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敲了五分鍾門的神盾局局長
loading...
世界局勢惡化得很快。

基裏安背後支持著滿大人率領十戒幫到處製造恐怖事件,甚至還讓滿大人錄製播放了對整個美國的宣戰視頻。

托尼斯塔克在向滿大人發表了宣戰宣言之後,上原奈落就直接下令神盾局把滿大人的部分資料交給了托尼。

這是上原奈落僅有的支持了。

甚至在發送完資料郵件之後,上原奈落還發送了一個他自己錄製的視頻,勸說托尼斯塔克把他的注意力放在正事上。

“托尼,沒必要在意那群小醜的身上…”

“我們是複仇者,現在的第一目標應該是消滅九頭蛇,我們應該做的是為弗瑞局長複仇,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那些自殺的恐怖分子身上,這點小麻煩軍方會解決的。”

“……”

托尼斯塔克看到上原奈落的視頻以後,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片迷茫之後,他感覺自己有點兒對不住上原奈落…

因為托尼斯塔克知道尼克弗瑞隻是假死。

讓他沒想到的是,上原奈落這個家夥為了給尼克弗瑞報仇四處打擊報複九頭蛇,甚至還消滅了亞曆山大·皮爾斯…

如果上原奈落知道弗瑞隻是假死的話…

這個執拗又傲嬌的家夥會怎麽做呢?

托尼斯塔克很快就沒時間思考上原奈落會怎麽做了,因為在他查看滿大人資料的時候,一枚導彈忽然飛來命中了他的家…

幾架武裝直升機飛了過來,把托尼斯塔克這棟位於加利福尼亞的海邊豪宅瞬間化為了一片廢墟,托尼斯塔克生死未知!

誰都沒想到…

托尼斯塔克竟然會被幾架武裝直升機消滅!

上午,這場恐怖襲擊才剛剛在加利福尼亞發生…晚上,整個美國的報紙都登載了托尼斯塔克的死訊。

整個世界都瘋了。

這件事似乎根本無可辯駁。

因為托尼斯塔克的海邊豪宅化為了一片廢墟,斯塔克工業現任總裁佩珀·波茨也沒有發表辟謠聲明,大家似乎都已經默認托尼斯塔克已經遇難。

也有很多人不肯相信這個消息,誰會相信大名鼎鼎的鋼鐵俠會被幾架恐怖份子的武裝直升機消滅呢?

基裏安自然也不會相信。

麵對托尼斯塔克這個仇人,基裏安沒有見到他的屍體,肯定是不會放棄的,他也派出了不少人追殺托尼斯塔克。

當然。

至少現在他占據了優勢,托尼斯塔克已經不敢冒頭了,甚至現在還不知道真凶,隻以為是滿大人搞得鬼。

不過…

總會有人提早知道真相。

佛羅裏達州。

一座看起來有些荒蕪的莊園。

這座龐大的莊園之中遍布著數十個武裝護衛,裏麵還養了不少獵犬,用來警戒莊園的安全。

這裏就是滿大人的隱匿之地。

這段時間,電視裏總是會離奇出現的滿大人恐怖威懾視頻就來源於這座莊園,也是基裏安暫時的居住地。

莊園門口迎麵走來了兩個男人。

為首的青年男人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皮衣,走在他身後的淺紫發男人穿著一身白色長袍,腰間懸著一柄武士刀。

“喂!”

莊園門口的武裝護衛挎著自動步槍走了過來,迎麵就要攔住他們前進的腳步:“這裏是私人住…”

鏘啷!

清脆的刀鳴聲閃過!

伴隨著淺紫發男人拔出自己腰間的利刃,刀光刹那間閃出,切斷了攔路護衛的脖頸,一顆頭顱直接掉在了地上…

“真是一群不太懂事的人類呢…”

淺紫發男人眯著自己的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看起來這裏需要一場清理計劃…”

“哈,那就麻煩你了,銀。”

黑色皮衣青年輕笑了一聲,一步未停直直地走向了這棟莊園,仿佛根本看不見那群持槍的武裝護衛。

槍聲根本不曾響起。

整個莊園響起隻有清脆的刀鳴聲,一場壓製性的戰鬥,不,或者說是殺戮在這座莊園內悄然展開。

莊園內每一個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武裝護衛盡皆被淺紫發男人一刀斃命,鮮血慢慢在地麵上流淌充斥著血腥味…

監控室內。

一個咬著麵包的中年男人滿臉驚慌地看著莊園內一邊倒的殺戮,瞳孔不由自主地一點點瞪大…

他被嚇到了。

這個監控室的男人就看到黑色皮衣青年走到了一個攝像頭下方,衝著攝像頭的方向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一抹綠芒在青年的眼中若隱若現。

監控室內的中年男人心髒不由自主地抽緊,驚慌失措地伸手就要拿起桌麵上的對講機,這是前所未有的危機!

然而…

正當中年男人伸手去抓對講機的時候,他根本沒有注意到一抹綠光不知何時悄然纏繞在了他的身上…

中年男人驚恐地看到了自己的手掌仿佛老人枯樹皮一般的手掌,他的體力幾乎是瞬間衰落了下來,甚至根本無力去拿起對講機!

“這是…”

中年男人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掌,他清晰地感覺到了時間在他體內的快速流逝,讓他的生命迅速走向了終點…

時間寶石的力量…

不是一個普通男人能夠抵抗的。

莊園外的殺戮已經停止,莊園內卻無人察覺。

黑發皮衣青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皮衣,微笑著站在房門前,叩起自己的手指敲擊了幾下房門。

咚咚咚…

咚咚咚…

詭異的敲門聲似乎並沒有引起什麽人注意。

這座房子的人都在裏麵的一間攝影棚裏進行著一場喧鬧的拍攝,他們都在準備拍攝滿大人新一期的恐嚇視頻,一直沒什麽人能聽到房子裏的敲門聲。

房門外的黑發皮衣青年和淺紫發男人的心態極好,就這樣站在門外,如果忽略掉莊園內的血腥,他們就像是彬彬有禮的客人一樣平靜地等待著莊園主人接待他們。

攝影棚內。

基裏安的身上穿著一身白色西裝,望著滿大人在攝像機前的恐怖作風,他的嘴角一直噙著一抹微笑。

這個滿臉胡子的滿大人是他的傀儡。

也是他計劃中的替死鬼。

根據基裏安的計劃,這個被他命名為滿大人的替死鬼一直都在兜攬著出現在美國乃至世界各地的人形炸彈恐怖襲擊。

未來,這位滿大人還會攬下殺死總統的罪名。

基裏安平靜地看著滿大人囂張的視頻拍攝完成之後,才滿意地擺了擺手:“做得不錯,你可以下去了…”

“okok!”

原本還在囂張霸道的胡子男人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比劃著手勢,賠著笑臉轉身就要離開。

咚咚咚…

咚咚咚…

整個拍攝片場安靜之後,終於有人聽到了敲門聲。

基裏安的臉上浮現一抹不悅,轉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一個光頭青年,低聲命令道:“去問問外麵那群家夥什麽情況…”

媽的…

他們是恐怖分子啊!

有事直接來匯報,敲個錘子的門啊!

光頭青年慢慢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抹火色,一路走向了房門外,一把伸手拉開了房門。

然後他就看到了門口的兩個青年。

以及莊園內躺了一地的護衛屍體。

不等光頭青年臉上的怒色浮現,站在門口的黑色皮衣青年微笑著開口道:“抱歉,我敲了五分鍾的門,還以為這棟房子的主人不在…請問,阿爾德雷奇·基裏安在嗎?”

“對了。”

“自我介紹一下。”

黑色皮衣青年朝著麵前的光頭青年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臉和氣地開口道:“我是上原奈落,神盾局局長。”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