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反正走到這裏,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loading...
瓦坎達,王都。

作為一個科學家,蘇裏公主能夠認清局勢。

眼前這個徒手扭斷振金的家夥,絕對不是這座城市裏的護衛隊能夠解決掉的,或許隻有依靠著黑豹力量的國王才能抗衡。

瓦坎達的王室直屬朵拉侍衛隊在王後和蘇裏公主的命令下,保護著她們離開了王都,迫不得已將家園交給了這群侵略者。

“需要我去追殺她們嗎?”

旺達站在上原奈落的背後,注視著那群離開王都的女人,臉上毫不掩飾地帶著漠然的殺意:“這個國家的武器相當詭異,對於我們的人來說終究是一個威脅。”

“沒有必要。”

上原奈落並不阻止她們的離去。

上原奈落非常期待她們找到瓦坎達的國王一行人,當這群人以複仇者的身份歸來的時候,他可以順勢把反抗者們一網打盡。

“去指揮我們的人搬卸振金武器。”

上原奈落轉身走向了王宮大殿,顧自吩咐著站在身後的旺達:“等到他們把瓦坎達倉庫裏的振金武器帶走以後,就讓所有的空天航母全部回去吧!”

“是。”

旺達微微低下了頭,低聲道:“不需要讓他們來麵對那些可能隨時卷土重來的反抗者嗎?”

“沒有必要讓這些普通人承受這些。”

“是。”

這位一向鋒芒畢露的緋紅女巫,沉默了好長一會兒後,忽然輕聲開口繼續問道:“大人,需要我和您一起等待那些…”

“如果你想的話…隨便。”

上原奈落無所謂地回應了一句,又開口道:“哦,對了,讓他們把科爾森特工和希爾特工放下來。”

瓦坎達的倉庫裏積攢了數千年來製造的振金武器,這些振金武器所耗費的振金不過是瓦坎達振金儲量的千百分之一。

對於神盾局和九頭蛇的特工們而言,這些振金武器讓他們看得眼花繚亂,單單隻是搬運就花費了不少時間。

而除了一些常規的振金武器以外,還有振金科技製造出來的飛行器、醫療機器、實驗機器等諸多珍貴的物資。

這一趟攻打瓦坎達的行動可以說收獲頗豐,幾艘載重量還不足以超過負荷的空天航母,全部都直接裝滿了數百噸的振金礦石。

如果依照振金市場供不應求以及振金不可再生的關係,振金的價格大約是一萬美元一克,並且長期有價無市,這些空天航母上帶走的材料價格就超過了上萬億美元。

這場戰爭真是又輕鬆又賺錢。

所有前來參加戰爭的空天航母堪稱是滿載而歸。

唯有這場戰爭的指揮官留在了這裏,他還坐在瓦坎達的王宮中,在這座瓦坎達最高的建築內,靜靜地等待著那群反抗者的到來。

希爾特工和科爾森也被關在了這裏。

而在王宮的一樓大廳裏。

緋紅女巫旺達最終選擇留在這裏陪著上原奈落,現在她要作為第一道防線,阻止瓦坎達那些反抗者。

如果憑借她的精神超能力,那些複仇者們倘若小看她的力量,他們一定會永遠把自己的性命留在第一道防線上。

這可是未來足以憑一己之力抗衡滅霸的女人!

問題是…

旺達想得有點兒多。

這個女人還自以為是在幫助上原奈落掃清她的敵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做法讓上原奈落感覺自己像是個終極boss。

而旺達就是複仇者們進攻boss前的守關者。

這種感覺…

未免也太像反派了。

第二天。

清晨時分。

瓦坎達王都外的叢林裏。

整個瓦坎達王國的軍隊全部集結完畢。

瓦坎達的國王特查卡和王子特查拉協助史蒂夫羅傑斯等人擊敗了前來向巴基複仇的托尼斯塔克和詹姆斯·羅德,帶著他們一起前往匯合王後和蘇裏公主率領的瓦坎達軍隊。

而在他們趕路的時候,托尼斯塔克的眼中依舊充斥著對巴基·巴恩斯的恨意,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暴起殺人。

隻是為了保證安全,托尼被他們解除了武裝。

史蒂夫羅傑斯滿臉擔憂地開口勸說托尼,希望他的這位朋友也能放下仇恨:“托尼,那不是巴基想要做的,九頭蛇控製了他…”

“嗬,你們不就是九頭蛇嗎?”

托尼斯塔克的嘴角閃過了一抹譏諷,他的目光慢慢打量著場內的眾人,最終落在了尼克弗瑞的身上。

如今誰不知道尼克弗瑞這家夥是九頭蛇的間諜?

“你被人騙了。”

尼克弗瑞無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沉聲解釋道:“九頭蛇的人控製了世界安全理事會,控製了神盾局,甚至可能能夠影響白宮,為了消滅我們,把我們定義為九頭蛇的恐怖分子通緝…”

“說實話我也不相信你們是九頭蛇…”

羅德上校攤開手掌,嘰嘰喳喳地說起了他的事:“但是為什麽你要假死呢?上原奈落知道自己被欺騙的時候非常痛苦…”

“我知道…我都知道…”

尼克弗瑞慢慢點著頭,一邊繼續道:“不過上原也相信我們這些人是被陷害的,不然他也不會一直幫助我們…”

“我很理解。”

羅德上校點點頭,繼續道:“如果不是上原,或許我和托尼也會因為前任總統先生遇害被當做九頭蛇的間諜處理…”

這一點他們的遭遇相同。

因為他們都接受過上原奈落的幫助。

在場的每個人幾乎都和上原奈落打過交道,每個人幾乎都接受過上原奈落的幫助,對於這個一直幫助他們的朋友,大家的心裏都還是很感激的。

隻是…

他們聊著聊著…

就發現了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

如果上原奈落一直在幫助他們雙方的人,為什麽會走到現在他們不得不以命相搏的地步?尤其是上原奈落在空天航母炮擊過後,還派托尼斯塔克和詹姆斯·羅德來追捕他們。

瓦坎達的王子特查拉旁觀者清,搶先說出了裏麵不太對勁的地方:“等到…如果那位上原奈落局長知道真相的話,為什麽會讓你和這位鋼鐵俠先生來追殺我們?”

“……”

在場的人頓時有點兒卡殼。

“應該是為了讓我們接觸。”

娜塔莎提出了一個猜測,她輕聲繼續分析道:“如果上原不派他們外出來執行追捕我們的任務,托尼和羅德上校其實很難離開世界安全理事會的控製…”

這個猜測非常合理。

大家潛意識裏不願意相信上原奈落會是敵人。

史蒂夫羅傑斯皺著眉頭,對此提出了些許質疑:“但是上原可以告訴斯塔克和羅德上校真相…”

克林特挑了挑眉毛,他堅持娜塔莎的判斷:“沒有查清之前,誰都無法確定什麽才是真相…我們不確定我們身邊是否真正存在著九頭蛇,上原或許也不確定吧?羅傑斯隊長,你身上那些和希特勒可能存在的嫌疑可是完全沒有洗刷幹淨呢!”

“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

尼克弗瑞打斷了他們可能出現的爭執,沉聲道:“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結束這場莫名其妙的戰爭…”

說實話…

相信上原奈落的人更多。

這不是廢話嗎…

一群人總是接受上原奈落的幫助,誰也不好意思去懷疑這個一直幫助他們的人,尤其這個人還是在困境中雪中送炭…

如果他什麽也不做的話,他們這群人或許早早就會被cia、fbi或者世界安全理事會的特工們一網打盡了…

至於史蒂夫羅傑斯的猜測,隻是因為他被自己的隊友背叛的時候有點多,所以神經稍微有些緊張。

直到他們這一行人遇到了蘇裏公主和瓦坎達大軍的時候,大多數人還在認為是上原奈落刻意拯救蘇裏公主和王後,否則這兩位王室成員和朵拉護衛隊就會因為抵抗而被殺害。

這個說法…

確實說得過去。

現在空天航母戰鬥群已經離開瓦坎達,天空中已經不存在能夠威脅這支軍隊的火力。

所有人集結過後,浩浩蕩蕩的瓦坎達大軍和複仇者們跟隨著瓦坎達的國王特查卡重新奪回王都。

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世界安全理事會還會留下不少人駐紮,結果卻一路沒有遇到任何抵抗,直接進入了王都。

直到…

他們抵達了王宮。

朵拉護衛隊的衛士們第一時間要進入王宮重新建立防線的時候,一縷強大的精神力卷住了她們的身體,將她們直接甩出了大門!

“還有敵人!”

整個朵拉護衛隊瞬間警戒起來!

除了依舊被銬起來的托尼斯塔克,複仇者們也飛快地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這種能力明顯不是普通人類!

“哦,那是旺達。”

羅德上校認出了這是旺達的能力,轉頭解釋道:“旺達是新招進來的複仇者,因為你們的叛逃讓複仇者小隊損失慘重,所以上原奈落不得不招入新的超能力者維持…”

正當詹姆斯·羅德想要絮絮叨叨地解釋的時候,一縷鮮紅色的精神力忽然出現纏住了他的身體,將他重重地摔向了牆邊!

“小心!”

史蒂夫羅傑斯飛出把羅德上校拽了過來,他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凝重,抬手抓起了自己的盾牌!

尼克弗瑞的手中握著一柄手槍,搖了搖頭低聲道:“這種做派可不像是一個複仇者該幹的事…她應該是我們的敵人,或許是別的什麽人安插進入複仇者的人…”

“那就先把她製服!”

史蒂夫羅傑斯率先舉起自己的盾牌衝了進去!

作為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做得最多的就是在遇到麻煩的時候帶頭衝鋒,盡管這也無數次讓他陷入了危險之中…

然而他的身體以更快地速度倒飛了出來!

一抹鮮紅色的精神力直接裹住他的身體,瞬間將他的身體砸穿了王宮的牆壁,把這位美國隊長摔在了大街上!

這就尷尬了…

史蒂夫羅傑斯甚至連敵人都沒看到,就直接被摔了出來,他狼狽地扶著自己的身體站了起來,一瘸一拐地走到了自己的盾牌邊上。

“還是讓我們來吧…”

瓦坎達的王子特查拉忍住自己的笑意。

這位王子招手指揮著瓦坎達的軍隊集結,一列強壯的士兵舉起他們手中的振金盾牌,一麵麵防護盾出現在他們麵前。

這群士兵小心翼翼地緩慢地推進著。

無數桌椅磚石直接鋪天蓋地地砸了下來!

在強大的精神力加持下,旺達可以肆無忌憚地操縱著周圍的一切,甚至地麵的石板也在飛快地裂開,一塊塊石頭迅速堆積,把前進的士兵們盡數陷入了大地之中!

趁著這個機會,史蒂夫羅傑斯揮舞著手中的振金圓盾,擋飛了所有的襲擊物品,猛地衝向了王宮大廳那個穿著紅色風衣的女人!

巴基·巴恩斯的手中端著衝鋒槍,如同七十年前一般,緊緊地跟在自己的戰友身後隨時策應支援,兩個人的合作依舊默契,讓他們的心裏都忍不住有些恍然隔世的感覺…

克林特、娜塔莎和尼克弗瑞也順著窗戶潛入了大廳內,每個人的手中都舉起了自己的武器,對準了站在大廳中央的旺達!

瓦坎達的國王特查卡身上穿著黑色的黑豹戰衣,身體敏捷地如同獵豹一般衝進了王宮,他的兒子特查拉和女兒蘇裏羨慕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兩人也拿起振金武器緊隨其後衝了進去!

“你已經被包圍了…”

尼克弗瑞握著手槍瞄準了旺達,沉聲想要開口勸降:“不論你是誰的部下…”

一縷鮮紅色的精神力如同鬼魅一般盤旋在大廳之中,凡是被精神力席卷過的地方如同被風暴席卷盡數被摧毀殆盡!

“開槍!”

根本不需要尼克弗瑞指揮!

克林特手中的弓箭驟然出手!

巴基·巴恩斯和尼克弗瑞舉槍射擊,一枚枚子彈朝著旺達脆弱的身體飛射而去,他們可不敢用自己的性命來賭!

“麻煩…”

旺達皺著眉頭收回自己的精神力,她迅速抬起自己的手掌在麵前撐起了一麵紅色護盾,擋下了所有射來子彈。

啪嗒啪嗒…

一顆顆彈頭掉落在了地板上…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心裏都不由得泛起了同一個念頭。

這是一個相當棘手的女人。

這個女人的超能力,幾乎堪稱是全能的存在,不論是攻擊還是防禦或者是控製,都可以依靠超能力輕而易舉地做到。

當然。

這個女人也並非沒有缺點!

在場的每個人幾乎都是戰鬥好手,他們大約已經知道這女人專心致誌之下或許隻能用超能力做一件事…

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交換了一個眼神,他猛地朝著旺達甩出了手中的盾牌,那麵振金合金製造的盾牌幾乎可以摧殘鋼鐵,更不要說隻是攻擊一個女人的身體!

旺達匆匆抬起手掌,用自己的精神力控製住那麵盾牌,將那麵盾牌甩了出去!

這一點時間足夠了…

還不等旺達再度反應過來的時候,巴基手中的衝鋒槍就射出了一梭子子彈,子彈瞬間穿透了旺達的身體!

一團團血花綻放開來!

旺達有些不敢置信地低下頭,慢慢伸手撫摸著自己的身體,手掌迅速染上了一團殷紅的血液…

這是…

她的血嗎?

要到此為止了嗎?

在場的其他人也不敢相信,這個剛才還在肆意張狂的女人,竟然就被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兩個老兵用這麽點小計謀殺掉了…

正當旺達感覺自己的生命飛快流逝的時候,一個有些百無聊賴的聲音出現在了她的耳邊:“總是喜歡自作主張的部下,會讓我這個上司很困擾的…”

正當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王宮大廳的上空飛來了一縷淡綠色的光芒,徑直落在了旺達的身上…

當這抹淡綠色的光芒包裹住了旺達身體的時候,她身上的傷口飛快地痊愈著,一顆顆彈頭從她的傷口中倒退著飛了出來…

這是…

時間的力量。

時間仿佛重新定義了旺達的身體,讓她的身體迅速恢複成了原本應有的模樣,這一幕讓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個世界…

還有這種讓人起死回生的能力嗎?

不…

這應該是…

讓時間倒流的能力!

所有人都在為旺達的死而複生驚訝的時候,上原奈落溫和的聲音回蕩在了王宮的大廳之中:“旺達,如果你剛才不小心殺掉他們,會讓我很不開心的…“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的聲音又陡然變得冰冷起來:“當然,他們剛才殺掉我的部下,讓我覺得更不開心…”

“好了,諸位…”

“跟著旺達一起上來吧!”

“反正我安排你們走到這裏,大家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