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封鎖空間,不允許任何人逃出靈王宮!
loading...

靈王宮。


深邃的通道入口門洞大開。


浮竹十四郎和京樂春水兩個人奉命率先抵達了這裏,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各自有些疑惑。


“零番隊已經知道我們戰敗了嗎?”


“憑借他們的力量察覺不到才奇怪吧!”


京樂春水隨意地回應了一句,輕歎了一聲道:“我在這裏接應老頭子,你去和他們聯絡吧,看起來我們這一次真的需要依賴他們的力量了呢!”


“嗯…”


浮竹十四郎遲疑著點了點頭。


正當浮竹十四郎就要踏入連接屍魂界和靈王宮的通道,一個人影從通道之中緩緩走了出來,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兜先生?”


浮竹十四郎的臉上閃過一抹驚訝。


京樂春水看到藥師兜的時候臉色變得微微有些古怪,因為說起來京樂春水還挺對不住藥師兜的。


在藥師兜擔任第八番隊隊長的時候,第八番隊依仗著情報幾乎成為整個護廷十三隊勢力最盛的番隊;然而等到京樂春水接任以後,第八番隊好像漸漸就變成了廢物。


“我們已經知道了瀞靈廷發生的一切。”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輕聲開口道:“零番隊特別準許護廷十三隊所有死神暫時進入靈王宮內的通道避難,因為接下來的戰鬥或許會殃及整個瀞靈廷也未必…”


“是!”


浮竹十四郎的臉上閃過一抹感激,他也沒有想到零番隊竟然會如此大度,願意讓整個護廷十三隊的死神進入通道。


京樂春水的眼神中有些疑惑,忽然開口道:“兜先生,護廷十三隊可以被允許進入通道…那麽,上原一族的穢土軍團呢?”


“穢土軍團麽…”


藥師兜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嘴角微微勾了起來:“零番隊的命令是,作為他們願意和護廷十三隊一同作戰的獎賞,我們會允許穢土軍團駐紮在入口處。”


“!!!”


浮竹十四郎和京樂春水的臉上同時閃過了驚色!


瀞靈廷的護廷十三隊可以進入通道避難,上原一族的穢土軍團卻隻被允許躲在通道的入口處,這種事未免有些借刀殺人的意思!


不…


這本來就是要借刀殺人!


即使到了這個時候,零番隊依舊沒有放棄內鬥的想法嗎?


或者說,已經成為了零番隊成員的藥師兜,終於趁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要對他的宿敵上原一族揮起了屠刀!


畢竟如果上原一族知道藥師兜成為了零番隊成員這種近乎於不死不滅的存在,必定不可能善罷甘休…


現在上原一族最為精銳的穢土軍團就在背後遭遇著破麵軍團的追殺,藥師兜下個絆子就能將這支最精銳的軍團覆滅在這裏!


等到這場戰爭結束以後…


力量大損的上原一族再也不可能有希望向藥師兜報複,甚至在這場戰爭結束以後,瀞靈廷還會不會存在上原一族都是兩說…


不得不承認的是,這的確是消滅上原一族最好的機會。


隻是這種機會,卻讓人有些無法接受。


浮竹十四郎和京樂春水的臉色漸漸難看了起來,兩個人的目光看著藥師兜隱隱有些不滿和憤慨。


直到這個時候…


藥師兜竟然還要內鬥!


“這是來自於零番隊的命令。”


藥師兜的鏡片下閃過一道光亮,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京樂,浮竹,不要用那種目光看著我…的確,這件事是我提議的,我早就在等待著這一天了。”


“可是…”


浮竹十四郎的臉上閃過了一抹焦急。


“沒有可是。”


藥師兜打斷了浮竹十四郎的話,輕笑著繼續道:“過了今天以後,所有妨礙著和平的不安因素都會被徹底清除…”


“兜先生。”


京樂春水握緊了自己的斬魄刀,忽然抬起頭開口道:“我們可以留在入口處陪同穢土軍團繼續戰鬥嗎?”


如果零番隊的意願是讓上原一族的穢土軍團守在入口送死的話,他們絕不會眼睜睜地看著剛才還和他們一同作戰的同伴死在自己人的陰謀之下!


即使他們無法改變這結局,也不會坐視這一切的發生,寧可與穢土軍團一同在通道入口迎戰藍染惣右介!


即便…戰死!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這麽做。”


藥師兜臉色頓時冷漠了下來,他慢慢扶了扶自己的鏡框,冷聲道:“如果你們想要改變上原一族的命運,那就希望你們能說服他零番隊的成員,請求撤銷這道命令吧!”


藥師兜說完以後,嘴角忽然又閃過了一抹冷笑:“如果你們可以說服他們的話…我相信他們會比你們更加理智…”


“混蛋…”


浮竹十四郎忍不住咬了咬牙。


這一刻他絲毫不顧忌藥師兜是零番隊的成員。


可惜的是,在這個時候,浮竹十四郎和京樂春水都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兩個人隻能等待著山本重國的到來。


山本重國率領的死神大軍和千手扉間的穢土軍團並沒有落後太久,在破麵軍團的追殺下,他們的撤退速度非常快,這也與破麵軍團仿佛貓戲耗子一般的不認真追殺有關。


等到山本重國和千手扉間趕到這裏的時候,他們自然也知道了來自於零番隊的命令,也見到了身為零番隊成員的藥師兜。


“……”


山本重國沉默了許久。


這個承載著瀞靈廷數千年曆史的老人慢慢垂下了頭,沉聲開口吩咐道:“隊長們先率領各番隊進入通道避難…”


“總隊長!”


每個死神隊長的臉上都有些不敢置信。


“立刻進去!”


山本重國握緊了自己的斬魄刀流刃若火,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弟子:“從即日起,由京樂春水接任護廷十三隊總隊長一職,這是老夫最後一道命令!”


“……”


死神隊長們眼神中越發驚愕。


他們很快就想明白了山本重國的意思。


這位掌控了護廷十三隊數千年之久的總隊長,要在這裏和上原一族的穢土軍團並肩作戰直至戰死,作為零番隊命令的代價!


山本重國不會想要違背零番隊的意願,那代表著高層和靈王的意誌,他也不想要就此拋下隊友,隻能選擇這種方式戰死。


“沒有那種必要了。”


千手扉間語氣晦澀地搖了搖頭,看向了站在通道入口處的藥師兜,臉色隱隱變得陰沉了起來:“山本重國閣下,從一開始你們就欺騙了上原一族,讓藥師兜加入傳說中的零番隊,就此徹底掌握了穢土轉生之術,真是一步好棋啊…”


千手扉間的目光陰冷地看著閉目慚愧的山本重國,又掃過了在場所有的護廷十三隊成員,沉聲繼續道:“從今天開始,上原一族不會再遵守任何盟約…”


千手扉間的語氣越來越陰沉,眼神恐怖得讓人幾乎不敢直視,他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高昂:“既然你們先違背了約定,那麽在這場戰爭結束之後…不,從即刻開始,上原一族和瀞靈廷就此正式進入戰爭狀態!”


千手扉間的眼神重新落在了山本重國的臉上,又看向了旁邊掛著笑意的藥師兜,臉上的戾氣幾乎越來越重!


“現在…滾!”


“……”


護廷十三隊的所有死神都慢慢低下了頭。


每個死神的臉上都難掩著慚愧,每個死神隊長的神色間都隱隱掛著不滿,他們對零番隊的不滿幾乎已經達到了頂峰!


直到浦原喜助和四楓院夜一趕來的時候,兩個人聽到零番隊的命令也不由得沉默…


可惜的是,無人能夠改變這一切。


“我會保下奈落隊長的性命。”


山本元柳齋重國依舊閉著自己的眼睛,開口承諾道:“隻要老夫還在,奈落隊長就絕對…”


“他比你更安全!”


千手扉間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嘲諷,滿臉不屑地開口道:“從今天開始,上原奈落也不再是第五番隊隊長!”


“……”


山本重國搖了搖頭,又慢慢地點了點頭,鄭重地繼續道:“無礙,老夫的承諾不會失效。”


“滾!”


護廷十三隊的死神大軍在穢土軍團的注視下,緩緩進入了通道之內,山本重國站了片刻,在千手扉間憤怒的目光中,隻能慢慢踱步進入了通道之中。


“請隨我來。”


藥師兜的笑容有些明媚,他在最前方一邊引路一邊開口道:“為了讓大家能夠承受住靈王宮的靈子密度,我們可是很辛苦呢…”


“……”


沒有人願意回應他。


沒有人願意回應藥師兜這個陰險的小人,在這一刻,藥師兜的形象在其他人的眼裏已經淪為了卑鄙的代名詞。


那些出身於孤兒院的死神,如阿散井戀次和鬆本亂菊、朽木露琪亞等人,想要為自己的院長辯解一二,因為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藥師兜曾經遭遇過的危機…


隻是現場的氣氛,讓他們有些無法開口。


通道內的氣氛越來越消沉,不斷傳來一陣陣竊竊私語聲,所有死神都在對他們的高層不滿。


通道入口處。


千手扉間率領的穢土軍團駐紮在了原地。


即便是被零番隊高層拋棄作為棄子,穢土軍團也依舊異常安靜,隻是靜靜地圍攏在死侍席官的身邊。


藍染惣右介和大蛇丸率領的破麵軍團行動速度並不慢,他們很快就追到了靈王宮的通道入口,也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穢土軍團。


“這是…”


藍染惣右介的眉毛微微挑了挑,下意識地開始思考了起來,他在猜測這到底是什麽情況。


大蛇丸還不等藍染惣右介思考完畢,臉上就露出了一抹嘲諷地笑意:“這不是我最尊敬的扉間先生嗎?看起來的話,上原一族似乎被靈王宮拒絕接納了呢…”


“……”


千手扉間的臉色黑了黑。


雖然千手扉間沒有說什麽,但是從他的表情來看,大蛇丸說的應該是實情。


“稍微說點什麽吧…”


大蛇丸臉上的笑容依舊,冷嘲熱諷般開口道:“你們會繼續為瀞靈廷賣命阻止我們呢…還是為我們讓開道路呢?”


“……”


千手扉間的臉色更黑,他慢慢抬起頭看著空中的藍染惣右介和大蛇丸,又看了一眼一群滿臉譏諷的破麵軍團,有些無力地揮了揮手。


“散開!”


隨著千手扉間的命令,穢土軍團大軍令行禁止,立刻飛快地散開,為破麵軍團騰開了一條道路!


藍染惣右介揮了揮自己的手掌,慢慢垂下頭打量著穢土軍團,輕聲道:“如果你們願意投效的話…”


千手扉間滿臉陰沉地打斷了藍染惣右介的話:“小鬼,等你有機會戰勝大哥和斑再說吧!”


“是嗎?”


藍染惣右介輕笑了一聲,忽然又輕飄飄地開口道:“難道…不是應該等到我有機會戰勝奈落嗎?”


“……”


千手扉間的臉色微變。


這一刻,他仿佛是家族機密被藍染惣右介知曉了一般。


“說吧,奈落在哪兒?”


藍染惣右介微微垂下眼眸,不等千手扉間回答,又自言自語地回答道:“讓我猜猜…他現在應該隱藏在某個地方,等待著我和瀞靈廷的戰爭結束之後再來收拾殘局吧?”


藍染惣右介的目光掃過了地麵的穢土軍團,自顧自地繼續道:“為了能夠讓我們自相殘殺,奈落還真是費勁了心思呢…”


藍染惣右介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掌,聲音溫和得如同春風:“不過…這一次要讓他失望了…碾死一隻螞蟻隻需要抬起一根手指的力量而已…而碾死另一隻螞蟻,也隻是一根手指而已。”


對於現在的藍染惣右介來說,擊敗護廷十三隊根本沒有浪費他太多靈力,甚至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這麽簡單!


在擊敗了護廷十三隊和穢土軍團以後,藍染惣右介有充足的自信收拾完瀞靈廷和零番隊,再去收拾隱藏起來的上原奈落!


藍染惣右介的眸色閃了閃,慢慢揮了揮自己的手掌,聲音變得冷漠了起來:“好了,這一次我會放過你們,殺掉一些棄子有些玷汙了這場讓我都為之驕傲的戰爭。


作為放過你們的代價,去幫我向奈落傳話吧!


半個小時,我會率領破麵軍團摧毀整個靈王宮,在我摧毀了靈王宮之後,我會坐在靈王宮的王座之上,等著他向我發起挑戰。


希望這一次,他拿出自己的真正力量!


這是我給他的最後一次機會。


破麵軍團,繼續前進。”


藍染惣右介說完之後,不再去看千手扉間和穢土軍團,和大蛇丸率領著破麵軍團進入了靈王宮的通道。


在他們進入靈王宮的通道不久。


千手扉間的臉色恢複了正常,他注視著進入靈王宮的破麵軍團,眼神中滿是危險的冷芒。


“猴子,水門,率領封印班開始布置結界,封鎖靈王宮的所有空間障壁,不允許任何人逃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