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我真是個天才
loading...

“我一定會想辦法查清宇智波帶土謀害四代火影夫婦的真相,收集所有曉成員的情報,現在我這邊已經有了一點頭緒…”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說起了帶土的問題:“宇智波帶土不是過去那個傳聞中善良的木葉忍者。


當他擁有了萬花筒寫輪眼之後,他的力量與過去天差地別,請火影大人不要再派無辜的人來犧牲了。”


“……”


木葉暗部沉悶地點了點頭。


雖說看上去是這位木葉暗部來向宇智波鼬討要情報和傳遞命令的,然而實際上宇智波鼬得到的情報更多一些。


或許也正是這個原因,宇智波鼬也沒有特別懷疑。


不過宇智波鼬也並沒有特別信任眼前的暗部。


或者說,宇智波鼬不信任木葉高層。


畢竟他的弟弟還在木葉居住,養寇自重的道理,宇智波鼬還是十分明白的。


因此宇智波鼬並沒有泄露關於曉的情報,反而是有些推脫的意思:“等到我收集完重要情報之後,我會找個機會回到木葉,親自向火影大人報告的。”


“好的。”


木葉暗部抬頭看了他一眼,輕聲道:“既然遇到了宇智波鼬閣下,我的任務現在已經完成,我必須馬上趕回木葉了!”


“前輩珍重。”


宇智波鼬尊敬地點了點頭。


這名木葉暗部飛身就要離開的時候,忽然轉過頭看著宇智波鼬開口道:“對了,火影大人特意讓我最後的時候交代一句,宇智波佐助的成績還是忍者學校的第一名。”


“……”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會兒,嘴角微微勾出一抹笑意。


那個還在木葉忍者學校的弟弟,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僅有的柔軟,也是他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的最後的溫暖。


宇智波鼬笑著笑著,眼神中卻露出了壓抑不住的痛苦和悲傷。


旋即,他臉上的悲傷就化作了一股怒意。


宇智波鼬猛地握緊了自己手中的苦無,用力紮在了樹幹之上,臉上的憤怒不再隱藏:“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鼬和自己的父親宇智波富嶽、宇智波止水為了能夠解決宇智波和木葉的矛盾,付出了多少努力,甚至不惜與誌村團藏那種陰險小人為伍。


結果宇智波帶土無視了他們所有的犧牲!


剛才那個木葉暗部所說的消息來源於卡卡西,宇智波鼬相信旗木卡卡西的判斷。


如果旗木卡卡西都可以確定是宇智波帶土做的…那就一定是帶土做的!


作為卡卡西在暗部的隊友,宇智波鼬知道卡卡西對宇智波帶土的羈絆情感,那個白毛上忍不可能在名譽上損害自己的隊友。


良久過後。


宇智波鼬的理智漸漸恢複,靠在樹上陷入了沉思。


他剛才在這裏和那位來自木葉的暗部前輩交流了一會兒,浪費了太多時間,是時候去和宇智波帶土會麵了!


隻是宇智波鼬想要會麵時的心情已經變了。


等到宇智波鼬拔出自己的苦無離開之後,一個人影悄然從地下冒出頭來,正是上原奈落。


“我真是個天才…”


上原奈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通過已知結果,然後去瞎編過程,上原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天才,簡直是做幕後黑手的最佳人選。


原本木葉和宇智波鼬都不知道神秘麵具男的身份,上原奈落借助自己的天生幻魅技能,把宇智波帶土泄露給旗木卡卡西,又通過旗木卡卡西泄露給曉組織的所有人。


現在木葉和宇智波鼬也不知道宇智波帶土的能力,上原奈落又無中生有,把帶土的神威情報泄露給了宇智波鼬。


而且宇智波鼬的未來將會一直處在幹柿鬼鮫的監視之下,他也不可能泄露出來什麽機密。


哪怕將來宇智波鼬想要去找旗木卡卡西驗證宇智波帶土是不是殺死四代火影夫婦、挑撥木葉和宇智波對立的凶手,也不可能會指出今天他遇到的這個木葉暗部。


這麽搞下去,宇智波帶土遲早舉世皆敵。


或者說,現在的宇智波帶土就已經人人喊打了。


而且上原還有點欽佩自己的應急機智了。


要不是剛才編出來腦子裏有咒印的瞎話,他現在要和宇智波鼬打出來腦漿了!


如今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必定反目成仇了…


上原奈落翻看著命運技能麵板上,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這兩個正在匯合的頭像,臉上顯現出一絲不可捉摸的惡趣味。


不過除此以外,上原還有一些意外收獲。


主線任務:實現書攤老板的願望,成為忍界最大的boss,進度5%,任務未完成,獎勵未知。


隻是泄露了一部分帶土的情報,就得到了百分之二的進度,這個任務判定標準到底是什麽?


“算了,先去看看熱鬧。”


上原奈落的身體漸漸沉入了地麵。


如果宇智波鼬得到了他贈送的情報,還不肯給他一個滿意的結果,那他就要想辦法利用一下木葉了。


前兩天,他們殺掉了山中風和一群根部忍者。


依照誌村團藏的性子,他肯定要想辦法再派一批人來探查究竟,不如借著這個機會偷偷把宇智波帶土的情報送給木葉一份。


至於身份嘛…


剛好可以借用宇智波鼬的身份。


上原奈落覺得自己有點兒膨脹,除了小南和長門對他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他感覺忍界的一切即將盡在掌控之中。


一座荒山上。


宇智波的相遇正在按照上原奈落預想中上演。


宇智波帶土摘下了他的麵具,反正現在不該知道的人都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繼續隱藏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他的臉上一半完好無損,另一半滿是猙獰的傷疤。


當宇智波帶土看到宇智波鼬到來之後,他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意:“鼬,我還以為你不會再想要見到我呢!”


宇智波鼬的眼睛漸漸變成了一片猩紅,他一步步走向了宇智波帶土,冷聲問道:“因為我也想要知道為什麽族中那個最為熱忱的前輩會變成現在的模樣…”


“沒有什麽特別的原因,隻是厭倦了這個無趣的世界。”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宇智波帶土攤了攤手,輕笑著開口道:“創造一個新的世界,那裏沒有廝殺沒有紛爭,不好麽?”


“……”


宇智波鼬皺了皺眉頭,有些無法理解帶土的想法。


然而這並不妨礙他心中的打算,宇智波鼬的眼神中猛地閃過一道紅芒,一團漆黑的烈焰出現在了帶土的身上!


萬花筒寫輪眼瞳術,天照之炎!


無從捉摸的攻擊位置,永不磨滅的最強火遁!


宇智波帶土卻站在天照的火焰裏,麵色平靜地望著宇智波鼬:“鼬,難道你覺得我不是宇智波斑,就認為自己能夠殺掉我嗎?小鬼還是太天真了呢!”


宇智波帶土嘴上很硬,心裏卻嚇了一跳!


幸好他早已提防,提前開啟了神威的穿透,否則猝不及防之下被天照沾染到身上,即使躲進神威空間也難以擺脫!


“不,我隻是試探一下你還有沒有繼續合作的資格…”


宇智波鼬也不在意他的調侃,卻也沒有收回天照,隻是靜靜地望著宇智波帶土,心中開始估算天照灼燒的時間。


根據那位木葉暗部前輩提供的情報,宇智波帶土所能支撐的穿透時間是五分鍾到八分鍾左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