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上原奈落第一次身份暴露事件(求訂閱!)
loading...

整個視頻播放完畢。


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相比較托尼和上原奈落等人關心的問題,佩珀·波茨更為關心托尼斯塔克的身體:“鈀中毒是什麽意思?為什麽我聽他的意思,你的身體中毒了嗎?為什麽不告訴我?”


“現在還沒什麽問題…”


托尼斯塔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安撫著佩珀波茨的情緒,他不希望自己身體狀況讓身邊的人擔心。


雖然他的身體狀況相當糟糕…


但是伊凡·萬科的問題明顯更為嚴重。


“賈維斯!”


托尼斯塔克製止了佩珀波茨想要詢問的話頭,臉色重新變得冷靜了下來,恢複了原本理智的形象:“查一下伊凡·萬科的下落,我記得他應該已經被判死刑了!”


是的。


伊凡·萬科在製造了摩納哥襲擊事件以後,因為導致多人死亡重傷,明明早就應該被人判處了死刑才對!


賈維斯傳來了一個相當糟糕的消息。


二十四小時之前,伊凡萬科從他服刑的監獄裏逃走了,至今為止他的下落不明,顯然的確落在了所謂九頭蛇的手中。


“咳咳…”


娜塔莎的嘴角忽然滲出了一縷血跡,她的手緊緊地捂著自己被踢過的小腹,臉色異常痛苦地開口道:“抱歉,佩珀小姐,我可能必須要先去一下醫院…”


“我讓哈皮送你過去!”


“我來送她吧!”


上原奈落順勢攙扶起了娜塔莎,轉頭看了一眼頭疼的托尼斯塔克,繼續道:“托尼,你應該和佩珀小姐有些話要說吧?”


“…是。”


托尼斯塔克慢慢點了點頭。


既然他的秘密都被九頭蛇披露了出來,肯定要和佩珀波茨交代清楚自己的情況,好好安撫一下小辣椒的情緒。


一輛皮卡車衝出了地下車庫。


娜塔莎坐在副駕駛上,絲毫不見剛才痛苦的模樣,她隻是借機馬上離開托尼斯塔克的家裏,向尼克弗瑞報告今天發生的事。


“你不應該和我一起離開。”


娜塔莎掏出了自己的手機,平靜地對著上原奈落開口道:“你應該留在托尼斯塔克的家裏,監視他可能做出來的選擇。”


這一刻…


冷靜重新回到了娜塔莎的身上。


現在的娜塔莎·羅曼諾夫的舉止重新變回了神盾局的王牌特工,一言一行仿佛不帶任何感情。


“抱歉…”


上原奈落看著恢複正常的娜塔莎,眼神中一時有些驚愕,聲音裏還有些歉疚:“羅曼諾夫特工,我以為自己真的把你打傷了…明明我已經控製了力量…”


“真是…”


娜塔莎忍不住搖了搖頭,白了一眼上原奈落:“難怪你這家夥的表演培訓課一直不合格,除了那身怪物一樣的格鬥能力,完全看不出來你到底是怎麽加入神盾局的…”


“抱歉…”


“算了,已經無所謂了。”


娜塔莎搖頭感歎了一句,她的手機終於連通了尼克弗瑞,這個女人的臉上瞬間多了一抹焦急:“我和上原奈落在一起,斯塔克的家中出現了緊急事件…”


娜塔莎沒有任何隱瞞的意思。


不論是那條蛻皮後還能活下來的蛇,或者是那個雕刻著九頭蛇海德拉圖案的u盤,以及u盤裏九頭蛇威脅斯塔克的視頻內容,全部都如數匯報給了尼克弗瑞。


事態的確緊急。


不管是九頭蛇組織的現身,還是托尼斯塔克麵臨的危機,都必須由尼克弗瑞想辦法來解決這一切。


“我知道了。”


尼克弗瑞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冷靜。


即便是他的心裏可能也有些緊張,但是在兩個下屬都緊張的時候,他這個上司也必須擺出一副冷靜的樣子。


隻有這樣才能安穩軍心。


“我會給你們一個醫院的地址。”


尼克弗瑞在電話中的聲音非常穩重,沉聲下達了自己的命令:“上原把羅曼諾夫特工送到醫院以後立刻返回托尼的家裏,時刻監控他們的下一次接觸,我們必須要提前接觸托尼斯塔克了。”


是的。


他們必須提前接觸托尼斯塔克了。


不論那個所謂的九頭蛇組織是真的還是假的,他們都必須提前接觸托尼斯塔克,免得托尼斯塔克被人逼入絕境。


所謂的曆史真相,隻有神盾局才清楚。


在尼克弗瑞的安排之下,上原奈落把娜塔莎·羅曼諾夫送到了一家醫院之後,重新啟程返回了托尼的別墅之中。


回去的路上。


上原奈落拿出了自己的另一個手機,撥通了亞曆山大·皮爾斯的電話:“皮爾斯部長,我們組織用伊凡萬科手裏的消息威脅托尼斯塔克的事被尼克弗瑞知道了…”


“什麽?”


亞曆山大·皮爾斯還沒有反應過來,甚至還有些迷惑:“我們一直在新聞上用摩納哥事件逼迫斯塔克工業就範,這件事尼克弗瑞肯定知道…等等,尼克弗瑞到底知道了什麽?”


事實上。


亞曆山大·皮爾斯什麽都不知道。


最近這段時間以來,亞曆山大·皮爾斯一直在指使著九頭蛇控製的媒體和政府部門報道摩納哥襲擊事件。


這種行為無外乎是想要借此打擊鋼鐵俠的唯一性,迫使托尼斯塔克在軍方和政府的壓力上交出鋼鐵戰衣技術。


隻要托尼斯塔克交出鋼鐵戰衣技術,憑借著九頭蛇滲透得如同篩子一樣的美國,肯定輕而易舉就能得到。


上原奈落也沒有隱瞞皮爾斯的意思,直接把今晚托尼斯塔克的家裏發生的事告訴了皮爾斯。


這種事嘛…


也沒有隱瞞的必要。


而且這個時候說出來的話,也很容易洗清上原奈落的嫌疑,至少亞曆山大·皮爾斯就非常相信自己的部下。


“又是哪個混蛋私自行事…”


亞曆山大·皮爾斯的聲音裏夾雜著怒氣,罵完之後又有些慶幸:“幸好之前想辦法把你安排在了托尼斯塔克的身邊,否則我們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


自從二戰結束以後,九頭蛇就一直處在黑暗之中。


尤其是在九頭蛇潛入了神盾局以後,任何有可能暴露的細節都會先經過神盾局,被亞曆山大皮爾斯隱藏起來。


甚至這些年以來,九頭蛇堪稱已經銷聲匿跡。


然而在尼克弗瑞知道這件事以後,皮爾斯清楚這一次根本不可能瞞住,他隻能想辦法彌補。


亞曆山大皮爾斯在電話裏那頭忽然露出了殺氣:“你應該在路上殺掉娜塔莎·羅曼諾夫,免得這個消息泄露出去…算了,即使你能殺掉她,也無法殺掉托尼·斯塔克。”


“抱歉…”


上原奈落歎了一口氣,臉上不免有些遺憾:“托尼·斯塔克沒有穿著他的鋼鐵戰衣,我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您的授意,隻想盡快向您匯報尼克弗瑞已經知道我們組織存在的消息…”


“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


亞曆山大·皮爾斯在電話的另一端誇讚了一句上原奈落,繼續道:“你繼續執行弗瑞的命令,監控著托尼斯塔克家裏的情況,我會去查清究竟是誰在私自行動,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說完之後,亞曆山大·皮爾斯又開口繼續道:“你需要做的是繼續潛伏,不用擔心會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論這一次是不是我們的人做的,隻要得不到鋼鐵戰衣技術,我就會讓他們變成假貨。”


“是。”


上原奈落的聲音總算穩重下來,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樣。


至於亞曆山大·皮爾斯要把這一次出現的九頭蛇變成假貨,上原奈落一點兒也不擔心…


今天出現的這一口黑鍋…


這可是他親自操盤,九頭蛇肯定是甩不掉的…


上原奈落掛斷了亞曆山大皮爾斯的電話以後,雙目變成了輪回眼,聯係了自己派出去的黑絕。


他今天的業務非常繁忙。


嚴格來說,今晚的一切都在他的操控之下正常進行著,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一點點引爆九頭蛇的消息。


“幹得不錯。”


上原奈落如同自己的兩個上司一樣,也不吝嗇對自己下屬的讚賞:“接下來就是第二次聯絡托尼斯塔克了,我會給你一個九頭蛇的基地地址,讓所有人都相信九頭蛇的王者歸來…”


“嗬嗬嗬嗬…他們不會懷疑你嗎?”


“當然不會。”


上原奈落一手扶著方向盤,慢悠悠地開口道:“在九頭蛇裏麵,像我這樣的小角色,還沒有什麽資格知道那個基地的下落呢!”


九頭蛇的基地遍布全球。


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果一個欠發達地區擁有著大量現代化武裝的秘密基地,它不屬於美國和神盾局的話,基本上就是九頭蛇的。


即使這個基地屬於美國和神盾局,也有很大概率是九頭蛇的秘密基地,九頭蛇的滲透能力相當恐怖…


今晚無人入眠。


每個人都在焦急地等待著消息。


亞曆山大·皮爾斯無疑是最為焦急的一個,聯係了所有他能聯絡的九頭蛇高層以後,每個人都否認了他們私自行動的事。


如果不是尼克弗瑞還沒有向亞曆山大皮爾斯匯報,他都恨不得自己先砍下來九頭蛇的一個腦袋,從而保護九頭蛇的存在。


上原奈落回到托尼斯塔克別墅裏的時候,托尼斯塔克也安撫好了佩珀波茨,兩個人的關係甚至更進一步。


可惜,斯塔克工業的危機迫在眉睫。


他們兩個人在思考著如何破局,第一個問題肯定是先找到伊凡·萬科,隻有找到伊凡·萬科,才有希望找到九頭蛇組織!


然而單單依靠賈維斯,也查不到伊凡萬科和九頭蛇的下落,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九頭蛇下一次的聯絡。


九頭蛇要的是他的答複。


他們之間一定會有著見麵的機會。


翌日,在九頭蛇再次聯絡托尼斯塔克之前,神盾局局長尼克弗瑞率先上門,他不能再繼續等待下去了。


“你是那個…什麽局來著?”


托尼斯塔克見到尼克弗瑞上門的時候,臉上還有些不太開心:“我說了,我現在對那個超級男孩兒計劃沒有興趣…”


“我要說的是你感興趣的事。”


尼克弗瑞站在托尼斯塔克的客廳裏,輕聲道:“在那之前的話,先證實我們這一次對話的坦誠,你可以進來了,羅曼諾夫特工…”


尼克弗瑞衝著自己的背後招了招手,娜塔莎·羅曼諾夫走到了他的身邊,讓托尼斯塔克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你這女人…”


托尼斯塔克立刻明白了消息泄露的根源,以及為什麽尼克弗瑞會上門拜訪他,他不掩蓋自己的怒意。


“你被解雇了。”


“不單單是我…”


娜塔莎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風情萬種的笑意,看了一眼站在托尼斯塔克背後的上原奈落,絲毫沒有隱藏自己的意思。


顯然…


上原奈落似乎也是她的同夥。


“上原!”


托尼斯塔克不敢置信地順著娜塔莎的目光看向了上原奈落,他的臉上這一刻真的是又驚又怒!


相比較娜塔莎而言,上原奈落知道他更多的秘密,甚至知道他身體的狀況,以及他那些幼稚的言行!


這可是他第一次願意真誠地相信一個人!


甚至托尼斯塔克對上原奈落無話不談!


之前托尼斯塔克對於上原奈落有多少信任,他的心裏這一刻就有多少憤怒和羞恥,他的一切估計都被上原奈落匯報給了神盾局!


這一刻…


讓托尼斯塔克覺得是對他的公開處刑!


“你不是那個被fbi開除的特工…”


“都是偽造的。”


上原奈落依舊慢悠悠吸著果汁,輕聲道:“為了讓你相信我的身份,尼克弗瑞局長特地為我準備了一個值得相信的身份,他還誇讚我把你丟在大街上的事,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偽造出來一個身份…”


“上原奈落特工…”


尼克弗瑞製止了上原奈落的話頭。


這個上原奈落的情商一向不太高,現在可不是激怒托尼斯塔克的時候,現在需要讓托尼斯塔克相信他們。


尼克弗瑞攤開了自己的手掌,想幫上原奈落解釋緩和氣氛:“雖然他的身份是偽造的,但是你查到的那些事的確是他做出來的…上原奈落特工除了隱藏自己的身份,其他的全部都是真的。”


“……”


托尼斯塔克的表情緩和了不少。


然而這位億萬富翁的心裏還有著被欺騙的怒火和羞恥,滿臉不爽地轉頭看向了上原奈落:“現在!你!第二次!徹底!被開除了…”


“稍等…”


上原奈落打斷了托尼斯塔克的話頭,飛快地拿出手機點開了錄製視頻:“稍等一下,我先錄個視頻。”


上原奈落舉起手機對準了托尼斯塔克,誠懇地邀請道:“斯塔克先生,能把剛才開除我的話重複一遍嗎?”


“……”


在場的所有人表情微微古怪了起來。


托尼斯塔克的臉上羞怒更勝一籌,他瞬間想起了自己曾經被上原奈落拿著一張照片支配過的恐懼!


“你…能做一個正常人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