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不擅長說謊的上原不是一個好特工…
loading...

事實證明。


實力不夠的話,還是不要太囂張。


距離那場公開聽證會結束還沒過幾天的時間,托尼斯塔克就在摩納哥的賽車場上遇到了一場恐怖襲擊。


一個叫伊凡·萬科的俄羅斯人穿著一身簡陋的戰衣,在賽車場上襲擊了托尼斯塔克,甚至險些殺掉托尼斯塔克和佩珀·波茨…


這一次恐怖襲擊也徹底讓托尼斯塔克認清了事實,他必須提升一下自己和佩珀·波茨的安全保衛等級。


即使沒有伊凡萬科的襲擊,存放著能量反應堆電弧技術的斯塔克工業依舊麵臨著其他人的覬覦,他必須把這些安排妥當。


托尼斯塔克終於想起了自己上個月開除的員工,撥通了上原奈落的電話:“哈嘍,上原,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當然這份工作應該會讓你相當喜歡…”


“讓我在斯塔克工業打遊戲嗎?”


“哪怕你在我的私人飛機上打遊戲都可以。”


托尼斯塔克深吸了一口氣,沉聲繼續道:“在那之前,我們找個地方先聊聊吧!這件事可能會有些麻煩…”


“我不喜歡麻煩啊…”


“這個月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給你轉賬。”


“你要違約?”


“不。”


托尼斯塔克站在自己位於加利福尼亞的海邊別墅平台上,回頭偷偷看了一眼在房間裏忙於工作的佩珀和她的助手娜塔莉。


娜塔莉是佩珀最近才找到的法律部門顧問。


托尼斯塔克確認裏麵的女人們聽不到自己說話,才慢慢地壓低了自己的手機,低聲道:“我要死了。”


說到這裏的時候,托尼斯塔克飛快地繼續道:“一旦我去世的話,我們之間的約定就會自動中止。


當初我和你立下的約定,本來隻是想要等我的死訊傳出來的時候,才會讓你發現那個約定其實隻是一個…一個惡作劇…”


“那這筆賬我先記下來。”


上原奈落仿佛絲毫不在意托尼斯塔克的話,輕聲道:“雖然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算了,給我個地址吧!”


“我用郵件發給你!”


托尼斯塔克總算鬆了一口氣,又補充了一句:“這件事不要其他人,不論是任何人…我在家裏等你。”


這件事托尼斯塔克一直瞞著所有人。


原本這個秘密托尼斯塔克打算一直藏到自己死亡的時候,不論是他的老朋友羅德還是親密的助理佩珀都不知道這個秘密。


他甚至讓賈維斯準備了一份遺囑。


一個秘密一直藏在心裏會讓人異常壓抑。


托尼斯塔克對上原奈落這個值得相信的陌生人坦誠了自己即將走向死亡的秘密以後,心裏忽然變得舒服多了。


神盾局總部。


上原奈落坐上了自己的破舊皮卡車。


尼克弗瑞坐上了自己的防彈武裝汽車。


今天他們兩個人都會趕往加利福尼亞,看得出來,神盾局局長和普通探員的待遇相當鮮明…尼克弗瑞本來想載上原奈落一段路程,隻是上原奈落似乎偏愛於自己的皮卡車。


尼克弗瑞慢慢搖下了自己的車窗,隔著車窗對上原奈落叮囑道:“上原,我會找個機會揭開你是神盾局特工的事,這件事是瞞不住的,但是在那之前你和托尼一定要好好相處。”


“放心。”


上原奈落認真地點了點頭,輕聲道:“過去我執行任務的時候,很多人最後知道了我的身份以後,最終也選擇了接受事實…”


“那就好。”


尼克弗瑞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又繼續道:“記住了,除了不能告訴托尼你是神盾局特工的身份以外,想做其他任何事,都可以順從自己的心意。”


尼克弗瑞需要的是讓上原奈落被托尼·斯塔克認同,能夠成為未來複仇者計劃的同伴,而不是讓托尼斯塔克認為上原奈落還是一個神盾局的普通特工。


因此除了那副有點兒個性的性格以外,上原奈落本身適當時候展露出來自己的實力也非常重要。


這就是尼克弗瑞的戰略。


說完這些之後,尼克弗瑞想了想又補充道:“上原,還有,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最重要的就是真誠,把握住這一點的話…”


“局長,你應該知道我的人品。”


上原奈落忍不住皺了皺自己的眉頭,仿佛對尼克弗瑞懷疑他的人品有些不滿:“你不是說過,我這個執行任務時說謊都不怎麽擅長的特工,是神盾局特工裏的異類嗎?”


“哈哈哈哈…這不一樣。”


尼克弗瑞搖頭失笑了幾聲,才繼續道:“正是因為你不擅長說謊,我才會讓你去執行這項任務。”


是的。


上原奈落的確不怎麽擅長說謊。


因此大多數情況下,尼克弗瑞隻能把上原奈落當作一個戰鬥特工,甚至不得不派人配合他潛入臥底,這也是尼克弗瑞更願意相信上原奈落能夠成為未來複仇者小隊的一員。


兩天後。


一輛破舊的皮卡車駛入了托尼斯塔克的海邊別墅,這一幕讓托尼斯塔克的眼角忍不住抽了抽,這家夥不知道時間就是生命嗎?


見到上原奈落的時候,托尼斯塔克直接開口質問:“能不能稍微有那麽一點時間就是生命的概念…”


“反正你一時半會兒還死不了。”


上原奈落看著滿眼血絲的托尼斯塔克,又看了一眼他脖頸上隱隱凸起了青紫血管,那是鈀中毒的跡象。


現在托尼斯塔克的鈀中毒越來越嚴重了。


“算了,直接說正事吧!”


托尼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忽略了上原奈落那副氣人的語氣,仿佛交代自己的後事一般:“上原,我希望你能夠擔任斯塔克工業的安全顧問,幫我保護佩珀的安全…”


托尼伸手拿了一杯蔬菜汁遞給了上原奈落,自己也拿了一杯吞了幾口,才繼續道:“抱歉,這個時機才找你過來,這個職位或許相當危險,但是我找不到更合適的人了…”


“理由呢?”


上原奈落不去接那杯蔬菜汁,慢悠悠地繼續道:“世界上有很多安保公司…”


“隻有你。”


托尼斯塔克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聲解釋道:“隻有你,是我見過最強的一個…”


說完之後,托尼斯塔克又敲了敲自己胸口的能量反應堆,繼續道:“當然除了我以外…”


“……”


上原奈落的表情頓時詭異起來,這人都覺得自己快死了,怎麽還這麽驕傲呢?


事實上。


托尼斯塔克真正看重的並不僅僅是上原奈落的格鬥能力。


他更看重的是上原奈落本身存在的人性閃光點,除了這些以外,還有上原奈落曾經擔任過fbi特工的經驗。


“別這麽看著我…”


托尼斯塔克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帶著上原奈落走進了自己的客廳,隨口道:“賈維斯,給我們的客人來一杯果汁。”


“是,sir。”


一隻機械手拿著一杯果汁伸了過來。


上原奈落接過了果汁,好奇地打量了一眼這間豪華的客廳,才繼續道:“話說…你為什麽覺得我不會拒絕?”


“每個月二十萬美元。”


托尼斯塔克直接開出了一個超高的價格,他又補充了一句:“如果不夠,可以再加。”


托尼斯塔克注視著上原奈落,平靜地補充了一句道:“當然,這也不單單是錢的問題…”


某種意義上來說…


他們兩個人應該都是同類,他們都擁有著在保護弱者的正義感,他們應該是惺惺相惜的同類。


說完之後,托尼斯塔克看到上原奈落沒有拒絕他的意思,立刻要把這件事坐實:“現在你就可以正式上班,我還有不少事需要告訴你,你可以當做是…遺言?”


托尼斯塔克泄露過自己的秘密以後,整個人放開了許多,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或許將來你還可以出本書,《托尼斯塔克最後幾天故事》或者《鋼鐵俠的遺言》之類的…”


“我不擅長寫東西。”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將手中的果汁一飲而盡,輕聲道:“而且我也不喜歡去透露別人的秘密。”


“…好。”


托尼斯塔克的臉上多了一抹笑容。


雖然上原奈落這家夥看起來懶散了一些,但是這個人的人品和性格真的不錯。


托尼斯塔克覺得他們相處得很愉快,能夠在臨死之前交到一個不錯的朋友,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一切都談妥了。


托尼斯塔克甚至饒有興致地展示了一下自己測試鈀中毒的儀器,就像是一個喜歡分享玩具的大男孩兒。


“看到了嗎?鈀中毒濃度76%…”


“等到它走到100%,或者95%,98%…”


“大約我就會徹底完蛋?反正死得很難看!”


可惜。


托尼斯塔克不會想到。


上原奈落離開他的別墅時,第一件事就是撥通了尼克弗瑞的電話,直接把托尼斯塔克的秘密泄露了出去。


“目前托尼斯塔克的鈀中毒濃度76%…”


“幹得不錯,這可是羅曼諾夫特工都沒有查出來的具體數值!”


“話說真的有辦法救他嗎?托尼自己都有些絕望了…”


“放心,托尼不會死的。”


尼克弗瑞搖了搖頭,聲音有些嚴肅了起來:“這個世界上,唯有黑暗降臨之前的光明最為珍貴…希望他能學會珍惜這個世界吧…”


說完之後,尼克弗瑞掛斷了電話。


上原奈落聽著手機裏的忙音,整個人陷入了沉思之中,黑暗降臨之前的黎明最珍貴嗎?


良久過後。


上原奈落從自己的身上取出了一個黑色信封。


黑色信封上畫著一片紅色祥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