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曉的新身份,以及一個父親委托曉轉交給兒子的信(第三更!)
loading...
“準備大幹一場吧!”

賈斯汀·漢默送走了亞曆山大·皮爾斯,無視了一群留下來監視他們的神盾局特工,臉上瞬間充滿興奮和喜悅!

這一次,他非但能夠得到鋼鐵戰衣技術,還結交到了一位權力極大的高官,什麽叫他媽的驚喜!

這就叫驚喜!

將來他們完成鋼鐵戰衣技術慶功的時候,賈斯汀·漢默甚至想要把今天這個日期定為他們漢默工業歡慶的企業日!

當然。

賈斯汀·漢默也沒有忘記討好伊凡·萬科這位由皮爾斯親自帶過來的科學家,興衝衝地朝著伊凡·萬科伸出了手掌:“我的朋友,歡迎來到漢默工業,希望我們能夠精誠合作…”

賈斯汀·漢默不等伊凡·萬科握手,就匆匆抓住了伊凡的手掌,低聲附耳道:“希望我們能夠一起…把托尼斯塔克和他的鋼鐵戰衣掃進垃圾堆!”

“那…合作愉快。”

伊凡·萬科遲疑著點了點頭。

如果有人注意到伊凡·萬科的眼神,就會發現伊凡萬科對賈斯汀·漢默的眼神裏充滿了同情和憐憫。

這個人的智商看起來也不怎麽樣啊…

說實話,伊凡萬科根本看不出來賈斯汀·漢默這家夥哪裏配做托尼斯塔克的對手,怎麽他也被那群惡魔盯上了呢?

真是…

天降大禍。

漢默工業的地底之下。

白絕變身後的亞曆山大·皮爾斯依舊潛伏在這裏。

黑絕聽完了它的匯報以後,就聯係了它們的直屬上司:“嗬嗬嗬嗬…羽衣,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好的,安排我們的人接觸托尼吧!”

上原奈落摸出了一封黑底紅雲的信封,眉頭忍不住微微皺了起來:“說起來,先是帶著九頭蛇標誌的u盤,又是同樣帶著曉標誌的信封,會不會有人懷疑是同一種人做的?”

“嗬嗬嗬嗬…不必擔心。”

黑絕輕笑了一聲,安撫著上原奈落的情緒:“這個世界的人對於標記非常重視,不會有人特別懷疑我們…”

說完之後,黑絕的笑聲忽然陰森了下來:“嗬嗬嗬嗬…即使有人懷疑也無所謂吧?漢默工業接納了伊凡萬科,這會成為坐實亞曆山大·皮爾斯是幕後黑手九頭蛇高層的鐵證…”

“也對。”

上原奈落慢慢點了點頭。

“嗬嗬嗬嗬…這一次會讓誰來送信呢?”

“好像都可以吧…”

“小南?”

“……”

上原奈落忽然陷入了沉默。

良久過後,上原奈落才輕聲開口道:“這個宇宙太大,還存在著一些我無法真正確認過究竟是否存在讓我不能輕易解決的危險,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不希望小南老師生活在這個世界。”

尤其是…

上原奈落知道新墨西哥州那邊發生了一件怪事,一個從天而降的錘子無法被任何人和任何力量拿走。

阿斯加德的目光已經投注在了地球之上,紐約還有一個掌握著時間寶石的超級法師封印著黑暗。

雖然不知道什麽原因…

但是他們還沒有和上原奈落接觸。

“嗬嗬嗬嗬…”

黑絕這一刻久違地感受到了上原奈落心裏的軟弱,忍不住低笑出聲:“隻是讓小南來這裏幫忙送一封信而已…”

“算了。”

上原奈落躺在加利福尼亞的海邊,仰頭望著漫天星空,自顧自地搖了搖頭,良久沒有回答黑絕的話。

直到黑絕差點兒以為他們兩個人之間聯絡斷開的時候,它才聽到了上原奈落若有若無地一句歎息。

“我隻是擔心自己再一次見到小南老師的時候…可能就不再想讓老師離開了呢?”

“……”

黑絕也忍不住陷入了沉默。

上原奈落歎息了一句過後,平靜地繼續道:“而且我們在死神世界度過了數千年時間的時候,小南老師其實還在忍界生活在我離開後的那幾天,現在她也應該沒有特別…”

夜晚的星空璀璨。

隻是有些可惜的是,在天空中的群星之下並不是美麗,而是足以威脅地球上一切的重重危機。

“不說這些了。”

上原奈落迅速搖了搖頭,飛身從草地上騰空躍起,朝著托尼斯塔克的別墅飛奔而去:“要準備開始了,托尼斯塔克估計已經發現了這一切,他要離開這裏去取鑰匙!”

地下車庫出口。

托尼斯塔克的跑車呼嘯著衝了出來。

托尼斯塔克看到了父親霍華德·斯塔克留給他的視頻,也深刻意識到了他的父親對他隱含的期望,他甚至猜測霍華德·斯塔克曾經遺留下來的斯塔克工業博覽會模型圖可能會是新能量元素的鑰匙!

可惜的是…

工業博覽會的模型圖在斯塔克工業大廈。

托尼斯塔克偷偷觀察了一下,發現上原奈落不再周圍,就打算駕駛著自己跑車溜出去把工業博覽會的模型圖帶回來。

“斯塔克先生,你想去做什麽?”

一個身影站在道路中間,攔住了托尼斯塔克的跑車,上原奈落的身影迎著跑車的燈光出現在了托尼斯塔克的麵前。

“你這家夥不怕死的嗎?”

托尼斯塔克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看著攔住他去路的上原奈落,隨口敷衍了一句:“哈,主要是家裏太悶了…”

雖然托尼斯塔克懷疑那個工業博覽會的模型很有可能是鋼鐵戰衣新能量的鑰匙,說不定可以替代鈀能量板,解決他自己體內鈀中毒的問題。

但是…

托尼斯塔克一點兒也不想把這個秘密告訴上原奈落,即使托尼斯塔克知道上原奈落現在和他是同一陣營的存在!

然而上原奈落這家夥曾經騙過他,托尼斯塔克發誓自己絕對不想分享任何秘密給上原奈落這家夥!

或者說…

托尼斯塔克也不相信神盾局!

托尼不能確定在神盾局也知道新元素能量的鑰匙在哪裏以後,神盾局會不會改變他們的態度搶先一步把鑰匙藏起來!

“海邊別墅還覺得悶嗎?”

上原奈落的眉頭微微挑了挑,一步步走到了托尼斯塔克的跑車麵前,臉色漸漸變得一片冷峻:“我接到的命令是在你解決自己體內的危險以前,保護你的安全,不允許你離開這座別墅。”

“我知道我知道…”

托尼斯塔克的手指慢悠悠地敲著方向盤,一邊思考著自己的對策:“但是佩珀剛才告訴我,斯塔克大廈那邊出了一點急事…”

“我沒有收到羅曼諾夫特工和佩珀小姐的聯絡。”

上原奈落一句話拆穿了托尼斯塔克的謊言,輕聲繼續道:“而且不論斯塔克工業遇到什麽麻煩,羅曼諾夫特工都會幫忙處理,任何麻煩對於神盾局來說都不是麻煩…”

“唔…”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有點兒糾結,慢悠悠地繼續道:“我這邊有了一點頭緒,需要買點材料,你能幫我買回來嗎?”

“深夜能買到你需要的…”

上原奈落的話音陡然停住,整個人的身體陡然僵住,他的臉上似乎是受到了什麽驚嚇,而且他的身體好像根本無法動彈。

“那是…”

托尼斯塔克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色!

雖然托尼斯塔克無法判斷上原奈落的狀態,但是跑車燈光的照射下,十幾根連接著上原奈落身體的細線微微泛著光芒!

看得出來…

這些細線相當堅韌!

難道是這些細長的線…

定住了上原奈落的身體嗎?!

托尼斯塔克順著那些細線慢慢抬起頭看向了天空!

月光星河之下,是一隻長得醜陋的白色巨鳥,那隻巨鳥看起來不像是活物!

更讓托尼斯塔克驚訝的是,白色巨鳥之上站著兩個穿著祥雲黑袍的人影,這件事看起來一點兒也不科學!

托尼斯塔克感覺自己的世界觀被顛覆了!

其中一個紅發少年滿臉冷漠地注視著地麵,手指如同彈琴一般屈起,好似正是他用那些細線控製住了上原奈落無法動彈!

至於另外一個金發青年滿臉喜悅,嘻嘻哈哈地飛身跳了下來,輕飄飄地站在托尼斯塔克的車蓋上,仿佛身體毫無重量一般。

金發青年咧嘴笑了幾聲,舉起了大拇指示意了一下背後無法動彈的上原奈落:“嘻嘻嘻嘻…霍華德·斯塔克的兒子,需要我們幫忙殺掉後麵這個限製你自由的家夥嗎?”

“似乎不是什麽壞人。”

站在白色巨鳥上的紅發少年忽然開口,輕聲解釋道:“我能夠通過傀儡線感受到他內心的意誌,這個人是想在我們麵前保護你,似乎不是霍華德·斯塔克之子的敵人…”

“你們…”

今天應該是托尼·斯塔克從第二個人的口中聽到自己父親的名字,這兩個看起來年輕得像話的青年人認識他的父親!

這個世界…

到底還能有多離奇?

很快托尼斯塔克就從驚詫中恢複了過來,匆匆擺了擺手,輕聲道:“沒有那種必要…雖然上原奈落特工曾經欺騙過我,但是他也的確是一個善良的人…”

“是嗎?”

金發青年捏著自己的嘴唇,慢條斯理地點了點頭:“那我們接下來要說的事,也不用避諱他在旁邊了…”

“不不不…”

托尼斯塔克飛快地搖了搖頭,這一刻他隱隱有點兒後悔自己沒有把鋼鐵戰衣穿在身上了。

可惜他擔心自己的身體無法再承受更多鈀中毒,他必須留下足夠多的時間研究新元素能量。

單獨麵對這兩個人,稍微有點兒危險啊!

然而如果讓所有秘密都被上原奈落這個神盾局特工知道的話,托尼斯塔克肯定是不情願的!

托尼斯塔克很快就想清楚了,上原奈落在這兩個人的麵前好像毫無還手之力,根本沒辦法保護他的安全嘛…

而且…

這兩個穿著祥雲黑袍的人看起來也沒有惡意,好像是他父親霍華德·斯塔克的舊交,就是不知道是敵是友…

這兩個人…不會是九頭蛇的人吧?

托尼斯塔克沉吟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我們找個單獨的地方聊聊吧…我家怎麽樣?”

“嘻,都可以啊!”

金發青年爽快地點了點頭,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了一個精美的泥偶放在了上原奈落的口袋裏,嘻嘻哈哈地開口道:“那就站在這裏休息一會兒吧,不要亂走動哦,否則它會炸掉的…”

“……”

上原奈落遲疑著點了點頭。

這個男人慢慢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口袋裏的玩偶,那是金發青年的等身泥偶,沒記錯的話這玩意兒好像是c4係列?

一個…

足夠炸平一座山!

斯塔克別墅裏。

正當托尼斯塔克暗中授意賈維斯開啟防禦係統的時候,紅發少年率先拿出了一封黑色的信封,上麵繪製著一朵祥雲。

這個圖案…

隱隱有些和這兩個人身上的衣服相似!

他們兩個人絕對在一個神秘組織,隻是不知道這個組織到底是九頭蛇還是其他什麽組織…

“我們是黎明之曉。”

“存在於宇宙中的雇傭兵。”

“如果用這個行星固有的說法,我們是來自於外星的人類,或許與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樣,霍華德·斯塔克之子。”

“不不不,對於外星生命,多麽神奇都不為過…”

托尼斯塔克慢慢搖了搖頭,單單隻是第一眼他就判斷出來這個紅發少年的不對勁,他的身體好像是一種木頭製作的!

然而紅發青年的身體裏卻擁有著相當詭異的能力,甚至竟然還存在著大腦和意識,這是一種超級智能的機械生命嗎?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開始沉思,這樣一個高智商的機械生命,到底怎麽才能做出來?

至少可以確定…

這的確是個外星人!

地球上絕對不會出現這種實力強大的人工智能生命,現在的科技程度還不可能達到,尤其是這兩個人還有稀奇古怪的能力!

“霍華德·斯塔克之子。”

紅發少年察覺到了托尼的走神,輕聲提醒了一句,慢慢將桌子上的信封朝著他推了推:“這是你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留下來的,讓我們觀察宇宙魔方作為代價,委托我們代為保管。”

“這是…”

“我們沒有拆封。”

紅發少年慢慢搖了搖頭,輕聲繼續道:“為了對信的內容保密,製作信封的人是我們組織首領的老師。”

“我們現在沒有查到屬於霍華德·斯塔克的身體能量,看起來他終究沒有突破人類生命的極限。”

“依照我們和霍華德·斯塔克的約定,這封信應該在這顆行星今年的時間徹底結束之前,交還給他的兒子。”

“然而這段時間我們組織麵臨一些危機,或許可能即將走在覆滅的邊緣,隻能在這個時間交給你了。”

“……”

托尼斯塔克沉默地拿起了那個信封。

正當他打算拆開信封的時候,那一封信的信封忽然自然脫落下來,化為一張折紙在空中飄飛慢慢燃燒消散…

桌麵上隻剩下了一封信。

“那麽,約定完成。”

紅發少年點了點頭,站起身就要離開這裏。

金發青年的臉上隱隱有點兒不太開心地撅起了嘴巴,回頭看了一眼托尼斯塔克,似乎想要和他多聊幾句。

紅發少年攔住了他,帶著他就要一起離開。

托尼斯塔克看了一眼信裏最前麵的幾句話,他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的確很了解,先在這封信的前麵就把曉組織介紹了一遍。

這是一個值得相信的組織。

某種意義上來說,霍華德·斯塔克在信裏麵的意思,似乎是比相信自己創建的神盾局,還要相信這個名為黎明之曉的組織!

當然,托尼斯塔克還有點兒懷疑。

如果等他徹底看完這封信以後,或許他會稍微信任那麽一點兒,他還是個地球人,對於地球之外的宇宙肯定抱著各種猜疑…

“稍等一下。”

托尼斯塔克忽然開口叫住了他們:“或許我可能要說點有些自不量力的話,你們遇到了什麽危機呢?

還有…那個…能不能跟我多聊幾句,畢竟我是第一次見到外星生命,話說有什麽我能幫得上忙的嗎?”

“還不夠。”

紅發少年慢慢搖了搖頭,平靜地開口道:“剿滅我們的是齊塔瑞人,即使是這顆行星的武裝力量,也遠遠不足夠。

霍華德·斯塔克曾經是我們的朋友,作為他的兒子,你的身上或許同樣有著冒險的思考方式,這並不可取。

我必須要提醒你,不要學習你的父親,妄自研究宇宙魔方的能量,這會給這顆行星帶來無法抵抗的星際戰爭災難。

我們正是因為不小心泄露了曾經觀察過宇宙魔方的消息,才引來了足以傾覆組織的巨大危機…”

“什麽是宇宙魔方?”

托尼斯塔克微微皺了皺自己的眉頭。

“你不知道嗎?”

紅發少年的眼神中露出了些許疑惑,慢慢搖了搖頭道:“如果不知道的話,就當作什麽都不知道吧,在這個宇宙中,隻有你知道的事情越少,才有可能活得更久。”

說完之後。

一隻白色巨鳥停在了他們的麵前。

紅發少年和金發青年跳上了白色巨鳥的背上。

看起來明顯有些歡脫的金發青年衝著托尼斯塔克擺了擺手,笑嘻嘻地開口道:“哈哈哈哈,再見啦!我剛才留下來的藝術品,千萬記得丟遠一點,因為這個世界啊…藝術就是爆炸!”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