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這個世界還有可以信任的人嗎?有,他叫上原奈落!
loading...
時間在不斷前進。

上原奈落將托尼斯塔克和詹姆斯·羅德上校控製在了神盾局內,又刻意製造出來巴基·巴恩斯和史蒂夫羅傑斯的牽扯,立刻就開始了自己的連環計劃。

整個美國開始飛快地行動起來。

伴隨著白宮全麵下達通緝命令,fbi和cia合力通緝前任神盾局局長尼克弗瑞的消息終於在高層流傳出來。

整個美國高層都知道了這一樁間諜潛伏假死的驚天大案。

神盾局的兩位王牌特工娜塔莎·羅曼諾夫和克林特·巴頓才通過這些渠道得知了這個消息,他們兩個人都有點兒迷惑。

這到底是什麽情況?

不論是亞曆山大·皮爾斯,還是尼克弗瑞,凡是擔任過神盾局局長的人怎麽都是九頭蛇的人呢?

事實上,娜塔莎和巴頓兩個倒是都知道尼克弗瑞假死的事,甚至尼克弗瑞還通過他們得到過神盾局的情報,他們兩個人也都知道尼克弗瑞借助假死悄悄調查神盾局內部九頭蛇間諜的事…

結果…

怎麽尼克弗瑞變成九頭蛇了呢?

這是尼克弗瑞不小心陷得太深,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調查出來了?還是被九頭蛇的人誣陷成為了九頭蛇?

不管怎麽說,娜塔莎得到消息的第一個想法還是悄悄打電話聯係一下尼克弗瑞,看看這位老上級到底是怎麽回事…

不過…

有人先聯係了娜塔莎。

“羅曼諾夫,我是上原奈落。”

電話裏的男人聲音有些沉悶,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弗瑞局長還活著…羅曼諾夫特工,現在的你究竟是效力於神盾局,還是效忠於我們的弗瑞局長?”

“……”

娜塔莎感覺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

這兩個答案好像都是錯誤的,在沒有真實揣測到上原奈落的意圖之前,娜塔莎覺得不論使用哪個答案都是陷阱。

“嗯…我們的新局長先生呢?”

娜塔莎的嘴角閃過一抹動人的微笑,喉嚨裏壓著勾人的嗓音對著電話開口道:“你是忠於神盾局…還是忠於我們的前任局長呢?”

“我?”

上原奈落遲疑了一會兒,才給出了娜塔莎答案:“我不知道自己忠於誰…現在的我,隻能選擇忠於正義。”

“我也一樣。”

娜塔莎立刻跟上了相同的答案,就飛快地轉移了話題,開始問起了正事:“那麽現在局長先生讓我去做什麽?找到我們的前任局長?自從你上任以來,我和克林特很久沒有接過任務了…”

“這是我的失職。”

上原奈落在電話裏歎了一口氣,開口致歉:“抱歉,我繼任以後就一直在清剿九頭蛇的基地為弗瑞局長複仇…”

“結果…”

娜塔莎也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自從上原奈落上任局長以來,根本什麽都不懂,就知道拚命打擊九頭蛇為尼克弗瑞局長複仇,結果沒想到尼克弗瑞假死,甚至還疑似是九頭蛇的高級間諜…

這個世界變得太快了…

估計上原奈落收到消息的時候也很迷惑吧?

“不說這些了…”

上原奈落的聲音變得更消沉了,他歎著氣繼續道:“總之,弗瑞局長那邊相當麻煩,不是我們能隨便插手的…現在我這邊有一個更棘手的問題,需要你和克林特去處理。”

“什麽問題?”

娜塔莎忍不住低笑了一聲,有些無奈道:“現在還有什麽是比我們的老上司是九頭蛇更糟糕的問題嗎?”

是啊…

對於神盾局來說,還有什麽是比亞曆山大·皮爾斯和尼克弗瑞兩任局長都是九頭蛇的間諜更糟糕的問題嗎?

“有。”

上原奈落平靜地略過話題,提起了另一件事:“娜塔莎,資料庫裏顯示你曾經和巴基·巴恩斯交手過?”

神盾局裏的確有著這份工作檔案。

娜塔莎·羅曼諾夫和巴基·巴恩斯曾經交過手,最終娜塔莎的腰腹上被巴基留下了一道深長的傷口,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從那個時候起,就再也沒辦法穿比基尼了。

聽到巴基·巴恩斯的消息,娜塔莎的情緒也陡然沉重了起來:“那家夥…又有他行動的消息了嗎?”

“情況有點糟糕…”

上原奈落在電話的另一端有些遲疑,他朝著娜塔莎的郵箱裏發送了一份郵件,才開口繼續道:“巴基·巴恩斯很久以前就被九頭蛇策反,現在他應該確認無疑是九頭蛇的成員…”

“沒錯。”

這件事是娜塔莎親自確認。

因為那一場交手中,巴基·巴恩斯簡直六親不認,就像是一個毫無感情的殺戮機器,不論他的對手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他都是毫不留情地痛下殺手。

“但是…”

上原奈落的話說到一半又陷入了停滯,他緩緩開口道:“算了,我不知道該怎麽說…情報我已經發到了你的郵箱。

這份情報是我們在附近監視史蒂夫羅傑斯隊長那邊的特工發來的最終訊息,這名特工已經被巴基·巴恩斯殺害了。”

“好,我看一下。”

叮咚。

一封郵件出現在娜塔莎·羅曼諾夫的郵箱裏。

娜塔莎打開郵箱,就看到了一張照片,上麵是巴基·巴恩斯和史蒂夫羅傑斯隊長擁抱重逢的照片。

顯然…

這裏肯定有問題。

要麽是巴基·巴恩斯已經背叛九頭蛇,要麽是史蒂夫羅傑斯背叛了複仇者聯盟,不然他們怎麽會相處得這麽友好?

“去查一下吧,娜塔莎。”

上原奈落的情緒也前所未有地低落,讓人能夠聽出他聲音裏的消沉:“叫上克林特一起查清楚巴基·巴恩斯的問題,還有史蒂夫羅傑斯隊長,他身上也有一些問題…你應該還記得科爾森特工和希爾特工叛逃的事吧?”

“嗯…”

“他們叛逃的原因,就是因為發現了史蒂夫羅傑斯隊長可能是阿道夫·希特勒安插在盟軍的間諜,用來借盟軍的手清理紅骷髏…”

“怎麽可能?”

娜塔莎可不知道背後還有這種隱情!

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平靜地繼續道:“我繼任局長以後,查看了神盾局的檔案資料,事實上的確如此…

哪怕這是九頭蛇…甚至是疑似九頭蛇的弗瑞局長想要陷害史蒂夫羅傑斯隊長,我們也必須查清楚。”

這口黑鍋…

哐當就摔在了尼克弗瑞的頭上!

不管最後的結果是史蒂夫羅傑斯被所有人都認定是希特勒的人,還是史蒂夫羅傑斯被尼克弗瑞陷害的…

上原奈落這一波都不虧。

當然。

最壞的結果也不過是他們幾個人互相信任,信任對方都是自己人,然後把一切都歸咎到九頭蛇那些間諜的身上。

但是…

這和他上原奈落局長有什麽關係?

“我會查清這件事的。”

娜塔莎答應了上原奈落的要求,又有些疑惑和擔憂地開口道:“話說起來,上原,你的情況怎麽樣?我聽說fbi和cia那群人除了通緝弗瑞,神盾局卻沒有下達過類似的命令…”

“如果我什麽都不做的話,白宮和世界安全理事那邊應該不會拿我怎麽樣,因為我還是曉組織的實習生,這個宇宙組織成員的身份能夠讓他們不敢妄動…”

上原奈落說到這裏的時候,又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不過…亞曆山大·皮爾斯和尼克弗瑞兩任局長都是九頭蛇的間諜…他們派人已經接管了神盾局的所有事務,我隻能依照他們的命令行事。”

他。

上原奈落。

天然不粘黑鍋。

娜塔莎·羅曼諾夫自然不會想到這些,她有些溫柔地開口,安撫著上原的情緒:“先忍耐一下吧,上原,等到我們把一切真相都查清楚,你那邊就沒什麽事了…”

“…嗯。”

上原奈落悶哼了一聲,繼續道:“算了,神盾局對我們來說隻是一個能夠提供情報的部門,現在最重要的是保證複仇者的獨立,這才是我們現在唯一能做的。”

說完這些之後,上原奈落的聲音再度壓低,小聲道:“還有,你們偷偷查一下弗瑞局長,不論他究竟是不是九頭蛇的間諜…”

“還有。”

“如果有其他神盾局的內勤人員打電話要求你們回到總部或者基地,一定不要按照他們的要求回來!”

“世界安全理事會已經瘋了,他們想徹底掌控神盾局,徹底掌控複仇者,徹底掌控這個世界的一切…”

“另外。”

“不要告訴托尼斯塔克。”

“因為托尼斯塔克被軟禁在了神盾局,隻是他見到了他的父母被九頭蛇的巴基·巴恩斯殺死的真相,他現在為了能夠幫他的父母複仇,什麽事都可能做得出來…”

“至於…”

“算了,就這樣吧。”

“一切都要靠你們了,娜塔莎。”

電話中傳來一陣嘟嘟聲,上原奈落的這通電話戛然而止,娜塔莎也隻能無奈地搖了搖頭,收起自己的手機。

這一通電話帶來的信息量很大。

娜塔莎伸出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又拿出自己的手機,來回翻看著自己手機通訊錄中的號碼,現在她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究竟應該把電話打給誰。

史蒂夫·羅傑斯?

尼克·弗瑞?

克林特·巴頓?

一共有三個人選,其中兩個人都不太可靠了。

娜塔莎思考了許久,還是選擇了唯一一個可以讓她百分百信任的人,那就是招攬她進入神盾局的克林特·巴頓。

不論是要調查尼克弗瑞,還是要調查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巴恩斯的問題,她都需要一個盟友。

現在神盾局內部被白宮和世界安全理事會控製,上原奈落這個局長都被架空甚至被監控,她隻能自己尋找盟友。

正當娜塔莎思考過後,打算聯係克林特·巴頓的時候,一個神盾局的內勤特工打來了電話,要求她和克林特立刻返回總部述職…

被上原奈落說中了!

世界安全理事會想要軟禁他們這些神盾局的王牌特工!

依照上原奈落的囑咐,娜塔莎自然不會遵從這個命令,因為上原奈落早就告訴過她,一旦她和克林特選擇回到總部,就會被世界安全理事會派出來的人軟禁。

那個時候,神盾局就隻能徹底任人宰割,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查出尼克弗瑞的真相,也不可能有人為複仇者的存在保駕護航了!

最重要的是…

她可沒有曉組織實習生的身份來保護自己!

娜塔莎不理會這些召集命令,也不在乎違背這些命令的後果,因為她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真相!

隻要查清真相…

就不用擔心任何後果!

而且上原奈落這個白宮和世界安全理事會的傀儡局長都會幫她擔保的,因為她現在遵守的是來自於上原奈落的命令。

可惜…

娜塔莎絕對不會想到。

正是對她下達了命令,讓她去調查史蒂夫羅傑斯和尼克弗瑞的人,親手簽署了對她和克林特·巴頓的通緝令…

人性,就是這麽複雜。

神盾局總部。

局長辦公室裏。

上原奈落隻是用幾個電話,就直接把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和鷹眼克林特·巴頓趕出了神盾局。

現在他正握著一隻水筆簽下了自己的命令。

“用世界安全理事會的名義,立刻把這封通緝令下發到各個基地和所有外勤特工手中,順便也傳達給fbi和cia,娜塔莎·羅曼諾夫和克林特·巴頓背叛了神盾局…”

這波操作。

上原奈落打算給自己一百分。

“好了。”

上原奈落把手裏的命令交給自己的下屬,他的手指微微滑動,在辦公室裏拉開了一個虛擬的世界地圖。

現在。

他要開始靜靜地等待好戲上演了。

現在被整個世界追捕的尼克弗瑞局長,究竟會藏在哪個安全屋呢?那家夥到底還偷偷修建了多少安全屋…

紐約市郊區。

一棟古舊的房屋座落在這裏。

這棟房子看起來有些老舊,實際上別有洞天,位於房子正下方的數百米地下,建造著一個空間極大、裝修齊全的避難室,裏麵存放著密密麻麻的彈藥以及各類生活物資。

顯然,這是一座安全屋。

哪怕這個世界發生核戰爭乃至外星人入侵毀滅地球的危機,房子的主人也能躲藏在避難室裏生活一年以上的時間。

這座安全屋的主人正是尼克弗瑞。

類似於這種的安全屋,尼克弗瑞還建造了很多,他在很早以前就為可能發生的致命危機而做好準備了。

隻是…

尼克弗瑞沒有等到核戰爭,也沒有等到外星人毀滅地球,他隻等到了自己被白宮和特務部門通緝的消息。

而且…

還是被冠以九頭蛇間諜的名頭。

尼克弗瑞知道自己不是九頭蛇,他第一個念頭就是認定這是九頭蛇針對他的陰謀,問題是為什麽他假死的事會泄露呢?

整個世界知道這件事的人隻有三個。

娜塔莎·羅曼諾夫,克林特·巴頓,以及幫忙隱藏的托尼斯塔克,甚至都沒告訴他最看重的部下上原奈落!

“現在…”

尼克弗瑞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翻看著其中的號碼,停留在了上原奈落的號碼上,他的嘴角泛起了一抹苦笑。

“真是沒想到…”

“這樣把他們三個排除下來…”竟然隻有一直不知情的上原,才是勉強可以信任的人…”

是的。

假死行動的泄露,標誌著他們裏麵肯定有間諜。

而對於一無所知的上原奈落,反而成為唯一還算確定可以信任的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