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歡迎加入曉,祥雲黑袍會籠罩你的未來
loading...

這個人…


腦子一定有問題。


海拉還想要抵抗一下這種羞辱性的懲罰,卻直接被上原奈落一巴掌硬生生地拍在了地上,想爬都爬不起來…


滿臉屈辱和不甘的死亡女神被吊在了海邊的樹上,她的心裏也充滿了對上原奈落的疑惑。


這種懲罰方式沒什麽傷害性…


隻是對她這位死亡女神的侮辱性極大。


上原奈落叼著一根果汁吸管,百無聊賴地仰起頭看著樹上的海拉:“殿下能不能乖一點?隻要你乖乖在這裏吊上一個星期,我就讓你成為阿斯加德的王…”


“阿斯加德太小了!”


海拉披頭散發的樣子看起來像極了一個女瘋子,她咬著自己的牙關,朝著坐在樹下的上原奈落投去死亡般的注視:“我想成為阿斯加德的王,現在我自己就可以!”


說完之後,海拉的話鋒一轉,高聲道:“隻要你把我放下來,我可以和你合作去征服整個宇宙!”


“這個宇宙太小了…”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搖了搖頭,把剛才的話又還給了海拉:“隻要我願意的話,現在我自己就可以…”


“混蛋…”


海拉感覺自己要被氣瘋了。


如果不是現在她的力量還沒有徹底恢複…她真想把上原奈落捅出七八個窟窿,然後把他吊在海邊曬上一千年!


當然…


海拉的心中也有點惶恐。


因為她隱約認為即便她回到阿斯加德,能夠在阿斯加德變得越來越強,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和上原奈落抗衡…


這家夥…


實在是強得有些過份了!


即便是她的父親神王奧丁,也做不到像上原奈落這樣輕描淡寫地壓製她的力量!


“你想要阿斯加德,對吧?”


上原奈落朝著天空舉起了自己的手掌,慢吞吞地繼續道:“真可惜,根據我和奧丁的賭約,阿斯加德已經是我的地盤了…”


“我才不會承認…”


“我沒有在征詢你的意見。”


上原奈落直接打斷了海拉的話,他的掌心射出一道黑芒直插天際而去,沿途的空間盡皆被黑芒消泯…


幾秒鍾過後。


正當海拉還在疑惑這家夥到底想幹什麽的時候,那道黑芒又迅速直接收縮了回來,簡直看得人莫名其妙…


然而…


直到那道黑芒徹底落入上原奈落手掌的時候,一個精致的圓球狀裝飾托在了他的掌心,裏麵是景色優美的仙境…


海拉一眼就認出了那副仙境的模樣,因為那顆圓球中最為顯眼的建築,正是高聳入雲的仙宮!


那是阿斯加德最華麗的建築!


“阿斯加德…”


海拉的瞳孔驟然縮緊,她的目光總隱隱有些恐慌:“這是阿斯加德…你把阿斯加德的空間…”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專注地看著自己手中的阿斯加德,裏麵甚至還有一些無知的人影在其中走來走去…


顯然。


這些阿斯加德人並不知道他們的家園已經成為了一個玩偶,不,應該說還有一個人知道,那就是掌管著阿斯加德彩虹橋的海姆達爾,他站在阿斯加德的彩虹橋邊仰望著天空!


因為在海姆達爾的視線之中…


他看到了一個高大的巨人用手掌托著整個阿斯加德,把這座仙境當作了掌中玩物!


“發現了麽?不過,你一人也改變不了什麽…”


上原奈落看著滿麵驚詫的海姆達爾,隻是嘴角淺笑了一聲,揮手將掌心的圓球收入自己的黑洞宇宙。


從此之後。


整個九界的仙境阿斯加德就此消失在了宇宙中,他們將會生活在另一個宇宙,對他們來說或許也是一種幸運。


當然。


還有幾個阿斯加德人流落在外,比如奧丁的大女兒和兩個兒子,以及曾經逃出阿斯加德的女武神幸運者。


正當上原奈落有些玩味地想著索爾和洛基發現他們的家被偷了以後會是什麽滋味的時候,他的大腦中卻接收到了一個訊息,這道訊息源自於曉的戒指。


那一枚…


他曾經交給古一的戒指。


上原奈落的雙眸瞬間化為了一雙輪回眼,一道虛無縹緲的身影在他的操控下出現在了他的麵前,正是通過幻燈身之術現身的古一。


“至尊法師閣下,終於想明白了嗎?”


上原奈落歪了歪自己的腦袋,好整以暇地看著滿臉慈悲的至尊古一:“我以為你會等很長時間才能想清楚…”


“不,我想說的是另一件事。”


古一慢慢搖了搖頭,揚起了自己的手指,一道鮮紅色的液體在她的指尖盤旋,看起來像是鮮血一樣,卻如同寶石一般動人。


以太粒子。


或者說,傳說中的現實寶石!


自從九大國度匯聚之後,索爾和洛基就趕往了他們祖父曾經遺留的封印之地,取出了其中的以太粒子…結果當他們得手之後,卻遭遇到了黑暗精靈的追殺。


為此,索爾和洛基無法回到阿斯加德的情況下,隻能逃亡到至尊法師所在的紐約聖殿,請求至尊古一驅逐黑暗精靈。


古一驅逐了黑暗精靈後,索爾無法保留以太粒子,不顧洛基的反對,將以太粒子交給了古一法師,希望古一法師幫忙保管…


上原奈落的眉毛挑了挑,繼續道:“現在索爾和洛基在哪兒?他們的姐姐出獄了,不來探望一下嗎?”


“……”


古一沉默地搖了搖頭。


上原奈落這家夥是不是看熱鬧不嫌事大,任何一個知道阿斯加德曆史的人,必定明白索爾和海拉姐弟相遇肯定會大打出手…


這人…


就那麽喜歡看人手足相殘?


現在這家夥還明晃晃地拿走了阿斯加德,又要在這裏挑唆阿斯加德的主人自相殘殺?這事未免有些不太地道吧!


古一看著上原奈落的神色,思考了一會兒,還是說出了索爾的下落:“出現了一些問題,他們在搜尋黑暗精靈的下落…”


“詳細說說。”


上原奈落吸了一口果汁,輕聲道:“盡可能詳細地說清楚一點,我的時間還有很多。”


“…好吧。”


古一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為了守護以太粒子不被邪惡的黑暗精靈使用,古一法師驅逐了黑暗精靈首領瑪勒基斯,想要將他們重新送往了黑暗國度。


結果中間出現了問題…


黑暗維度的多瑪姆早已潛伏在這個世界,這位黑暗霸主和古一法師在異維度中交鋒一場,收服了那群擅長使用黑暗能量的家夥,把自己的力量賜予了瑪勒基斯等一眾黑暗精靈。


瑪勒基斯的目的非常純粹,重新從古一手中想要拿到以太粒子,通過影響現實把整個宇宙改寫成為黑暗國度。


多瑪姆的目的就更單純了。


這位黑暗霸主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征服所有世界,把一切世界都陷入黑暗維度之中!


理論上來說…


這是上原奈落的同行。


因為上原奈落的目的就是把這個世界的星球收入自己的黑洞宇宙之中,隻不過上原奈落不像多瑪姆一樣挑挑揀揀。


上原比較挑剔一點。


每一顆進入黑洞宇宙的星球,必定是由上原奈落親自挑選出來,或許是獨具特殊意義的星球。


多瑪姆那家夥則是饑不擇食。


“隻要解決掉多瑪姆的威脅…”


古一法師的指尖滑動著以太粒子,平靜地開口道:“我可以把以太粒子交給你…甚至可以遵從你的一員加入曉。”


“隻是解決多瑪姆?”


“是的。”


古一法師點了點頭,繼續道:“如果這個世界再出現其他的敵人,那將會是下一代至尊法師斯特蘭奇的事…”


“這樣啊…”


上原奈落自顧自地晃了晃腦袋,忽然道:“沒有別的說辭了嗎?比如我不出手的話,你想用以太粒子換回時間寶石什麽的…”


“不需要。”


古一法師平靜地搖了搖頭,柔和的雙目注視著上原奈落,仿若能夠看透一切:“因為我知道,我們之間不需要再說其他的。”


“……”


上原奈落詭異地沉默了下來。


不得不說,這位至尊法師的眼光不錯,她非常清楚上原奈落的要求,她能夠看得出來上原奈落想要什麽。


“真是的…被你看透了啊…”


上原奈落無奈地捂著自己的額頭,他的眼神透過指縫猛地看向了幻燈身狀態下的古一法師:“那麽,至尊古一,歡迎加入曉,從此以後,祥雲黑袍將會籠罩你的人生…”


“……”


古一法師沉默了一會兒。


因為這個時候,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搭話,這麽中二的話怎麽接才合適呢?


但是古一法師非常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麵對上原奈落這種上司,一定不要冷場。一旦上原奈落覺得尷尬了…


對世界來說,基本就是一場災難了。


古一法師看著一臉認真地表示歡迎的上原奈落,正當她努力思考如何回答的時候,黑洞通道忽然出現在了紐約聖殿內…


一件祥雲黑袍落了下來。


“……”


古一法師又沉默了。


由於不太了解曉的情況,古一還以為會出現什麽重要的儀式,原來上原奈落就是給她發一套製服啊…


“好了,我去解決多瑪姆。”


上原奈落看著古一披上了祥雲黑袍,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下達了自己的第一個命令:“至於你的話,幫我安撫好索爾和洛基吧!我可是答應過奧丁,讓他們活下來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