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有一些關於帶土的能力情報告訴閣下
loading...
“死間麽?”

木葉暗部悲涼一笑,輕聲道:“這個說法也沒錯,正是因為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三代火影大人才會派我執行這個最為危險和最為機密的任務。”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說完之後,木葉暗部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開口補充道:“而且我特地請求三代火影大人為我植入了一種禁術咒印,隻要我願意的話,隨時可以引爆自己的大腦。”

“前輩,真是令人敬佩。”

宇智波鼬歎了一口氣,收起了自己的苦無。

雖說宇智波鼬對眼前的木葉暗部還有一點懷疑,但也在一點點地打散。

不論是誌村團藏還是猿飛日斬,沒有道理把村子裏最重要的機密告訴一個普通暗部。

所以眼前的木葉暗部或許真的快死了麽?

這名木葉暗部聽著宇智波鼬的話,卻搖了搖頭,深深地看了一眼宇智波鼬,出聲誇讚道:“比起我而言,其實宇智波鼬閣下才更令人敬佩。”

“……”

宇智波鼬神色憂傷地低下了頭。

顯然他認為眼前這個將死之人知道了他的所有秘密,那場滅族之難對於木葉村的安定來說自然是有利的。

對於他這個滅族之人來說,卻是永伴一生的夢魘。

“抱歉,我說得太多了。”

這名木葉暗部搖了搖頭,輕聲道:“現在我有重要的事要先告訴宇智波鼬閣下,因為這或許可能會讓顛覆閣下的某些看法。”

“請講。”

宇智波鼬收斂了臉上的悲傷。

木葉暗部看著宇智波鼬,壓抑著自己的聲音,沉聲道:“三代目火影閣下懷疑這些年來村子裏和宇智波的矛盾激化,都是宇智波帶土此人在幕後操控。

據悉當年的九尾之亂,正是宇智波帶土利用寫輪眼控製了九尾,並且導致四代目火影大人及其妻子陣亡。”

“……”

宇智波鼬猛地抬起頭,不可思議地望著眼前的木葉暗部:“前輩…剛才說什麽?”

“需要我重複一遍嗎?”

“不…我想緩一緩。”

宇智波鼬的手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宇智波帶土…為什麽會殺死四代火影大人,那是他的老師啊!而且帶土的年齡…”

“三代火影大人無從得知。”

這位木葉暗部也頗有些無奈道:“這是整個木葉的損失,火影大人也是從宇智波帶土的前隊友旗木卡卡西口中得知的消息。”

宇智波鼬:“……”

如果眼前的木葉暗部傳來的情報是真的,那麽這些年來木葉和宇智波的對立矛盾,都是宇智波帶土幕後操控的話…

這個人簡直是太可怕了!

宇智波鼬想起了自己去尋找宇智波帶土,邀請他覆滅宇智波一族的時候,這家夥早早就在南賀神社等著,原來自從九尾之亂的時候,宇智波帶土就在等著那一天了!

宇智波鼬握緊了自己的拳頭,塗著指甲油的手指深深地紮進了肉裏,他現在隻能強行維持著自己的理智。

如果宇智波帶土出現在他的麵前的話,宇智波鼬真的恨不得立刻殺了他!

木葉的第四代火影也是一個上位之後,就一直在努力緩和宇智波和木葉關係的人,甚至他的妻子和宇智波鼬的母親美琴關係非常好,正是有轉機的時候。

結果宇智波帶土就暗害了自己的老師,還在大庭廣眾之下使用寫輪眼控製了九尾,讓宇智波和木葉的裂痕幾乎無可挽回!

那個混蛋!

良久之後,宇智波鼬的眼神慢慢緩和下來,他沉聲繼續道:“前輩,請繼續說下去吧!”

“你沒事吧?”

木葉暗部遲疑地望著宇智波鼬,似乎有些擔心他的狀態:“火影大人命我轉告你,切記不要心急傳遞情報。”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道:“我明白的。”

“那就好。”

木葉暗部鬆了一口氣,沉聲繼續道:“火影大人還未查到宇智波帶土害死四代火影夫婦、挑撥木葉和宇智波矛盾的動機,村子裏必須抓住他查出其中的真相…

前段時間,火影大人命令誌村團藏派出了幾隊暗部培訓班的忍者,在雨之國搜尋宇智波帶土的痕跡,但是後來他們再無消息。

現在迫不得已之下,火影大人隻能將希望寄托於宇智波鼬閣下身上了。”

“是。”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會兒後,望著麵前的木葉暗部道:“我這裏的確查到了一些情報…還請前輩回去轉告火影大人,最好不要打草驚蛇,因為宇智波帶土的力量,十分詭異。”

“我們這邊倒是有一些關於帶土的情報…”

木葉暗部遲疑了一會兒,沉聲道:“這是火影大人擔心鼬閣下遇到危險,特地讓我轉告的,關於宇智波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

之前旗木卡卡西前往水之國的時候,遇到了宇智波帶土,並且和他發生了一些衝突,火影大人私下裏推測出了帶土的一部分瞳術能力,希望能夠對閣下有所幫助。

宇智波帶土的萬花筒瞳術十分詭異,能夠保護他的身體似乎不受任何攻擊,但是這個術式應該存在一定的時間期限,大約在五分鍾至八分鍾之間。”

說完之後,這名木葉暗部又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道:“隻可惜宇智波帶土的行蹤太過詭異,戰鬥情報又過於簡短,火影大人推斷出來的能力隻有這些…”

“這些已經足夠了。”

宇智波鼬倒是絲毫不介意。

對於他來說,任何關於宇智波帶土的情報都很重要,哪怕這些隻是猿飛日斬的推測。

宇智波鼬輕聲感歎了一句:“火影大人不愧是忍術教授,我也隻是勉強知道他的能力,但是暫時還無法查清他的持續時間。”

宇智波鼬是真的敬佩猿飛日斬了。

當年他第一次遇到宇智波帶土的時候,就知道了宇智波帶土自身術式的詭異。

然而猿飛日斬竟然能推測到具體的時間,不愧是忍術教授,竟然連萬花筒寫輪眼術式的持續時間也能算出來。

木葉暗部又開口繼續道:“而且,除此以外,火影大人還懷疑他可能盜取了伊邪那岐。”

“伊邪那岐!”

宇智波鼬是真的震驚了。

這門術式可是能夠短時間內讓宇智波的族人不受任何傷害的術式,代價卻是一隻寫輪眼的永遠失明。

木葉暗部看著宇智波鼬,點了點頭,沉聲繼續道:“自從滅族之夜過後,宇智波一族所有的忍術都被封存在禁術室內。

火影大人提及他之前為了尋找宇智波帶土的瞳術情報時,發現禁術室被人動過手腳。

火影大人推測,某一個時間內木葉結界班曾經短暫匯報過未知的入侵者,有可能是宇智波帶土盜取了伊邪那岐的術式。”

“我會注意這一點的。”

宇智波鼬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了。

現在的宇智波帶土單單隻是萬花筒寫輪眼的古怪瞳術就足夠棘手,結果他還隱藏著自己能夠使用伊邪那岐。

這可不是那麽輕易就能夠解決掉的。

說完了這些之後,木葉暗部輕聲道:“宇智波鼬閣下有什麽話要轉交給火影大人的嗎?請放心,等我回去之後,這些都會隨著我的屍體一起埋入慰靈碑裏。”

“……”

宇智波鼬的手掌漸漸放鬆了下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