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所做的一切…
loading...
靈王宮。

通道的盡頭是一片光明。

山本重國率領著護廷十三隊走到了通道的盡頭,慢慢停下了自己的腳步,老人伸手示意整個護廷十三隊停下。

山本重國抬起頭看向了有些空曠的靈王宮,他的瞳孔驟然縮緊,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嗯?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整個靈王宮的模樣與他記憶中半點不同。

因為現在的靈王宮成為了一片寬闊的廣場,山本重國的目光所及之處沒有任何建築,零番隊的成員居住的那些宮殿和存放靈王晶棺的宮殿消失得無影無蹤!

整個寬闊的空間一覽無餘。

隻有廣場中心的位置立著五座高高的石柱和一座高大的石碑,讓人感覺這個地位尊崇的封閉空間有些荒蕪…

“那是…”

山本重國的目光停留在了石柱和石碑之上。

等到老人看清了五根石柱和石碑的時候,他的表情陡然變得凝重起來,手掌也猛地握緊了自己的斬魄刀!

五根石柱上…

分別綁著零番隊的五名成員!

兵主部一兵衛,曳舟桐生,麒麟寺天示郎,二枚屋王悅,修多羅天手丸,這五個曾經改寫過屍魂界曆史的零番隊成員,此時此刻他們的身影顯得格外狼狽!

每一位零番隊成員的身上都覆蓋著黑色的封印咒文,他們的身體被緊緊綁縛在石柱的上方,低垂著頭仿佛失去了氣息一般。

怎麽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單單隻是這五個零番隊的成員,他們的戰力加起來,比起整個護廷十三隊都更為強大!

如今,他們卻像是俘虜一般被綁在柱子上!

究竟是誰,才有這種力量將這些可以不死不滅的零番隊成員擒獲,甚至還這般羞辱他們…

山本重國的目光慢慢停在了五根柱子前方的那座石碑上,他也終於看清了那座石碑究竟為何物…

那不是石碑!

而是一座高大的王座!

一座占據著靈王宮中心位置的王座!

而在那一座震撼人心的王座周圍,站著四個高低不一的身影,如同侍從官一般守衛著王座。

或者說…

他們在守衛著王座上的人。

山本重國的臉色肉眼可見地變得難看了起來,他身邊的護廷十三隊隊長們也看清了這一切,每個人的臉上都閃過了一抹驚色!

“靈王宮怎麽會變成這樣?”

“怎麽可能?零番隊的成員都被…擊敗了嗎?”

“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麽?”

“為什麽零番隊會被人抓起來…”

“王座下麵那幾個人…是…斑先生…”

“上原一族的…四大席官…這到底…”

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臉色越來越難看,直到他們看清了那個安坐在王座上的青年男人,那個如同深淵一般的男人!

這一刻…

那個坐在王座上的男人身上的靈壓帶給人的感覺猶如深淵地獄一般深沉恐怖,讓人甚至不敢長時間去直視他!

然而在這個時候,死神隊長們和麾下的死神們卻不由自主去看向那個王座上的男人!

“上原隊長?”

整個護廷十三隊一片嘩然。

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表情各異,每個人的臉色都格外精彩,每個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可思議和複雜。

“上原…怎麽會出現在靈王宮?”

“還有四大席官…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開玩笑的吧?零番隊的成員竟然被擒了嗎?”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總不可能是上原奈落隊長率領著四大席官擊敗了零番隊,摧毀了這座靈王宮吧?”

雖然第十三番隊隊長浮竹十四郎在猜測中提出了某種真相,但是他本人在說出來以後都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王座之上。

上原奈落慢慢抬起頭來,看著亂糟糟的護廷十三隊,勾起了自己的嘴角,一陣溫和的聲音回蕩在這片空間之中。

“終於來了嗎?諸君…”

上原奈落的聲音依舊溫和得平易近人,仿佛主人對待客人一般彬彬有禮地笑著:“不過有些抱歉,我們還有幾位客人未到…在那之前,要不要…先來一杯果汁?”

明明上原奈落的態度與過去別無不同…

然而在這種狀態下,沒有任何人會認為眼前的上原奈落還是他們所認知的那個懦弱溫柔的第五番隊隊長!

每個死神隊長的眼神都有些冷冽起來,他們好似在上原奈落這個第五番隊隊長的身上,看到了上一任第五番隊隊長藍染惣右介的影子,甚至比外麵追殺他們的藍染惣右介更為危險!

事到如今,誰也不會認為零番隊的成員們被擒獲綁在石柱上這種事會和上原奈落毫無關聯!

每個死神隊長都認為靈王宮將會是安全之地,卻沒有料到靈王宮內竟然會發生如此變故!

誰也不會想到…

靈王宮這個最安全的地方竟然隱藏著更大的陰謀!

“嗬嗬嗬嗬…”

第十一番隊隊長更木劍八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神經質般的笑容,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戰意,他的目光看向了其他的死神隊長們:“喂,你們現在不會還有人覺得上原奈落是個好人吧?”

“劍八都能看出來不對勁…”

第十一番隊副隊長草鹿八千流神色緊張地伸手抓緊了更木劍八的衣服,小臉上滿是擔憂和畏懼:“其他人怎麽可能看不出來問題…我也覺得小奈落好像有問題…”

“……”

更木劍八的表情更難看了。

雖然更木劍八知道草鹿八千流說的是心裏話,但是正是因為這個小家夥說的是心裏話才讓他覺得更難過了啊!

混蛋!

這樣說得他好像智商很低一樣!

明明是一般能用刀解決的問題沒有必要去用腦子啊!

即便是遲鈍如更木劍八和草鹿八千流都能察覺到問題,更不要說是其他這些死神隊長們了,這些人轉眼間就想通了一切。

或許上原一族從來都沒有退出過這場戰爭。

唯獨讓他們意料不到的是…

一向表現得人畜無害上原奈落竟然會是攻破零番隊的陰謀操刀者,因為不管怎麽看上原奈落都不像是這種人才對,或許他麾下的千手扉間才更像是這種陰謀家…

不…

應該說…

其實上原也很像這種人!

因為還有藍染惣右介那樣一個前車之鑒!

護廷十三隊的第五番隊隊長這個職務有問題吧?兩任第五番隊隊長竟然都是陰謀家…

“今天的天氣不錯…”

上原奈落仰起頭看了一眼晴朗的天空,又看向了臉色難看的眾多死神,慢條斯理地繼續道:“真的是很好的天氣呢,陽光會照耀下來,每個人的眼裏都會是一片光明…”

明明上原奈落的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的笑容…

然而他的笑容卻不像眼前會讓人放鬆警惕帶給人以溫暖,這一次反而讓在場所有死神的心裏都忍不住有些冰冷起來。

每個死神隊長的心情都變得尤其複雜。

即使他們大約猜到上原奈落在幕後策劃著這一切,也不願意將坐在王座上的上原奈落和他們記憶中的上原奈落牽扯在一起!

就在一天之前的會議時,上原奈落還在會議上倔強地表示他要一起參戰,哪怕是作為醫療或者後勤部隊也可以,一副很容易被人說服的樣子…

然而…

現在…

現在的上原奈落…

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王!

不論是那個高大參天的王座靠背,不論是他身邊侍立的四大席官,不論是他周圍被綁縛起來的五位零番隊成員…

盡皆讓這些死神隊長們感受到了衝擊!

哪怕是在睡夢之中,這些死神隊長們也絕對不會想到上原奈落竟然會以這種形象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踏…

踏踏踏踏…

木屐踩踏著石板的聲音格外響亮。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手掌緊握著斬魄刀的刀柄,一步步率先走向了王座的方向,每當他走出一步,身上的靈壓就會更強一分!

直到山本重國走到了王座之前,才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他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痛惜和難堪,他的痛惜是因為對上原奈落走錯了方向,難堪是因為又被一個幕後黑手玩弄了護廷十三隊。

“這一切…是上原一族的陰謀?”

山本重國根本沒有去問上原奈落是不是投靠了藍染惣右介這種蠢話,因為他知道坐在王座上的上原奈落明顯不會屈居人下!

“咳…咳咳…快…快逃…”

不等上原奈落回答,一陣痛楚的呻吟聲率先從石柱上落了下來,石柱上綁縛的兵主部一兵衛掙紮著抬起頭來。

作為零番隊隊長的兵主部一兵衛何時有過如此窘境,他的額頭上甚至還有兩道傷口,血水一點點流過他的臉頰滴落下來…

單單隻是說出一句提醒山本重國的話,就讓兵主部一兵衛吐出一口血來,然而這位零番隊隊長依舊還在壓抑著身體重傷帶來的痛苦,掙紮著繼續提醒自己的老友。

“…快…逃…”

“…你不是…他們…對手…”

“…快逃…離開…離開這裏…”

“…咳…咳…”

“一兵衛…”

山本重國抬起頭看著自己的老友,臉上隱隱露出了些許複雜,他慢慢搖了搖頭,聲音漸漸低了下來:“當我們進入靈王宮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夠逃走了…”

是的。

沒有人能夠逃走了。

因為靈王宮空間障壁的通道入口,駐紮著被他們護廷十三隊拋棄的千手扉間和穢土軍團,這座封閉的空間根本不是護廷十三隊的安全屋,而是護廷十三隊的墳墓!

“藥師兜!”

山本重國猛地回過頭去,看著跟在他身邊一同過來的藥師兜,老人的眼神中露出了噬人的目光!

“你是…上原一族的人?”

這一刻,山本重國想通了一切!

這位護廷十三隊的總隊長,心裏前所未有的難過和沉重,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藥師兜!

“在查到崩玉之後,是你以零番隊的名義下達命令奪回崩玉…在戰爭開始之前,是你提出零番隊可以支援…在我們退到靈王宮的時候,是你借機讓穢土軍團停在入口…”

這一切的發生…

現在看起來都是被人操控著!

藥師兜這個零番隊的成員是間諜的話,他們就淪為了一顆棋子,甚至連屍魂界的一點迷霧都看不清!

山本重國的聲音慢慢低了下來,整個人仿佛徹底衰老了下來:“不論是誰都不會想到啊…上原一族恨不能殺之而後快的藥師兜,竟然會是上原一族的間諜…”

“是啊…”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嘴角勾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如果我表現得不是被上原一族逼迫得走投無路的話,怎麽可能會有希望加入零番隊呢?”

“你們一直在瀞靈廷內偽裝…”

山本重國的手掌上,筋脈一點點暴起,彰顯著這位老人心中即將無可抑製的怒意,冰冷的眼神落在了王座之上的奈落身上:“目的…就是為了這一刻嗎?將所有人一網打盡…”

“是的。”

上原奈落微微頷首。

即便是在這個時候,上原奈落的臉上依舊掛著淺笑,他的目光掠過了山本重國,落在了通道盡頭處的方向。

“我們的另一位客人到了。”

上原奈落端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平靜地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藍染隊長,沒有必要隱藏了,你不是在覬覦著這座天之王座麽…現在,它就在這裏。”

“……”

通道盡頭之處的死神大軍出現了一片騷亂。

數千名護廷十三隊的死神被一股巨大的衝擊直接掀翻了進來,藍染惣右介和大蛇丸率領著破麵軍團緩緩踏入了空曠的靈王宮。

這一刻…

真的是前有狼後有虎!

隻是在這個時候,藍染惣右介似乎沒有和護廷十三隊計較的意思,因為他聽到了藥師兜的話!

“真是讓人意料不到啊…”

藍染惣右介的身影慢慢飛起,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廣場中心的區域,嘴角的笑容漸漸變得冷冽起來:“我一直以為兜先生會是我忠實的盟友,沒想到竟然會是上原一族的人…”

是的。

藍染惣右介也沒有想到。

曾經藍染可是認為藥師兜是最認可他的人!

不過,現在不是和藥師兜糾結的時候。

藍染惣右介的眼神慢慢移動,看向了上原奈落這個暗中指使藥師兜的正主,他的眸色也變得有些冰冷:“所以…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要做的一切…”

下一刻,藍染惣右介似乎是想到了什麽,他微微偏頭看向了飛到藥師兜身邊的市丸銀,目光變得越發冷冽。

如果藥師兜是上原一族的人…

那麽藥師兜的弟子市丸銀究竟忠於誰…似乎也根本不用想了。

“不止是一開始…”

藍染惣右介的手指微微屈起,一點點地握成了拳頭,他的目光從市丸銀落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而是…一直。”

不得不慶幸的是…

藍染自己一向不相信任何人。

因此在一些絕密之事上,藍染惣右介從未告訴過市丸銀,因為他本來就知道市丸銀不值得信任,自然也不會報以什麽絕對的信任。

市丸銀會背叛這種事…

藍染惣右介早就有了心裏準備。

可惜的是…

一個人忽然從空中落下,站在了上原奈落身邊,讓藍染惣右介的表情又變了。

即便藍染惣右介對於這個人的信任程度也非常之低,甚至比起對市丸銀、藥師兜師徒信任程度更低,他也無法就這麽忍受著這個人也站在了上原奈落的那邊!

上原奈落勾了勾自己的嘴角,對回歸到自己身邊的部下致以了熱切的問候:“歡迎回來,銀,大蛇丸先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