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習慣了被戰友捅刀的美國隊長
loading...

上原奈落是九頭蛇的最高首領。


在上原奈落的安排下,巴基·巴恩斯很快就被這座實驗室釋放,這位冬日戰士平靜地接受了刺殺史蒂夫羅傑斯的命令。


臨行之前,上原奈落又安排了一個九頭蛇的特工向巴基·巴恩斯傳遞獨特的刺殺技巧,以免史蒂夫羅傑斯經曆的刺殺太舒服。


“巴基特工,你不要任何偽裝。”


“史蒂夫羅傑斯曾經是我們九頭蛇的一支特別行動隊隊長,後來他在七十年後被神盾局複蘇過來就選擇了背叛我們。”


“在七十年前的那場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你是史蒂夫羅傑斯率領的那支特別行動隊的成員之一,他見到你的時候,一定會驚訝於你為什麽會活到這個時代。”


“史蒂夫羅傑斯一定不會對你抱有戒心。”


“因為史蒂夫羅傑斯絕對不會想到我們九頭蛇並沒有隨著戰爭消亡,這個為了榮華富貴投靠了神盾局的叛徒,絕對不會想到我們還在隱匿在這個世界上。”


“當史蒂夫羅傑斯這個叛徒欣喜驚訝於你還活著的時候,你不需要提問他為什麽背叛九頭蛇的問題,我們也不需要他的答案。”


“對於叛徒,隻有死亡才能消泯他的證據,在你們相遇的時候,你隻需要幹脆利落地出手刺殺,用你的刀子捅進他的胸膛。”


“巴基特工,解決掉史蒂夫羅傑斯這個叛徒。”


“這是我們的最高首領賦予你的使命。”


“隻要你能夠完成這項任務,最高首領會讓你取代史蒂夫羅傑斯曾經的位置,讓你成為新的九頭蛇隊長。”


“去吧,巴基特工!”


“讓史蒂夫羅傑斯這個叛徒感受到什麽才是絕望和痛苦,讓他知道背叛九頭蛇究竟會付出何等不可承受的代價!”


這位九頭蛇特工絮絮叨叨地向巴基·巴恩斯傳授了一遍來自於上原奈落傳達過來的技巧,才讓巴基·巴恩斯離開基地。


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麽刺殺技巧。


隻是他們九頭蛇向巴基·巴恩斯灌輸進去的新故事,通過偷天換日扭轉乾坤改換身份等等辦法,讓巴基·巴恩斯先植入了史蒂夫羅傑斯九頭蛇叛徒的念頭。


其實人家根本不是九頭蛇的人…


正兒八經是他們九頭蛇的死對頭來著。


當然…


巴基·巴恩斯也不是他們九頭蛇的人…


隻是他們九頭蛇洗腦控製的一個家夥,這個叫巴基的家夥也是他們九頭蛇曾經的死對頭啊…


現在仔細想想的話,似乎他們的首領上原奈落安排的計劃還不錯,讓這兩個他們九頭蛇的死對頭直接自相殘殺…尤其是這兩個人曾經還是生死依托的戰友。


等到巴基離開以後,上原奈落的身影才出現在了房間裏,慢悠悠地開口道:“感覺我的刺殺計劃怎麽樣?”


“sir,計劃會不會有些太草率了?”


這位特工皺著自己的眉頭,有些不太滿意:“雖然會讓史蒂夫羅傑斯的心裏受傷,但是我總感覺這種行動很難說能夠把史蒂夫羅傑斯置於死地,他可是美國隊長…”


“你還是太年輕了啊…”


上原奈落拍了拍他的肩膀,輕笑了一聲道:“我本來就不是為了殺掉他,殺死一個人很容易,讓他感受痛苦很難。


你還太小,不明白羈絆的力量,我們要做的不是除掉史蒂夫羅傑斯,而是讓我們的美國隊長感受一下痛苦。”


上原奈落一邊說著話,一邊打開了監控攝像,他看著巴基·巴恩斯駕駛著摩托車離開基地,輕笑著繼續道:“讓我們那位死對頭慢慢學著習慣這種感覺吧…


讓史蒂夫羅傑斯隊長習慣於自己的朋友會對他捅刀子究竟是什麽滋味兒,以後他就會適應這種感覺了。”


“……”


這位九頭蛇特工不太想說話。


因為他隻覺得自己的頭兒真是個惡魔。


難怪他們的頭兒能夠一邊擔任九頭蛇的首領,一邊還能擔任著神盾局的局長,因為他們的頭兒實在是心太髒了。


上原奈落忽然偏過頭,問起了身邊的手下:“對了,巴基·巴恩斯身上的追蹤器安排了嗎?”


“追蹤器就在他的手臂裏。”


“幹得不錯。”


上原奈落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口繼續道:“對了,幫我準備好一份巴基·巴恩斯的資料,最好是能夠證實他在七十年前就隸屬於九頭蛇的證據,我一會兒帶走。”


一夜過去。


清晨的陽光依舊美好。


巴基·巴恩斯耗費了一晚上的時間趕到了紐約市的布魯克林,他放下自己的摩托車,拿出一份標誌著史蒂夫羅傑斯住處的地圖。


“很熟悉的感覺…”


巴基的眉頭忍不住緊了緊,眼神中露出了一抹迷茫,他感覺這個街道地點非常熟悉,他一定來過這個地方。


隻是不到幾秒鍾,巴基·巴恩斯就為自己找到了一個理由,過去史蒂夫羅傑斯還為九頭蛇效力的時候是他的隊長,那個時候他應該也經常來史蒂夫羅傑斯的家裏。


巴基·巴恩斯插上摩托車的鑰匙,準備前往史蒂夫羅傑斯家裏找他會麵的時候,一個健碩的金發青年迎麵朝他跑了過來。


正是史蒂夫羅傑斯。


這位美國隊長一直保留著相當高的軍人自律性,每一天他都要晨跑很長時間,維持自己最佳的生理狀態。


正當史蒂夫羅傑斯迎麵跑來的時候,他的餘光看到了旁邊這輛有些豪華的摩托車,以及摩托車上的黑色長發青年…


黑發青年長著一張相當眼熟的臉。


“巴基?”


史蒂夫羅傑斯的腳步不由自主地放慢,不敢置信地望著坐在摩托車上的男人:“巴基?是你嗎?巴基!”


這個人…


一定是巴基!


哪怕已經隔絕了七十年的時間,史蒂夫羅傑斯依舊能夠一眼認出自己的好朋友巴基·巴恩斯,這是他最好的朋友!


史蒂夫羅傑斯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確信自己沒有認錯人,飛奔著朝著巴基·巴恩斯的方向衝了過來,幾個箭步停在了摩托車的旁邊,一手按住了巴基的肩膀!


“巴基!你還活著!”


“史蒂夫?”


巴基·巴恩斯下意識地吐出了朋友的名字。


站在他麵前的金發青年給巴基一種更為熟悉的感覺,這個金發青年就是他這一次的刺殺目標。


史蒂夫羅傑斯。


那個九頭蛇特工說得不錯,他和史蒂夫羅傑斯之間應該的確曾經是生死依托的戰友,見到史蒂夫羅傑斯的瞬間,讓他的大腦都忍不住有些刺痛,不由自主地嚐試著回憶他們之間的過去。


而在史蒂夫羅傑斯聽到朋友用過去的語氣喊出他的名字時候,他心裏的喜悅幾乎要從胸腔裏跳出來!


巴基那一聲有些遲疑的呼喚讓史蒂夫羅傑斯徹底喪失了理智,他終於可以確定這是他的朋友!


他的朋友…


和他一樣還活著!


“巴基,你還活著!”


史蒂夫羅傑斯激動地有些想要落淚,他一把用力抱住了巴基的肩膀,他的手腕相當有力,讓巴基都無法掙脫隻能任由他擁抱自己。


可惜…


這種故友重逢的喜悅隻有史蒂夫羅傑斯能夠享受。


不論巴基·巴恩斯的潛意識多麽懷念這種擁抱的感覺,他的理智也在提醒他不能忘記自己的任務…


殺掉他曾經的隊長…


殺掉史蒂夫羅傑斯這個九頭蛇的叛徒!


不論眼前的史蒂夫羅傑斯和他的關係多麽友好,也不能改變史蒂夫羅傑斯這家夥是個叛徒的事實!


九頭蛇向他下達了清理叛徒的任務!


九頭蛇的命令…


是他絕對不能違抗的!


正當兩個人還在擁抱著慶祝重逢的時候,被九頭蛇洗腦的巴基·巴恩斯手掌靈巧地翻轉了一下!


一柄藏在手腕上的鋒利匕首落入了他的掌心!


下一刻…


巴基·巴爾斯握緊了自己手中的匕首,直接紮向了史蒂夫羅傑斯的脊椎,想要從背後刺穿史蒂夫羅傑斯的身體!


“巴基?”


史蒂夫羅傑斯在巴基·巴恩斯翻轉手掌的時候就覺察了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他的朋友為什麽要翻動手腕?


之前無數次被神盾局裏潛伏的九頭蛇特工從背後襲擊的經驗救了史蒂夫羅傑斯一命,匕首才剛剛刺入他的身體,背後的痛感就讓史蒂夫羅傑斯的身體下意識地開始動作起來!


這種背後被人襲擊的感覺…


讓史蒂夫羅傑斯有種特別的熟悉感…


因為他在剛剛蘇醒和神盾局的特工們進攻九頭蛇基地的時候,總是被潛伏在神盾局裏的九頭蛇間諜們從背後襲擊!


自己信任的隊友…


卻要在背後給他捅刀子!


怎麽總有這種破爛事發生在他的身上啊!


明明才剛剛見到七十年前能夠彼此性命依托的朋友,竟然也要在背後襲擊他!


幸好經過九頭蛇間諜們的洗禮,史蒂夫羅傑斯處理這種生死危機其實特別有經驗,他的手臂猛然用力,直接將巴基·巴恩斯摔了出去,才讓自己險而又險地掙脫了危險!


那柄鋒利的匕首隻是劃過史蒂夫羅傑斯的背上,劃開了他的衣服,留下了一個長長的切口,鮮血汩汩而出!


劇烈的疼痛瞬間傳遍了史蒂夫羅傑斯的全身!


然而相比較被刺穿身體的髒器,隻是被匕首劃出一個傷口,其實這種傷勢完全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


唯一的問題是…


史蒂夫羅傑斯的心態有點兒崩。


為什麽總是他要遭遇這種事?為什麽連他的朋友巴基·巴恩斯都要來刺殺他?這個世界還有值得信任的人嗎?


史蒂夫羅傑斯勉強挺直自己的胸膛,讓自己背後的傷口肌肉收縮起來,避免流血太多。


“巴基…”


史蒂夫羅傑斯的眼神有些受傷,他看著重新爬起來的朋友,有些痛心疾首:“巴基,你為什麽要這麽幹?到底是誰派你來的?巴基,你忘了我們…”


“史蒂夫羅傑斯隊長。”


巴基·巴恩斯平靜地打斷了史蒂夫的話,冷漠地握著自己的匕首重新朝著他衝了過來:“隊長,過去的事我們沒有必要再提了…史蒂夫,今天我會殺了你。”


“巴基!”


相比較巴基的動作…


巴基的話語明顯才更傷人。


因為巴基並非是不認識他,而是在明明認識他的情況下,還要強行選擇攻擊他!


史蒂夫咬牙壓抑著自己背上的疼痛,閃身躲避著那柄鋒利的匕首,他看著好友那張熟悉的臉,不忍心對他下狠手…


然而…


即便如此…


巴基·巴恩斯也不是史蒂夫羅傑斯的隊長。


哪怕史蒂夫羅傑斯刻意壓抑著自己拳頭上的力量,他還是憑借著自己過人的體質和格鬥經驗,沒過幾招就擒下了巴基的手腕!


史蒂夫羅傑斯扭著巴基的手腕把匕首抖落下來,猛地抓著巴基的手臂,直接一個過肩摔將巴基重重地摔倒在地!


巴基·巴恩斯狼狽地逃走了…


史蒂夫羅傑斯有些瘋狂地追了巴基一路,在遭遇到幾個持槍匪徒攔截的時候,隻能無奈地看著自己的朋友消失在了眼前,他才想要趕往醫院處理自己的傷口…


布魯克林區。


一家飲料店裏


上原奈落的嘴裏叼著果汁吸管,手裏握著手機拍攝著這場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巴恩斯之間虎頭蛇尾的大戲。


這一出他安排好的大戲分別演了故友相見、背後一刀,生死追擊以及亡命追逃這麽多幕,竟然一共才花了不到五分鍾的時間…


也就是說…


不到五分鍾的時間,巴基·巴恩斯從一個占盡優勢的刺殺者變成了一個被追著跑的弱雞,上原奈落都有點兒無語了。


“真菜…”


上原奈落吐槽了一句巴基·巴恩斯的戰鬥能力,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自己手機裏拍攝的照片:“這家夥…既然打不過人家,就多和自己的老朋友敘敘舊也行啊…”


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翻開了自己的手機相冊,找到了第一張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巴恩斯重逢擁抱的照片。


幸好…


還有這一張照片可以用來交給托尼斯塔克,讓托尼斯塔克知道巴基·巴恩斯依舊還活著,以及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巴恩斯依舊存在著勾結牽扯。


“嗯…”


“這邊開始通緝巴基·巴恩斯…”


“你就差不多應該要自己失蹤了吧?隊長先生…”


“接下來的話,就是老上級尼克弗瑞先生和我的兩位老同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