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你的兄長,身份很尊貴嗎?
loading...
現世。

兩個月後。

空座町的一家普通高中。

一個橙發男生無聊地轉著手裏的筆,百無聊賴地望著窗外的天空,比起過去他的心思稍微有了一些。

正是黑崎一護。

這兩個月以來,黑崎一護的世界觀發生了巨大的顛覆,他接觸了一個名叫朽木露琪亞的死神,並且得到了死神之力,成為了一名代理死神,接受了絞殺虛和保護現世的職責。

說句實話,黑崎一護感覺還不錯。

至少不用和過去一樣懵懵懂懂地生活。

最近這段時間,黑崎一護又接觸到了奇奇怪怪的滅卻師石田雨龍,一個性格非常倔強,卻又傲嬌的家夥,兩人合力擊退了一名基力安大虛以後,感情變好了不少。

說起來,雖然成為了死神,生活出現了一些波折,可是比起過去卻更有趣了,黑崎一護也慢慢接受了自己的死神身份。

唯一的問題是…

送你一個現金紅包!

朽木露琪亞的情緒在這段時間變得有些不太對勁,她不像過去一樣歡脫,甚至經常喜歡一個人發呆,偶爾還會出現一些古板的言辭,讓黑崎一護覺得有些不太習慣。

“下午好,一護同學!”

一個活潑的女生忽然出現在黑崎一護的身邊,嚇得他手忙腳亂抓住了自己手中的筆,一個甜美的笑容映入他的眼簾。

“啊,井上,不要總是這麽突然啊!”

黑崎一護忍不住搖了搖頭,心裏稍微放鬆了下來,自從成為了死神以後,他的精神狀態明顯有些緊繃。

這個女生是黑崎一護的朋友井上織姬。

同樣,也是知道黑崎一護身份的人之一。

井上織姬撓了撓自己的後腦,笑嘻嘻地開口詢問道:“露琪亞同學今天沒來嗎?感覺這幾天她好像經常請假呢!下學後要不要一起去拜訪呢?”

“嗯…”

黑崎一護沒所謂地點了點頭,又匆匆搖了搖頭:“唔,沒必要吧,露琪亞那家夥好像不喜歡別人打擾…我先走了!”

怎麽可能能讓人去拜訪露琪亞!

現在朽木露琪亞住在他房間的衣櫃裏啊!

隻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朽木露琪亞的狀態的確有些不對,黑崎一護皺了皺自己的眉頭,隨手和井上織姬告別後,離開了學校。

空座町。

黑崎家宅。

朽木露琪亞坐在黑崎一護的房間,臉色沉重地寫完了一封密信,將這封密信留在了桌子上,就離開了這個居住了兩個月的地方。

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自從她將死神的靈力分享給了黑崎一護以後,她就已經違背了死神的規則,這是瀞靈廷和護廷十三隊絕對不容許違反的。

而且…

朽木露琪亞見到了其他死神。

她將死神之力分享給黑崎一護的事已經暴露,護廷十三隊估計很快就會派人來處理…一旦這件事傳遍了屍魂界,她那個嚴苛到近乎毫無瑕疵的兄長朽木白哉一定會處理她吧?

朽木一族的家風…

絕對不會容許她這種丟臉的家夥!

尤其是她一直被朽木白哉以嚴苛的態度教育長大,露琪亞非常清楚自己那個養兄會做出什麽事來…

朽木白哉連她這個妹妹都不會放過,又怎麽可能會放過黑崎一護,屆時為了消滅她這個妹妹丟臉的過去…

黑崎一護會落入危險的!

這段時間以來,朽木露琪亞其實過得很愉快。

相比較屍魂界錯綜複雜的環境和朽木一族嚴苛的家教,在黑崎一護的家中度過的這段時間毫無疑問是朽木露琪亞最輕鬆的時候。

當然朽木露琪亞並不知道黑崎一護是前任第十番隊隊長黑崎一心的兒子,這樣的話或許她心裏會稍微放鬆一些。

可惜,朽木露琪亞入職太晚。

等到朽木露琪亞入職的時候,第十番隊隊長已經更換成了日番穀冬獅郎,前任隊長早就隱居在了現世。

夜色漸漸降臨。

“算了,就這樣吧!”

朽木露琪亞將信留在了桌子上,悄然離開了黑崎一護的家中,她要前往空座町和屍魂界的入口,等待著瀞靈廷前來征召她的使者。

隻是朽木露琪亞在入口見到了瀞靈廷前來抓捕她的使者時,她的表情忍不住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因為她第一個見到的人影就是她從小一起在孤兒院長大的同伴阿散井戀次,也是第六番隊的副隊長!

而阿散井戀次的身邊…

站著一個渾身充滿貴族氣息的男子。

朽木白哉…

親自趕到了現世!

自從朽木露琪亞暗中將死神之力分享給現世人類的消息傳入了瀞靈廷以後,根本不需要中央四十六室的調度,朽木白哉就親自申請前來現世抓捕自己的妹妹!

朽木白哉的到來,自然是為了查探現世的具體情況,看看能否幫露琪亞脫罪,他可不想這種事落在其他人的手中!

“哈,露琪亞,你還真這麽做了?”

阿散井戀次扛著自己的斬魄刀,飛身落在了朽木露琪亞的麵前,他的臉上閃過一抹嘲諷般地冷笑:“不需要我來告訴你,把死神的力量分享給人類這件事的後果有多嚴重吧?”

“我知道…”

朽木露琪亞無心和阿散井戀次爭執,因為有著朽木白哉的出現,她根本不敢開口頂嘴。

“……”

朽木白哉慢慢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一縷櫻花花瓣環繞在他的身邊,襯托著他的出塵脫俗。

這個一向注重儀表的男人眼神中微微閃過一抹冷意,冷聲開口詢問道:“那個人類…在哪兒?”

空氣仿佛低了幾度。

一抹寒意出現在朽木露琪亞的心裏,任何人都能察覺到朽木白哉身上的冷意,這個一向穩重的男人在生氣!

“……”

朽木露琪亞微微扭過頭去,回憶著這段時間和黑崎一護相處的點點滴滴,慢慢搖了搖頭道:“這不關他的事…”

這是朽木露琪亞第一次違背朽木白哉的話。

下一刻,朽木白哉身上的冷意更甚,他的身體瞬步出現在了朽木露琪亞的麵前,冰冷地眼神落在了少女露琪亞的身上:“你是想說,這件事是你自願發生的嗎?”

“…是。”

“那就走吧!”

朽木白哉的眼眸慢慢眯了起來。

正當他們就要離開的時候,一道黑色的刀芒和一柄藍色的箭失朝著他們飛射而來,有人趕到了這裏!

正是回家以後察覺到不對勁的黑崎一護,以及一同前來阻止的滅卻師石田雨龍,他們早已將一直以來幫助他們認知世界的朽木露琪亞當作了同伴!

可惜的是…

一個剛剛得到死神靈力的黑崎一護和一個年輕的滅卻師並非是阿散井戀次和朽木白哉的對手!

這兩個年輕的小家夥…

甚至根本沒有看清朽木白哉的動作,就徹底被朽木白哉擊潰,險些被朽木白哉順手斬殺!

在這場差距懸殊的戰鬥中…

朽木白哉輕而易舉擊敗了兩人,直接一刀廢除了黑崎一護體內朽木露琪亞分享給他的靈力,甚至讓黑崎一護陷入了彌留之際!

“這個人類…”

朽木白哉的眼眸微微斂起,無視了瀕死的黑崎一護,隻是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妹妹朽木露琪亞的身上,輕聲開口道:“不應該存在你的靈力…”

朽木白哉自顧自地搖了搖頭,平靜地繼續道:“算了,我已經廢掉了他的靈力,他已經死了,我們走吧…”

“大哥…”

朽木露琪亞慢慢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這是朽木露琪亞絕對沒有想過會發生的!

黑崎一護被朽木白哉殺死…隻是因為遭受到了她的連累…這是朽木露琪亞絕對無法原諒自己的事!

正當朽木露琪亞咬了咬牙,想要開口留下來和黑崎一護同生共死的時候,陷入彌留狀態的黑崎一護卻忽然莫名地複蘇了過來!

即使已經倒在了地上,即使已經失去了靈力,黑崎一護的手掌依舊猛地探出,緊緊地抓住了朽木白哉的褲腿:“喂,想要把露琪亞帶走的話,至少要確定我已經失去了呼吸啊…”

這家夥的生命力…

還真是超乎想象地頑強!

在被朽木白哉刺中要害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活過來,甚至還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隻是…

這對於愛好潔癖的貴族家主朽木白哉而言,抓著他的褲腿無疑是一種冒犯,尤其了解自己兄長的朽木露琪亞表情猛地變了變!

黑崎一護這個白癡…

絕對會被暴怒的兄長殺死的!

如果再不阻止黑崎一護這家夥的話,即使他不知因何而活過來,也不可能再活上一分鍾!

下一刻…

朽木露琪亞的身影驟然出現在了黑崎一護的身邊,一腳將黑崎一護緊抓著朽木白哉的手掌踢開,咬牙切齒地開口道:“區區人類!誰讓你冒犯大哥的…”

“露琪亞…”

黑崎一護的臉上頓時有些迷茫。

整個街道陷入了一片寂靜。

朽木露琪亞慢慢垂下了頭,喉嚨裏壓抑的痛苦聲音:“黑崎一護…給我認清自己的身份啊!你隻是一個普通的人類而已…”

朽木露琪亞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眶,沉默了片刻後,抬起頭看向了朽木白哉:“大哥…我已經清醒了…他隻是一個人類…把他丟在這裏讓他痛苦地死去就好…我們走吧,大哥,回屍魂界…”

“……”

朽木白哉陷入了沉默。

下一刻,這位貴族家主慢慢點了點頭,露琪亞的這點小心思怎麽可能瞞得過他的眼睛?

然而朽木露琪亞的請求,作為兄長的朽木白哉也並沒有拒絕讓她傷心,何況根據朽木白哉自己的判斷,被他用斬魄刀刺中要害的黑崎一護絕對不可能活得太久…

噠噠噠…

噠噠噠噠噠…

街道上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一個人影從黑暗中慢慢走了過來,溫文爾雅的聲音落入了眾人的耳中:“說得好呢…這個小家夥隻是區區人類而已…

我怎麽不知道真央靈術院竟然還有這樣高傲的學生,明明隻是兩個多月沒有見過,你怎麽會變成這樣呢,露琪亞?”

“嗯?”

朽木白哉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他已經聽出了這個聲音究竟是誰!

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這家夥的每一個身份都是一個麻煩,尤其他的身份連朽木白哉都不得不正視起來…朽木一族的家主身份在他的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當然。

在場還有來人的朋友。

阿散井戀次也瞬間聽清了來人的聲音,他的臉上也閃過了一抹古怪,忍不住看向了來人的方向:“喂,上原奈落,你這家夥怎麽會出現在這裏?”

他們可是老同學了!

阿散井戀次一點也不見外!

當然阿散井戀次並沒有想到,上原奈落這一次出現在他們的麵前,卻是要實實在在給他們找麻煩的!

“恰好來巡視現世。”

上原奈落的身影出現在了路燈之下,他的身上披著一身白色的隊長服,臉上帶著一抹化不開的愁意:“隻是沒有想到,朽木白哉前輩會在現世意圖殺害人類…”

上原奈落抬起頭看著朽木白哉,平靜地繼續道:“請朽木白哉前輩告訴我…這樣的你,和那些侵入現世的虛有什麽區別嗎?”

“……”

朽木白哉的眉頭皺得更緊。

說句實話,他平時不怎麽討厭上原奈落,隻是一貫有些瞧不起這位有點兒敗家的豪門家主而已。

瀞靈廷內,幾乎每個死神都非常清楚,上原奈落是出了名的心慈手軟,對待任何人都沒什麽架子。

死神殺掉一個人類沒什麽問題…

畢竟死神和虛的戰鬥,不可能永遠都不出問題,人類的生與死在死神看來並不是什麽問題,人類的身體死亡之後,靈魂肯定會前往屍魂界,也會以另一種方式生存。

然而…

這種事明麵上是被禁止的。

隻是在私底下的話,死神從來不怎麽在意人類生前的事,尤其是以朽木白哉的身份,不要說是殺死一個人類,即使是殺死一個死神也不會出現什麽麻煩…

這一切的基礎都建立在沒人追究的情況下!

中央四十六室肯定不會追究朽木白哉這位貴族家主,護廷十三隊的其他人肯定也不會計較這種事…

唯一會計較的,大約就是眼前的上原奈落了。

不巧的是,不論從哪一方麵來看,第五番隊隊長和上原一族家主的雙重身份,都讓上原奈落有資格和朽木白哉計較一下。

“露琪亞同學…”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臉色複雜的朽木露琪亞,他的神色一點點變得認真了起來:“我聽到了,聽起來露琪亞同學說起自己兄長的時候有些高傲呢…人類在你的眼中意味著什麽?”

說完這句話以後,上原奈落的目光落在了朽木白哉的身上:“露琪亞同學,那麽請告訴我,你的兄長…身份很尊貴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