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五章 多瑪姆,我以前把一個人殺了一百零一次…
loading...

讓自己出去狩獵星球…


回來把獵物裏最好的星球交給上原奈落?


這是什麽狗屁合作方式!


這不是讓它這個黑暗主宰來當狗嗎!


“小東西,你以為自己是誰!”


多瑪姆的口中瞬間噴湧出一團七彩斑斕的能量,它想要直接借著自己暴怒的機會,悍然襲擊消滅上原奈落!


啪嗒…


上原奈落看著飛來的黑暗能量,忽然打了一個響指,一團詭異的綠色光芒環繞在了他的手腕上!


與此同時,現實寶石也射出一道紅光,一同纏繞在了上原奈落的手腕,時間和現實的能量悄然匯聚!


“讓我想想,時間循環應該怎麽用…”


上原奈落抬手射出一團金光,將那團黑暗能量直接擊潰,他掌心的金光直接貫穿了暗能,又衝向了多瑪姆的靈體!


刹那間,多瑪姆的靈體就變得千瘡百孔!


甚至上原奈落手中的金光不知道究竟是什麽詭異的能量,竟然讓多瑪姆這位黑暗主宰都感受到了灼燒的痛苦!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嘶吼聲回蕩在黑暗維度之中!


多瑪姆一邊迅速恢複著自己的靈體,一邊怒氣衝衝地重新聚集著它的力量,它張口朝著上原奈落噴出了一團暗能!


下一秒…


相同的一幕再度發生…


上原奈落抬手用金光擊潰了暗能,餘勢未減的金光又將多瑪姆的靈體穿透,灼燒的痛苦又一次席卷了多瑪姆的思維!


又是這種熟悉的感覺…


多瑪姆又一次恢複自己的身體,又一次暴躁如雷地朝著上原奈落噴出一團七彩暗能,幾乎不需要思考它就知道下一幕會發生什麽!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多瑪姆驚魂未定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又一次被金光穿透,竭力想要壓抑著自己的衝動,隻是它的口中卻本能地開始凝聚暗能…


“這應該就是我的時間循環吧?”


上原奈落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抬手第四次擊潰了多瑪姆的暗能,又擊潰了多瑪姆的靈體,平靜地解釋道:“我稍微把這個能力優化了一下,截取一段你最為痛苦的時刻,然後固定這個時間,用時間寶石和現實寶石的力量不斷循環往複,老實說,原理有點兒像我一個手下用的幻術…”


因為單純的時間其實對他們不起作用。


不論是上原奈落還是多瑪姆,盡管他們都在時間循環之內,卻也都保留著上一次循環的記憶。


這就是高維度生物的可怕之處。


這也是高維度生物的悲哀之處。


倘若每一次多瑪姆被打傷之後,它的記憶會在時間循環的時刻自動刪除,估計多瑪姆也不會在意這個時間循環…


然而…


悲哀的是,多瑪姆的思維存在著每一次時間循環的記憶,它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這個時間循環中反複挨打!


“告訴我,循環過後呢…”


多瑪姆的靈體巨眼中出現了一抹不安,它下意識地又一次匯聚暗能攻擊上原奈落,又一次被上原奈落輕易擊潰…


“然後就這樣一直循環往複啊!”


上原奈落無所謂地甩了一個眼神,慢悠悠地解釋道:“其實這種事我以前也經常幹,所以我也不會覺得無聊,而且我現在的手法比以前熟練多了…”


“以前有個人得罪了我,我不得不殺了那個人一百零一次作為懲罰,我以為他會被我殺得陷入夢魘懷疑人生…”


“但是強者終究是強者,沒想到那個家夥能根據我殺他每一次砍中他身體的位置出現一毫米的偏移,從而維持著自己的意誌…”


上原奈落說完這些陳年舊事之後,他的聲音忽然變得認真了起來:“不過…以後就不會有這種事發生了…”


“這是時間循環!”


“這是我早已設定好的曆史!”


“一切都會按照既定的事發生,任何事都不會出現偏差,這可是比起我手下的伊邪那岐幻術完美了無數倍的能力!”


“……”


多瑪姆一邊挨打,一邊想罵人。


它一點也不關心上原奈落手下的伊邪那岐幻術是什麽鬼,它隻想知道究竟應該如何解除這個時間循環!


當然…


多瑪姆更關心的是一件事!


多瑪姆沉默著又挨了一會兒打,忽然開口道:“那個被你殺了一百多次的人…最後你是怎麽對待那個人的?”


“最後麽?我也沒把他怎麽樣…”


上原奈落無所謂地搖了搖頭,輕聲道:“因為他答應我,願意為我獻上自己的忠誠。”


“……”


多瑪姆又一次沉默了。


這位黑暗主宰看著上原奈落手中的金光再度按照規律襲來,擊潰了它的暗能,又把它的靈體打得支離破碎…


多瑪姆忍受著灼燒的痛苦席卷了自己的思維,咬牙維持著自己的意誌,:“我們來談談吧…說說你的條件!”


“別著急…”


上原奈落卻搖了搖頭,開口解釋道:“這是我第一次使用時間循環的能力,我還想試試其他的,比如我還想把整個黑暗維度摧毀吞噬,再把時間定格在黑暗維度被摧毀消失的瞬間,讓我看看你會怎麽消亡,我會把你的消亡過程循環往複…”


“…我答應你的條件!”


多瑪姆沉悶地吼出了一聲,直接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它不想和上原奈落討論這個恐怖的話題!


這家夥…


怎麽能輕描淡寫地說出摧毀一個維度這種事!


這家夥明明知道一個維度就相當於一個宇宙,他不知道裏麵究竟生活了多少人嗎?哪怕這些人都是它的信徒…


一旦黑暗維度被摧毀的話,它這位黑暗主宰也隻能走向消亡,這個混蛋竟然還想讓它的消亡過程進入時間循環…


那種無力感…


多瑪姆曾經親眼在其他位麵見到過,所以它發誓自己絕對不會走向那種宇宙破敗滅亡時的枯寂!


“這就選擇答應嗎?”


上原奈落揮手停下了時間循環,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道:“我似乎還沒有對你說過我現在的條件吧?現在我想修改一下條件了,畢竟你弱得簡直就像是奧丁一樣…”


“你!”


他媽的…


什麽時候…


眾神之王奧丁也變成了一個弱小的形容詞了!


過去的時候,多瑪姆為了彰顯自己在這個宇宙的強大,總是拿奧丁當作自己強大的代名詞,它總是喜歡稱自己強如奧丁!


結果…


現在有人說得弱得像奧丁一樣!


多瑪姆竭力壓抑著自己的怒火,沉聲繼續道:“如果我狩獵到了其他位麵的星球,會把其中你想要的都交給你,這樣的合作方式,還不夠嗎?這不是你要求的嗎!”


“這種合作方式太低級了…”


上原奈落打斷了多瑪姆的話,他慢慢抬起頭來看著多瑪姆,眼中忽然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容:“你在恐懼自己的黑暗維度走向滅亡,所以才會一直狩獵其他的世界,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上原奈落背後的黑洞空間迅速張開,轉眼間就遮天蔽日地籠罩了整個黑暗維度,他的聲音中多了一抹蠱惑:“多瑪姆…加入我…隻要加入我…未來就不用擔心這種事了啊…我可以讓你的黑暗維度成為我的宇宙中存在的某個維度…”


“……”


多瑪姆又想罵人了。


作為一個黑暗主宰,一直以來都是它引誘蠱惑其他人為了力量墮落,今天有人在蠱惑它啊…


“這種機會可不多見。”


上原奈落好整以暇地看著多瑪姆,輕聲道:“多瑪姆,你已經很幸運了,這一次你遇到了我這種善良的人,誰知道未來你會不會遇到更恐怖的敵人呢?”


“我…”


多瑪姆還是想罵人。


作為黑暗維度的主人,它怎麽可能遇到能夠威脅到它的敵人,這家夥分明就是唯一的例外好嗎?


打不過還躲不起嗎?


這一次是它自己出了意外,被上原奈落抓到了黑暗維度的坐標,結果就被這個王八蛋給侵入了它的地盤…


上原奈落看著沉默的多瑪姆,孜孜不倦地勸說著:“對於你這種高維生物來說,隻有存在才是最重要的啊…”


“……”


多瑪姆真的想罵出聲了。


相比較那些地球的普通人,它這樣的存在也的確根本沒有那些意識,最重要的就是思維能夠存在。


這也是一個維度主宰的正常思維。


但是!


這些東西不代表不重要!


哪怕它是黑暗維度主宰,偶爾也會代入普通人的思維方式去思考的啊,憑什麽就要奪走它的一切!


但是…


還有但是…


那就是上原奈落這個混蛋有點危險。


因為這個混蛋似乎在這裏找到了別樣的樂趣,就像是他發現了什麽有趣的收藏品一樣…


多瑪姆沉默了許久之後,它的巨眼靈體注視著滿臉微笑的上原奈落,它的聲音忽然有些悲涼。


“你說得對…”


“對我們來說…”


“存在才是最重要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