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我隻是一個普通的木葉暗部~
loading...
雨隱村內。

一時間人心惶惶。

他們的首領山椒魚半藏的屍體被人掛在了村子裏最高的那座高塔之上,許多忍者恐懼不安,生怕雨隱村覆滅。

“從今天開始,這裏由我們接管了。”

一個少年忍者坐在高塔之上,雨隱上忍服部平川和兩個小鬼分別站在他的身後,擺出了一副臣服的姿態。

山椒魚半藏帶走了自己大部分親信,殘存的親信在見到半藏的屍體之後紛紛選擇了逃離,剩下的都是雨隱村的普通忍者。

這些普通雨忍神色驚懼地望著高塔上的少年。

就是這個小鬼,殺掉了半藏大人嗎?

這…

到底是怎麽回事?

一個藍發女人走到了那個少年忍者旁邊,敲了敲他的腦袋:“奈落,不要在這裏淋雨了,去看看我給你布置的房間…”

“……”

輝夜君麻呂和白忍不住偷笑。

甚至旁邊的服部平川都捂著自己的嘴唇。

上原奈落無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拽著小南的手掌站了起來:“老師不要總是把我當需要照顧的小孩子啊!”

“好了,我有一些話要和這裏的忍者說。”

小南展開了自己背後的紙翼,飛到了半空之中,俯視著地下的眾多雨忍:“剛才那是我的弟子奈落,他剛才說的有一點沒錯,從今天開始,雨隱村由曉接手了。

從第二次忍界大戰,一直到現在為止,雨之國一直是大國的戰場,山椒魚半藏從來都沒有改變過這種局麵!

但是從今天開始,佩恩大人決定改變雨隱村的地位,他會讓大國體驗到戰爭的痛楚,不會再讓任何他國忍者在雨之國交戰…

佩恩大人就是真正的神明…

從此以後,雨之國再也不會被人欺侮…”

“……”

上原奈落聽了一會兒小南的演講,看了一眼空中顯得有些聖潔的小南,轉頭走入了高塔之中。

從今天過後,小南就會是雨隱村的天使。

長門就躲在這座高塔裏麵,他在著手布置六道佩恩的沉睡之地,用來節省他的查克拉。

現在除了追殺半藏親信和封鎖消息的天道佩恩,其他的佩恩都安置在了這裏。

“上原,你怎麽來了?”

長門皺了皺眉頭,輕咳了幾聲後低聲道:“我不是讓你跟著小南一起,學習將來如何治理雨隱村嗎?”

這個人看起來是真的想要上原奈落做雨隱村的村長啊!

上原奈落深感自己的演技過猛,隻是撓頭道:“算了,長門大人,我們現在人手不夠,我還是先出去執行任務吧!”

“……”

長門看著上原奈落就要離開,他忽然想去了什麽,重新叫住了上原:“等等,帶上這個!”

長門忽然丟過來了一枚戒指!

戒指上麵清晰地刻著一枚原字。

看起來這枚戒指從未出現過,似乎是長門特意製作的。

上原奈落的眼前一亮,伸手接過了戒指:“這不是正式成員的戒指嗎?小南老師承認我是正式成員了嗎?製服我去哪裏領?指甲油就不要了…”

“咳咳咳…小南沒有同意。”

長門輕咳了幾聲,輕聲道:“這是曉用來聯絡的戒指,隻要在戒指裏輸入查克拉,我就能通過輪回眼感應到你的聯絡信息…”

“原來隻是一枚戒指啊!”

上原奈落有些不太滿意道:“而且我也可以借用長門大人的黑棒隨時通靈六道佩恩吧?感覺沒什麽用處…”

“不要的話,可以還給我。”

“當然要。”

上原奈落閃身離去。

長門伸出一隻挽回的手,宛如一個孤寡老人一樣望著上原奈落風一般的身影消失:“等等,你還沒有學習幻燈身之術…”

“幻燈身之術?”

上原奈落回轉過來。

“算了,你也不用和曉的其他成員聯係。”

長門衝著上原擺了擺手道:“你隻需要跟我和小南聯係的話,不需要幻燈身之術,去執行任務吧,把那些入侵雨之國的人趕出去!”

整個雨隱村是百廢待興。

他們現在要做的,除了追殺山椒魚半藏的親信以外,還要封鎖雨隱村內的消息,驅逐和暗殺活躍在雨之國內的敵國忍者。

不過上原執行任務隻是個由頭。

最重要的是,昨天他們離開的時候,幹柿鬼鮫私下裏使了個眼色,有重要情報傳遞給他。

離開了雨隱村之後,上原奈落利用命運技能直接傳送到了幹柿鬼鮫的身邊,這家夥恰好就在等著他的到來。

“怎麽回事?”

上原奈落皺了皺眉頭。

如果不是有特別重要的情報,他要錘死幹柿鬼鮫。

幹柿鬼鮫也不含糊,沉聲道:“鼬先生要和宇智波帶土私下會麵,上原大人要私下裏伏擊宇智波帶土嗎?可以暗中跟隨鼬先生,就能找到宇智波帶土。”

“這才過了多久,就稱呼他為鼬先生…”

上原奈落吐了一口槽,他還真沒有打算伏擊宇智波帶土,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他都不會去動宇智波帶土。

當然,這個情報並非不重要。

恰好也可以為宇智波帶土找點兒麻煩。

“好了,我知道了。”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正要離開的時候,忽然又開口補充道:“平時我們兩個在曉遇到的時候,可以對我稍微尊敬點,最起碼也要和其他人一視同仁吧?”

“哈?對待實習生不應該呼來喝去嗎?”

幹柿鬼鮫的小眼睛裏大大的疑惑,他的表情以至於讓上原分不清他的真實想法。

上原奈落:“……”

遇到這麽個直男手下是真的沒辦法。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要不是剛才在命運麵板上看到了宇智波鼬頭像的飛速移動,上原奈落非要和幹柿鬼鮫好好計較計較…

“行了,我先走了。”

上原奈落象征性地慰問了一番幹柿鬼鮫:“你是間諜,要學會保護好自己。”

“好。”

幹柿鬼鮫點了點頭,又開口問道:“等等,上原大人,我又發明了一套漂亮的結印手勢…”

“不學了不學了,練習結印練得手都抽筋了。”

上原奈落飛快地搖了搖頭,整個人猶如潛水一般緩緩潛入了大地之中,循著宇智波鼬的行動軌跡飛快地追了過去。

即使宇智波鼬的移動速度再快,也比不上蜉蝣之術。

在一座小樹林裏麵,上原奈落成功趕到了宇智波鼬的前麵,他低頭沉思了片刻之後,變成了一個戴著麵具的木葉暗部。

這一次,上原要再送帶土一份禮物。

宇智波鼬的感知十分敏銳,當他剛剛踏入這片樹林的時候,就看到了林中的飛鳥飛出了樹林。

一柄苦無瞬間落入了他的掌中。

正當一名木葉暗部發現宇智波鼬的蹤跡,打算現身的時候,一隻隻烏鴉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組成了一個模模糊糊的宇智波鼬形狀。

“宇智波鼬!”

“你是木葉村的暗部?”

宇智波鼬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紅芒,他的身體化作實體,握著手中的苦無落在了眼前之人的肩上:“是木葉派你來追殺我的嗎?”

“不!”

木葉暗部忍者飛快地搖了搖頭,迅速開口講清了自己的身份:“因為木葉遇到了非常緊急的勢態,三代目閣下希望你能收集一部分關於宇智波帶土的情報!”

“……”

宇智波鼬的心神一凜。

整個忍界知道他是木葉間諜的人並不多。

唯一可能會相信他還為木葉賣命的,隻有木葉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了吧?那個老頭子認為他還相信著火之意誌…

更重要的是,宇智波佐助還在木葉呢!

但是即使眼前的木葉暗部自稱是猿飛日斬派來的木葉暗部,宇智波鼬還想要利用幻術試探一番。

看看能不能試探出他的真實身份!

萬一是誌村團藏派來的人呢?

上原奈落版本的木葉暗部心中頓時有些焦急,這一次是不是太草率了,為了給宇智波帶土添堵就匆匆趕來!

一旦他遭遇到宇智波鼬的攻擊之後,必定會顯出原形,那個時候估計隻能想辦法殺掉宇智波鼬…

或者用他的弟弟威脅了吧?

正當宇智波鼬眼中的寫輪眼開始轉動的時候,這名木葉暗部忽然低頭開口道:“請不要對我釋放幻術,因為我的大腦裏有著特製的咒印,無法承受任何一次幻術攻擊。

在我死之前,請允許我先把重要的情報交給你。”

“……”

宇智波鼬眼眶中的寫輪眼緩緩停下,聲音有些晦澀地開口道:“聽起來…前輩是一名死間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