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現在,還有人打擾我說話嗎?
loading...

乍聽上去…


上原奈落說的還有點兒讓人同情。


一個每天都活在糾結中的雙麵間諜,心理的確很容易出現問題,許多意誌不堅定的人甚至可能會因此精神分裂甚至自殺…


這是正經的間諜嗎?


哪兒有這種人,因為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神盾局還是九頭蛇,幹脆就直接成為這兩個組織的老大…


不過這樣也對,上原奈落成為兩個互相對立部門的老大,就不用糾結於自己到底是九頭蛇的人還是神盾局的人了。


真是天才得讓人根本想不到的做法…


但是…


這也扯淡了吧!


哪怕是躺在地上的科爾森都有點兒聽不下去了,倔強地仰起頭匆匆開口道:“大家不要聽他胡說!”


科爾森見識過很多形形色色的人。


然而他依舊認為上原奈落是他平生僅見的陰謀家,這家夥心思深沉、行事細膩、性格大膽、做事不擇手段…


如果論及做壞人和傳說中的反派,那麽上原奈落無疑的確是最成功的那個,不管是什麽伊凡·萬科、奧巴代·斯坦乃至於當初讓九頭蛇大紅大紫的紅骷髏,或許都不及上原奈落的陰險詭詐…


“這一切…”


“所有的一切…”


“你們見到的一切…”


“現在的一切,全部!不論你們看到的是什麽,都是上原奈落的陰謀,都是他在幕後觀看著這一切,不,應該說是在操控著這一切,他是這個世界上最窮凶極惡的罪犯!”


“……”


全場人目瞪口呆地望著科爾森。


這些話不知道在科爾森的嘴裏憋了多長時間,他陡然有了一個說話的機會,讓科爾森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


哪怕他被摔在地上,也有些激動地忍不住強自用力站起來想要繼續指出上原奈落的罪惡!


“……”


上原奈落有點兒抑鬱。


媽的…


這人怎麽搶他台詞!


科爾森這個混蛋嘴裏說他是個什麽大惡人,難道他自己就不知道搶台詞和劇透,才是最大的罪惡?


說實話…


這種罪比科爾森想要攻擊他嚴重多了…


“喂,科爾森。”


上原奈落的眼皮子跳了跳,對科爾森翻了一個白眼,嘴裏叨叨了一句:“你又不是當事人,你又都知道了?”


“我…”


科爾森頓時卡殼了一秒,旋即他的口中下意識地開口反駁道:“我不是當事人,我是受害者!”


“……”


可把你能的吧!


上原奈落都有點兒不想搭理他了,隻是無語地搖了搖頭,朝著科爾森猛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你可不是什麽受害者…”


上原奈落的掌間泛起一抹紅光,精神力直接操控著地板浮起,將科爾森融入了地麵之中,甚至嘴巴也被一塊扁形石頭封住!


“唔唔唔…”


科爾森的喉嚨拚命地想要發出聲音。


“現在還不是你說話的時候。”


上原奈落的身體憑空從王座上飄起,飛到了科爾森的身邊,他的低頭看著科爾森,輕笑道:“科爾森,你可是我精心安排的證人啊…不到最關鍵的時候,證人不是都不允許開口的麽?”


“嗚嗚嗚嗚嗚…”


科爾森的喉嚨裏甚至憋屈地有些哭腔了!


自從上原奈落陷害他和希爾特工以來,這個王八蛋就操控著這些話語權,讓他這個對尼克弗瑞忠心耿耿的老部下背了多少黑鍋!


現在竟然還不讓他說話!


這還是個人嗎!


“上原…”


尼克弗瑞皺了皺眉頭,看著有些淒慘地被融入地板的科爾森,忍不住道:“能先放開科爾森嗎?有什麽話我們慢慢說…反正大家都在這裏,已經沒什麽可以隱瞞的了吧?”


“是啊…或許吧…”


上原奈落的話說得有些模棱兩可,他慢悠悠地點了點頭,抬手在地板上製造出一座座石椅,伸手邀請他們坐下:“我們要說的故事會很長,不如先坐下來,喝一杯果汁?”


“……”


在座的人忍不住麵麵相覷。


誰也沒有想過上原奈落會在這種情況下,依舊能夠保持著淡然,他還想在這種攤牌的時候…先開個茶話會?


不…


情況有些不妙…


尼克弗瑞的心裏猛地有些打鼓,倘若一切都在上原奈落的掌控中,憑什麽上原奈落這家夥不能淡定!


眼前的上原奈落…


真的讓尼克弗瑞感覺自己有些不認識這個人了。


比如上原奈落說起話來時的態度,仿佛一直都站在世界的高處,這不是當幾個月神盾局局長就能養出來的…


比如上原奈落的心機,比他這個十級特工更深,連他都看不出來上原奈落平時有半點兒是九頭蛇的跡象,誰能想到一個特工都不合格的男人,竟然會是一個神盾局內隱藏最深的間諜?


再說起上原奈落的詭異超能力…


尼克弗瑞的目光打量著被融入地板囚禁的科爾森,又看了一眼地板上憑空出現的一堆石凳,眼神漸漸隱晦了幾分。


這種能力…


簡直聞所未聞!


這可不像是宇宙魔方賦予的超能力!


因為尼克弗瑞曾經親眼見過宇宙魔方的能量製造出來的超人究竟該是什麽樣子,所以絕對不是上原奈落現在的樣子!


“不要和敵人太多廢話。”


瓦坎達的國王特查卡一步朝著上原奈落走了過來,甕聲道:“現在先控製住敵人可能會對瓦坎達造成的危害…”


老國王特查卡心裏有些不安。


特查卡根本不知道為什麽這個上原奈落要在他們瓦坎達的王宮攤牌,源自於他們家族中黑豹猛獸般地警覺,讓他對上原奈落的警惕提高到了極點。


誰知道這家夥還有什麽陰謀?


誰會相信一個可能是這個世界最麻煩的陰謀家,隻是想在這裏和他們聊聊天,誰知道會不會還有他的九頭蛇部下正在這邊趕來,想要來再度攻打瓦坎達?


或許…


這家夥想要拖延時間?


伴隨著身穿黑豹戰衣的特查卡一步向前,他的兒子特查拉手持著振金長矛緊隨其後,其他人的眼神也隱隱變得有些鋒利…


這位老國王說得不錯。


隻要拿下上原奈落,不論想知道什麽都能從他的嘴裏問出來,他們要做的就是把他抓起來,而不是在這裏聊天!


上原奈落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歎了一口氣道:“真是的…不能稍微冷靜點嗎?我可是幫過你們不少忙的…怎麽總是有這種喜歡忘恩負義的人呢?”


“大人。”


旺達揮舞著自己的雙手,鮮紅色的精神力醞釀在她的掌中,她的眼中漸漸多了一抹猩紅:“讓我來清理掉他們!我不會再犯下錯誤…”


“沒有那種必要。”


上原奈落輕輕地搖了搖頭,伸手擺了擺手,屏退了旁邊想要出手的緋紅女巫:“特查卡國王可是一位超級英雄的老前輩了,我們要尊重前輩…哪怕隻是尊重他一點點…”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的指尖泛起了一團綠光,如同流星一般落在了站在最前方的瓦坎達國王特查卡身上!


“小心!”


可是來不及了!


特查卡感受到那抹綠光纏繞在自己的身上,他的眉頭微微皺了皺,這位老國王隻感覺的身體在慢慢恢複著年輕時的強壯,他的血肉也在逐漸變得年輕起來!


這是什麽力量!


難道是給他用錯能力嗎?


怎麽感覺像是打架前被敵人加了個buff?


不…


不對!


特查卡身體的時間幾乎很快就恢複到了自己巔峰的時候,隻是時間還沒有停止,還在讓他的身體不斷倒退著!


這是…


要讓他的身體後退到什麽程度!


轉眼之間…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


時間仿佛緩慢地讓人感覺不到流逝,可是時間卻在特查卡的身上流逝得飛快!


“哇啊啊啊啊…”


一個嬰兒的哭聲響亮地傳遍了這座大廳。


一個黑人小孩兒蜷縮在黑豹戰衣中,眼角噙著淚水哇哇大哭,他的身體根本撐不起來戰衣,甚至才哭了一下就維持不了站姿,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小孩子哭得更厲害了…


所有人隻感覺時間不過幾秒,年近老邁的黑豹國王特查卡就重新變成了一個嬰兒,回到了他的幼年時期…


這種力量…


幾乎比起讓人死而複生還要不可思議!


怎麽會有這種力量能夠讓人回到過去!


“如果他不再是前輩的話,那就沒有尊重的必要了…”


上原奈落的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低頭看著嬰兒狀態的特查卡:“當然…對於小孩子,我們還是要愛護一些…畢竟這麽脆弱的嬰兒,可經不起一場戰鬥的衝擊餘波…”


“現在…”


“還有人打擾我說話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