波帶土的目光陰沉,他的臉上漸漸浮現了一抹智珠在握的高傲:“忍界那些無知的人,總是喜歡沉溺於一些無用的感情,上原奈落就是小南和長門新的羈絆。”

“……”

可把你能的吧!

黑絕和白絕有點兒無語了。

帶土說這些話的時候沒有考慮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嗎?

每次冒著被木葉發現的危險去慰靈碑掃墓的那家夥是誰,帶土心裏就沒點兒數嗎?

算來算去算不到自己頭上?

—————

求推薦票,新的一周!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