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螻蟻所承受的傷害,對於大象來說不值一提(求月票!)
loading...

“一起來吧!”


上原奈落慢慢站起身來,打量著在場的其他死神隊長們,勾了勾自己的嘴角:“畢竟諸位大多數時候似乎對我的怯懦也很不滿意,我應該在這裏稍微證明一下吧…”


隨著上原奈落的話音越來越重,靈壓猶如實質性的氣浪在身上翻滾,強悍的靈壓刹那間掀起了一陣衝擊波!


每個死神隊長的眸色中閃過一抹驚歎!


不論是他們曾經見識過山本重國的強大,亦或者曾經在零番隊學習的時候,都不曾見過如同上原奈落一般恐怖的靈壓!


哪怕是藍染惣右介也有所不及!


“我聽說過一句話…”


上原奈落的目光一一掃過眾人,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深:“踏過一隻螻蟻而不去殺死它,這是一件很難去做到的事,但是現在我想來試一下,隻好請諸位扮演一下螻蟻了…”


“上原奈落!”


十一番隊隊長更木劍八猛地拔出了自己的刀,朝著上原奈落衝了上來,臉上掛著一抹瘋狂的笑容:“哈哈哈哈哈…那就讓你這家夥也來看看螻蟻咬死大象的力量吧!”


“我很期待。”


上原奈落的身影驟然消失在了王座之前,出現在了更木劍八的麵前,徒手抓住了他手中的長刀,掌心的靈壓猛地震動!


哢嚓哢嚓…


長刀被上原一掌直接震碎!


下一刻,上原奈落的手掌越過刀光,拍在了更木劍八的胸口,十幾片碎裂的刀片被他的掌風裹挾著紮在了更木劍八的身上!


這位十一番隊隊長翻著白眼倒飛了出去!


更木劍八整個人狼狽地摔倒在了地上,直接昏迷了過去,鮮血從他的身上紮著刀片的傷口處汩汩流出,看上去生死不知…


瞬息之間…


更木劍八就已然戰敗。


“我們最好一起上呢…嗬嗬嗬嗬…”


第十二番隊隊長涅繭利陰笑著拔出了自己的斬魄刀,瞬息之間解放了始解,低聲隱藏著卍解語:“張開你的爪子吧,疋殺地藏!”


一個金色童子出現在了涅繭利的背後!


其他幾個死神隊長遲疑了一秒,各自也握住了自己的斬魄刀,就開始解放他們的卍解。


一道喇叭狀的氣浪撲麵而來!


幾個死神隊長被這一擊直接掀飛!


至於涅繭利完成的疋殺地藏金卍解後誕生出來的金色童子,也被這一道喇叭形的氣浪直接撕成了碎片!


第十番隊隊長日番穀冬獅郎拎著自己的斬魄刀冰輪丸,他的背後生出了一雙白色水翼,朝著上原奈落衝了上來:“上原奈落你這家夥…雛森在哪兒?你把雛森丟在了哪裏!”


“不必擔心…”


上原奈落探出了自己的手指,一道靈壓直接貫穿了日番穀冬獅郎的身體,也洞穿了他背後的羽翼!


日番穀冬獅郎狼狽地摔在了地上!


上原微微低下頭來看著地麵的日番穀冬獅郎,臉上閃過了一抹溫柔:“麵對你這樣的螻蟻我尚且會手下留情,何況雛森卻是一個連稱之為螻蟻都對她有些高估的人…”


“……”


這話還真是意外有些羞辱性啊!


哪怕日番穀冬獅郎忍不住想罵人,卻也微微放下心來,至少上原奈落沒有在物理意義上傷害雛森桃…


或許…


雛森桃更多受到的是心理傷害吧!


畢竟她一向尊敬和喜愛的兩任第五番隊隊長全都是幕後黑手,甚至上原奈落比起之前叛逃的藍染惣右介更為恐怖!


“散落吧,千本櫻景嚴!”


朽木白哉的眸色微微眯起,他手中的斬魄刀從手中滑落,落在了地上的刹那化為無數櫻花消散!


每一片櫻花…


都是千本櫻斬魄刀的刀身!


數以千萬乃至數以億計的千本櫻斬魄刀在空中飛舞,匯聚在朽木白哉的身邊,讓他可以防禦任何一個方向出現的襲擊,也能對任何一個目標發起襲擊!


卍解下的千本櫻斬魄刀…


可以做到絕無死角的全方位攻防一體!


在這一刻的朽木白哉,頗有一種貴公子的氣息…


上原奈落的目光流轉,注視著無數櫻花下滿臉冷漠的朽木白哉,他的身影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


上原奈落穿過了漫天櫻花!


無數千本櫻斬魄刀的刀身想要刺入上原奈落的身體,卻被他周身護體的靈壓直接摧毀!


無數櫻花灑落在了地上…


在眾人的注視下,上原奈落就這般強勢地突破了千本櫻的卍解,一手擒住了朽木白哉的喉嚨!


“嗬…你也想要起舞嗎?”


上原奈落的嘴角閃過了一抹陰森的低笑,他的手掌扣住朽木白哉的喉嚨,猛地將這位朽木一族的家主摔在了地上!


“咳咳…”


朽木白哉狼狽地噴出幾口血來。


“別太過火了哦…”


京樂春水瞬步出現在了朽木白哉的麵前。


隨著京樂春水的出現,他的師弟浮竹十四郎也瞬步出現在朽木白哉的身邊,將這位貴族家主帶離了這裏…


因為接下來…


是京樂春水的主場!


作為整個護廷十三隊死神隊長之中,論及戰力的話,京樂春水應當是僅次於山本重國的存在!


在場的任何死神隊長都不會對此有什麽異議,因為他們都知道京樂春水的斬魄刀能力!


如果使用得當的話…


足以掀翻任何一個強敵!


京樂春水的斬魄刀名為花天狂骨,其自身存在的能力複雜到讓屍魂界任何人都無法摸清它的真實能力!


除了它的主人京樂春水!


一旦進入花天狂骨的領域範圍之內,單單隻是始解就擁有著規則之力,誰都不清楚花天狂骨複雜的始解和卍解計算能力…


“花天狂骨…嶄鬼!”


京樂春水低聲吟唱出了花天狂骨斬魄刀的始解,他第一個使用的能力是嶄鬼,其招式真正的寓意隻是一個小孩子的遊戲…


那就是在嶄鬼使用期間,居高者勝!


誰站得更高,誰就會獲勝,獲勝者的斬擊威力會得到巨大的加強,失敗者的斬擊會被大幅度削弱!


這是京樂春水最常用的能力!


這也是他要麵對上原奈落使用的第一個能力,也會是他接下來用刀術迎戰上原奈落的第一步!


可惜…


第一步就迎來了夭折。


正當京樂春水騰空而起的時候,上原奈落的手掌猛地翻轉,一掌將京樂春水的身體直接按在了地上!


這一掌的力量如此之大,以至於京樂春水的身體都陷入了地麵之中,即便他奮力仰起頭來,也隻能看到上原奈落的鞋子…


上原奈落注視著京樂春水,慢慢朝著虛空之中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柄寬闊如同斬馬刀一般的斬魄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影鬼!”


京樂春水咬了咬牙,他的身體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上原奈落身下的影子之內!


下一刻,京樂春水手中的花天狂骨刺向了上原奈落的身體!


影鬼!


影子被踩的一方敗北!


正當京樂春水手中的斬魄刀即將刺入上原奈落身體的時候,卻看到自己麵前的目標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刻…


京樂春水的臉上大變!


一股劇痛出現在了他的身體上!


京樂春水慢慢低下頭來,看著自己胸腹處出現的一柄刀鋒,刀鋒之處帶著絲絲縷縷的血跡…


上原奈落的身體慢慢從影子之中浮了出來,站在了京樂春水背後,輕聲呢喃道:“小孩子的把戲,終究是上不得什麽牌麵,你覺得呢,京樂隊長?”


“是嗎?”


京樂春水的嘴角閃過了一抹笑意。


這位向來不拘小節的隊長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傷勢,反而慢慢從自己的身上解下了酒葫,微笑著反手遞給了背後的上原奈落:“要不要…先來喝一杯嗎?”


“……”


上原奈落沉默了片刻,一腳將自己麵前的京樂春水踢倒在地,麵無表情地搖了搖頭道:“抱歉,我所接受的教育不允許我飲酒…”


“那還真是遺憾啊…”


京樂春水翻身躺在地上,搖頭歎息了一句之後,猛地抓緊了自己手中的斬魄刀,喃喃低語:“最後的一壺酒了呢…花天狂骨…黑鬆心中!”


整個戰場上出現了一片黑幕!


一股強大的靈壓出現在了京樂春水和上原奈落的周圍,他們兩人身邊的環境漸漸化為了一座昏暗的劇場,花天狂骨斬魄刀也化為了幾株劇場裝飾般的鬆樹!


伴隨著這片昏暗劇場的出現,上原奈落的胸腹處也驟然出現了與京樂春水一般無二的傷口,鮮血刹那間也散落了出來!


花天狂骨的卍解…


是一種同歸於盡的能力!


“躊躇創傷分擔…”


京樂春水看著臉色依舊平靜的上原奈落,輕笑著撫摸著自己的傷口解釋道:“在我發動卍解前所有受到的傷害,都會如數反饋給閣下…”


“這樣嗎?”


上原奈落的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他慢慢搖了搖頭道:“在使用這一招之前,你沒有想過嗎?螻蟻隻能承受一根手指的傷害…”


上原奈落平靜地看了一眼自己胸腹處漸漸複原的傷口,目光落在了目瞪口呆的京樂春水身上,平靜地繼續道:“而這根手指的傷害落在大象的身上,卻連為它止癢都做不到…”


“……”


京樂春水的表情終於變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一場卍解根本是毫無意義!


不論他受到多少沉重的傷勢,在上原奈落的身上都隻是隨時可以痊愈的輕傷而已!


原本以為是同歸於盡…


沒想到隻是一場小孩子的鬧劇!


“或許我應該誇讚一句,相當有趣的能力。”


上原奈落倒提著手中寬闊的斬魄刀,猛地一刀撕碎了花天狂骨的卍解空間,陽光再度灑落在了他的身上!


戰場之上。


眾人都看到了這一幕。


那個如同神祇一般的上原奈落,拎著那柄寬闊的斬魄刀,倒拽而起斬斷了京樂春水手中的花天狂骨!


“餐前甜點很美味。”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其餘的死神隊長,指尖泛起了一團白色光球,這道白色光球在刹那間分裂開來,如同利箭一般直接洞穿了其他死神隊長的身體!


“剛才已經見識過了一種相當有趣的斬魄刀,自然不會再對你們的廢銅爛鐵還有什麽特別的興趣…”


“混蛋…”


第二番隊隊長碎蜂捂著自己的傷口,恨恨地咬緊了自己的牙關,她還從來沒有體悟過這等羞辱!


隻是不論是碎蜂,還是其他尚未出手死神隊長,都隻能捂著他們血流不止的傷口,慢慢倒在了地上…


“接下來的話,就是正餐了。”


上原奈落慢慢轉過身去,看向了山本元柳齋重國和藍染惣右介,他手中寬闊又有些樸實無華的斬魄刀慢慢消散。


“兩位…”


上原奈落看著這兩個最強的敵人,重新將自己的手掌伸向了虛空之中,繼續開口問道:“誰先來呢?還是…一起上呢?”


這句話未免有些太過羞辱他人。


不論是山本重國還是藍染惣右介,都堪稱是可以以一己之力摧毀這片靈王宮之人,隻是眼前的上原奈落對於他們的態度,似乎就像是對於那些普通死神隊長一般…


“老夫也想這麽說…”


山本重國手中的流刃若火斬魄刀慢慢變了模樣,他身上的靈壓幾乎成幾何倍漲,那柄如同火焰一般的利刃,刀鋒上的火焰慢慢消弭內斂在了刀內!


這一刻…


山本重國徹底解放了自己的斬魄刀!


最強火係斬魄刀流刃若火解放,時隔千年的卍解形態殘火太刀終於再度現世!


雖然刀身上的火焰漸漸內斂,但是那柄斬魄刀上的灼熱,卻連它周圍的空氣都無法忍受而漸漸浮出了一道道熱浪…


“現在…”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眼睛微微眯起,打量著藍染惣右介和上原奈落兩人,老人的聲音平靜地落入了他們的耳中:“誰先來呢…還是…一起上呢?”


“有趣。”


藍染惣右介的手掌握向了自己身邊的鏡花水月,慢慢將這柄斬魄刀橫在了自己的麵前,一道虛幻的人影從鏡花水月斬魄刀中現身,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邊!


這是…


鏡花水月的卍解,水月鏡像!


藍染惣右介的鏡像和本體各自握著一柄斬魄刀,溫和的聲音同時落在了上原奈落和山本重國的耳中:“現在就沒有必要刻意挑選彼此對手了呢…兩位,一起上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