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雛鷹終究是要自己學會起飛的(求推薦票!)
loading...
小南其實不太明白上原奈落的意思。

隻是身為一個心思細膩的女人,小南卻聽出了上原奈落話語中隱藏的孤獨和落寞,這是怎麽了?

那是一種沒有依托的感覺。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小南緩緩走到了上原奈落的身邊,撫摸著他的頭抱在了自己的胸前,柔聲道:“奈落,以後有什麽心事可以直接告訴我…”

“……”

上原奈落覺得曉的製服不太好,拉鏈有點兒硌臉。

小南的手指插入了他的頭發,輕輕地揉了揉:“你可以不要隻把我當作是你的老師…奈落,我也是你的家人,明白了嗎?”

“是,老師。”

上原奈落哭笑不得地從小南的懷抱掙開。

坐在旁邊的長門象征性地捂唇輕咳了幾聲,輕聲道:“咳咳咳咳…上原,我也一樣。”

雖然長門不太理解小南的舉動,不過他大約明白這個時候應該附和小南,長門也的確把上原奈落當作了自己的後輩。

由於輪回眼、六道佩恩和外道魔像的負擔太大,長門心裏明白自己的壽命不會特別長久。

倘若孤零零地留下小南一人,他怎麽可能放心?

現在小南收下了上原奈落這個弟子,還是一個乖巧聽話的少年,應該適合成為未來曉組織的首領。

不。

不僅僅是曉組織。

長門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光芒,如果這一次他們能夠伏擊山椒魚半藏成功的話,還要悉心培養上原成為雨隱村未來的首領。

不論是拂曉一代,還是黑暗之曉的意誌…

將來都要傳承到上原奈落這個小家夥的身上。

上原奈落並不知道他們的心思,隻是無奈地笑了笑:“怎麽感覺長門大人和小南老師怪怪的,我們先去那座山穀裏藏起來,等著山椒魚半藏那家夥吧!”

“…好。”

小南撥弄了一下自己的藍發。

他們一行很快就抵達了目的地。

一座讓曉組織險些全軍覆沒的山穀。

雨之國的磅礴大雨似乎並沒有對這片山穀的地形衝刷得太厲害,這裏依舊保留著當年戰鬥殘留的痕跡,讓人不免有些唏噓。

長門操縱著天道佩恩推著他的輪椅走到了山穀下麵的空地,他的神色中漸漸浮現了一抹悲痛:“彌彥,你說過你的夢想是成為這個世界的神…我很快就會幫你做到了。”

當年長門使用彌彥的屍體製作成了天道佩恩,就是為了今天殺死山椒魚半藏,以神的名義降臨世間!

以神的旨意,消滅世間的一切黑暗!

以神的力量,處決不珍視和平的暴戾者!

上原奈落聽得心情十分複雜。

在這個讓人心情壓抑的時候,上原對長門有些感同身受,實現別人的夢想說起來有些義氣,實則有些悲涼。

這些願望應該讓他們來親自實現啊!

比如那個賣給上原一本書的書攤老板…

“那裏就是彌彥自殺的地方…”

小南抬起頭,注視著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座破損小山,眼圈有些泛紅:“當初我被半藏挾持在那裏,眼睜睜地望著彌彥撞向了長門手中的苦無。”

明明之前他們兩個已經來過一次,再次來到這裏的時候依舊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傷感。

“老師…”

上原奈落幽幽地歎了一口氣,終於決定打醒他們:“我們的人手終究太少,如果在這裏激戰的話,或許半藏可能會逃走…”

“絕不會有這種可能!”

小南最先從回憶中蘇醒過來,她的手掌微微浮動,整個大地和岩壁上忽然出現了一層層細小的裂痕!

小南神色冷漠地開口道:“昨天我在這裏布置好了六千億張起爆符,這裏的一切都是我用神之紙者術重新構造起來的…”

說到這裏,小南一點點地握緊了自己的拳頭:“那個時候,山椒魚半藏和他手底下的親信忍者都不可能活著離開!”

“那個…老師…”

上原奈落的額頭上一點點浮出了冷汗:“如果中間出現什麽差錯的話,我們也會被炸死在這裏吧?”

“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天道佩恩推著長門的輪椅走了過來:“這場戰鬥主要會由天道進行,餓鬼道、人間道和修羅道負責策應,地獄道和畜生道會在遠處用通靈之術接應我們撤退。”

關於如何針對山椒魚半藏,長門和小南早就有了腹稿。

既然是一場複仇之戰,理所應當由天道佩恩主戰,餓鬼道、人間道和修羅道負責為天道提供視力和策應。

為了做到萬無一失,長門又把專職通靈的畜生道和負責修補佩恩的地獄道放在安全的地方,保證他們能夠安全撤退。

不論這場戰鬥成功與否,他們都會炸毀這個地方。

長門看向了上原奈落,認真地開口道:“上原,我和小南都很擔心山椒魚半藏到了危險的時候會狗急跳牆,等到戰鬥開始之後,你就先離開戰場,明白了嗎?”

“呃…”

上原奈落頓時有些遲疑。

因為他的係統麵板裏有幾個關於山椒魚半藏的任務,其中有一些任務肯定是無法完成的。

比如那個被忍者半神賦予稱號的任務。

然而殺死忍者半神的任務,上原奈落還是想嚐試一下。

畢竟係統給予的獎勵向來都無法判斷,有可能會給一百金幣當作打發叫花子的,有可能會像前兩天那樣,給出一套成係列的超高技能獎勵,那才是真正的驚喜!

“我可以在旁邊負責策應…”

上原奈落望著小南和長門,輕聲道:“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麽差錯,我也可以選擇隨時飛走。”

“不可以。”

小南否決了他的提議,她似乎覺得自己的態度有些僵硬,又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態度:“奈落,這是屬於我們的複仇…”

上原奈落的神情有些委屈,仿佛像是被小南的話傷到了一樣:“可是剛才還說我們是家人的…而且我可以自保的,麵對宇智波帶土那麽棘手的敵人我都能夠逃走。”

上原一邊說著當前的事,一邊又在帶土的身上抹黑。

宇智波帶土在小南和長門的列表裏已經成了必殺的紅名單了,以後也沒有機會跟他競爭了。

小南不肯答應,還在苦口婆心地勸說:“正是因為我們是你的家人,才不願意看到你受傷…”

“讓上原留下吧…”

長門打斷了小南的話,沉聲道:“上原將來要扛起曉和雨隱村的重擔,我們不可能永遠把他護在羽翼之下,雛鷹終究是要自己學會起飛的。”

“……”

上原奈落聽著聽著就迷茫了。

長門說的第一句話還好,後麵那些扛起曉組織和雨隱村重擔是什麽鬼,這兩個人又想給他安排什麽?

“也好。”

聽到長門的話之後,小南不無遺憾地點了點頭道:“那就讓他留下吧,以我們兩個人現在的力量,也能保護我們的家人。”

“嗯…”

長門忍不住一陣長咳,他的手掌一點點地用力抓著輪椅:“接下來就讓半藏那個家夥,體驗一下我們當初經受的痛楚,讓這個世界感受到痛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