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一個講故事說曆史的上原奈落
loading...
上原奈落沒有說假話。

巴基·巴恩斯的確是史蒂夫羅傑斯的好朋友,他們之間甚至完全可以說是親生兄弟一樣,差不多是可以為彼此付出性命的。

而且,巴基·巴恩斯的存在,也是史蒂夫羅傑斯唯一還活著的故友羈絆,他的存在讓史蒂夫羅傑斯感覺到自己這個七十年前的家夥在這個世界並不孤獨。

兩個人的羈絆太複雜了。

毫不客氣地說,冬日戰士和美國隊長的羈絆能讓大家腦補一整天,上原奈落上一次見到這麽複雜的關係,還是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那兩個不安分的小東西…

托尼斯塔克不會意識到這種複雜的關係,或者說仇恨一定會淹沒他的大腦,現在他隻會記住一件事…

他的父母…

被史蒂夫羅傑斯的朋友活生生殘殺了!

“他在哪兒?”

托尼斯塔克問完這句話之後,又補充了一句:“上原,他們在哪兒?那個美國大兵和他的凶手朋友!”

“無法查明。”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打開了資料室的一個開關,拉出了一個虛擬屏幕,開口解釋道:“自從弗瑞假死以後,史蒂夫羅傑斯就消失了…不,或者說更早以前,他就已經離奇失蹤了。”

虛擬屏幕和黑白電視有些格格不入。

托尼斯塔克終於把注意力放在了上原奈落打開的虛擬屏幕上,上麵出現了兩個人的資料生平,上麵的資料相當詳細。

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

冬日戰士巴基·巴恩斯。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在史蒂夫羅傑斯還沒有注射超級士兵血清成為美國隊長之前,他們兩個人就已經是朋友了。”

上原奈落的手指滑了一下虛擬屏幕,拉出了兩個人當時參軍的照片:“戰爭擴大以後,國內開始了大範圍的征兵,他們兩個才開始分開服役,進入了不同的部隊。

後來,史蒂夫羅傑斯注射了血清成為了美國隊長,在戰爭時期救出了一批戰俘營的士兵,其中就有他的好友巴基·巴恩斯,他們以這批被俘的士兵組成了咆哮突擊隊。

這支突擊隊以九頭蛇中的紅骷髏為目標,解決掉了不少九頭蛇的手下,最終之戰裏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巴恩斯都墜落在了北冰洋,被冰封了數十年。”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的手指停了下來,輕聲道:“不過裏麵存在著一些疑問,因為我們無法查明他們究竟效忠於誰…”

“什麽意思?”

托尼斯塔克的眼中有些疑惑。

這還有什麽沒辦法查明的?

這兩個人不是應該效忠於二戰中的盟軍嗎?

等等…

如果他們效忠於盟軍的話,為什麽巴基·巴恩斯會成為九頭蛇的殺手,殺害他的父母?以及…為什麽史蒂夫羅傑斯會忽然失蹤?

托尼斯塔克感覺有點頭疼。

不過,上原奈落很快就會給他答案。

上原奈落的手指再度劃開了屏幕,拉出了一份視頻資料,輕聲道:“托尼,你還記得科爾森特工嗎?”

視頻裏是神盾局總部的監視錄像。

上麵顯示得正是科爾森特工和希爾特工兩個人叛逃神盾局的錄像,錄像中的兩個人殺出了一條血路逃離了神盾局總部。

“這是…”

托尼斯塔克的臉色有些詫異起來,他回想著自己在還未成為鋼鐵俠的時候就和科爾森打過交道,甚至在決戰奧巴代·斯坦的時候,科爾森還幫過他和佩珀的忙。

“他叛逃了。”

上原奈落的手指再度滑動,拉開了下一份視頻,沉聲道:“科爾森特工叛逃的原因,是因為神盾局裏查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

在北冰洋打撈史蒂夫羅傑斯隊長的時候,有一名特工隱藏了他身上的一封德語密信,密信裏麵的內容是來自於德意誌第三帝國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親筆命令。”

“……”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位鋼鐵俠陡然意識到這件問題的嚴重性,一旦史蒂夫羅傑斯這位美國隊長是一名***德國的臥底,這會讓人的信念崩塌!

托尼斯塔克的目光猛地轉過頭去,看著虛擬屏幕上科爾森叛逃的視頻,呢喃地開口問道:“那封密信…所以科爾森特工叛逃的原因…是為了帶走那封德語密信?”

“嗯,毫無疑問。”

上原奈落慢慢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當初我們認為是科爾森特工的私自行動,因為他一直很崇拜美國隊長…

後來,我在追捕科爾森特工和希爾特工的時候,卻發現每一次他們都能夠從我的手中逃脫,仿佛早就知道我的位置一樣。”

上原奈落說到這裏的時候,手指停了下來,聲音也有些低沉:“而那個時候,唯一能夠知道我位置的人…隻有我們當時的局長先生,尼克·弗瑞。”

“……”

托尼斯塔克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

托尼斯塔克明白上原奈落的消沉,上原奈落一直崇敬的上司,竟然一直以來都是敵對的間諜,並且把上原當作棋子一樣玩耍…

這種感覺的確不太好受。

“我是昨天才開始懷疑追捕時期出現的問題。”

上原奈落垂下了頭,閉上自己的眼睛歎了一口氣:“我們所有人一直都知道,弗瑞局長很信任科爾森特工和希爾特工,或者說神盾局裏他最信任的就是他們兩個…”

上原奈落用力甩了甩頭,深吸了一口氣平複著自己的情緒:“不說這些了,我們要繼續說的是史蒂夫羅傑斯和巴基·巴恩斯兩個人的問題,他們給這個世界帶來的麻煩比想象中的更大…”

一張照片出現在了屏幕上。

這張照片是厄斯金博士的照片,他也是超級士兵血清的發明者,同樣也是美國隊長的締造者。

對於上原奈落來說,厄斯金博士隻是一個死人,他可以拿著這張厄斯金博士的照片隨便瞎編。

甚至於…

上原奈落覺得自己還可以編得很有條理。

“亞伯拉罕·厄斯金,超級士兵血清的發明者。”

上原奈落又拉出了兩張照片,分別是阿道夫·希特勒和紅骷髏約翰·施密特,開始講起了故事:“厄斯金曾經效力於紅骷髏和***德國,或者說他更忠於阿道夫·希特勒那個戰爭瘋子。

說實話,有些讓人無法理解,這些來自於德意誌的科學家們大都對希特勒抱著讓人難以想象的忠誠。

比如霍華德斯塔克先生曾經為神盾局招攬過一位德意誌的科學家阿尼姆·佐拉博士,他也被我們查出是九頭蛇和第三帝國隱藏下來的寄生蟲,那家夥也留下了不少麻煩。”

“唔…他也看走眼了嗎?”

托尼斯塔克隱晦地內涵了一下他的父親。

這是托尼斯塔克下意識的行為,他總想要超越自己的父親,所以就會悄悄摸摸地尋找自己父親的缺點。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這也無可厚非,因為誰也無法理解那些科學瘋子到底怎麽想的…總之,厄斯金博士也一樣,他從希特勒的手中接到了一份絕密任務。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的時候,希特勒和紅骷髏的合作相當愉快,甚至希特勒還為紅骷髏授權建立起了一支軍隊,讓當時隻是九頭蛇其中一個幹部的紅骷髏,徹底淩駕於其他九頭蛇派係基地之上。

不過…

紅骷髏卻沒有選擇忠於九頭蛇所謂的使命。

前不久,我和班納博士消滅皮爾斯的時候,從皮爾斯的基地裏查到了九頭蛇的一些資料。

從九頭蛇創立之日起,他們就是為了救出他們的創始者,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海拉,也就是托爾的長姐。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是這麽想的…

畢竟誰也沒有見過死亡女神海拉,甚至托爾好像都沒聽說過這個名字,更不要說九頭蛇隻是一群匯聚在一起的普通人。”

“所以…”

托尼斯塔克瞬間就明白了上原奈落的意思,沉吟道:“那個紅骷髏沒想過救出那個叫海拉的不知名女神?”

“應該是這樣。”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輕聲繼續道:“因為皮爾斯基地裏有一些關於九頭蛇的曆史資料,就曾經提到過紅骷髏是個叛徒。

紅骷髏在得到了宇宙魔方之後,沉迷於宇宙魔方的力量,選擇背叛了九頭蛇的使命,也背叛了阿道夫·希特勒。”

上原奈落說到這裏的時候,繼續解釋道:“我們在皮爾斯那裏得知了九頭蛇的存在目的,大概就是拿到宇宙魔方,用宇宙魔方進行實驗,從而救出他們的創始者死亡女神海拉。

弗瑞或許也是這麽想的,隻不過他的實驗出現了一些問題,非但沒有救出海拉,反而讓宇宙魔方的能量引來了洛基和齊塔瑞人。

幸好霍華德斯塔克先生當初和曉組織成為了朋友…”

“他的眼光…的確也還不錯。”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又嘟囔了一句,輕聲催促道:“上原,別說這些了,快點說說到底是怎麽回事吧!”

“嗯…”

上原奈落點了點頭,才繼續回到剛才的話題:“紅骷髏為了宇宙魔方的力量背叛了九頭蛇和希特勒,也因此徹底得罪了他們,因為他們都需要宇宙魔方的力量。

希特勒需要利用宇宙魔方這種存在於地球科學之外的力量獲取戰爭勝利,九頭蛇需要利用宇宙魔方救出死亡女神海拉。

隻不過,當時掌握了宇宙魔方的紅骷髏手下眾多,再加上盟軍在歐洲戰場一路向前推進,他們根本拿紅骷髏無可奈何,希特勒正在推行的超級士兵計劃,也被紅骷髏得知利用。

這個時候…

超級士兵計劃的負責人厄斯金博士得到了來自於阿道夫·希特勒的絕密命令,清除紅骷髏約翰·施密特。

厄斯金博士接到了命令,選擇了偷偷逃離紅骷髏的控製,由於盟軍包圍了德國,他選擇投靠盟國成為了一名間諜科學家,假借製造超級士兵的計劃加入了盟國。”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滑了一下虛擬屏幕,拉出了兩張史蒂夫羅傑斯注射超級士兵血清前後的照片對比。

其中一張照片,史蒂夫羅傑斯瘦小如柴。

另外一張照片,史蒂夫羅傑斯變得十分健碩。

然後…

他開始繼續編。

“我們無法判斷裏麵究竟有什麽問題…”

上原奈落看著虛擬屏幕上兩張從身材上看幾乎判若兩人的照片,繼續道:“超級士兵計劃時期,厄斯金策反了史蒂夫羅傑斯,讓他成為了美國隊長,也成為了***德國的間諜。”

上原奈落劃拉著屏幕,拉開了一份詳細的時間史,繼續道:“從那以後,史蒂夫羅傑斯開始作為美國隊長活躍,他的目的隻有一個,徹底摧毀紅骷髏,拿到宇宙魔方。

當時的紅骷髏堪稱是舉世皆敵。

九頭蛇,希特勒,盟軍,幾乎全部都在圍剿他。

而在這其中史蒂夫羅傑斯這位隊長就是世界的中心,他的身邊有著盟軍的軍隊提供武器支援,甚至霍華德斯塔克先生都奉命為他打造了一件振金盾牌。

而在盟軍的武力支持下,在希特勒和九頭蛇內部間諜的情報幫助下,那個時候整個世界都在幫助他,最終他也不負眾望,成功消滅了當時已經是兵力強大的紅骷髏。

可惜,史蒂夫羅傑斯成功解決了紅骷髏,卻沒有帶回宇宙魔方,反而因為飛機失控帶著魔方一同墜下了北冰洋。

希特勒沒有等到他帶回的宇宙魔方,在柏林的炮火中自殺。

九頭蛇的其他派係也沒有等到宇宙魔方,他們借機潛伏在了盟國各地,在戰爭結束後隱匿了下來,繼續他們的計劃。”

“……”

托尼斯塔克的手指插在頭發裏,揉著自己的腦袋:“這些…就是被封存的真相嗎?”

托尼斯塔克感覺自己的認知都被徹底顛覆了。

這些事…

也未免太讓人震驚了吧!

不論是誰都不可能會想得到吧?

如果不是上原奈落一絲一縷、抽絲剝繭一般地在這裏講述曆史,根本不可能會有人知道這些被封存起來的真相,而這些真相未來應該還會繼續封存下去…

因為史蒂夫羅傑斯的身份相當麻煩…

美國大概率不太可能允許美國隊長有著肮髒的身份。

“我第一次知道的時候比你還要震驚。”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輕聲道:“如果不是上麵要求審查,那封德語密信恰好被查到,這些事還會被弗瑞繼續封存起來…而且,史蒂夫羅傑斯和九頭蛇至今還有牽連。”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又借機在尼克弗瑞身上甩黑鍋,他拉出了科爾森和審查人員激戰時的視頻,手指按下了暫停鍵。

“德語密信事件剛剛暴露的時候,尼克弗瑞接通了兩個來自審查特工的電話,要求審查特工將密信交給科爾森。

隻是這些審查人員之中有幾位性格強硬,他們大都是退役的軍人,不是尼克弗瑞和皮爾斯安插在九頭蛇的間諜,他們要求交給世界安全理事會審查。

最終,科爾森消滅證人叛逃了。

如今的檔案庫裏隻剩下了審訊時的視頻,才能證明北冰洋打撈行動中的確出現過一封阿道夫·希特勒給史蒂夫羅傑斯的親筆密信。”

上原奈落說完之後,轉頭看向了還在抓頭的托尼斯塔克,輕聲道:“托尼,這些都是絕密,在世界安全理事會和白宮確定公開以前,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嗯…”

托尼斯塔克無力地點了點頭。

一旦這些暴露出去的話,會有很多人瘋掉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