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上原一族的家主,自始至終隻有我一人!
loading...

天氣晴朗。


溫暖的陽光照耀下,靈王宮內的死神們心裏卻止不住得有些發冷,他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被徹底顛覆了。


“正如你所見到的…”


上原奈落的目光從大蛇丸的身上收回,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臉上,輕笑著解釋道:“既然兜和銀都是我的部下,大蛇丸先生自然也是我的部下。”


“從一開始?”


“是的,從一開始。”


上原奈落慢慢點了點頭,輕聲道:“還記得虛圈的傳說嗎?所謂的宇智波斑追殺大蛇丸,本質上不過是為了幫大蛇丸先生掃清虛圈的麻煩而已…”


“…我知道了,多謝你的解惑。”


藍染惣右介的臉上還強自保持著平靜。


但是如果連大蛇丸都是上原奈落的部下,那麽大蛇丸製造出來的破麵軍團也未必還會忠於虛夜宮了…


藍染惣右介的眸色微微閃動,目光看向了朝著這邊飛來的破麵軍團,一一略過這些被大蛇丸操控著落在上原奈落王座背後的破麵大虛們,直到停在了柯雅泰·史塔克的身上…


等等…


柯雅泰·史塔克?


這位破麵十刃之首怎麽也是上原一族的人?


藍染惣右介的眼神從柯雅泰·史塔克看遍了其他破麵十刃,這些十刃在他的注視下遲疑了幾秒,又義無反顧地跟著柯雅泰·史塔克站在了王座之後…


刹那之間…


藍染惣右介成為了孤家寡人。


大蛇丸和破麵軍團盡數背叛了他!


明明在之前藍染惣右介還統帥著足以撼動這個世界任何組織的破麵軍團,隻是幾秒鍾的時間,他失去了所有的部屬…


這…


未免有點兒過份了吧!


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看著藍染惣右介的眼神裏都止不住多了一些同情,這位虛圈之主也太慘了吧?


誰能想得到,藍染惣右介身邊的所有部下竟然都是敵人的間諜,這也意味著他一直在敵人的監控之下…


而且…


上原一族是不是有病?


如果隻是一個破麵大虛是間諜也就算了,怎麽還單單為了監控一個藍染惣右介派出去那麽多間諜?


這他媽…


除了藍染惣右介一個人,其他人都是他們的間諜?


這是人能幹出來的事嗎?


“柯雅泰·史塔克竟然也是麽…”


藍染惣右介的眼神漸漸變得危險了起來,他重新看向了上原奈落:“既然史塔克也是你的麾下…那麽…烏爾奇奧拉…”


“正如你所想的那樣。”


上原奈落平靜地點了點頭,微笑著繼續道:“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有趣呢…當年藍染隊長主持的刺殺計劃全部都在我的監控之下…藍染隊長竟然想要利用烏爾奇奧拉在我麵前扮演苦肉計…不過我當時看到藍染隊長的表演,讓我看得很開心。”


“……”


藍染惣右介的手指重新展開。


雖然藍染的臉色依舊還保持著冷靜,隻是誰都能感受到藍染惣右介壓抑的暴動靈壓,這種事的確很難讓人平靜地接受…


現在想想的話…


當初的藍染惣右介真像一個小醜啊!


明明施展的刺殺計劃非常順利,甚至藍染惣右介本人還滿意那一次刺殺計劃讓上原奈落更信服於他…


然而…


現在來看,這一切卻都在上原奈落的視線之內,這位上原一族的小家主就像是看著小醜表演一樣,看著藍染惣右介在他麵前偽裝扮演,他的心裏不知道是嘲諷還是譏笑…


藍染惣右介捏了捏自己的手指,他的指關節中傳來了一陣響聲,看起來他的情緒並不太好…


這很正常。


當年,藍染惣右介一直自以為把上原奈落玩弄於股掌之內,沒料到一直被玩弄於股掌之中的卻是藍染惣右介自己…


“沒有必要隱藏自己的憤怒了,隊長。”


上原奈落微笑著攤開了自己的手掌,滿臉誠懇地開口勸說道:“正如你把黑崎一護的人生操控在自己手中的時候一樣…你的人生也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下呢…


自從我聽說了你的名字和事情之後,就一直派人暗中觀察著你,從你進入中央靈術院開始,一直都有人向我匯報著你的一切,包括你用餐時吃掉了幾粒米…”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有些可惜的是,你的成長太快了,甚至險些發現了追蹤者的蹤跡…為了甩脫你的懷疑,我不得不將你的猜疑引導到了大蛇丸先生的身上。”


“這是個不錯的決定。”


藍染惣右介慢慢點了點頭,身上的靈壓漸漸穩定了起來,輕聲繼續道:“這麽算起來的話,我得到的關於上原一族的消息都是假的呢,而你的年紀…似乎也不是上原一族所謂新繼任的小家主…”


根本不需要再過多猜測!


藍染惣右介思考著上原一族一直以來隱藏他們的傳承,隱藏他們曆代的家主情報,隱藏他們的一切曆史…


甚至十三死侍席官從未表露過背叛的跡象!


一個有些恐怖的答案出現在了藍染惣右介的心裏。


“猜對了呢…隊長!”


上原奈落的嘴邊漸漸露出了些許玩味,他看了看藍染惣右介,又看了一眼山本重國和其他走過來的死神隊長,輕笑著繼續道:“上原一族從來沒有什麽繼任的家主,數千年來的家主一直都是我自己…”


“這樣多好啊…一個壽命短暫的家主,不是很符合瀞靈廷對上原一族的期待嗎?如果是一個活了數千年的豪門家主,總是讓人提起來就會恐懼吧?”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的,我所做的一切,不是都符合著你們的期待嗎?你覺得呢…山本總隊長?”


“……”


山本重國的心裏閃過一道歎息。


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臉上慢慢露出了些許恐懼。


一個存在了數千年的豪門氏族家主,的確會讓他們不由自主地開始揣測上原奈落的力量,揣測著上原奈落的目的…


誰也不會覺得…


一個豪門家主數千年來隱姓埋名就是為了讓瀞靈廷安心。


上原奈落這家夥…


還真是意外地能忍啊!


幾千年的時間就這麽隱藏著自己…


“要聽一個故事嗎?”


上原奈落靠在了王座上,悠閑地開口道:“今天的天氣這麽好,似乎很適合來舉辦一個室外的茶話會呢!”


“請講。”


山本重國的掌心按緊了流刃若火的刀柄,這位被欺騙的老人,仿佛隨時都有可能拔刀而起!


上原奈落也絲毫不在意山本重國帶來的威脅,隻是歪了歪頭輕笑道:“這是一個相當漫長的故事呢…以至於大多數時候我自己都在懷疑為什麽可以忍受著這種孤獨。”


“認真算起來的話,應該是三千年前的時候,護廷十三隊還未成立,瀞靈廷還是一片荒蕪,所謂的貴族還隻是幾個實力弱小的小家夥們而已…”


“曾經為了融入其中,我們想要吸引最強的的兵主部一兵衛隊長和山本總隊長,可惜的是遭到了他們的拒絕呢!”


“為了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我和自己的部下們建立起了上原一族,在荒野之中豎立起了一個豪門家族…說起來還真是有趣,曾經被排斥的上原一族卻站在了曾經的五大貴族頭上…甚至還有一家貴族投靠在了我的麾下…”


一群死神們聽得滿臉驚懼。


誰都不會想到上原一族竟然隱藏了數千年之久!


數以千年的時間裏,這群家夥究竟是如此度過的,在所有人的麵前都沒有露出他們的真麵目!


尤其是上原奈落…


這個在大家的眼裏一度是一個善良的小家夥…真正的麵孔卻是一個隱藏了數千年攪動世界的幕後黑手…


什麽所謂的繼任家主…


什麽所謂的無法違背十三死侍的意誌…


一切都隻是這個幕後黑手掩藏自己身份的偽裝。


死神們的表情都隱隱有些崩潰,即使那些話是從上原奈落的口中說了出來,他們的大腦還在遲疑著不願意說服自己去相信…


這種事…


真的很難讓人去相信啊…


唯有鬆本亂菊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恍然,這個女人終於想到了藥師兜和市丸銀曾經對她的叮囑,叮囑她絕對不要違拗上原奈落的話,不要在上原奈落麵前露出任何失禮之處…


“非常可怕的隱忍…”


然而當他們接受了這種事實之後,每個人都會不由自主地感歎上原奈落和上原一族的恐怖之處!


單單隻是在這麽多人的眼皮下,竟然隱藏了數千年之久的時間,就絕對不是在場的其他人可以做到的!


哪怕是藍染惣右介也曾經露出過端倪!


“綱彌代一族投靠了你們吧?”


山本重國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低聲說出了那個投靠上原奈落的家族名字:“隻有他們投靠了你,才能讓你隱藏這一切…”


“是啊…”


上原奈落感歎地點了點頭,繼續道:“大靈書回廊記載著屍魂界發生的所有大事,這未免是個不小的麻煩…


從那個時候,我們隱藏著自己的力量,在暗中注視著弱小得如同村莊一般的瀞靈廷漸漸變得越來越大,注視著護廷十三隊的敵人一次又一次的消亡…”


“老夫很好奇…”


山本重國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上原奈落:“數以千年的時間,即使是有著綱彌代一族為你們遮掩秘密…也不可能保證絲毫秘密都不會外泄…”


其實山本重國更想問的是…


上原一族究竟在護廷十三隊安插過多少人!


因為藍染惣右介的前車之鑒就在那裏擺著,不論多麽不可思議的事都可能會出現在他們麵前,哪怕是山本重國也忍不住有些懷疑護廷十三隊內到底有多少間諜…


“我猜總隊長要問的究竟是。”


上原奈落的目光看向了藥師兜和大蛇丸,輕笑著開口道:“你們該不會以為得到了穢土轉生帶來的完美義骸,不需要付出什麽代價吧?”


“……”


山本重國陷入了沉默。


穢土轉生…存在著巨大的問題!


這一刻,山本重國隱隱明白了為何上原一族會對穢土轉生的考核如此之嚴,甚至許多得到穢土轉生饋贈的死神們都選擇加入了上原一族,因為他們原本就已經被上原奈落控製…


“算了。”


上原奈落抬起頭看向了遠處的護廷十三隊,高聲道:“到了這個時候,似乎也沒有必要隱瞞了…凡是身上背負著曉名號之人…現在,站在我的身後吧!”


“是…大人。”


第九番隊隊長東仙要和第七番隊隊長狛村左陣率先走了出來,一個接一個的死神跟在了他們的背後!


護廷十三隊的死神隊長們臉色難看地看著這一幕,其中離開的死神隊長隻有兩位,一同離開的死神們卻有上千人之多!


上原奈落那家夥…


竟然在護廷十三隊安排了那麽多人!


即便是不如對藍染惣右介的操控,卻也讓護廷十三隊的死神隊長們有些無法接受,尤其是第八番隊的隊長京樂春水!


因為…


京樂春水的身邊隻剩下了他的副隊長矢眮丸莉莎。


整個第八番隊所有的成員,盡皆是上原奈落安插過來的間諜,難怪第八番隊經常收集不到什麽情報!


幸好…


他還有一個部下。


京樂春水甚至有些苦中作樂的心思,伸手拍了拍矢眮丸莉莎的腦袋,輕笑著道:“看起來我的運氣不錯,那家夥還給我剩下了一個可以支派的部下呢…”


“…撒手!”


矢眮丸莉莎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這種事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安慰。


相比較孤家寡人的藍染惣右介,護廷十三隊這邊的情況要稍微好一些,盡管他們也惱怒於自己隊友的背叛…


除了被操控的死神們以外…


還有一些在藥師兜孤兒院長大的死神,其中有些死神認為他們被藥師兜所欺騙利用,終究還有一些孤兒選擇了自己的院長。


在這場站隊的抉擇之中,鬆本亂菊、阿散井戀次和朽木露琪亞有些不知所措,他們幾個人不知道該站在哪一邊了…


幸好也沒有人和他們計較。


山本重國看了一眼隊伍明顯縮水的護廷十三隊,眼中隱隱有些自嘲:“看起來…還沒有太落老夫的顏麵…”


上原奈落搖了搖頭,輕笑了一聲道:“畢竟總隊長閣下一直很照顧我呢…雖然閣下也隻是想要利用我…”


“既然一切都已經明朗…”


山本重國慢慢點著頭,猛地拔出了自己的斬魄刀:“那麽接下來的話,現在這裏應當就是最後的戰場了吧!”


“失敗者隻需要接受天之王座的統治就夠了。”


藍染惣右介悄然落在了山本重國的身邊,慢慢抬起頭看著上原奈落,身上的靈壓一點點地化為一陣陣強風!


“現在這裏是我們的戰場…”


“就在這裏決出最終的勝者吧…”


“相當精彩的謀劃,以至於讓我都不得不為之心折…但是這一切的結局,依舊需要依靠我們的力量來抉出勝者…”


“我想看看…”


“即使是被所操控走到了這一步,我還是想要看看,我會不會是那個關在籠中的鳥兒…”


“……”


上原奈落沉默了片刻,注視著一步步逼近自己麵前的藍染惣右介,哥爾·d·羅傑和愛德華·紐蓋特猛地上前就要攔住藍染。


上原奈落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到一邊,慢慢站起身來看著藍染惣右介點了點頭。


“如你所願。”


“作為對你曾經救我的謝禮。”


“我會讓你擁有使用自己全力的機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