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我們是一夥的!
loading...
一旦某個人死了…

不管其他人怎麽說他的遺言都行。

有時候上原奈落說著所謂的遺言,自己都快忍不住相信了,死亡女神海拉肯定就是九頭蛇背後的主人。

始作俑者上原奈落都快信了,托尼斯塔克這家夥自然十分相信,他也不可能發現上原奈落說謊的理由。

甚至托尼對上原還有些愧疚。

托尼斯塔克的眼神有點兒閃躲,上原奈落還在打擊九頭蛇為尼克弗瑞這個老上司複仇,根本不知道尼克弗瑞那個禿頭局長是假死,甚至還在悄默默地暗中影響著神盾局…

當然。

現在不是挑明尼克弗瑞的機會,他們要做的是繼續追查九頭蛇,為剛剛死去的前任總統複仇。

上原奈落拿回了自己的平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我會讓神盾局追查那個殺死總統的男人,至於現在…我需要去拜會我們的新總統,解決一下他的安保問題。

fbi和cia的局長應該都已經去了,前任總統死在了恐怖分子的手中,或許我們這些人會被降職什麽的…”

畢竟總統都被恐怖分子殺掉,fbi局長和cia局長以及神盾局局長他們這些特工頭子肯定會被追責。

剛好…

新總統可以借機安插自己的人手。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托尼斯塔克和羅德的麻煩。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看了一眼托尼斯塔克和羅德上校,輕聲繼續道:“還有,托尼,你可能會麵臨指控,需要參加一場關於總統遇害事件的聽證會,我不太了解這些,有什麽需要幫忙的…”

“沒事,我自己會處理。”

托尼斯塔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因為總統死在了他和羅德的麵前,這場聽證會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

不過,對於托尼斯塔克來說不是什麽大麻煩。

相比較托尼需要參加的聽證會,羅德上校遇到的才是真正的大麻煩,因為他是負責保護總統的軍方人員。

“羅德上校…”

上原奈落的目光轉移到了羅德的身上,神色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很抱歉,我必須執行自己的職責,你被認定和總統遇害案有著直接關係…”

嚴格意義上來說,因為羅德上校被俘,才會導致恐怖分子利用他的戰爭機器潛入空軍一號綁走總統公開處刑。

“是,長官。”

羅德對此心裏早有準備,隻是輕聲歎了一口氣,平靜地朝著上原奈落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托尼的神色有些難看,他看了一眼束手待縛的羅德,又看了一眼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等等…上原,你應該也見到了那個紫色頭發的家夥有著什麽力量,羅德他…”

“托尼!”

羅德上校沉聲製止了自己的好友,搖了搖頭道:“不管怎麽說,裏麵的確有我的過錯,我必須要上軍事法庭…”

“……”

上原奈落也沒有理會他們之間的討論,揮手讓兩名特工銬上了羅德,將這位上校羈押看守起來。

整個航程中,托尼斯塔克都沒什麽好臉色。

因為依照軍事法庭的流程,羅德上校被判刑的可能性極高,他對總統遇害事件要負有直接責任。

哪怕是上原奈落救了他們,托尼斯塔克依舊有些不愉,因為路上他一度想要開口說點兒什麽,隻是上原奈落臉上的冷漠讓托尼斯塔克不得不望而卻步。

顯然。

不論他怎麽求情都是無用功。

與其在這裏想辦法說服上原奈落,不如想辦法再找找其他人,哪怕是尼克弗瑞那個假死的家夥,也比上原奈落這家夥靠譜。

直到他們抵達華盛頓,他們一行人分開。

上原奈落坐上了一輛防彈轎車,看著托尼斯塔克和佩珀·波茨遠去的身影,忽然開口叫住了他們的腳步。

“托尼,等一下…”

“嗯,我沒時間閑聊…”

托尼斯塔克走了過來,身體趴在防彈轎車的窗邊,絮絮叨叨地嘟囔道:“我要快點想辦法把我無辜的好朋友救出來…”

“……”

上原遲疑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開口道:“如果能夠證明羅德上校和基裏安沒什麽勾結,並且也是基裏安想要傷害的受害者之一,我再把他調到神盾局,這樣避免他上軍事法庭…”

這種做法會讓羅德上校脫罪可能性最大。

畢竟羅德上校怎麽都不可能和基裏安勾結,這樣一來他不是保護總統失職的軍人,而是一個被基裏安事件的受害者。

上原奈落要用自己神盾局局長的身份來營救羅德。

托尼斯塔克瞬間就明白了上原奈落的意思,他注視著上原奈落好一會兒,看著上原奈落用力點了點頭。

“謝謝。”

“不需要道謝,因為我們都知道羅德上校是無辜的…”

上原奈落慢慢搖了搖頭,輕聲道:“如果軍方那邊沒什麽問題的話,我想讓羅德上校以戰爭機器或者鋼鐵愛國者的身份加入複仇者小隊,你有什麽其他想法嗎?”

“再好不過。”

托尼斯塔克對此倒是樂見其同,無所謂地攤了攤手道:“看起來我回去就要重新幫他做一件馬克2型鋼鐵戰衣了…”

“嗯,那麽再見。”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搖上了自己的車窗,輕聲吩咐坐在前方的司機:“走吧,去白宮拜會我們的新總統。”

白宮。

新任總統的架子很大。

因為總統遇害的計劃本來就有他的參與,他完全可以說是憑借著自己的實力坐上這個國家的元首寶座。

隻不過現在這位新總統還有些心事。

由於基裏安死在了聖誕夜,直接導致這位新總統無法肯定是否還有其他人知道他和基裏安的關係,否則一旦紕漏出來,他必定會被彈劾下台甚至有牢獄之災。

因此…

必須要想辦法解決掉這件事。

當然在那之前的話,現在這位新總統迫切希望那群恐怖分子裏麵還有人掌握著可以讓斷肢重生的絕境病毒!

因為他最疼愛的小女兒是一個殘疾人,還需要絕境病毒來重新站起來走路…等到彌補完這個遺憾以後,那就再找自己的心腹殺掉那群恐怖分子,徹底清除後患!

依照美國慣例,總統的家人也會搬到白宮居住,甚至還能夠在白宮中擔任重要職務直接參政…

恰好正當這位新總統想去看看自己女兒的時候,辦公室內悄然出現了一個空間之門,一個淺紫發男人走了出來。

正是聖誕夜殺掉前任總統的市丸銀!

“看起來你的新辦公室還不錯…”

市丸銀慢悠悠地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微笑著抱著自己的手臂:“真是可惜呢,基裏安先生死得很慘,現在沒辦法一起分享我們這些成功的喜悅了…”

“誰讓你來的?”

新總統的眼睛忍不住一跳,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沉聲道:“白宮到處都有安保的監控…如果他們知道我和你們的關係…”

“這有什麽關係呢?”

市丸銀微笑著眯著自己的眼睛,輕飄飄地開口道:“對於我們來說,你隻是一個扶上來的棋子,隻要乖乖聽話就夠了…如果你不夠聽話,我們還可以再想辦法扶上來一位。”

“你…”

年紀有些老邁的新總統心髒頓時有些抽搐,他的手掌用力按住了自己麵前的辦公桌,強硬地保持著自己的態度:“不要以為我必須聽從你們的命令,隻有合作才能達到我們的目的…

整個政府隻有我會支持你們的絕境病毒,隻有我會為了讓我的女兒重新站起來和你們這群恐怖分子合作!”

說完之後,新總統感覺事情哪裏不太對。

為什麽這個恐怖分子一副隨時可以翻臉的樣子,他這個最高權力者卻要在這裏強調合作雙贏?

媽的…

他們之間的關係反了吧?

明明現在他坐上了總統的位置,這個恐怖分子不應該擔心的是他這個新總統翻臉不認賬嗎?為什麽還這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合作嗎?”

市丸銀的嘴角依舊掛著微笑,他的雙手揣在長袍袖中,慢吞吞地繼續道:“如果基裏安先生還活著的話,或許我們還不介意合作,因為我不要和你們這些棋子的棋子打交道…”

說到這裏的時候,市丸銀停頓了一秒,他的眼睛慢慢睜開,露出了一雙冷漠的瞳孔:“現在基裏安已經死了…我們需要的是一個能夠百分百聽話的棋子…”

“你們…”

新總統的眼角有些顫抖,嘴唇有些囁嚅著開口道:“基裏安…不是你們的首領嗎?”

為什麽事情好像又出了一點點差錯…

明麵上這群恐怖份子的首領是滿大人,實際上是阿爾德雷奇·基裏安這個恐怖科學家在操控著這一切;然而現在卻有人明晃晃地告訴他,基裏安也隻是一個被操控的棋子!

這群站在基裏安背後的恐怖分子…

究竟是什麽組織?究竟是什麽人!

媽的…

他到底接觸了什麽組織!

現在這個組織來向他這個新總統逼宮了!

正當新總統神色難看地想要和市丸銀好好談談的時候,一個電話忽然打進了他的辦公室,那是他的秘書打來的。

“sir,神盾局局長上原奈落來了,他在接待室裏,想要和您商量一下安保問題,…”

“我知道了。”

新總統一邊看著麵前的市丸銀,一邊冷漠地對著電話的另一頭吩咐:“讓他在接待室等一會兒,我這邊還有事…”

“不要讓他等。”

市丸銀忽然出聲打斷了新總統的話,重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微笑道:“我不方便出現在走廊裏,我在這裏準備一下,隻能勞駕我們的新總統先生去迎接他了…”

“……”

新總統的臉上詭異地陷入了沉默,他的手掌緊緊地捂住話筒,冷聲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昨晚的聖誕夜你們兩個剛剛見過,他

上原奈落是一個超級英雄,也是特別部門神盾局局長,他的職責就是把你們這群危害世界的恐怖分子全部清理掉!”

“我知道了。”

市丸銀微笑著點著頭,一邊慢悠悠地繼續道:“那就快點去迎接他吧,最好不要讓我們的局長先生等太久呢…”

“這很危險!”

新總統的手掌用力捂緊話筒,神色難看地開口道:“一旦我們之間的關係暴露在上原奈落這個神盾局局長麵前…”

“不用擔心。”

市丸銀的眼睛重新睜開,他慢慢走到了辦公桌前,注視著新總統臉上的冷汗,忍不住輕笑了一聲道:“如果你的速度再慢一點的話,對你來說才是真正的危險…”

“我打電話讓他過來。”

總統的牌麵還是要有的。

哪怕他之前還是副總統的時候,其實對於上原奈落這個神盾局局長也能呼來喝去的,隻是他們之間沒打過交道而已。

“我勸你還是親自迎接比較好…”

市丸銀重新做回了自己的椅子旁邊,伸手拿了一個幹淨的茶杯,又抓起了桌上果盤裏的幾個橙子,用自己的靈力擠壓著橙子,一點點地嚐試擠出一杯手榨果汁。

“閉嘴!”

新總統臉色難看地打斷了市丸銀的話,才開口吩咐自己的秘書:“讓上原局長直接來我辦公室。”

說完之後,新總統才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之後,他臉上的怒氣再也不加掩飾:“這個神盾局局長不是上任局長尼克弗瑞那個老油條,他是一個才剛剛上任沒多久的愣頭青…你還在這裏做什麽?”

“你想和他在這裏碰麵嗎?”

“你想和他直接在白宮大打出手嗎?”

“現在馬上去裏麵躲起來,或者離開這裏!”

這位新總統揚手示意市丸銀躲進辦公室旁邊的小臥室裏,他說了一通之後怒氣漸漸有些消散,態度又好轉了起來:“不用擔心,我不會出賣你們,我和這位上原局長說的所有話都會讓你知道…”

“是嗎?”

市丸銀低頭輕笑了一聲,伸手端起了自己用靈力榨好的果汁杯子,慢悠悠地站起身來走到了辦公室的門邊。

市丸銀不理會新總統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滿臉輕笑著繼續道:“不過,總統先生,有一點你說錯了呢…不論我和你說過什麽話,都會讓這位上原局長知道。”

“你到底想幹什麽!”

新總統的眼神中有些驚慌不安。

這個叫市丸銀的家夥想要揭露他們嗎?現在裝作被市丸銀劫持想要謀殺還來得及嗎?能騙過上原奈落這個新手局長嗎?

如果他現在做出一副被市丸銀劫持的模樣,能不能騙過上原奈落?

正當新總統千思百轉的時候,總統辦公室的外門忽然打開,披著一身黑色皮衣的上原奈落踏步走了進來。

新總統的臉上立刻露出了一副見到救星的表情,匆匆開口求救:“上原局長,小心凶手,他要在白宮…”

求救的話還未說完,演技還未爆發,新總統的聲音就戛然而止。

因為在他的視線之中,市丸銀隻是微笑著低下了頭,朝著上原端起了自己手中的果汁,遞到了上原奈落的手中。

“您的果汁,大人。”

“唔…”

上原奈落順手接過了市丸銀手中的果汁,一飲而盡過後,他才嘖嘖讚賞了一句:“嘖,味道還不錯,用靈力榨果汁這一招,兜教給你的嗎?”

“是。”

兩個人相處的畫麵很和諧。

好像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都這麽熟稔。

好像上原奈落一直都這麽熟稔地享受市丸銀的供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