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皮爾斯臨死前說過的預言
loading...

電視直播信號依舊還在。


每個人都看到了他們的總統被人一刀梟首,他們也看到了托尼斯塔克這位超級英雄對於這場處刑的無力回天。


托尼斯塔克呆愣愣地站在原地,望著著那個曾經在無數次出現在電視中的腦袋,咕嚕嚕地滾到了他們的腳邊…


“oh…my god…”


佩珀·波茨的眼中滿是恐懼,不由自主地緊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地上的腦袋和流血的屍身。


這個國家最有權勢的男人…


就這樣在倉皇間被人砍了腦袋!


羅德上校頹然地跪倒在地上,絕望漸漸浮上了他的心頭,作為一個軍人,他很清楚總統死在這裏究竟意味著什麽!


如果是遇刺的話,或許隻會引起一陣騷動…


然而就在整個美國的電視信號直播之中,總統被恐怖分子砍下了頭,這會讓美國都陷入恐慌和亂象!


羅德是個軍人。


一直以來,自從滿大人和十戒幫一群恐怖份子現身之後,一般都是由羅德駕駛著戰爭機器負責保護總統…現在,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保護對象的屍體。


“也不用這麽難過吧?”


市丸銀百無聊賴地托起自己的斬魄刀扛在肩上,眯著眼睛輕笑了一聲:“隻能怪這位總統先生貪戀權勢…誰讓他自己坐的位置太高了呢?哪怕是我也覺得他坐的位置不太好了…”


“你!”


什麽叫貪戀權勢!


一個還在當政期的總統,難道就因為恐怖分子嚇得辭職?隻是誰都沒有想到,他們的總統竟然真的死在了這群恐怖分子手中…


羅德上校恨恨地一拳砸在地上,一手拔出了自己腰間的手槍,發瘋一般朝著市丸銀接連開槍!


“現在讓你知道,你這混蛋究竟招惹了什麽…你招惹了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不死不休!”


“很有趣的說法呢…”


市丸銀半蹲在地上,甩手劈出幾刀,將飛來的子彈如數打飛,他的嘴角依舊泛著笑意:“死亡對你們來說隻是一個終結,對我們來說隻是一個開始啊…”


“羅德,退後!”


托尼斯塔克反應過來之後,迅速分清了當前的局勢,他們要做的不是陷入惱火,而是先把眼前的人解決掉!


隻要抓到或者殺掉這個凶手…


現在發生的一切都還算是亡羊補牢!


不論如何,如今這群恐怖分子的首腦基裏安已經死了,隻剩下了最後這個膽大包天的淺紫發男人!


“賈維斯,解決他!”


托尼斯塔克飛快地扯住羅德上校和佩珀·波茨的身體後退,一邊高聲招呼著自己的人工智能賈維斯!


如今整個戰場上還有十幾架各個型號的鋼鐵戰衣,隨著托尼斯塔克一聲令下,所有鋼鐵戰衣都朝著這個角落飛來!


一道道能量射線泛著耀眼的光芒!


轉眼之間,市丸銀就已經被一群鋼鐵戰衣釋放出來的能量衝擊射線直接淹沒,他的掌心驟然張開了一個透明的屏障!


十幾道能量射線被市丸銀一手擋了下來!


不過


托尼斯塔克本來就不認為能輕鬆解決,哪個在最後出場的容易對付,還不都是要拚死拚活地打一架…


托尼斯塔克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耳麥,操控著十幾架鋼鐵戰衣朝著市丸銀飛去,一個個鋼鐵戰衣自爆的警告聲此起彼伏!


“引爆!引爆!”


托尼斯塔克看著一個個鋼鐵戰衣飛到市丸銀的身邊,一個個全部引爆了它們體內的自爆摧毀裝置!


反正他也想要把這些型號清理掉…


剛好就用這些即將要被廢棄的鋼鐵戰衣,把這個膽大妄為的恐怖分子直接解決掉吧!


此起彼伏的爆炸聲不絕於耳!


“看起來要失禮一些了呢…”


市丸銀看了一眼一個接一個飛來自爆的鋼鐵戰衣,他沒有去躲避這些自爆,隻是有些無奈地歪了歪頭。


在漫天火光的照耀下,市丸銀注視著飛來在他身邊的鋼鐵戰衣,仿佛發呆一般站在原地,被十幾架鋼鐵戰衣自爆炸成了灰燼!


直至終結之時,市丸銀的嘴角依舊噙著笑意…


這個男人…


根本不怕死的嗎?


“……”


托尼斯塔克的眉頭緊緊地皺著,死死地盯著市丸銀被鋼鐵戰衣的自爆包圍,猶如一個破布娃娃一樣被撕碎!


托尼的臉色卻依舊難看。


這家夥這麽不怕死,還敢出現在他們麵前,難道就是為了當著他們的麵囂張地殺掉總統?


單純地瘋狂嗎?


還是背後有著其他恐怖頭目?


托尼斯塔克有點兒想不太明白,因為他今天才剛剛知道基裏安的資料,而他也根本不認識眼前的淺紫發男人,從來都沒見過…


說實話…


有點兒迷茫…


等等,好像曾經聽說過…


正當托尼斯塔克還在思考淺紫發男人身份的時候,一向冷靜的人工智能賈維斯忽然急劇警告:“sir,當心!他複活了!”


“嗯?”


托尼斯塔克猛地抬起頭來!


天空之上。


整個油輪的火光照耀下,落在地上的灰塵和紙屑猶如憑空生出了引力一樣,飛快地朝著一個位置飄去!


漸漸得…


那個剛剛被鋼鐵戰衣們擊潰的男人…


竟然就這麽複活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托尼斯塔克的心裏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他的的手指一點揉著眉心!


市丸銀輕笑一聲,慢悠悠地開口道:“或許是不需要擔心死或者生…戰鬥的時候難免少了幾分優雅…真是抱歉呢…各位…”


因為他的身體是穢土轉生技術製造出來的義骸,市丸銀根本不需要擔心自己的身體會被物理意義上摧毀…


至於被鋼鐵戰衣自爆炸毀…


隻是為了給某個人的到來拖延時間而已。


市丸銀重新拔出了自己腰間的長刀,微笑著將刀刃對準了一臉不安的托尼斯塔克等人,他的唇邊輕聲呢喃低語…


“射殺他,神槍!”


市丸銀的眼眸閃了閃!


下一刻,他手中的利刃陡然延展而出,這一柄利刃瞬間延長了數十米,朝著托尼斯塔克等人刺了上去!


如今…


十幾架鋼鐵戰衣早已自爆…


現在托尼他們隻是三個普通人!


不,或者說托尼斯塔克和羅德上校才是普通凡人,佩珀·波茨體內此時還有著絕境病毒,比他們兩個男人還強一些…


但是不論是托尼斯塔克還是羅德上校都沒想過讓佩珀擋在他們的前麵,他們也來不及去思考…


這柄刀…


來得太快!


恰好就在這個時候。


一道湛藍色的能量橫跨而來,搶先一步洞穿了市丸銀的身體,也因此救下了托尼斯塔克等人!


“這是…上原?”


托尼斯塔克心裏的不安稍稍褪去。


正是上原奈落在這個時候把他救了下來,或許是還沒來得及趕過來,隻能匆匆使用能量射線救人…


托尼預估了一下,估計上原奈落很快就到了。


因為在紐約大戰中得到了宇宙魔方的能量,上原奈落得到了遠遠超出凡人的身體,再加上超能量的運用,上原奈落在複仇者聯盟中的戰力驚人…


至少…


馬上就能安全了。


“哦?來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呢…”


市丸銀的嘴角依舊輕笑著,他身上被洞穿的傷口正在迅速填滿恢複,他望著那道湛藍色能量飛來的方向,又低頭看了一眼地麵的托尼斯塔克。


“斯塔克先生,羅德上校…”


市丸銀的眼眸微微張開,微微亮起的眼睛有些讓人不安:“看起來這一次你們的運氣不錯…


現在你們連這個國家的總統都無法保護,那麽…兩位,你們還能保護誰呢?”


“……”


這是一個震顫人心的問題。


而且這已經不單單是他們兩個人的問題了。


鋼鐵俠和他的戰爭機器朋友都無法保護好原本就出行防守嚴密的總統,對於恐怖分子來說,美國還有什麽人是安全的?


市丸銀似乎並沒有期待他們的回答,他隻是施施然例行問完話之後,轉瞬間化為殘影消失在了原地。


電視信號還在直播。


伴隨著總統被殺,市丸銀的最終問話,整個美國陷入了一片騷亂,今年的聖誕夜似乎一點也平靜不下來了…


因為美國總統的死…


這還是一位死在了聖誕節的總統。


一國總統死在了恐怖分子的公開處刑之下,還會有人敢於反抗這群恐怖分子嗎?一些城市和小鎮裏已經出現了不少冒充十戒幫和滿大人手下的混混黑幫。


當然。


這種混亂並非是純粹的混亂。


對於一些政治家來說,這是一個機會。


對於函待上位的副總統來說,總統的死亡是一件大好事,他將會直接接過這個任期,尤其是這位名叫老邁克的副總統知道總統被殺的真相,他也有把握重獲人心。


因為副總統老邁克和基裏安本來就是一夥的…


隻要他們暗中操縱一番,讓老邁克悍然動手打擊一下恐怖分子,就能順利收攏人心,那麽下個任期競選也不是什麽問題…


昆式戰機上。


上原奈落收斂了總統的屍體,也帶回了托尼斯塔克和羅德上校等人,他沒有責怪托尼等人,隻是和他們一起觀看著繼任總統老邁克的電視直播。


電視直播畫麵中,那位有些蒼老的副總統站在鏡頭前,冷靜地說著自己提前準備好的演講稿。


“很抱歉。”


“這個聖誕夜讓大家過得並不愉快。”


“我們的總統先生不幸於今日遇難…”


“我將會繼任他的意誌,繼續戰鬥…”


“我不需要找什麽人或者找什麽超級英雄來保護我…因為作為總統的職責,隻有一個,那就是保護人民,直到我的生命走到終點…”


不得不說的是。


這位副總統安撫拉攏人心的手段不錯。


原本整個美國的普通人還在擔心恐怖襲擊,因為總統都無法保障安全,他們自己的安全自然也不能百分百受到保障。


然而…


這位副總統的話鋒一轉,這些矛盾瞬間就變成了他們不懼死亡也要戰鬥到底,老牌政治家都是有點子東西的…


上原奈落也是這麽覺得。


羅德上校直愣愣地看著電視,良久過後才開口道:“看起來我們的新任總統先生信心很足…”


“這是沒辦法的事。”


佩珀·波茨搖了搖頭,輕聲解釋道:“如果他都不能重拾信心的話,整個美國都不會有人有信心和基裏安那群恐怖份子抗爭了…”


“基裏安已經死了。”


托尼斯塔克依舊皺著眉頭,手指一點點劃著自己的太陽穴:“隻剩下那個無法無天的家夥,那個長著淺紫色頭發總是笑眯眯的家夥,賈維斯根本查不到他的資料…”


“查不到他的資料嗎?”


上原奈落詫異地看了一眼托尼斯塔克,伸手拿出了一個平板,劃出了一張照片遞給了托尼斯塔克,輕聲道:“看起來你沒有動用違法手段…因為他的資料,隻有神盾局裏存在。”


“嗯?”


托尼斯塔克詫異地看向了平板,他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張照片,臉上一點點變得難看了起來。


因為那張照片是在紐約大戰之前…


邪神洛基和市丸銀的合照。


這張照片是不經意間攝像頭拍下來的,市丸銀奪走洛基的權杖時留下來的照片,也是唯一一份市丸銀出現的資料。


因為洛基的權杖被提前奪走,沒有引起特別大的動靜,這件事在紐約大戰裏也沒多少人關注,畢竟當時曉組織和齊塔瑞人降臨的麻煩更大,整個紐約都是怪物場。


托尼斯塔克看了一眼上原奈落,立刻明悟了淺紫發男人的身份:“我記得紐約大戰之前,是九頭蛇的人奪走了洛基手裏那根能操控人心的拐杖…”


“沒錯。”


上原奈落慢慢點了點頭,輕聲道:“這個殺了總統的男人,被亞曆山大·皮爾斯稱呼為銀,這個叫銀的家夥,地位應該在九頭蛇內很高,因為權杖好像一直在他的手中。


而且,好像和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海拉有著直屬關係,我懷疑他奪走權杖就是為了那位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海拉…


幾個月前,我和布魯斯班納博士殺死亞曆山大·皮爾斯為弗瑞局長複仇的時候,皮爾斯臨死前提到過銀這個名字。


因為皮爾斯臨死前一直在說一個預言…


九頭蛇的主人死亡女神海拉會發起諸神黃昏,用死亡重新統治這個世界…銀,就是海拉第一個派出來的死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