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陰險的天才忍者
loading...

天照還在灼燒著。


宇智波帶土離開了原地,向前走了半步。


隻是宇智波鼬也操縱著天照之炎跟隨著宇智波帶土的動作,開始向外蔓延天照的範圍。


宇智波鼬雖然確定天照並沒有攻擊到宇智波帶土,但是他現在要的是摸清帶土的準確情報!


“鼬,還要繼續試探我嗎?”


帶土的臉上露出些許不滿,望著宇智波鼬開口道:“如果再試探下去的話,或許會丟掉性命呢!”


宇智波鼬緊緊地盯著帶土的動作,冷聲開口道:“宇智波斑和帶土前輩的力量絕對不在一個層級之上,我想要慎重考慮一下也無可厚非吧?”


通過已知結果再來判斷帶土的舉動,就能發現合理之處,這個家夥無法長時間維持這種虛化穿透的狀態!


帶土並不知道宇智波鼬的心思,甚至頗有些閑情逸致地繼續閑聊:“宇智波斑可沒有我們想象得那麽強大,時間過得太久,萬花筒寫輪眼的能力也隻是被族內吹捧得太過了…”


“是嗎?”


宇智波鼬順著他的話,繼續拖延時間。


不過有一件事宇智波鼬已經可以確定,這個帶土的智商還是有問題,或者他的心態有問題。


一個弱者得到了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而已,竟然覺得自己真的天下無敵了嗎?


一個以絕對強者自居的蠢貨!


遲早是要被其他強者暴打一頓的!


上原奈落隱藏在某個角落,遠遠地注視著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帶土這家夥還沒有察覺到宇智波鼬的陰謀,竟然還在天照裏麵閑庭漫步。


這也太自信了吧?


難道帶土忘了自己的神威隻能持續五分鍾了嗎?


宇智波帶土當然沒有忘記,隻是他現在騎虎難下。


為了能夠讓宇智波鼬依舊願意為他所用,帶土現在也隻能繼續擺出一副不懼天照之炎的姿態,才能讓宇智波鼬見識到他們之間力量的差距!


“鼬,收起你的天照吧!


神威的虛無穿透時間越來越少,宇智波帶土終於忍不住開口勸道:“鼬,浪費珍貴的萬花筒瞳力試探一個你無法揣測的敵人是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的舉動。”


“維持天照不會浪費太多瞳力。”


宇智波鼬心裏有數,他並沒有聽從帶土的勸導,他的眼角依舊緩緩流淌著一縷血淚,繼續拖延時間:“前輩的瞳術真是神奇,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天照都無法傷害的人。”


“……”


宇智波帶土的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每當他想要起步離開天照的範圍,天照黑炎就會緊隨著他的腳步不肯脫離。


這個宇智波鼬是不是聽不懂人話?


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的神威穿透時間就會結束。


這張底牌也很容易被宇智波鼬看清!


麵對宇智波鼬這樣的忍術天才,宇智波帶土可不相信,一旦宇智波鼬發現了自己術式的破綻,會想不出來辦法破解術式?


宇智波帶土的目光漸漸不善:“不要消耗我的耐心啊,即使是忍者的忍耐終究也是有限的…宇智波鼬!”


然而這份威脅對於宇智波鼬而言…


那就是宇智波帶土著急了!


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果然暗部前輩送來的情報所準確的,宇智波帶土的虛無穿透狀態應該隻能持續五分鍾到八分鍾左右。


帶土的持續時間馬上要到極限了!


宇智波鼬維持天照黑炎包圍著宇智波帶土,心裏一點點地細數著時間,每一秒都必須精準。


宇智波鼬的手指一點點地互相敲擊著,心中默念:“四分三十五秒,三十六秒,三十七秒…”


“真是不乖的孩子啊!”


宇智波帶土的身形閃動,他一點點浮入了大地之中,借助神威空間的虛化狀態,他完全可以沉入任何地方行走。


隻是這麽做有點兒丟麵子。


尤其是就這樣離開了天照的範圍,也會給宇智波鼬一個信號,那就是他的神威虛化狀態無法長時間應對持續攻擊的術式。


宇智波帶土沉入地麵之後,開始思考,他以後得小心點兒,免得宇智波鼬偷偷陰他。


“四分四十九秒…”


宇智波鼬的眉頭皺了皺,在他的視線之內已經丟失了目標宇智波帶土,再繼續使用天照已經失去了意義。


沒想到帶土這家夥比想象中還麻煩!


地麵忽然飄出了宇智波帶土的身影,他的掌中竄出了一根木刺,朝著宇智波鼬的臉上刺去!


“鼬,不要輕易試探那些比你強大的人…”


“水遁·水陣壁!”


宇智波鼬的手掌飛快結印,速度幾乎都讓人看清,下一刻他的口中就噴湧出一股水流,結出了一麵防禦忍術!


然而帶土仿若無物般穿透了水陣壁!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真正認識到了和宇智波帶土戰鬥的棘手之處,眼眶中的三枚勾玉瘋狂轉動,直視著衝來的宇智波帶土。


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


月讀,發動!


下一刻,兩人的身形同時停滯!


左眼的月讀瞳術映照在宇智波帶土的眼中之前,宇智波鼬又悄然結出了一個手印,留出了一個分身。


上原奈落注視著這裏的戰鬥,對宇智波鼬的警惕提到了最高:“宇智波鼬這家夥好陰險…”


那個分身或許可能成為製勝關鍵啊!


一秒鍾之後,宇智波鼬捂住了自己的左眼,一縷血痕從他的指縫間流了下來:“看起來前輩的瞳術似乎並不能阻擋幻術…”


剛才他們在月讀的幻術空間交鋒,誰都沒有占到什麽便宜,宇智波鼬對於幻術信手拈來。


然而宇智波帶土似乎知道一些關於月讀的情報,他竟然能夠忍受月讀之中無盡的痛苦,甚至尋找機會破開了月讀!


即使如此,帶土的精神也受到了重創!


宇智波帶土則單膝跪在地上,同時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的聲音中漸漸多了一些凝重:“剛才就是月讀的幻境嗎?看來宇智波止水死後,你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幻術忍者了…”


隻是宇智波帶土的話音未落,宇智波鼬的鴉分身忽然出現在他的背後,輕鬆用一柄苦無刺穿了帶土的身體!


宇智波帶土不可思議地低頭望著刺穿了自己胸口的苦無!


“看來我猜得沒錯。”


宇智波鼬望著宇智波帶土,輕聲道:“經曆過幻術的痛苦之後,前輩似乎根本沒有想過繼續使用自己的瞳術…”


“混蛋…”


宇智波帶土隻能看著對麵那個風輕雲淡的後輩,惡狠狠地咬了咬牙,匆匆拖著重傷的身體退後!


他們兩個在幻術的交鋒中兩敗俱傷。


宇智波帶土的精神反噬後遺症嚴重,他還怎麽可能想到幻術交鋒結束之後,繼續使用萬花筒寫輪眼維持自己的虛化狀態。


宇智波鼬這家夥明明也因為月讀被破解而精神受創,他怎麽還能若無其事地釋放一個鴉分身發動攻擊?


還是說這是使用月讀瞳術之前布置的?


天才忍者果然都是陰險狡詐的家夥!


旗木卡卡西如此,宇智波鼬也是如此。


任何時候,他們都不會放棄試探和進攻的機會。


宇智波鼬明顯占據了優勢,然而他卻不敢掉以輕心,麵對一個詭異的萬花筒寫輪眼術者,宇智波鼬並沒有絕對的把握。


畢竟宇智波帶土還能使用伊邪那岐,想要破解伊邪那岐唯有伊邪那美,宇智波鼬認為太不劃算。


而且他也需要保存自己的力量。


必須在佐助長大之前,保存好自己的力量。


宇智波帶土並不知道宇智波鼬的打算,他手中的底牌隻剩下了伊邪那岐。


帶土的眼神凶狠地看著宇智波鼬,之前高高在上的態度蕩然無存:“宇智波鼬,你也要背叛我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