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如同神明一般強大的藍染
loading...

裏縛道。


這是上原奈落及其麾下用來區分他們和死神世界所使用的鬼道術式的區別,裏縛道的術式效果明顯更強。


在大蛇丸操縱的封火法印發動之後,天空之中阻攔破麵大虛軍團前進的烈焰化為化為一條細長的火流,這條火流猶如溪水一般緩緩流入了大蛇丸麵前的封印卷軸之內。


天空中的烈焰為之一空。


大蛇丸慢條斯理地收回自己的封印卷軸,望著山本重國冷笑不止:“嗬嗬嗬嗬…這可是連宇智波鼬的天照都能封印的封火法印…哼,雖然使用自來也那個白癡的術式讓我不爽…”


“看起來相當有效果。”


藍染惣右介的目光掠過天空,落在了對麵的山本重國身上,輕聲道:“隻要解決掉山本總隊長和扉間先生,屍魂界應當就沒有阻攔我們的人了…”


“不錯。”


大蛇丸的蛇瞳中閃過一絲冷芒,輕輕地點了點頭,出聲問道:“上原奈落那個小鬼怎麽沒有出現在這裏?”


“奈落不在嗎?”


藍染惣右介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一次他們前來進攻屍魂界的時候,藍染惣右介最為擔心的就是上原奈落,甚至他還打算戰前挑撥一下上原奈落和上原一族的關係,結果上原奈落卻沒有出現在這裏…


這樣的話…


他的計劃就有些不太好操作了。


“算了。”


藍染惣右介慢慢搖了搖頭,忽然拔出了自己手中的斬魄刀,低聲道:“那就先解決在場的人吧…碎裂吧,鏡花水月!”


一聲清亮的拔劍聲響起!


每個正在看著藍染惣右介的人,都看到了鏡花水月斬魄刀上的那道亮光,這一幕清晰地映入了他們的眼眸之中!


“小心!不要去看!”


“不要去看藍染惣右介的始解!”


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紛紛開口提醒自己的部下,他們早就已經知道了鏡花水月的作用,隻是他們自己卻也早就已經中招過!


數以千計的死神們就此中招!


即使是上原一族的穢土轉生軍團中的成員們也不例外!


下一刻…


整個戰場上廝殺成了一團!


除了這些普通的死神們以外,護廷十三隊的隊長們也各施手段戰在了一起,甚至連幾位上原一族的死侍也不例外!


“嗬嗬嗬嗬…”


大蛇丸滿臉譏笑地望著混亂的戰場,陰森著開口道:“被操控的五感,真是恐怖的能力啊…”


不論到了何時,藍染惣右介手中的鏡花水月斬魄刀依舊稱得上是一種恐怖的武器!


在這種超大型的戰場之上,藍染惣右介的鏡花水月效果被放到了最大,他可以肆無忌憚地操控著其他人的五感,改變他們的敵我形象,迫使他們自相殘殺!


這樣混亂的戰場之中,破麵軍團幾乎是橫衝直入,短短幾分鍾內就衝破了所有阻撓,進攻著那些神智清醒的死神!


短短一瞬間,戰場就已經徹底走向了失控!


“真是可怕呢…”


大蛇丸的舌頭探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上一次這種超大型的幻術無限月讀出現的時候,大蛇丸因為隻剩下靈魂,並沒有機會見到;現在見到這種恐怖的幻術,大蛇丸的眼神中幾乎寫滿了貪婪。


“如果是之前的話的確有些吃力…”


藍染惣右介慢慢抬起了自己的手掌,看著自己袖中的黑絕,仿若自言自語般低聲道:“隻是在得到了黑絕和崩玉以後,讓我的靈魂力量更勝一籌,才可以這麽輕鬆地做到這一切…”


單單隻是說吃力,實在是太高估自己了!


如果是在得到崩玉以前,藍染惣右介根本不敢貿然對許多人同時使用鏡花水月,現在他在崩玉和黑絕的支撐下,宛如神明一般可以輕而易舉地操縱地麵眾人的五感!


這種隨意操縱他人的力量…


這種如同神明俯瞰眾生的感覺…


實在是有些讓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然而相比較控製住地麵戰場中的眾多死神,隻有擊敗千手扉間和山本重國兩個人才是改變這場戰爭走向的決定性力量!


藍染惣右介的手指微微抖動,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隻剩下兩位了呢…扉間先生…山本總隊長…真是可惜…”


的確非常可惜。


因為山本重國和千手扉間的意誌以及他們對各係斬魄刀能力的破解方式都相當了解,仿佛絲毫沒有受到鏡花水月的影響。


隻是下方的戰場實在讓人有些揪心。


“隻要握住鏡花水月斬魄刀就不會被他操控…”


山本元柳齋重國的臉上變得前所未有地凝重,他慢慢鬆開了自己手中的斬魄刀,慢慢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健碩的肌肉。


山本重國微微偏頭,朝著旁邊的千手扉間開口提醒道:“扉間先生,當務之急是擊敗藍染…隻要擊潰他的話,鏡花水月就會自然而然地化解。”


“嗯…


千手扉間微微點了點頭。


說句實話,千手扉間和山本重國的實力的確是強,可惜的是他們兩個人的力量有些相反,一個擅長火屬性的招式,一個能夠將水屬性的能力玩出花兒來…


現在山本重國放棄斬魄刀,選擇使用體術白打進行戰鬥,顯然是想要和千手扉間打一波配合…


“老夫先上了。”


山本重國的手掌驟然握成了拳頭,朝著藍染惣右介衝了上來!


“明白。”


千手扉間昂然豎起了自己的手掌,手指瞬間完成了結印,周身的靈壓瞬間化為了咆哮的水龍:“破道·水遁·水龍彈之術!”


水龍呼嘯而來,猛地載起了山本重國的身體,老人與水龍一同朝著藍染惣右介衝了過來!


山本重國踩踏在水龍的龍頭之上,猶如禦龍一般衝向了藍染惣右介,老人身上的肌肉筋脈一點點暴起!


這一幕讓人看起來血脈噴張!


這個世界上,誰又沒有想過能夠禦龍而行呢?


這一刻的山本重國看上去氣勢恢弘,即便他的身邊並沒有那柄最強的火係斬魄刀,卻依舊展露出了護廷十三隊總隊長的風範!


這種禦龍而行的感覺…


讓山本重國感受到了千年以來久違地熱血!


“縛道之八十一·斷空!”


藍染惣右介的眼神中閃過一抹驚訝,抬手釋放了一麵巨大的防禦牆,抵擋著禦龍而來的山本重國。


大蛇丸的眉頭微微皺了皺,開口提醒道:“別太小看那家夥…單單隻是斷空的話,未必能夠攔下…”


砰!


一聲沉悶地撞擊聲響起!


山本重國的拳頭和水龍的龍頭撞在了防禦牆上,如同撞碎脆弱的玻璃一般,悍然將這麵透明防禦牆撞碎,又直直地撞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上!


藍染惣右介平靜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他的手掌不知何時變成了一片漆黑,正正地擋在了山本重國的麵前!


這一掌…


也將山本重國衝鋒的勢頭徹底擋住,千手扉間製造出來的水龍彈在刹那間化為水浪消散!


“相當可怕的力量。”


藍染惣右介的話讓人聽起來有點兒像嘲諷。


雖然藍染惣右介的口中是在誇讚著山本重國,但是從這一個回合的戰鬥結果來看,他卻輕描淡寫地擋下了這股相當可怕的力量。


藍染惣右介看著自己麵前滿臉怒意的山本重國,又開口輕聲解釋道:“這是真實的讚美,並不是在嘲諷,如果是過去的我,或許會在這一拳下就會敗退。”


藍染惣右介的手掌驟然抓緊了山本重國的拳頭,猛地扭動了一下,空氣中忽然傳來一聲骨骼脫臼斷裂的聲音!


下一刻…


藍染惣右介甩手將山本重國拋飛了出去!


這一幕讓人看起來感覺山本重國這位老人弱小得就像是被藍染拋飛的小孩子一樣,明明他們兩人之間的戰鬥絕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才對!


自始至終…


藍染惣右介都隻用出了一隻手臂!


在場的許多人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在融合了崩玉和黑絕的藍染惣右介麵前,山本重國脆弱得有些驚人!


“那家夥的體內…有了怪物一般的力量…”


山本重國重新站起身來,用力握緊了自己脫臼和斷裂手臂,強行將它扭回了原位,這種在其他人看來無法承受的痛苦,山本重國卻仿若沒有什麽感覺一樣。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體內的確存在著怪物。”


千手扉間慢慢點了點頭,沉聲繼續道:“或許也有山本重國閣下撞碎了斷空防禦以後,體術力量有些後繼乏力…”


“或許…”


山本重國不自覺地搖了搖頭。


認真來說的話,他駕馭著水龍撞碎斷空並未宣泄出多少力量,剩下的力量卻被藍染惣右介一隻手掌擋了下來…


這種事…


稍微有些讓山本重國不太敢相信。


“感覺到我的進化了嗎?”


藍染惣右介的目光注視著遠處的山本重國和千手扉間,手掌上的漆黑液體慢慢消退,眼神漸漸變得有些深邃。


“現在的我們…”


“已經不再是同一個次元的生物了。”


“你們還在抵抗著我的腳步。”


“因為你們無法理解比你們更高一個次元、或者更高許多次元的力量,究竟有多麽強大。”


藍染惣右介慢慢舉起了自己的手掌,輕聲開口繼續道:“如果認真說起來的話,或許應該可以稱之為神明了…”


的確。


現在的藍染惣右介…


舉止上似乎越來越像是一位神明了。


藍染惣右介慢慢舉起的手掌驟然朝著千手扉間和山本重國壓了下去,平靜的聲音回蕩在半空中:“神明的力量,就是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改變這個世界。”


下一刻…


天空中的靈壓陡然變得沉重了起來!


千手扉間和山本重國的身體在這股重壓之下不由自主地墜落了下去,兩個人的臉上都不免露出了些許驚惶!


他們兩個人…


似乎真的在藍染惣右介的麵前毫無還手之力!


“山本重國閣下…”


千手扉間勉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落在地麵上,沉聲開口道:“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藍染惣右介和過去的他截然不同…我們必須有其他的援手才足夠!”


“即便不想承認…”


山本重國慢慢點了點頭,語氣中也帶了一抹沉重:“但是現在的藍染,的確已經超越了死神的界限…”


不單單是因為時間的積累…


藍染惣右介的身上,似乎還存在著克製死神的力量!


千手扉間點了點頭示意讚同,輕聲道:“這場戰爭的走向已經不再明朗,看起來我們必須要搏命了…”


“那就拚上性命吧…”


山本重國身上慢慢重新提聚著自己的靈力,沉聲道:“即使是拚上性命,也不能允許他前進一步…”


“冥頑不靈。”


藍染惣右介的手指驟然抬起,朝著山本重國射出了一擊空彈,這枚空彈直接打穿了山本重國的手臂!


隻是山本重國卻仿佛感受不到痛苦一般,身上的靈壓再度暴起,朝著藍染惣右介衝了上去!


這場戰鬥陡然變得血腥了起來!


然而有些可惜的是,即便山本重國如何拚命,在失去了斬魄刀的情況下,麵對擁有崩玉和黑絕的藍染依舊落在了絕對的下風…


一道道傷口…


一滴滴鮮血…


山本重國身上的傷勢幾乎每一秒都在增加,他的體力比起有著崩玉續航的藍染惣右介天差地別…


“隻需要一個機會…機會!”


山本重國看著藍染惣右介的動作,眼神中陡然閃過了一道光亮,一拳砸在了藍染惣右介的小腹上!


“一骨!”


山本重國的拳頭上冒出了一股血花!


這股血花綻放在了藍染惣右介的白衣上!


正當山本重國以為這一招至少會重創藍染惣右介的時候,他卻看到了一個黑臉仿佛魔鬼一般低語著:“嗬嗬嗬嗬…想要傷到藍染大人的話,要先打碎我的軀體才可以呢…”


“多謝你了,黑絕。”


藍染惣右介沒有吝惜自己的感謝,他的目光重新落在了山本重國的身上,平靜地開口道:“褻瀆神明的衣服會比打傷神明更容易讓他憤怒…有的時候,我會很樂意成全那些不願意活下去的人。”


下一刻…


藍染惣右介的掌心泛起了一團靈壓,就要直接蓋在山本重國的胸膛上,似乎要這一擊徹底解決掉這位總隊長!


“月牙天衝!”


一道黑色刀芒驟然襲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