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我們想讓尼克弗瑞知道什麽,他才能知道什麽!
loading...
真想打人啊!

如果不是這個時候沒有穿著鋼鐵戰衣,托尼斯塔克知道自己不是上原奈落的對手,他真想直接把上原奈落打一頓…

托尼斯塔克真的快被上原奈落的行為氣瘋了,為什麽上原奈落這個家夥要在他想發脾氣的時候錄視頻?

這是什麽迷惑行為?

這個人指定有問題吧!

托尼斯塔克一拳砸在了自己身邊的牆壁上,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的直屬上司:“那個尼克弗瑞局長,先讓你的手下離開我的視線,我不想看到這家夥…”

“上原奈落特工。”

尼克弗瑞衝著上原奈落擺了擺手,示意這個低情商的手下先離開這裏:“你先出去待一會兒,我和托尼斯塔克先生聊一會兒。”

“好的。”

上原奈落平靜地點了點頭,錄下了托尼斯塔克的‘罪證’,在托尼斯塔克憤怒的視線中離開了這裏。

等到上原奈落離開之後。

托尼斯塔克慢慢冷靜了下來,平靜地坐在沙發上,皺了皺自己的眉頭看著尼克弗瑞開口道:“說說吧,你在我的身邊安插了兩個間諜是為了什麽?”

“因為你的父親。”

尼克弗瑞一句話就引起了托尼斯塔克的注意。

說完之後,尼克弗瑞看著有些怔怔出神的托尼斯塔克,輕聲繼續補充道:“我們從頭開始說起來吧…應該從你在摩納哥遇到那個叫伊凡·萬科的家夥襲擊開始吧?”

“你認識他?”

托尼斯塔克頓時臉色有些不愉,慢慢搖了搖頭道:“伊凡·萬科告訴我,方舟反應爐是他的父親製造的…”

“他告訴你,是你的父親盜取了研究成果?”

尼克弗瑞搖了搖頭,繼續道:“有一點的確沒錯,胸口那個叫方舟反應堆的東西是你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和伊凡·萬科的父親安東·萬科一起研究出來的…”

“……”

托尼斯塔克的表情陡然緊張了起來。

尼克·弗瑞慢悠悠地講起了一個故事。

“在他們研究出來方舟反應堆後,原本你的父親想要用方舟反應堆淘汰這個世界的核反應堆,讓冷戰的軍備競賽變成能量競賽從而維持這個世界的和平…”

“但是安東·萬科隻想依靠方舟反應堆用來掙錢,你的父親認為方舟反應堆技術還不能成熟到足以應用。”

“在安東·萬科露出了一點邪惡的苗頭之後,你的父親把他趕走了…安東·萬科回到了蘇聯,想用方舟反應堆換來身居高位的權力。”

“隻不過蘇聯發現安東·萬科根本無法做出來成品,就把他流放到了西伯利亞,那個地方似乎不怎麽適合孩子成長…所以他的兒子伊凡·萬科找你複仇了。”

“所以,不必擔心你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的品行,他的品行比起你讓我趕出去的上原奈落特工都不會遜色。”

“……”

托尼斯塔克本來聽得好好的,直到聽到上原奈落的名字的時候,臉上又忍不住閃過了一抹怒氣!

“上原奈落是個騙子!”

“整個神盾局的特工裏麵,上原奈落特工其實是最不擅長騙人的那個,如果他隱瞞了你不少事,那一定是因為他有必要的原因。”

尼克弗瑞說完上原奈落以後,就勢重新提起了霍華德斯塔克:“你的父親也對你隱瞞了不少事吧?他曾經說過,方舟反應堆的技術一直不夠成熟,隻有你才能完善這項技術…”

“不可能。”

提起自己的父親,托尼斯塔克迅速搖了搖頭。

“他從來不說喜歡我,從小就希望我能遠離他的視線,不要耽誤他的工作,就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他最開心的時候,就是把我丟到寄宿學校那一天。”

“你對你的父親了解多少?”

“心思深沉,性格冷漠,精於算計。”

托尼斯塔克說完之後,目光落在了滿臉不相信的尼克弗瑞,繼續道:“看起來你可能比我更了解他…”

“好像真是這樣…”

尼克弗瑞點了點頭繼續道:“霍華德·斯塔克是神盾局的創始人之一,他這一輩子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科技和工作上,或許的確我知道比你多一點…”

尼克弗瑞衝著娜塔莎招了招手:“娜塔莎,讓上原奈落特工幫你把霍華德斯塔克留下的箱子拿過來…”

說完之後,尼克弗瑞的一隻獨眼盯著托尼斯塔克,輕聲道:“上帝隻拯救自救者,如果你想救自己的話,隻能依靠你自己想辦法解決方舟反應堆會帶來鈀中毒的麻煩,而不是依靠什麽九頭蛇。

你的父親在神盾局留下來了不少東西,應該是時候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從裏麵找到自己想要的。

最後可以順便提醒你一句。

霍華德·斯塔克曾經是九頭蛇暗殺名單上的前三位,那個誘惑你和九頭蛇合作的家夥,大概也是抱著父債子償的心思。”

“……”

托尼斯塔克陷入了沉思。

因為上原奈落拎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放在了他的麵前,上麵貼著一張紙條,代表著這個箱子曾經的主人。

霍華德·斯塔克所有物。

尼克弗瑞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又看向了托尼斯塔克:“差不多就這樣吧,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忙。”

“羅曼諾夫會幫你處理佩珀波茨和斯塔克工業的麻煩,上原奈落特工會繼續保護和監視你,直到你徹底解決自己身上鈀中毒的問題,在那之前不要離開這間房子。”

“我先走了。”

“記住。”

“我會一直盯著你。”

“不要妄想著會有其他人幫你解決問題。”

尼克弗瑞說完之後,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和娜塔莎,輕聲繼續道“這裏就交給你們了,如果托尼實在撐不下去的話,我留下了一針二氧化鋰,可以幫忙暫時緩解他的症狀。”

“我不想做保姆了。”

上原奈落皺了皺自己的眉頭。

“我也不想看到這家夥!”

托尼斯塔克的臉色又難看了起來。

原本托尼斯塔克在尼克弗瑞說完了以後,本來都打算原諒上原奈落了,結果這家夥說什麽不想做保姆?

“做你們該做的事。”

尼克弗瑞拒絕了他們的要求,拍了拍托尼斯塔克的肩膀,又拍了拍上原奈落的肩膀:“好了,看起來你們相處得還不錯…”

“……”

哪兒看出來相處得還不錯了!

如果未來他們可以成為同伴的話,那麽必須要以平等的身份相處,至少在尼克弗瑞看來上原奈落做得還不錯。

而且最重要的是…

誰也不知道九頭蛇下一次聯絡托尼斯塔克會用什麽手段,上原奈落應該是神盾局裏戰鬥能力最強的一名特工,隻有他才能動手保護好托尼斯塔克的安全。

“出現任何緊急情況立刻向我匯報。”

尼克弗瑞留下了一句話,匆匆離開了這裏。

在處理了托尼斯塔克的事以後,尼克弗瑞必須緊急回到華盛頓向安全理事會匯報九頭蛇重新活躍的麻煩,至少也要打著這個名頭開始擴充一下神盾局的影響力。

未來的複仇者小隊是頂尖戰力的話,神盾局無數特工及其情報渠道是支撐著複仇者小隊行動的基礎。

如果九頭蛇死灰複燃,的確是個不小的麻煩。

對於神盾局來說,九頭蛇這個老對頭真的複活的話,是一個真正讓神盾局緊急備戰的機會,這樣才能應對比九頭蛇更大的危機。

比如最近西南一帶的墨西哥州那邊,似乎出現了疑似天外來客的事件,這是讓尼克弗瑞更為頭疼的事。

這個世界…

或者說這個宇宙,從來都沒那麽平靜。

相比較地球內重新出現的九頭蛇,那些可能降臨在地球的外星人才是最麻煩的存在,尤其是尼克弗瑞年輕的時候,曾經親曆過外星人試圖摧毀地球的危機。

尼克弗瑞離開以後。

托尼斯塔克看著上原奈落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口道:“上原,你要為之前欺騙過我的事道歉,否則我不會…”

“我會待在這棟房子外麵。”

上原奈落忽然朝著娜塔莎丟過去了一個針管,就平靜地踏出了房間:“隻要斯塔克先生不外出就好,我不會幹涉你做的任何事。”

這一刻,他的背影顯得分外可憐。

這個男人隻喜歡默默做事,仿佛從來就不喜歡解釋一切,偶爾做一些小氣的舉動或許是他僅有發泄情緒的時候。

托尼斯塔克忽然明白了尼克弗瑞說過的話,上原奈落不擅長說謊,甚至比他更加不善言辭。

“這就是無法被理解的人。”

娜塔莎·羅曼諾夫走到了托尼斯塔克的身邊,低頭看了一眼托尼斯塔克的脖頸,忽然拿出針管紮在了托尼斯塔克的脖頸上!

“等等…”

“不用擔心。”

娜塔莎的聲音前所未有地溫柔,充滿了母性的關愛,讓托尼斯塔克稍微有些安心下來,她才解釋道:“這就是二氧化鋰,能夠暫時緩解你的症狀,讓你能夠安心工作。”

娜塔莎看著托尼斯塔克脖頸上的青紫色血管消退,柔聲繼續道:“上原奈落特工其實一直是個很細心的人,他看出來了你的狀態,才會讓我幫你打一劑二氧化鋰。”

“那家夥…”

托尼斯塔克的眉頭再度皺了起來。

上原奈落這個看起來表麵冷漠實則內心溫暖的人,讓他覺得有些惺惺相惜…

世事離奇。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人可憐上原奈落的話,那麽隻能證明一件事:他的人生經曆還不夠豐富。

這個世界不止托尼斯塔克一個沒怎麽經過社會毒打的人,遠在華盛頓的安全理事會部長亞曆山大皮爾斯也一樣。

正當托尼斯塔克有些同情上原奈落的時候,上原奈落也在別墅外聯絡著九頭蛇的亞曆山大·皮爾斯,向他報告尼克弗瑞和托尼斯塔克接觸的消息。

“我知道了,做得不錯。”

亞曆山大·皮爾斯讚賞了一句上原奈落的辦事效率,就下達了自己的新命令:“繼續待在托尼斯塔克的身邊,查出來那個想要私下勾結托尼斯塔克的假貨!”

“假貨?”

“不錯。”

亞曆山大·皮爾斯的聲音裏頓時多了一股憤怒:“有人在暗中冒充我們行事,或許是有些不要命的小組織…”

因為亞曆山大·皮爾斯緊急聯係了所有能夠聯絡上的九頭蛇高層,直到確定沒有任何人私自行動以後,下定決心將這群冒充九頭蛇的人清理掉!

哪怕真的是九頭蛇某一支殘餘的餘孽,亞曆山大·皮爾斯也打算將他們清理掉,為了更偉大的利益必須壯士斷腕!

“把他們找出來。”

亞曆山大·皮爾斯平靜的話語裏多了一股殺氣騰騰的意思:“在那個計劃還沒有完成之前,任何被弗瑞查出來的九頭蛇都會是冒充者…”

“是。”

上原奈落認真地接受了這個命令,又有些遲疑地開口道:“弗瑞局長還沒有懷疑到我們的身上,我有些擔心這件事很可能會引起弗局長胡亂猜測神盾局內部會不會有我們九頭蛇的存在…”

“不用擔心。”

亞曆山大·皮爾斯忍不住低笑了一聲:“如果隻是一兩個九頭蛇的成員的確會很危險…但是誰知道神盾局裏究竟隱藏了多少人呢?”

說起九頭蛇隱藏在神盾局裏借雞生蛋的事,亞曆山大·皮爾斯難掩自己的得意:“嗬嗬嗬嗬,現在我們想讓弗瑞知道什麽,他才能知道什麽…”

“…嗬嗬,真是…”

上原奈落忍不住輕笑。

最後一句話聽得有點兒耳熟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