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人不能…至少不應該這麽囂張
loading...
尼克弗瑞非常希望能有一支超級英雄小隊。

由於尼克弗瑞曾經在年少無知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叫卡羅爾·丹弗斯的女人,從此以後開始迷戀於超能力者的力量,這些超能力者可以解決任何非正常的麻煩。

當然。

這支超級英雄小隊必須是受控製的。

而這些實力非凡的超級英雄必定都是個性十足。

想要控製這支超級英雄小隊的走向就隻能通過引導,那就是在這支小隊裏麵摻點兒來自神盾局的沙子…

這樣就能做到時刻監控這支小隊的動向。

其中最麻煩的一個問題,就是讓個性十足的超級英雄認可他們神盾局摻進去的沙子,而不是厭惡這些監視者的身份。

尼克弗瑞相當看好上原奈落。

尼克弗瑞認為上原奈落是最有可能融入超級英雄小隊的,這個有點兒懶散又有點兒個性的家夥或許比起娜塔莎·羅曼諾夫和克林特·巴頓可能更適合一些。

現在這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尼克弗瑞坐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慢悠悠地打了個響指,讓底下的特工敲斷手,一個小時內幫忙為上原奈落造一層身份。

一個特工的身份。

一個全新的故事誕生了。

在尼克弗瑞這個人的口中,上原奈落是一個曾經服役於聯邦調查局fbi的特工探員,為了救一個無辜民眾在任務中擅自殺死了一隊恐怖分子,險些耽誤他所執行的任務。

最終故事的結局,上原奈落被fbi那個腦子有病的局長以無視規定的名義開除了。

當然。

事件是真實發生過的。

人也是上原奈落救的,恐怖分子也是上原奈落解決的,唯一的問題就在於上原奈落當時接受的是神盾局的指派…

“道理我都懂…”

上原奈落看著自己的全新資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為什麽這個故事裏是fbi局長腦子有問題,而不是cia的局長?”

“因為fbi局長今年想搶我們的經費…”

“搶到了嗎?”

“當然沒搶到。”

尼克弗瑞心滿意足地看著自己的下屬編撰出來的故事,慢悠悠地繼續道:“但是那家夥今年竟然想搶神盾局的經費,他的腦子一定出了問題。”

“你說的也對。”

上原奈落從善如流,看著自己的新故事被分批悄然安置在網絡上的資料庫裏:“唔,希望托尼斯塔克先生會喜歡這個故事。”

說實話,這個故事有點兒爛俗。

相比較上原奈落過去的故事未免有些單調簡單。

算了。

反正更為精彩的故事一直就在上原奈落的指尖,這個虛構的故事就隨意尼克弗瑞安排吧!

華盛頓。

托尼斯塔克在這裏也有一棟別墅。

正如上原奈落猜測的那樣,托尼斯塔克對上原奈落的身手非常好奇,回家立刻讓人工智能賈維斯搜檢出來上原奈落的所有資料。

這些資料非常零碎。

比如國家政要訪問他國的新聞版麵會偶爾出現上原奈落維持治安的身影;

比如一夥恐怖分子或者黑幫被摧毀的新聞版麵上,也會偶爾出現上原奈落的身影。

直到…

托尼斯塔克潛入了fbi內部網絡15秒鍾,竊取出來了上原奈落的資料,也自認為查出了上原奈落的生平。

托尼斯塔克勉強拚湊出來了上原奈落的前半生:“嗯…一個為了救人被fbi開除的特工嗎?”

這個身份有點兒微妙。

托尼斯塔克對於fbi特工相當無感,對於被開除的特工倒是稍微有那麽點兒興趣,尤其是這個特工的身份不錯。

不管怎麽說…

上原奈落的確是個好人。

至少托尼斯塔克認為上原奈落這種人的確不應該被開除,而是應該活躍在保護普通民眾的崗位上。

“fbi局長的腦子出了問題吧…”

托尼斯塔克並沒有再過多懷疑。

因為他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就夠了。

托尼斯塔克的手指在虛擬屏幕上微微點了點,連通了上原奈落的電話,喝了一口蔬菜汁,慢悠悠地開口道:“哈嘍,上原,聽得出來我是誰嗎?”

“……”

電話那頭詭異地沉默了一秒,一個男人平靜的聲音傳了過來:“錢的話,打到我原來的工資卡上就行。”

“…噗!”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噴出了一口蔬菜汁,為什麽每次他和上原奈落的交流都讓他有點兒心塞!

這家夥…

不能正經地聊聊天嗎?

托尼斯塔克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不要搞得我們好像在做什麽見不得人的交易一樣,我不是在說錢的問題…”

“你想賴賬?”

“人的一生不能隻為了錢!”

托尼斯塔克頭疼地搖了搖頭,飛快地衝著電話另一頭的男人開口道:“我馬上就會把錢轉給你…”

“謝謝惠顧,有機會再見。”

“等等…”

托尼斯塔克聽到上原奈落想要掛電話的意思,匆匆開口製止了他,繼續道:“上原,有空聊聊你的工作嗎?”

“我不需要工作。”

電話另一頭的上原奈落笑了笑:“每個月有斯塔克先生打給我的十萬美元,為什麽還要去工作…”

“我查到了。”

托尼斯塔克打斷了上原奈落的話,輕聲繼續道:“你之前做的那些事…互聯網其實是存在記憶的…唔,隻是它隱藏的地方有點深…有興趣聊聊你的工作嗎?”

托尼斯塔克不相信上原奈落這個前特工會為了區區十萬美元就繼續渾渾噩噩下去!

因為還未查到上原奈落第一層身份,托尼理所當然地認為上原奈落還在為曾經被fbi開除的事自暴自棄…

話說回來…

這家夥被fbi局長開除的時候心裏自暴自棄,為什麽在斯塔克工業工作的時候還要摸魚打遊戲,這合適嗎?

是不是有點兒欺負人?

如果不是知道上原奈落是個好人,托尼斯塔克真的不想和上原奈落聊下去了…

正當托尼斯塔克心塞的時候,他聽到了上原奈落不悅的聲音,上原奈落的不開心讓托尼斯塔克又來了興致!

“你查我了?”

“一點點…”

托尼斯塔克當然不會說為了查出來上原奈落的過去,甚至黑進了fbi的內部網絡,那種事對他來說也是一個麻煩。

“隻是一點點…”

托尼斯塔克慢悠悠地繼續道:“怎麽說呢…fbi現任局長羅伯特是個蠢貨…竟然把你這家夥都開除了…”

“你不是也把我開除了?”

“這不一樣!”

托尼斯塔克聲音高了幾分,提到這件事的時候顯得非常堅決:“我們都知道這些區別,如果你在斯塔克工業認真工作…”

“太晚了。”

上原奈落的聲音依舊平靜,隻是語氣裏好像多了幾分疲憊和感慨:“總之,忘了今晚發生的事吧…我隻是一個普通人。”

說完之後,上原奈落直接掛斷了電話。

托尼斯塔克的眉頭忍不住皺了皺,他剛才還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就被上原奈落提前截斷了話頭。

算了。

將來有機會再說。

或許可以把這件事交給佩珀去處理。

托尼斯塔克的手掌慢慢扶在了自己胸口的能量反應堆上,神色間隱隱有些心如死灰的意思,他現在連鈀中毒都無法解決,隻能靜靜地等待自己的死亡…

現在他連自己的麻煩都沒解決呢!

電話的另一邊。

上原奈落慢悠悠地放下了自己的手機。

尼克弗瑞滿意地點了點頭,開口教育自己的部下:“不錯,就是這樣,現在還不是你們再次見麵的時候…”

“怎麽說?”

“你覺得鋼鐵俠需要保鏢嗎?不,或者說,現在的他需要什麽可以幫助他的同伴嗎?”

“除非遇到突發狀況吧…”

“不錯。”

尼克弗瑞慢慢點了點頭,手指輕輕地叩了叩桌麵:“等到他遇到一些危險的突發狀況時,才是你們見麵的時候…”

“鋼鐵俠會遇到危險的情況嗎?”

“鋼鐵俠或許不會。”

尼克弗瑞搖了搖頭,眸色隱隱有些晦暗起來:“但是…以托尼的個性,一定還會遇到危險情況的!”

斯塔克姓氏的家夥…

骨子裏充滿了冒險基因!

尤其是在托尼斯塔克麵臨著鈀中毒的情況下,一個自認為自己無藥可救又聰明高傲的家夥,將來遇到危險的情況肯定不會少!

事實正如尼克弗瑞所料。

這一個月的時間裏,托尼斯塔克做了為數不多的正事,就是主持了斯塔克工業博覽會的開幕,將科技的種子傳播下去,以及順便在臨死前把自己的一部分財產送給某些綠色組織。

然而托尼斯塔克依舊不改自己的張狂個性。

在一場針對讓他交出鋼鐵戰衣的公開聽證會上把一位參議員嘲諷得狗血淋頭,順便又黑了一通自己的生意對手賈斯汀·漢默。

那場聽證會上,托尼斯塔克堪稱是把自己的毒舌發揮到了極致,倘若不是賈斯汀·漢默的膽量太小,估計都可能會在結束後買凶殺人了…

而那位在聽證會上被托尼譏諷的參議員是九頭蛇的一位高層,這場聽證會的真實目的,正是九頭蛇想要裹挾民意借機奪取托尼斯塔克的鋼鐵戰衣技術…

可惜的是…

托尼斯塔克的口才太好,嘴巴又太損,硬生生在這場大庭廣眾之下的聽證會上扭轉了局麵。

上原奈落全程看完了這場聽證會,他的手掌慢慢合攏了起來,看著電視上依仗著口舌將其他人噴得體無完膚的托尼斯塔克。

“唉…人不能…至少不應該這麽囂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