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 讓老局長看看自己過得有多落魄,讓他看看我們過得有多好!
loading...

紐約市。


布魯克林區。


一輛出租車停在了路邊。


一個穿著黑色緊身衣的女人走了下來,顏色單調的緊身衣卻在她的身上顯得別有風情,襯托著她傲人的身材。


“天氣還不錯。”


一個渾身勁裝的男人緊隨其後下車,他的手中拎著一個長長的箱子,神色間滿是警惕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那也不能掉以輕心。”


這一男一女,正是鷹眼克林特·巴頓和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他們來紐約布魯克林區就是為了調查史蒂夫羅傑斯。


他們兩個這麽小心也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們發現最近有人在追查他們的行蹤。


娜塔莎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抹憂慮,溫聲問道:“我們才拒絕回去述職不過幾天,現在就已經有人在暗中跟蹤追查我們了…他們可以尋求到援助,應該是神盾局的同事。”


“嗯,這很諷刺。”


克林特·巴頓的嘴角閃過一抹輕笑,看著娜塔莎開口道:“我們按照神盾局局長的命令執行任務,神盾局的其他特工們卻在跟蹤我們,想要把我們緝捕…”


“哈…”


娜塔莎的臉上也忍不住露出笑意,柔聲道:“至少我們還不錯,不用像我們的局長先生一樣被關在籠子裏…”


“是,走吧!”


克林特·巴頓點頭笑了笑,終結了這個話題。


兩個人沿著街道一路躲避攝像頭,一邊觀察著周圍是否有人有什麽異常,這條路上一直也沒出什麽問題,他們才抵達了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的家門前。


克林特順手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一根鐵絲,伸手開始搗鼓起來:“先看一下他是什麽時候離開家的…”


然而。


房內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這位美國隊長剛拆掉自己身上傷口的繃帶,就聽到了門外淅淅索索的聲音,他走到貓眼邊,就看到了這兩位出現在他的門口。


“克林特?娜塔莎?”


史蒂夫羅傑斯順手點開了房門,看了一眼克林特手裏的鐵絲,又看了一眼滿臉震驚的娜塔莎和克林特。


在場的三個人,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驚訝。


什麽情況?


“克林特…”


史蒂夫羅傑斯的嘴角抽了抽,古怪地開口道:“你們來我家裏可以直接敲門的…”


“他隻是習慣了。”


娜塔莎順勢吐槽了一句克林特,朝著隊友挑了挑眉毛,用眼神示意自己的隊友收斂起來。


“一時順手…”


克林特的表情頓時有點兒尷尬起來。


誰能來告訴他,為什麽史蒂夫羅傑斯還在家裏啊!難道這家夥還不知道自己攤上大事了嗎?


也不對…


或許這家夥根本不知道自己暴露了?


現在應該怎麽辦?


“剛好我有事要找你們…”


史蒂夫羅傑斯皺了皺眉頭,邀請他們走進了家中:“進來先喝一杯咖啡吧…事情或許有些麻煩。”


史蒂夫羅傑斯的確需要人幫忙。


或者說,史蒂夫羅傑斯需要有人幫他尋找他的老朋友巴基,哪怕巴基這家夥刺殺他險些殺掉他,史蒂夫羅傑斯依舊想要查清巴基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巴基的出現…


讓史蒂夫羅傑斯才真切地知道自己在這個時代並不孤獨。


娜塔莎和克林特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默契地點了點頭,跟著史蒂夫羅傑斯走進了家中。


史蒂夫羅傑斯遞給兩人一罐咖啡,坐在了他們的對麵,說起了自己和巴基的事:“前幾天我遇到了一個人…巴基·巴恩斯…他變得和過去很不一樣…他想要殺死我。”


“但是…”


“我們在七十年前是可以生死依托的戰友,或者可以說,是可以為對方獻出自己的性命那種兄弟。”


“隻是他在刺殺我以後就失蹤了,我懷疑他可能被九頭蛇或者其他什麽組織控製了…”


史蒂夫羅傑斯絮絮叨叨地說著他自己的猜測,對於這兩個複仇者的隊友倒是合盤托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娜塔莎和克林特的眼中是什麽形象。


這個美國隊長…


還是一如既往地單純。


娜塔莎和克林特一點也不單純,他們兩個人的臉色漸漸古怪了起來,難道史蒂夫羅傑斯沒有和巴基·巴恩斯勾結?


這裏麵到底是什麽情況?


而在他們在裏麵談論巴基·巴恩斯的時候,一輛輛高大的悍馬車浩浩蕩蕩地駛入了布魯克林區。


為首的一輛車上。


上原奈落坐在副駕駛上閉目養神。


這輛汽車的後排坐著一男一女,赫然是大半年前曾經叛逃出神盾局的科爾森和希爾,他們的手上戴著結實的鐐銬。


“上原奈落,你要做什麽?”


科爾森特工沒有嚐試打開手銬,因為他知道他和希爾不是上原奈落的對手,他隻是好奇上原奈落為什麽會讓他和希爾出來。


因為自從那一場由上原奈落策劃著他和希爾的‘叛逃事件’過後,他們兩人就被上原奈落手下的怪物囚禁了起來。


原本科爾森還以為他和希爾會被上原奈落囚禁至死,結果還沒過大半年的時間,上原奈落又把他和希爾拎了出來。


上原奈落依舊閉著眼睛,手指慢吞吞地敲著,難得開口解釋了一句:“來讓你們陪我來看一場大戲…”


“……”


神經病啊!


科爾森和希爾有點兒想罵人。


這家夥又想幹什麽不是人的事?


“如果一個人類做過什麽了不得的事,就需要別人來幫他記住這件事,恰好我也就是這麽一個普通的人類…”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說著話,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他的目光隔著黑色防彈玻璃,落在了一棟房子上:“當然,最重要的是,我想讓你再看看你的偶像,因為說不定這就是你見他的最後一麵…”


“羅傑斯隊長?”


科爾森扭過頭朝外看去,他的臉色陡然變了變:“上原奈落,你又想對隊長做什麽!”


那棟房子!


是史蒂夫羅傑斯隊長的家!


因為這棟房子的產權是科爾森親手為史蒂夫羅傑斯辦理的手續,他對於自己偶像的住處記得很熟。


“我來檢驗一下史蒂夫羅傑斯隊長的身手…”


上原奈落伸手抓起了車上的對講機,輕聲下達了自己的命令:“特勤小隊,立刻開始行動,不用顧忌任何傷亡!”


“一隊明白!”


“二隊明白!”


“三隊明白!”


二十多輛漆黑色的悍馬車跳下來了七八十個特勤隊員,每個人的手中都握著衝鋒槍,甚至還有人從車廂裏抱出了榴彈槍和火箭筒。


科爾森特工和希爾兩個人眼睜睜地看著這群特勤隊員朝著史蒂夫羅傑斯的房子奔了過去。


這種武裝力量…


哪怕史蒂夫羅傑斯是個超級士兵,也很難說能夠確定幸存。


“上原奈落,你一定會受到懲罰的…”


“我很期待那天的到來。”


上原奈落搖了搖自己的手機,寫了一封發給娜塔莎的郵件,還特意展示給科爾森和希爾看了一眼:“這些都是世界安全理事會幹的,跟我有什麽關係?”


史蒂夫羅傑斯的家中。


他們還在討論著巴基·巴恩斯的事,隻是娜塔莎和克林特明顯表情有點兒微妙,因為他們不太能夠理解史蒂夫羅傑斯為什麽要把他和巴基的一切都告訴他們…


或許…


史蒂夫羅傑斯是清白的?


娜塔莎心裏有點相信史蒂夫羅傑斯的人品,她甚至猜測當初的德語密信有可能是九頭蛇間諜的陰謀。


這個七十年前的二戰老兵…


其實是個心思很單純的男人。


正當娜塔莎思考著應該怎麽暗中試探一下史蒂夫羅傑斯究竟知不知道德語密信的事,她的手機收到了一封上原奈落發來的郵件。


【剛剛收到消息,外勤部的訓練場無人訓練,世界安全理事會已經派出三支特勤小隊趕往布魯克林。】


娜塔莎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臉色瞬間大變,猛地抬起頭看向了史蒂夫和克林特!


“先生們…我們好像有大麻煩了!”


“什麽?”


史蒂夫羅傑斯的臉上還有些疑惑。


這位二戰老兵還不太清楚美國高層出現了一些問題,也不知道神盾局一直在針對他!


下一秒!


門外傳來了一陣鏗鏘的腳步聲!


“fire!”


無數槍彈朝著這棟房子激射!


一顆顆火箭瞬間洞穿了牆體和玻璃,房間內的三個人飛快地趴在地上,躲避著子彈和炮火的衝擊!


“外麵是三支特勤小隊!”


娜塔莎滿臉不安地望著他們,小心翼翼地看著史蒂夫羅傑斯開口道:“上原剛剛送來的消息…世界安全理事會想要逮捕你!”


“為什麽?”


“……”


娜塔莎沉默著沒有應答。


克林特打開了自己的箱子,甩手抽出了一柄火藥箭,抬手射向了窗外,一邊開口緩解著話題:“總之,我們先離開這裏吧!”


“嗯…”


娜塔莎慢慢點了點頭,輕聲道:“史蒂夫,我們和你一樣,都已經被神盾局通緝了…神盾局已經徹底成為了世界安全理事會的傀儡,或許是九頭蛇的間諜操控的這一切。”


還不等史蒂夫羅傑斯說點兒什麽,客廳的牆體被徹底破壞,十幾個特勤隊員端起衝鋒槍,子彈密密麻麻地朝著他們飛射而來!


“先走!”


三個人瘋狂地在房子裏穿梭!


克林特抬手一箭射穿了一名扛著火箭筒的特工肩膀!


隻是這一箭有些太過勉強,克林特的動作稍微慢了一點,就被幾顆流彈擊中了肩膀和大腿,瞬間喪失了戰鬥力。


史蒂夫羅傑斯拽著他的身體,背著他在房子裏逃竄,一邊開口招呼娜塔莎:“快,先跟我去地下室!”


作為一個老兵…


或者說作為一個不太想要見光的老兵,史蒂夫羅傑斯為自己修建了一個可以訓練用的寬闊地下室。


那裏也有一條對外通道。


至少能讓他們安全地離開這裏。


而負責狙擊包圍這棟房子的外勤隊員們端槍衝進了房子以後,小心翼翼地仔細檢查過後,沒有找到史蒂夫羅傑斯的蹤跡。


他們隻能向上原奈落匯報這個壞消息。


“沒關係。”


上原奈落完全沒有在意他們的問題,平靜地繼續吩咐他們帶著武器回到車上:“所有人全部上車,我先回去,你們去下一個地方。”


“……”


剛剛還在慶幸史蒂夫羅傑斯逃過一劫的科爾森特工,聽到了上原奈落的命令,忍不住又有點兒好奇。


“你這家夥…還想幹什麽?”


“給我們的老上司找麻煩啊!”


上原奈落歪了歪自己的腦袋,輕笑道:“尼克弗瑞局長以為自己躲在安全屋裏就沒有人能找到他…但是隻要我們想要找人,就沒有我們查不到的。”


“現在空天航母正在天上巡航,整個美國都處在神盾局的監控之下,你猜我們的老局長能躲多久呢?”


“…弗瑞局長,也被你們逼出了神盾局?”


“不,是他自己走的。”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他為了想要讓潛伏在神盾局的我們這些九頭蛇放鬆警惕,所以暗中假死脫身…這是他犯下的最大錯誤,大約…僅次於批準我加入神盾局?”


“……”


科爾森忍不住又想罵人了。


媽的…


這家夥還好意思說?


“我們走吧,科爾森特工。”


上原奈落微笑地看著科爾森,繼續道:“現在我是神盾局的局長,人一旦發達了,肯定不能忘了自己的老朋友…”


“你想幹什麽!”


“我就是想讓我們的老局長看看,他自己過得有多慘,我們這群老部下過得有多好…”


上原奈落的車先離開了這裏,其他特勤隊員全部上車,這一趟悍馬車隊有條不紊地順著車流朝著紐約郊外的安全屋方向駛去。


那裏…


是尼克弗瑞暫住的地方。


隻是尼克弗瑞的經驗豐富,遠比娜塔莎和克林特冷靜,他在新聞上看到這支悍馬車隊的時候就心生警惕,撤出了自己的安全屋。


上原奈落也沒有過多做什麽。


他隻是下令特勤隊員摧毀了尼克弗瑞的安全屋。


而且,上原奈落找人調出了尼克弗瑞曾經在神盾局內調用資金修建安全屋的所有地點,從資金往來以及尼克弗瑞及其麾下特工的行動軌跡徹底調查。


最重要的是…


這些安全屋的修建,大都有科爾森和希爾特工兩個人的功勞,這兩位的行動軌跡成為被調查的重點。


隻要一座房子沒有住人,就會被特勤隊員深入調查,一旦發現問題立刻直接暴力用炸彈拆除。


寧殺錯…


不放過。


整個紐約的安全屋都被摧毀。


這一番操作下來,尼克弗瑞這位神盾局的前任局長變得徹底無家可歸,他本人還要麵臨著fbi和cia的追捕。


一天一夜過後。


尼克弗瑞睡在了一個小鎮的停車場裏。


這個男人有點兒懷疑到底哪裏出了問題。


直到尼克弗瑞偷偷查看最近的新聞,他看到世界安全理事會發表的最新新聞,新聞上宣布了世界安全理事會的理事主任。


然後…


尼克弗瑞就看到了這位理事主任的照片。


一個相當熟悉的人。


一個讓尼克弗瑞無比懷念的人。


那張理事主任的照片,正是滿臉冷漠的科爾森。


從照片上來看科爾森的臉上似乎很有官威的樣子。


除了科爾森以外…


還有角落裏站著的男人。


正是一副明明不開心卻做出強顏歡笑模樣的上原奈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