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時隔十四年的複仇
loading...

天空依舊晴朗。


羅德上校駕駛著他的戰爭機器掠過空中,搜尋著滿大人和那群恐怖份子的蹤跡,直到他的雷達提醒這一帶出現異常。


然而一柄上千米長的利刃從地麵蔓延而上,貫穿了戰爭機器,也貫穿了羅德的小腹,拉扯著羅德從空中墜落了下來!


一個渾身泛著火色的男人走到了戰爭機器的旁邊,探出了自己的高溫手指,落在了羅德的鋼鐵戰衣上…


正是基裏安。


“我還是不太明白。”


基裏安看了一眼收回那柄利刃長刀的市丸銀,忍不住搖了搖頭道:“這種力量,應該可以輕鬆切斷空軍一號劫持總統吧?”


“你在質問大人的決定嗎?”


市丸銀低頭看了一眼摔在地上昏迷的戰爭機器,又看了一眼基裏安,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笑道:“一切都由我們解決的話,為什麽還要讓你活下來呢?如果基裏安先生不能證明自己作用的話,我可以讓基裏安先生死得很安詳。”


“……”


怎麽動不動就要殺人?


基裏安無語地搖了搖頭,招呼自己的手下把戰爭機器運輸到一個安全的位置,他要開始自己的下一步計劃了。


“把羅德上校逼出來。”


基裏安看了一眼被利刃穿透的戰爭機器,擺了擺手道:“再把這架鋼鐵戰衣修好,這可是我們迎接總統先生的座駕。”


“還有。”


市丸銀低頭看著羅德上校,勾起了自己的嘴角:“把羅德上校放到你們原來的基地,讓托尼斯塔克找到他…不然的話,誰去讓那位鋼鐵俠前往我們的大本營呢?”


“……”


基裏安沉默了一會兒,揉了揉自己的頭發:“你的意思是,用羅德上校把人吸引過去,我們在大本營和托尼斯塔克打一架嗎?”


“是啊…”


市丸銀看了一眼基裏安,眯著眼睛微笑道:“當你在大本營處死總統的時候,這位鋼鐵俠先生最好恰到好處的出現…


命運最終到來的前一刻,和自己曾經的偶像來一場宿命中的對決,基裏安先生不想試試嗎?”


“嘖…”


基裏安砸吧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慢悠悠地點了點頭:“那就再加點兒別的賭注吧!


我的手下瑪雅·漢森和斯塔克工業的總裁佩珀·波茨在一起,我去把她帶回來,剛好可以拿她來當做勝利者的戰利品。”


“隨意。”


市丸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托尼斯斯塔克的好友羅德上校已經被基裏安直接抓獲,他的女友佩珀·波茨也即將落入基裏安的掌控之中。


而托尼對此還一無所知。


自以為隱藏起來的鋼鐵俠先生還在孜孜不倦地追查著那些人體炸彈的來援,托尼斯塔克甚至還從一個退伍的陸戰隊士兵家屬那裏拿到了先鋒科技的資料。


基裏安被上原奈落殺了一批手下,因為人手緊張倒是沒來得及追殺托尼斯塔克,倒是讓托尼追查先鋒科技的進度飛快。


聖誕節當天。


托尼斯塔克終於查到了滿大人所在地,然而那座豪宅早已是人去樓空,隻有一堆被燒焦屍體的痕跡。


完了。


追查徹底陷入了僵局。


正當托尼斯塔克心裏有些無奈和絕望在這座豪宅裏搜尋蹤跡的時候,地下室裏傳來了一陣響動,終於引起了他的注意。


被困在地下室的人…


正是他的好友羅德上校。


“托尼?”


詹姆斯·羅德見到托尼的時候滿臉詫異,旋即化為一臉沉重:“托尼!快幫忙通知空軍一號!他們把我的鋼鐵戰衣奪走了!他們想要借助戰衣潛入空軍一號綁架總統!”


“???”


托尼斯塔克滿臉問號。


隻是一秒鍾之後,托尼斯塔克就聽明白了詹姆斯·羅德的意思,他飛快地拿出自己的手機試圖聯絡官方。


然而…


為時已晚。


托尼斯塔克拿出手機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空軍一號出事的新聞…以及一個人發給他的一封郵件。


郵件裏隻有一個視頻。


視頻裏是被綁在實驗機器上的佩珀·波茨,旁邊有人正在為她注射絕境病毒,讓她的身上時不時就會冒出高溫的火色。


“hi,托尼斯塔克,我的偶像。”


視頻裏冒出來了一個男人的臉,他的嘴角帶著一抹壞笑,仿佛透過屏幕能夠看到托尼的臉色:“好久不見了,我是阿爾德雷奇·基裏安,還記得嗎?”


視頻裏的基裏安探出一根手指按在了自己的太陽穴上揉著,一邊慢吞吞地開口道:“我猜你可能不記得我了,需要我提醒一下你嗎?


1999年的聖誕節,你和瑪雅漢森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時候,我站在樓頂的天台上想要跳下去結束自己的生命…”


說到這裏的時候,視頻裏的基裏安忽然扭了扭自己的攝像頭,照向了地麵的一具女人的屍體,那是瑪雅·漢森的屍體。


“這個女人沒有忘記你。”


基裏安重新把攝像頭對準了自己,繼續道:“我想帶走佩珀小姐的時候,似乎有點兒別的想法,所以我隻能殺了她…呼,這曾經可是我最忠誠的合作夥伴啊!”


“……”


托尼斯塔克的頭皮隱隱有些發麻。


他的大腦飛快地轉動著,一點點地回憶著1999年聖誕節時發生的事,他和瑪雅·漢森也是在那一次聖誕宴會上的認識的。


好像…


托尼斯塔克死死地揉著自己的額頭,當初他似乎也的確答應過一個叫阿爾德雷奇·基裏安的男人會麵,隻是因為瑪雅·漢森的身體太過誘人,他在那一晚隻能和基裏安爽約了…


這是一場時隔十四年的報複!


那個曾經被他爽約的男人,帶著仇恨和苦痛回來,向他這個曾經的爽約者複仇了,甚至還把佩珀也卷入了其中!


“托尼,沒有什麽滿大人。”


視頻裏的基裏安還在說著話,每一句話都讓托尼斯塔克如墜冰窟,他仿佛能夠猜到托尼斯塔克的表情,在視頻裏笑得非常愉悅。


“從來都沒有什麽滿大人。”


“你所見到的滿大人,這個世界所見到的滿大人,隻不過是一個我從倫敦那邊抓過來的一個演員,話說…他的演技還不錯!”


“一切,都是我在幕後操控的。”


“托尼。”


“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讓我來看看時間…”


視頻裏的基裏安像模像樣地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忽然又抬起頭咧嘴笑了笑:“哈哈哈哈哈…好像不太對,我這裏的時間無所謂,我隻是在猜測你收到視頻的時間。”


“從你收到視頻的時間上來看,現在你應該收到新聞了吧?空軍一號的新聞,畢竟我可是才剛剛得手就會把這個視頻發給你。”


“空軍一號應該會很慘烈。”


“除了我們的總統先生,其他人無一幸免。”


“至於我們的總統先生,按照時間差的話,這個時間,他應該差不多已經落在我的手上了。”


“猜猜我會怎麽對他呢?”


“托尼。”


視頻裏的基裏安慢慢貼近了攝像頭,眼神漸漸變得危險起來:“不論你是想要救走總統還是救走佩珀,就來這裏吧!


別帶太多餘的人,對了,羅德上校可以帶上一起,如果不是他的話,我們也沒那麽容易抓到總統先生!”


“托尼。”


“盛大的聖誕宴會在等著你。”


“正如1999年的那一次聖誕節一樣,這一次,你依舊是整個宴會的主角,所有人的目光都會聚集在你的身上。”


“這可是我非常真誠的聖誕晚會邀請啊!”


“我精心為你準備了整整十四年的時間!托尼,你知道這十四年我是怎麽過來的嗎?”


“……”


視頻結尾的時候,基裏安特意轉過身讓開鏡頭,露出了實驗鋼架上的佩珀·波茨,他的笑容顯得分外危險。


“托尼。”


“我想看看…”


“這一次,你還會不會爽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