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市丸銀揭露出來的秘密
loading...

黑絕的嘲諷有些刺耳。


讓藍染惣右介聽起來是在嘲諷他一樣。


這種感覺的確不錯,黑絕正是在當麵嘲諷藍染惣右介,甚至還隱隱有些自嘲的意思在這些話裏,比如黑絕對藍染惣右介並不是提及上原奈落欺騙了你,而是聲稱上原奈落欺騙了我們。


這些小細節很重要。


這樣一來的話,就顯得黑絕也是一個上當的蠢貨。


何況,黑絕非常清楚藍染惣右介的為人,這是個相當大度的人,比起它那個不孝大哥的轉世之人還要大度一些。


藍染惣右介自然不會責怪黑絕的嘲諷,他的手掌慢慢扶起了自己的臉頰,淺笑了一聲:“哦?關於奈落…你有什麽發現嗎?”


藍染惣右介並沒有泄露自己認清了上原奈落的真麵目,他仿佛還是毫無所覺一般,對上原奈落抱著原有的態度。


看著藍染惣右介的笑容,黑絕的嘴角咧了起來,詭異的眼睛慢慢眯起,點了點頭道:“非常有趣…那隻白絕的記憶裏,竟然有那個叫上原奈落的小鬼和宇智波斑的戰鬥…”


黑絕話音的嘲諷笑聲意味更濃,又仿佛是彰顯自己的功勞:“藍染大人絕對不會想到…那位曾經把你擊潰的死侍席官宇智波斑,在上原奈落的手中毫無還手之力。”


說到這裏的時候,黑絕又陰森森地開口補充道:“甚至宇智波斑全力以赴,動用了他曾經屠戮虛圈所用的藍色巨人…”


“……”


藍染惣右介的手掌重新放了下來,他的手指在自己的扶手上點了點頭,這間密室的牆壁上忽然出現了一副投影。


在那副投影畫麵上,是一個體型高大的藍色須佐能乎,揮舞著手中的須佐之劍斬開一道道深長的溝壑!


“這種形態下的斑先生嗎?”


藍染惣右介慢慢低下頭看向了黑絕,輕聲開口道:“奈落那個小家夥…強大到了這種程度嗎?”


“是啊…”


黑絕點了點頭,陰惻惻地笑道:“藍染大人絕對沒有想到吧?我們一直將他當作備用棋子的小鬼…”


“我已經知道了。”


藍染惣右介慢慢搖了搖頭,輕聲繼續道:“崩玉為我示警,它感受到了奈落隱藏起來的力量…”


“藍染大人早就知道了嗎?”


黑絕的臉上恰到好處地閃過了一抹驚訝。


“嗯。”


藍染惣右介點了點頭,平靜地開口解釋道:“隻是不想要讓其他人在奈落的麵前露出破綻,所以一直隱瞞了這個消息…”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微微勾了勾,低笑了一聲道:“奈落想要隱藏自己的力量或許隻是擔心其他人心裏慚愧…但是作為他曾經的隊長,自然不能讓他就這樣沉寂下去…”


說實話。


如果黑絕沒有殺掉那個監控到上原奈落力量的白絕最好,這樣的話就會讓浦原喜助和瀞靈廷高層察覺到上原奈落的真麵目。


隻要稍加挑撥,等到他們互相殘殺的時候,甚至連零番隊都要出手和上原一族大戰的時候,藍染自己再以真正的幕後黑手出麵收取漁翁之利…


不過,黑絕也是對他忠心。


作為曾經實驗的附屬品,藍染惣右介看到這個即便見到了上原奈落的力量,依舊願意忠誠於他的黑絕,心情稍微放寬了一些。


隻是讓藍染惣右介有些不太舒服的是,原本他在得到崩玉以後,認為自己突破死神力量的極限,就會在他領導的虛圈、上原一族和瀞靈廷三方之中占據優勢。


現在看起來的話,他依舊處在劣勢。


“黑絕,想辦法把消息透露給瀞靈廷吧!”


藍染惣右介看了一眼黑絕,低聲繼續道:“我去見大蛇丸先生,或許要先將決戰之期押後了…”


“是,藍染大人。”


黑絕的身體慢慢沉入了地麵。


等到黑絕離開以後,藍染惣右介慢慢伸手撫摸著自己的胸口,那裏是他移植崩玉的地方。


必須要想個辦法…


讓自己能夠變得更強。


單單隻是崩玉的話,或許還不足夠!


藍染惣右介伸手抓過了自己手中的鏡花水月斬魄刀,注視著這柄斬魄刀上的倒映出來的麵容,眼神中罕見的露出了一絲遲疑。


數十年前。


在那一場叛逃事件中,他身受重傷,鏡花水月斬魄刀被宇智波斑摧毀,幸好大蛇丸出手幫忙將他的斬魄刀重新修複。


當初藍染惣右介曾經想過,在崩玉以後就丟棄這柄死神斬魄刀,他認為自己必定會超越了鏡花水月卍解形態下的鏡像藍染,他不想要見到有另一個人與他相提並論。


即便是另一個虛假的自己。


現在看起來的話…


半點力量都不容浪費。


鏡花水月依舊非常有用。


在藍染惣右介融合了崩玉,水月鏡像藍染的能力也大大增強,本體和鏡像聯合起來作戰的話也能更勝一籌。


不過…


或許這依然不夠!


他還需要得到更多!


而且虛夜宮內也沒有人比大蛇丸能夠給他提供更好的建議,藍染惣右介伸手撫過自己額前的碎發,打開了密室的大門。


“藍染大人。”


市丸銀袖手站在門邊,嘴角輕笑著開口道:“不知道…崩玉融合成功了嗎?有什麽感覺呢?”


“非常好。”


藍染惣右介慢慢點了點頭,忽然偏過頭,似乎是隨意般開口問道:“銀,有辦法聯絡到兜先生嗎?或許我有一些事要向他請教一下…”


除了大蛇丸以外…


似乎還可以聯絡藥師兜?


雖然藥師兜曾經是大蛇丸的弟子,但是藥師兜那種溫和的性格明顯比大蛇丸那家夥更可靠…


“要聯係兜老師嗎?”


市丸銀眯著自己的眼睛微笑,伸出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繼續回答道:“數百年前,兜老師曾經用秘術暗中控製過幾個死神,可以通過他們觀察到外界的一舉一動,隻不過我們想要聯絡那些死神的話非常麻煩呢…”


“這樣麽…”


藍染惣右介若有所思地捏著自己的下巴。


正當藍染惣右介還在思考會是哪些死神被控製的時候,市丸銀輕笑著開口繼續道:“畢竟那幾位被兜老師控製的死神…是上原一族排名最後的四位死侍席官呢!”


“!!!”


藍染臉上的驚訝一閃即逝!


這種事…怎麽可能!


不,這種事也有可能!


否則的話,藥師兜曾經一個人孤零零地,如何逃得過上原一族的追殺,因為他有靈通的消息渠道!


“當初我知道的時候也很驚訝呢…”


市丸銀依舊眯著自己的眼睛,心滿意足地看著藍染惣右介的表情變換,微笑著繼續道:“雖然他們的排名靠後,實力並不算特別強大,但是他們畢竟是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


是的。


單單他們隻是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們,就能從他們的口中得到太多秘密了!


真是沒想到…


藥師兜竟然還藏著這樣的底牌!


“這樣麽…”


藍染惣右介的眸色閃過了一抹亮光,他的目光注視著市丸銀,臉上隱隱有些嚴肅了起來:“這個時候告訴我這些情報的目的…”


市丸銀笑著攤開了自己的手掌,輕聲道:“因為我們要和上原一族決戰的話…有些棋子也的確到了應該動用的時候呢!


如果藍染大人沒有得到崩玉的話,兜老師會永遠隱藏這個秘密呢…現在藍染大人已經得到了崩玉,兜老師自然會將希望放在藍染大人的身上,”


“……”


藍染惣右介自顧自地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他似乎想到了什麽,眼神微微縮緊,低聲道:“如果這樣的話,兜先生和你是否知道一些奈落…”


“我曾經想要逼出他的真正麵目呢!”


市丸銀慢慢抬起頭,看著藍染惣右介的眼睛輕笑著繼續道:“可惜的是,無論如何他也沒有露出破綻…或者說,上原奈落從來都不會輕易露出破綻。”


“……”


藍染惣右介的心情有點兒不太好。


現在想想曾經市丸銀和上原奈落的相處模式,市丸銀似乎永遠都在用浮誇的方式,試圖嘲諷激怒上原奈落!


然而上原奈落卻一直在隱忍…


這麽說的話,他還是最後一個知道上原奈落真麵目的人,市丸銀和藥師兜早就知道上原奈落的事卻沒有告訴他!


直到他得到了崩玉以後…


這對師徒才將這個消息告訴他!


這一對師徒也隻是想要利用他解決掉上原一族的威脅,那他們為什麽要隱瞞關於上原奈落的消息,是擔心他會退縮嗎?


而且…


“既然你們知道奈落的真實麵目…”


藍染惣右介看著市丸銀微笑的臉色,輕聲繼續問道:“為什麽兜先生沒有將這件事告訴瀞靈廷呢?這樣的話,瀞靈廷也是上原一族的敵人了吧?”


“沒有辦法說明。”


市丸銀微微搖了搖頭,慢慢睜開了眼睛,臉上顯得異常凝重:“因為我們遇到上原奈落閣下的時候…他的實力已經成長到了讓兜老師都不得不退讓的程度。”


市丸銀說到這裏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凝重:“而且藍染大人應該知道我們的身份。


不論如何,瀞靈廷也不會相信上原一族的敵人,何況根據兜老師的觀察,上原一族在瀞靈廷內也有著他們的間諜,比如背叛了藍染大人的東仙要…


這樣的話…


兜老師也不敢貿然打草驚蛇了。”


“……”


藍染惣右介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忌憚。


如果從東仙要那個時候,他的一舉一動都在上原一族的監視之中,那這可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至於為什麽沒有報告給藍染大人…”


市丸銀的眼睛重新眯起,微笑著繼續解釋道:“兜老師認為藍染大人可能會在那場我們叛逃虛圈的事件中被殺…


即使藍染大人有著特別的手段逃脫了瀞靈廷,卻也被那位第一席官輕鬆擊敗,這種秘密似乎沒有必要告訴藍染大人了…”


市丸銀的意思非常明白。


那就是藍染惣右介的實力不夠,還不值得讓藥師兜將這些秘密告訴他,隻有當他得到了完整的崩玉以後,藥師兜才認為藍染惣右介擁有知道這些秘密的資格了…


“根據兜老師的研究,崩玉應該會很難被人製服呢…一旦融合實驗失敗的話,誰也無法保證藍染大人會成為什麽樣子。”


市丸銀的嘴角微微勾起,咧嘴輕笑著繼續道:“即使是兜老師也不敢進行這種危險的實驗,現在藍染大人已經離開了密室,那麽恭喜您更進一步了呢…”


“……”


這對師徒的性格…


還真是一如既往地惡劣啊!


藍染惣右介也沒有理由去指摘市丸銀,因為他們之間原本就並不是特別忠誠的關係,藥師兜和市丸銀師徒隱瞞他也很正常。


隻是…


這種被人當做棋子的感覺…真是讓藍染惣右介這麽大度的人都覺得有些諷刺了。


不過這個時候市丸銀已經妥協…


而且也不是向市丸銀的追究的時候。


“真是…有趣。”


藍染惣右介慢慢勾起了自己的嘴角,話裏隱隱有些嘲諷:“因為認為無法戰勝強大的敵人,就將希望寄托在更強者的身上嗎?”


或許…


這就是神即將誕生的第一步。


當其他人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的時候,意味著他已經踏出了邁向神的那一步…


隻是這卻有些悲哀。


“因為我們不敢輕言死亡。”


市丸銀微笑著看著藍染惣右介,仿若自言自語般解釋道:“我們的身上存在著羈絆,我們都有對我們而言更重要的人呢…所以我們絕對…絕對不能輕易冒險死掉…抱歉了呢,藍染大人。”


“無礙。”


“不過剛才聽起來的話,藍染大人似乎也發現了上原奈落的真麵目呢?”


“已經有一段時日。”


藍染惣右介看著市丸銀臉上微微露出的驚訝,平靜地繼續道:“不過我依舊很感謝你的消息…”


“能夠幫到您就好。”


市丸銀微微垂下頭,輕笑道:“畢竟想要解除上原一族對我們的威脅…不論是我們,還是那位大蛇丸先生,現在也隻能依賴於得到了崩玉的藍染大人了。”


藍染惣右介的心裏隱隱有些怪異了起來,他自以為的成神之路,沒想到其實隻是某些人將推翻上原一族和瀞靈廷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嗎?


“沒有關係,我隻是好奇一件事…”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輕聲開口問道:“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們都已經存活了數千年之久,即使是最弱的後四位席官亦是如此,兜先生能夠憑借他的秘術,可以一直控製他們嗎?”


“或者說並非是一種秘術。”


市丸銀的臉上露出了些許古怪,仿佛是有些歎息般開口道:“因為藍染大人得到的是成功的崩玉,自然沒有想過失敗的崩玉會出現何等饋贈…


兜老師的身上移植著名為白絕武裝的活體無魂生物,那是他還在大蛇丸先生學習時,一同製造崩玉失敗時,得到的一種沒有靈魂的活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