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我像是那麽小氣的人嗎?
loading...

藍染揮舞著斬魄刀後退!


囚室之內,電光火石!


在這片狹小的空間之中,上原奈落手中的海市蜃樓斬魄刀和藍染惣右介手中的鏡花水月斬魄刀的金鐵交擊聲不絕於耳!


這場戰鬥中顯得分外危險!


上原奈落每揮出一刀,都有一朵白色祥雲漂浮而出,每一朵白雲都孕育著危險在其中,一旦稍有觸碰就有可能會化為海市蜃樓!


即使是現在的藍染惣右介也不敢大意,隻是依仗著自己的瞬步高速躲避,時而在上原的視線盲區,才出手將一朵朵白雲斬碎!


“一場毫無意義的戰鬥。”


藍染惣右介的身影再度閃爍在了上原奈落的身後,他的聲音猶如泉水一般溫和:“即使是在和我戰鬥的時候也在處處留情呢…奈落,你的刀上沒有任何力量。”


“……”


上原奈落揮舞著斬魄刀劈向了藍染惣右介的胸膛,臉上罕見地掛上了一抹堅毅:“隊長…不要太小看人啊!”


“哦?”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噙著一抹笑意,靜靜地站在原地,看著上原奈落的斬魄刀在逼近他胸膛的時候才閃身避開。


等到躲開了一道又一道斬擊之後,他才平靜地繼續道:“那麽…請你告訴我,為什麽還要稱呼一個叛逃的人為隊長呢?


戰鬥的理由是想要讓我回到瀞靈廷嗎?


你應該知道呢…


奈落…


如果單單隻是勝負的話,不會讓我有任何改變的想法,隻有得到朽木露琪亞體內的崩玉,讓我成為另一個次元的存在,或許我才會如你所願的一樣回到這個腐朽的世界…


而且…”


藍染惣右介的聲音慢悠悠地停頓了下來,他的嘴角笑意更濃了幾分,仿若是在自言自語一般開口道:“當然…為什麽你會覺得我也會和你進行無意義的戰鬥呢…奈落?”


“……”


上原奈落的攻擊驟然停住。


下一刻,他猛地抬起頭來,看向了朽木露琪亞的方向!


在那個少女死神的背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虛幻的藍染惣右介,他正抬手從朽木露琪亞的體內取出了一枚散發著光亮的球體…


那是…


那枚隱藏在朽木露琪亞體內的崩玉!


藍染惣右介不知何時釋放了鏡花水月的卍解!


或許在他們還未交戰的時候,藍染惣右介就已經完成了卍解,他本人和上原奈落戰鬥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卻利用鏡花水月的卍解水月鏡像奪取朽木露琪亞體內的崩玉!


藍染惣右介從來不會進行無意義的戰鬥。


藍染的目的從來都不是為了向上原奈落展示他們之間的差距,他隻是想要奪走朽木露琪亞體內的崩玉!


“還回來!”


上原奈落飛身朝著藍染的水月鏡像衝了上去!


然而那個虛幻的藍染宛如神明一般微微偏頭看了一眼上原奈落,嘴角閃過了一抹輕蔑,揮舞著一柄透明的斬魄刀劈出了一道斬擊!


這一道斬擊隻是阻攔而已…


下一刻,虛幻的藍染惣右介抓著那枚崩玉悄然翻身回到了本體的身邊,將崩玉遞給了本體以後,自顧自地回到了鏡花水月之內!


“我以為需要殺掉她才能取出崩玉…”


藍染惣右介注視著手裏的那顆光球,眼神中露出了些許感歎:“沒想到這麽簡單就可以得手…這應該就是當初浦原製造的崩玉了。”


“……”


上原奈落咬牙切齒地望著這一幕,他還是轉身伸手扶住了朽木露琪亞,伸手推了推少女的肩膀。


幸好…


朽木露琪亞看起來沒有大礙。


上原奈落縮回了自己的手掌,把朽木露琪亞丟在了地上,重物落地的聲音有些沉悶。


朽木露琪亞竭力扭頭看向了上原奈落,眼神裏對藍染惣右介的驚恐漸漸消失,滿是對上原奈落的無語:“喂,稍微輕一點啊…”


這家夥…


就不能輕一點兒嗎!


上原奈落卻沒什麽心思應付朽木露琪亞,他的手中緊握著海市蜃樓朝著藍染惣右介劈了上去:“還回來!”


一道浩瀚的斬擊滿含著他的怒氣!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依舊帶著笑意,袖手將崩玉收了起來,揮手一擊斷空將這道斬擊攔了下來,瞬步就要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然而一個身影從窗邊躍了進來!


一道漆黑色的靈壓化作斬擊劈向了藍染惣右介!


“月牙天衝!”


黑崎一護的聲音滿是怒氣!


藍染惣右介的鏡像取下崩玉的畫麵,他剛好看得明明白白,這一擊也蘊含著黑崎一護的怒意!


藍染惣右介平靜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指,將那道黑色斬擊攔了下來,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旅禍少年…終於來了嗎?”


黑崎一護的臉上滿是驚怒!


自從他和自己的朋友們潛入了瀞靈廷以後,不斷遭遇著強敵,這讓他也不得不花費了一段時間修煉…


在這段時間裏,黑崎一護也完成了自己的卍解!


月牙天衝是黑崎一護最為順手的能力,隻是沒想到竟然會被藍染惣右介輕而易舉地阻攔下來!


甚至敵人隻用了一根手指!


然而這並不能讓黑崎一護心生恐懼,他心裏的戰意反而越加濃鬱:“混蛋…我不知道你從露琪亞身上拿走的是什麽東西…但是…現在把那東西還回來!”


“抱歉,做不到呢。”


藍染惣右介慢慢搖了搖頭,嘴角依舊掛著笑容:“真是不錯…你的成長也很符合我的期待…比起奈落更符合我的期望…不過我還是更期待我們的下一次相遇。”


不論是上原奈落還是黑崎一護,都是藍染惣右介想要培養出來的對手,在藍染惣右介看來,這兩個年輕的小家夥有著無限的可能。


上原奈落的身上,有著曆代上原一族家主積攢的靈力和斬魄刀,能夠讓藍染惣右介能否看到時間積累起來死神極限…


黑崎一護的身上,有著死神、滅卻師和虛的融合力量,也是讓藍染惣右介所期望的另一條路…


他們會相遇的。


卻不應該是現在。


因為藍染自己本人也知道自己的缺點,他需要崩玉來彌補自己的不足,讓自己得到更進一步的進化!


或許…


藍染惣右介的眼神打量了一眼上原奈落,又打量了一眼黑崎一護,或許將來可以把這兩個小家夥作為他坐上王座的觀眾。


“再見了,奈落,黑崎一護。”


藍染惣右介擺了擺手,驟然釋放出了一道雷吼炮!


龐大的光柱掀起了大片煙塵!


當上原奈落和黑崎一護同時抵擋雷吼炮之後,藍染惣右介的身影卻已經消失在了這片囚室之內。


上原奈落縱身躍向了窗邊,尋找著藍染惣右介的蹤影,隻是卻根本找到任何蹤跡。


“那家夥…逃走了嗎?”


黑崎一護飛身跳到了上原奈落的身邊,沉聲問道:“他從露琪亞的身上拿走了什麽東西?”


“據說是一種名為崩玉的物體…”


上原奈落的臉上掛滿了愁容,慢慢搖了搖頭道:“我曾經聽扉間先生提到過,崩玉是一種極為危險的物品…會讓死神得到超越極限的力量…好像那枚崩玉是浦原先生放在露琪亞體內的。”


“算了。”


黑崎一護搖了搖頭,他不知道藍染惣右介到底是什麽情況,他隻關心朽木露琪亞的狀況。


幸好露琪亞沒出什麽事。


黑崎一護落在了朽木露琪亞的身邊,伸手就要抄起露琪亞的身體,就想帶著她離開這間囚室。


“不用帶她走了。”


上原奈落製止了黑崎一護,輕聲道:“現在藍染隊長出現在了這裏,這件事遠遠比起她把死神的力量分享給你的事情更為嚴重,她的罪名應該馬上就會洗清了。”


“嗯?”


“算了。”


上原奈落看著滿臉警惕的黑崎一護,無奈地擺了擺手,臉上盡是頹唐和無奈:“隨便你吧…我先幫戀次他們療傷…如果你想帶走露琪亞的話,請隨意吧!”


“多謝了!”


黑崎一護背起了露琪亞,就要轉身離開這裏。


隻是走到囚室門口的時候,他仿佛想到了什麽,忍不住轉頭道:“對了,石田的父親在哪裏?”


他們這一次潛入瀞靈廷,不單單是為了救出朽木露琪亞,也是為了救出石田雨龍的父親石田龍弦。


“你說的是那位石田龍弦先生嗎?”


上原奈落詫異了一秒鍾,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他被關在了哪裏…或許已經被殺掉了…或許在其他的地方…”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猛地抬起頭看向了黑崎一護,輕聲繼續道:“對了,還有一件事…你的那位朋友或許沒你想的那麽簡單…滅卻師的身上有很多秘密…他潛入瀞靈廷應該不單單是為了救出自己的父親吧?”


“什麽意思?”


“滅卻師的先祖一直隱藏在瀞靈廷內。”


上原奈落的臉上滿是鄭重,沉聲解釋道:“千年之前,滅卻師的先祖友哈巴赫試圖毀滅包括現世在內的所有世界。


千年之前友哈巴赫在屍魂界掀起了一場大戰,友哈巴赫被我們的總隊長山本重國先生和我們一族的兩位席官前輩阻止,但是友哈巴赫還活著,暗中利用著自己的後輩在世界作亂。


為了讓這個世界失衡,數百年前滅卻師開始大肆屠殺著虛,徹底消滅虛的靈子,險些讓現世、虛的世界和屍魂界墮入混亂…


前不久我們一族得到了消息,友哈巴赫再度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上,並且一直不斷地引導著他的後裔滅卻師一族…”


說到這裏的時候,上原奈落下了一劑猛藥:“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朋友想要來到瀞靈廷,或許不是為了救出露琪亞,而是為了覲見友哈巴赫這個危險的男人,從他的身上獲取滅卻師的力量…”


“喂,別胡說八道了!”


黑崎一護迅速搖了搖頭,滿臉不爽地開口道:“石田才不是你說的那種人…我先走了!”


話音落下,黑崎一護帶著露琪亞縱身越過窗戶,閃身逃進了瀞靈廷的街道上,去和自己的朋友會合。


上原奈落站在窗邊看著他的身影,平靜地豎起了自己的手指,嘴角微微撇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


瀞靈廷的另一邊。


石田雨龍陷入巨大的危機之中。


相比較其他人的路線,石田雨龍幾乎沒有順利過!


一路上總是有數不清的死神綴在他的身後追殺他,讓他根本無暇顧及去救露琪亞和石田龍弦!


正當石田雨龍最危險的時候,一道黑影出現在了石田雨龍的的身邊,扯住了石田雨龍的手臂,將他抓進了陰影之中!


“這是…”


石田雨龍的臉上滿是驚疑。


一個高大的王座之上,一個黑暗的身影坐在上麵,他的聲音有些陰沉著道:“純血後裔嗎?不,竟然是活下來的混血,真是少見…”


這個黑暗中的影子慢慢站起身來,俯視著石田雨龍,有些倨傲地開口道:“幾個死神就能把你逼入絕境…石田雨龍…”


“你認識我?”


“當然。”


黑暗中的影子慢慢凝實。


一個高大的男人出現在了石田雨龍的麵前,甕聲開口問道:“石田雨龍,你知道自己的血脈從何而來嗎…”


“……”


石田雨龍的眉頭漸漸皺緊。


正當陰影之中的石田雨龍和救了他的男人交流的時候,瀞靈廷內追捕的死神們停了下來。


瀞靈廷的街道角落裏。


這支追殺石田雨龍的死神小隊停在了原地。


因為石田雨龍忽然消失在了這裏,他們甚至根本無法通過感知察覺到他的位置,這還讓他們怎麽追殺?


這群死神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互相點了點頭!


下一刻,每個死神的眼神頓時變得有些失神,仿佛被什麽人控製了一般。


上原內城。


千手扉間豎起了自己的手指,他的眉心微微皺了起來,旋即又有些舒展開來:“可以通知大哥和斑他們了…隻要等到石田雨龍出現,就能查到友哈巴赫的下落了。”


“那就交給你們了。”


上原奈落的聲音出現在了千手扉間的大腦裏,他的聲音有些玩味的笑意:“在藍染隊長融合崩玉之前,不要讓友哈巴赫打擾我們…徹底解決掉他。”


上原奈落吩咐完以後,又開口補充道:“哦,對了,讓石田雨龍背負著黑暗前行吧!


讓我想想他的人設,一個為了力量不擇手段的滅卻師純血後裔,打著救人的名義,讓人幫他潛入瀞靈廷,實則是他根本沒有在乎過自己的朋友,隻是為了從自己的先祖那裏得到力量…”


“……”


千手扉間沉默了。


這樣一來,石田雨龍那個小家夥還能有朋友嗎?


千手扉間思索了片刻以後,仿佛是想到了什麽,歎了一口氣道:“你這麽對他…就因為那個小鬼罵過你嗎?”


“我像是那麽小氣的人嗎?”


“…不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