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留在現世的朽木白哉
loading...
朽木白哉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上原奈落其實不怎麽討厭朽木白哉這個長相和性格都有點兒禁欲係的死神隊長,甚至曾經對朽木白哉還很有好感。

問題是朽木白哉經常習慣性地向其他人表示,前幾代上原一族的家主其實性格狹隘什麽的…

在背後偷偷說人壞話…

這是一個死神隊長應該幹的事嗎?

現在上原奈落隻是把朽木白哉的靈力和斬魄刀都封印了起來,讓他體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已經算得上是寬容了。

“喂,上原!”

阿散井戀次緊趕幾步,握著自己的斬魄刀攔在了上原奈落的麵前,開口解釋道:“我們是來奉命抓捕露琪亞的…”

說到這裏的時候,阿散井戀次的目光落在了已經痊愈的黑崎一護身上,繼續解釋道:“隻是這家夥和他的同伴來阻攔我們,所以隊長才會對這家夥出手…”

這個理由足夠拿出去應付任何人。

如果不是朽木白哉過於高冷,而是直接向上級匯報一樣解釋自己的理由,上原奈落也不應該出手。

不,應該說是阿散井戀次解釋得太晚了,作為一個副隊長,他才是應該在這次衝突中解釋的人!

畢竟…

上原奈落和朽木白哉同為護廷十三隊的隊長,他們應當是同級的存在,依照朽木白哉驕傲的性格,自然需要有人幫他解釋。

可惜的是,阿散井戀次沒那個腦子。

準確地說,阿散井戀次認為上原奈落是自己的同學和朋友,他也不習慣這麽開口解釋;如今他的隊長被封印了,阿散井戀次才開始解釋原因。

“是這樣嗎?”

上原奈落的眉頭皺了皺,他的目光微微轉過頭,略過了朽木露琪亞,落在了黑崎一護的身上,輕聲開口道:“人類少年,你有什麽要辯解的嗎?”

“啊?”

黑崎一護詫異了一秒。

黑崎一護還不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

正當黑崎一護撓了撓頭打算開口的時候,朽木露琪亞神色緊張地擋在了他的麵前,搶先道:“奈落隊長,這一切都與一護無關…是我自己犯下的罪責!”

“喂,露琪亞,我…”

“閉嘴!”

朽木露琪亞打斷了黑崎一護的話,沉聲繼續道:“大哥和戀次隻是來執行他們的任務…與他們也沒什麽關係…”

一護這個白癡!

這個時候絕對不是他插嘴的時候!

“是我做錯事了麽?”

上原奈落的眼神中好像有些慚愧。

“無礙。”

朽木白哉看了一眼上原奈落,他的臉色依舊平靜:“隻要解開封印就好。”

上原奈落的眉頭微微皺起,臉上帶著些許歉意走向了朽木白哉,仿佛想要走過去解開朽木白哉的封印。

然而正當這個時候…

一個時空間漩渦出現,兩個身影出現在了上原奈落的身邊,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帶土兩人驟然現身。

宇智波鼬驟然抓住了上原奈落的手臂,製止了他的動作:“奈落大人,請記住您的身份,如何能對朽木一族的家主低頭…”

“嗯?”

“你的身份。”

宇智波帶土站在宇智波鼬的身邊,冷聲開口道:“作為上原一族的家主,這可不是你應該做的!”

這兩個人…

總是在上原奈落軟弱的時候出來!

現在上原奈落剛剛開口認錯,並且解開朽木白哉的封印,他們兩個就忽然跳了出來!

“朽木白哉有罪。”

宇智波鼬的眼神看向了朽木白哉,一道紅芒一閃即逝:“作為朽木一族的家主,對奈落大人不夠恭敬…”

宇智波鼬的目光冷冷地注視著朽木白哉,沉聲繼續道:“寬容隻是奈落大人的恩賜…希望白哉閣下記住,大人的第一身份是同為貴族的上原一族家主!

“……”

這他媽是什麽理由!

從表麵上來看的話,上原一族和四大貴族的身份尊卑應該是平等的,一直以來隻是因為上原一族的實力,四大貴族會稍微退縮一下,但這可不是上原一族欺負人的理由!

依照瀞靈廷和上原一族的約定,隻是對上原奈落出手才會被視為違背約定吧?宇智波鼬這家夥怎麽仗勢欺人呢!

這一次可是上原奈落不分青紅皂白主動出手!

宇智波鼬這個死侍席官就因為他們的家主上原奈落想要道歉,就冒出來想隨便找個理由挽回麵子?

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在場每個人臉色都有點兒難看了下來,黑崎一護的表情越來越詫異,好奇地在眾人的眼中來回打量著。

尤其是落在上原奈落的身上…

這個叫上原奈落的人,好像有點麻煩的樣子啊!

“小懲大誡。”

宇智波帶土的聲音有些沙啞,隻是冷聲仿佛是在宣判道:“封印朽木一族家主一個月靈力居住在現世體驗一下普通人類的生活,作為對朽木一族的懲處…這一點,我想朽木一族的家主應該會接受吧?”

“等等…”

上原奈落臉上有些驚訝,立刻就要開口阻止:“白哉前輩同為護廷十三隊的隊長…”

“我接受了。”

朽木白哉平靜地垂下了頭。

有的時候,作為朽木一族的家主,他絕對不應該低頭;有的時候,作為朽木一族的家主,他必須低頭才可以。

盡管看起來有些屈辱…

朽木白哉已經聽出了宇智波帶土隱含的意思,如果他不低頭的話,朽木一族有可能會麵臨上原一族的衝擊!

這是一場無妄之災!

“那就再好不過了。”

宇智波帶土的虎紋麵具下,他的聲音漸漸明朗了下來。

說實話…

雖然看起來宇智波帶土很威風…

但是宇智波帶土的心裏還是有點兒想罵人的。

他大約已經清楚了自己的身份,每當上原奈落想做什麽好人的時候,就讓他和宇智波鼬出來唱紅臉做壞人…

這家夥能不能做點人事?

這也是幸好他們兩個在這個世界隻是過客而已…如果是在忍界的話,莫名地背上這麽多黑鍋,誰的性命能受得了?

當然…

這種事宇智波帶土已經承受過了。

“我們走吧!”

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鼬的身影化為時空間漩渦消失在了原地,他們的出現好像就是為了幫忙壓迫一下朽木白哉。

這就…

有點兒欺負人。

而剛剛經曆了一次上原一族死侍席官逼迫的朽木白哉,他的臉色依舊未變,甚至沒有半分受到羞辱的意思。

這位永遠都是清冷的死神隊長隻是打量了一眼在場的眾人,輕聲開口吩咐道:“戀次,將露琪亞帶回去受審…”

“隊長,那你呢?”

“我要留在現世一段時間。”

“但是…”

“沒有但是,我已經答應過了。”

朽木白哉冷聲截斷了阿散井戀次的話,他的眼神落在了上原奈落的身上,又慢慢移開了自己的目光。

阿散井戀次無奈,隻能率先帶著朽木露琪亞離去,

臨走之前,阿散井戀次囑托了一句上原奈落,希望他在巡視現世的時候能幫忙保護一下朽木白哉。

雖然上原一族的十三死侍看起來都不是什麽好人,上原奈落這人在阿散井戀次看來還是挺靠得住的。

上原奈落似乎有些愧疚,自然不會拒絕阿散井戀次的要求,他似乎的確是打算陪著朽木白哉一起待在現世保護他的安全。

現場隻留下了四個人。

上原奈落,被封印靈力的朽木白哉,黑崎一護,以及深受重傷的滅卻師石田雨龍。

朽木白哉並沒有停留。

即使失去了靈力,也並沒有失去他的風骨,他沒有再多說什麽就直接離開了原地,似乎也並不在意上原奈落會不會保護他。

“黑崎一護。”

黑崎一護率先走向了上原奈落,認真地開口道謝:“我是黑崎一護,多謝你剛才救了我…”

“不客氣。”

上原奈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我是上原奈落,來自護廷十三隊的一名死神…或許這個月會待在現世呢,如果有麻煩的話,還請一護先生多多指教。”

“啊,太客氣了…”

黑崎一護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和善的死神,哪怕是相比較朽木露琪亞,上原奈落的態度似乎超乎想象得友善。

尤其是…

這家夥的身份似乎並不一般,剛剛那個重傷了他的朽木白哉,好像都不願意招惹上原奈落!

這個人的身份…

必須要找人好好打聽一下!

感覺這家夥不論從實力還是從身份上,都不是那麽好惹的樣子,比起朽木白哉還要麻煩的家夥!

幸好。

雖然朽木露琪亞離開了,但也讓黑崎一護認識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隱居駐紮在現世駐守的浦原喜助和四楓院夜一!

不論是為了重新得到死神的力量,還是為了得到救出露琪亞的辦法,黑崎一護也恰好需要去聯絡浦原喜助…

黑崎一護並不知道。

浦原喜助和四楓院夜一就隱藏在這周圍。

直到朽木白哉離開上原奈落的視線以後,四楓院夜一的身影才出現在了朽木白哉的麵前,臉上滿是揶揄的笑意:“唔,讓我猜猜,你想借這個機會留在現世…到底是為了什麽呢?為了救自己的妹妹嗎?”

“是你?”

朽木白哉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冷色,喊出了四楓院夜一的外號:“貓妖,我聽不懂你的意思。”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