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被擊潰的石田雨龍,黑洞之中出現的紫色長箭!
loading...
上原切斷了聯係。

千手扉間忍不住咬牙。

上原奈落這小混蛋怎麽好意思說自己不是小氣的人,根本認不清自己在其他人眼裏到底是什麽形象吧?

隻不過千手扉間的注意更多地要放在在石田雨龍和友哈巴赫的身上,懶得和上原奈落這家夥計較。

至於那個剛剛收集到崩玉的藍染惣右介…

千手扉間大約心裏明白,藍染惣右介是上原奈落的獵物,他們這些所謂的死侍席官根本不會被允許插手。

瀞靈廷內。

無數死神正在搜捕藍染惣右介的下落。

原本死神們還想要繼續抓捕黑崎一護等人的時候,上原奈落出聲為黑崎一護佐證,解決了黑崎一護等人的危機。

相比較黑崎一護這一夥旅禍,顯然藍染惣右介那家夥才是屍魂界的心腹大患,整個瀞靈廷都沸騰了起來!

隻是他們絕對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的藍染惣右介並沒有離開瀞靈廷,甚至還在瀞靈廷最為重要的地方。

瀞靈廷和靈王宮的入口。

藍染惣右介平靜地站在這裏,靜靜地看著麵前的空間緩緩裂開一道縫隙,一個聲音落入了他的耳中。

“現在的你還不夠強。”

“沒關係,很快就夠了。”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點了點頭,笑著開口道:“兜先生,所以現在還不能交給我靈王宮的鑰匙嗎?”

“不錯。”

空間裂縫中傳來了一個平靜的聲音:“你的力量還不夠…還遠遠不夠…想要坐在王座之上…至少也要有讓我都為之驚訝的靈壓…”

“這樣嗎?”

藍染惣右介再度點了點頭,眼眸微微眯了眯,輕聲繼續道:“沒關係,我也隻是想要來看看…兜先生是否忘記我們的約定。”

“不必擔心。”

空間裂縫中,藥師兜的聲音依舊平靜,甚至還有些感歎:“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時間都等過了…我從來不會不急於一時…我以為你會站在更高的地方,才會再來聯絡我。”

“這個時間不會太久了。”

藍染惣右介慢慢拿出了自己收攏起來的崩玉,微笑著出聲道:“我剛剛將兩枚崩玉融合起來…我發現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崩玉居然是一個活著的存在。”

是的。

崩玉竟然是一個活物!

哪怕是藍染惣右介在發現這件事以後,也不由得有些驚訝,崩玉這種物體怎麽可能會是活著的生物?

不,或者說,這才一點也不驚訝!

在浦原喜助製造崩玉之前,藍染惣右介就製造了自己的崩玉,甚至還得到了附屬品黑絕,隻是他的崩玉不論吞噬何等魂魄和靈子都不滿足,直到兩枚崩玉徹底融合才算是得以成功。

而且崩玉的效果非常有意思。

這枚崩玉可以通過吸收人的內心從而具現化。

某種意義上來說,崩玉的能力就是能夠實現人的願望,從字麵意義上實現人的願望,這種能力堪稱是恐怖!

因此…

藍染惣右介拿到崩玉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找到進入靈王宮的辦法,他未加思考就聯絡了之前的藥師兜。

這麽看來的話…

崩玉也的確實現了他的願望?

“那麽你來的原因是什麽?”

藥師兜的聲音依然平穩,仿佛絲毫不在意藍染惣右介手中的崩玉,他隻是繼續道:“想要從我這裏得到崩玉的情報嗎?”

“或許之前有這個想法。”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微微勾起,笑著開口道:“不過現在的話沒有這個必要了,很快我們就能真正再見了。”

嚴格意義上來說…

這是這個世界上第一枚真正完成的崩玉。

藍染惣右介來見藥師兜隻是他想要知道如何進入靈王宮,崩玉就不自覺地引導著藍染惣右介來到了這裏。

現在藍染惣右介已經發現了崩玉的詭異之處…

那麽接下來他需要做的就是回到虛圈,用自己的力量讓這枚崩玉屈服於他,讓自己成為崩玉真正的主人!

空間裂縫悄然合攏。

藥師兜的聲音也再也不聞。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勾著笑意,悄然離開了屍魂界,他已經找到了自己進化的方向。

隻要得到崩玉的認可…

那麽他的真正計劃可以開始了!

隨著藍染惣右介的現身和離開,以及他奪走朽木露琪亞體內崩玉的消息,讓整個瀞靈廷不得不重新重視起這個曾經的叛徒。

依照護廷十三隊的意願,他們當然是希望能夠殺入虛圈,隻是現在人手稍有不足,也隻能等待山本元柳齋重國歸來之後下達命令。

朽木露琪亞留在了屍魂界修煉。

黑崎一護、井上織姬和茶渡泰虎得到了護廷十三隊的諒解,他們還在瀞靈廷內搜索著石田雨龍的下落。

可惜一直沒有任何線索。

那些負責追殺石田雨龍的死神們也告訴了黑崎一護他們所遇到的情況,他們認為石田雨龍應當是投靠了某個強大的存在。

在這種情況下,黑崎一護有些好奇地拿出了上原奈落的說辭,這番說辭剛拿出來就立刻被瀞靈廷的死神們接受。

哪怕是浦原喜助、四楓院夜一和朽木白哉也不會反駁!

上原一族是最古老的一族,上原奈落也是那一族有史以來最為真誠的家主,不會拿這件事來騙人。

即便黑崎一護相信自己的朋友絕不可能那麽做,卻終究沒有找到石田雨龍的身影,等到石田雨龍的歸來…

如果石田雨龍真的是為了得到先祖滅卻師的力量,才會利用他們潛入瀞靈廷的話,那他們可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失。

長時間待在屍魂界對於生者來說不是什麽好事。

“看起來沒辦法了呢…”

“我們先走吧,過一段時間再來…”

“隻有上原城沒有搜索嗎?”

“那裏好像是不容許外人進入的。”

“會不會是石田被上原一族的人抓走…”

黑崎一護和井上織姬等人還在討論這些,慢慢將注意力放在了上原城的時候,想要把黑鍋扣在上原一族的腦袋上…

幸好有人幫忙開口說話。

浦原喜助搖了搖頭,輕聲開口解釋道:“那些追捕的死神小隊親眼看到石田消失進入了陰影裏,才讓他們追丟了石田…而且,上原奈落從來不會說謊,他也不會濫殺無辜。”

“呃…”

黑崎一護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可是我們第一次遇到的時候,石田罵過上原…會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不可能的。”

四楓院夜一皺了皺自己的眉頭,否定了一個正確答案,繼續道:“上原奈落那位小家主還是很大度的,何況護廷十三隊的死侍席官們都不在瀞靈廷內,應該沒有其他人會做出這種事…”

“上原奈落閣下說出來的的確是真相。”

朽木白哉接過了話頭,臉上閃過了一抹不自然,似乎是有些不太願意為上原一族說什麽好話。

隻是在這個時刻,朽木白哉知道他不應該隱瞞真相:“奈落閣下沒有說錯…那個山本總隊長一直在追捕的敵人,千年之前被稱為友哈巴赫的存在,的確是滅卻師一族的先祖,”

這種事是沒辦法回避的。

上千年的曆史,他們屍魂界四大貴族之間都知道一些,友哈巴赫自然也不是什麽特別的秘密,隻是這種事是需要隱瞞的。

然而上原奈落卻先開了個口子。

那位小家主直接把友哈巴赫和滅卻師的關係說了出來,甚至還有友哈巴赫與山本元柳齋重國以及上原一族四大死侍席官的恩怨。

這樣的話,朽木白哉繼續隱瞞也沒有意義,還不如幹脆把他知道的說出來,也好讓黑崎一護等人死心。

一直不間斷地有人勸說,讓黑崎一護和井上織姬、茶渡泰虎大為困擾,他們也隻能無可奈何地選擇先行撤退。

正當黑崎一護等人就要撤回現世的時候,整個瀞靈廷內再度開始響徹起來警報,又有敵人入侵了,從遠處一柄閃爍著藍光的利箭刹那間射穿了瀞靈廷的天空!

這種熟悉的招式…

讓所有人的眼前都忍不住一亮!

隻有滅卻師才會使用這種類似於淨化的能力!

“石田!”

黑崎一護的臉上閃過了一抹興奮。

下一刻,黑崎一護、井上織姬和茶渡泰虎等人飛快地趕往了弓箭射出來的方向,他們在那裏見到了自己失蹤已久的朋友!

不…

應該說…

是截然不同的朋友!

失蹤多日的石田雨龍再度現身的時候,整個人身上的靈壓有些詭異地強悍,甚至比起那些強大的隊長級死神絲毫不落下風!

麵對一群圍攻的死神…

石田雨龍展現出了強悍的壓製力!

這種力量,比起之前的石田雨龍截然不同!

在場的每個人看到身上的靈子異常活躍的石田雨龍,心頭都有些沉重,這家夥或許的確如同上原奈落所說,潛入屍魂界的目的正是為了從他的先祖那裏得到這份力量!

上原城。

高牆之上。

石田雨龍站在上原城的牆邊,他的背後披著一麵披風,整個人迎風而立,手中握著一柄通體白色的靈弓!

是的。

石田雨龍的確得到了強大的力量。

石田雨龍在陰影的空間裏見到了友哈巴赫,讓友哈巴赫為他的身份感到異常震驚,因為石田雨龍並非是真正的純血後裔,他是純血滅卻師和混血滅卻師的後裔。

然而…

石田雨龍卻在友哈巴赫施展‘聖別’的時候活了下來。

從絕對意義上來看的話,友哈巴赫施展‘聖別’從其他滅卻師身上吸取力量的時候,純血滅卻師會暫時失去力量,混血滅卻師會絕對性地失去力量和生命!

石田雨龍卻活下來了!

這不得不讓友哈巴赫有些驚訝,他猜測石田雨龍的身上或許有著足以超越他的東西或者可能,同樣,這也讓友哈巴赫也有些無語石田雨龍的無能。

因此…

友哈巴赫親自為石田雨龍進行了覺醒儀式,為他提升了力量,也為他賦予了滅卻師的知識,甚至友哈巴赫一度還想要讓石田雨龍成為他的繼承者。

隨著友哈巴赫的聖別,這個世界上的滅卻師已經不多了,石田雨龍這樣還執著於滅卻師力量又有天分的小家夥非常又可用之處。

誰讓友哈巴赫的生存環境惡劣呢?

山本重國和上原一族的四大死侍席官都在追殺他,哪怕是友哈巴赫也由不得感覺有些吃不消,他現在的確需要需要一些援手和部下…

因此。

友哈巴赫在賜予了石田雨龍關於滅卻師的力量和知識以後,就將石田雨龍放回了現世,讓他去試探一下上原一族。

巧合的是…

對於石田雨龍來說,這也是他想要做的!

因為石田雨龍親眼看到上原一族的敵人抓走了他的父親石田龍弦,他需要這份力量來擊敗上原一族救出自己的父親!

石田雨龍感覺得到,現在的他非常強大,甚至他自己都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得到了恐怖的提升!

“把我的父親交出來。”

石田雨龍拉開了自己手中的靈弓,靈子飛快地化作一根光箭出現在了弓上,慢慢瞄準了上原城的街道。

石田雨龍注視著上原城內的人,臉上滿是高傲和冷漠:“或許這樣的話,我會繞過你們的性命…”

“住手!”

上原奈落的身影出現在了城牆上,他的眼眸微微縮緊,沉聲道:“石田雨龍,我會幫你查清你父親的下落,不要在這裏動手,底下都是無辜的人…你也不希望這些人死在戰鬥的餘波裏吧?”

“我不會在意。”

石田雨龍的嘴角冷笑了一聲,忽然猛地將手中的靈弓指向了上原奈落,他的手掌驟然鬆開,射出了那道靈子光箭!

前幾個月,他隻是在現世罵了幾句上原一族,就被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們抓走了他的父親,現在他想知道自己殺了上原一族的家主,那群混蛋會不會瘋掉!

“又是一個喜歡玩弓箭的家夥啊…”

上原奈落慢慢搖了搖頭。

上原奈落忽然抬起了自己的手掌,一枚黑洞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他的聲音莫名地多了一些輕快。

“佐助,幹點活吧…”

“混蛋…”

黑洞之中傳來了一個憤憤地罵聲。

隨著這句罵聲,一根周身裹挾著閃電的紫色箭矢驟然從黑洞之中射出,這根紫色長箭刹那之間擊潰了石田雨龍的光箭!

甚至這根紫色長箭去勢不減!

直接將驚愕的石田雨龍釘在了城牆垛子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