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有上原在,還有人想做幕後黑手?瘋了吧!
loading...

六年前。


空座町的海邊。


九歲的黑崎一護在海邊遇到了一頭偽裝的虛。


年幼無知的黑崎一護以為那頭虛是一個想要跳海的小女孩兒,衝過去想要救人,卻迎麵撞進了虛的捕獵圈。


母親黑崎真咲為了救出自己的兒子,想要暴露自己滅卻師的力量殺掉那頭虛的時候,她體內的力量卻在刹那間莫名其妙地消失,讓這個強大的純血滅卻師失去了所有力量。


那頭虛想要殺掉黑崎真咲的時候,它的眼眶中卻出現了一團詭異的勾玉紅芒,這頭虛咬住了黑崎真咲的肩膀,拖著黑崎真咲跳入了大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個時候,黑崎真咲就此失蹤。


原本幸福的一家幾口,隻留下了父親黑崎一心帶著兒子黑崎一護以及兩個女兒黑崎夏莉和黑崎遊子生活。


黑崎一心,正是原名誌波一心的第十番隊隊長。


作為曾經的番隊隊長,黑崎一心與護廷十三隊聯絡過後,查探到了那個擅長偽裝的虛的名字,那頭名叫grand fisher的虛在黑崎真咲失蹤以後的時間裏還在現實活躍著…


虛還活著。


黑崎真咲卻消失了。


既然已經得到了那頭虛的情報,黑崎一心終於重新穿上了自己的死霸裝,拿起了自己的斬魄刀。


為了複仇。


為了唯一的希望。


然而當黑崎一心接觸到那頭名叫grand fisher的虛以後,他的心裏幾乎就已經破滅了所有希望,因為這頭虛根本沒那麽簡單!


根據瀞靈廷的情報,這應當是一頭能力有些特異的虛,結果黑崎一心真正接戰的時候,才發現這頭虛的力量超乎他的想象,它不知何時成長為了一頭亞丘卡斯級別的破麵大虛!


“嘻嘻嘻嘻嘻…你說那個滅卻師女人嗎?”


“那個女人臨死前的反抗還是相當激烈呢!”


“不過吃掉了她的靈力,讓我成功進化了呢!”


“如果不是用她的兒子要挾她的話,我還真有可能會被她殺掉呢?嘻嘻嘻嘻…原護廷十三隊的第十番隊隊長誌波一心,你是她的同伴嗎?”


“如果隻是為了給同伴的複仇的話,至少也應該帶來一個番隊過來吧!我可是越來越想吃掉那些可口的死神了呢!”


“……”


黑崎一心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黑崎一心早已不複之前的熱血,除了作為一個丈夫,他還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他必須肩負起來自己的責任。


最終…


黑崎一心將那頭虛斬殺。


可惜的是,他的妻子卻再也不可能回來了。


黑崎一心站在暴雨裏渡過了一夜過後,揉了揉自己的臉頰脫下了死霸裝穿上了義骸,回歸到了現實的家中。


現在的他不是死神。


而是一個需要撫養三個孩子的父親。


這種事對於三個還年幼的小家夥來說未免有些殘忍,黑崎一心隻能用自己的開朗一點點影響著孩子,也讓兒子黑崎一護和黑崎遊子姐妹在這幾年時間裏慢慢走出了陰影。


可惜的是…


黑崎一心並不知道自己的妻子還活著,因為他的妻子如今被人軟禁在了這個世界上看守最為嚴密的地方。


上原內城。


一個金發女人小心翼翼地窺探著這裏的守衛,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她甚至赤著腳踩在地板上。


正當金發女人計算著守衛巡邏的間歇,想要繼續偷偷溜走的時候,一道金黃色鎖鏈將她的身體束縛了起來!


這道金黃色的鎖鏈瞬間讓金發女人失去了力量!


“真咲…”


一個紅發女人慢慢落在了金發女人的麵前,滿是無奈地開口勸說道:“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不要再想著從這裏逃走了嗎?至少也要稍微考慮下你的家人吧!”


“為了他們,我才必須要回去。”


黑崎真咲望著眼前的紅發女人,臉上閃過了一抹懇求:“玖辛奈,你也是一個母親…難道你也能一直忍受離開自己的孩子嗎?”


“……”


紅發女人頓時沉默了。


因為眼前的紅發女人正是漩渦玖辛奈,數千年前上原奈落帶人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候,將火影世界冥界裏的亡魂帶來了不少人。


漩渦玖辛奈就是其一。


漩渦玖辛奈的臉上閃過一抹古怪,忍不住開口道:“有些事是我們無法左右的…我也很想念鳴人……”


這個問題,漩渦玖辛奈還真不好回答。


相比較黑崎真咲的兒子黑崎一護,漩渦玖辛奈的兒子漩渦鳴人過得其實更艱難一些,至少黑崎一護有個美好的童年。


“相信我。”


漩渦玖辛奈看著麵前的黑崎真咲,沉聲開口道:“如果你逃走的話,結局將會走向不可預測的方向;如果你留下來的話,對你和你的家人來說,過程或許稍微有些難看…”


漩渦玖辛奈說到這裏的時候,伸出了大拇指和食指一點點捏出了一個比喻的手勢,臉上帶著一抹尷尬的笑容:“隻是一點點的難看,但是結局肯定是安全的。”


應該…


隻是一點點吧?


現在上原奈落也不做壞事了啊!


在還未經曆過被上原奈落支配過恐懼的漩渦玖辛奈看來,他們一家其實還是受到了上原奈落恩惠的。


至少他們一家現在都過得很好。


同樣作為母親,漩渦玖辛奈和黑崎真咲的關係還不錯,她不希望自己這幾年新交到的朋友因為無知而落入深淵。


“忍耐一下吧!”


漩渦玖辛奈上前抱住了黑崎真咲,輕聲在她耳邊勸說道:“相信自己的兒子,他會過得很好…要學會相信自己的兒子,我一直相信著鳴人,我相信一護那個小家夥會照顧自己的妹妹。”


漩渦玖辛奈攬著黑崎真咲的肩膀,低聲道:“放心吧…水門告訴過我,過不了多久,這裏的一切都會結束了。”


“而且…”


漩渦玖辛奈深吸了一口氣,輕聲繼續道:“斑前輩和初代目大人還在尋找著未知的敵人…如果沒有這座城市的保護,你會遇到更可怕的敵人,難以想象的敵人。”


隻有這座城市才能保護黑崎真咲。


隻有這座有著上原奈落在背後支撐著的城市,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這個女人還想逃走嗎?”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聲音落入了她們的耳中,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冷漠而絕情:“如果她再想逃走的話,就直接殺掉她好了,用她的血肉來試試追查友哈巴赫的位置…”


哢噠哢噠哢噠…


哢噠哢噠哢噠…


四個人影一步步走進了上原城。


走在最前方的是兩個穿著紅色板甲的男人,正是十三死侍的前兩位席官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


走在他們背後的是一個穿著褐色外套的大胡子男人,以及一個六米高的白胡子巨人,正是十三死侍中的第三席官哥爾·d·羅傑和愛德華·紐蓋特。


他們最近一直在追查友哈巴赫。


一個千年之前侵入了屍魂界的強敵,也是整個世界滅卻師的祖先,以及屍魂界的神明靈王的兒子。


某種意義上來說,友哈巴赫應當是除了靈王以外最強的存在,他的能力全知全能幾乎已經完全可以稱之為是新的神明。


全知,可以看透一切乃至於未來。


全能,可以將他所知道的一切能力都變為無效,即使是能夠殺死友哈巴赫的能力,也會在他知曉能力以後也會無效化。


甚至友哈巴赫可以看到所有的未來,並且一定程度上設定修改對於自己不利的未來。


即使他已經死亡也可以通過這項設定未來的能力,在死亡以後賦予自己複活。


這種敵人…


根本讓人不知道應該如何去戰勝他。


然而對於宇智波斑這些人來說,他們並不在意友哈巴赫的能力,因為有些事並不是知道就能改變結局的。


或許友哈巴赫正是知道了自己的結局不好,所以自從蘇醒以後,才會一直偷偷摸摸地躲起來?


畢竟千年之前友哈巴赫就曾經敗過。


千年之前,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和海賊王哥爾·d·羅傑就曾經協助著山本元柳齋重國與友哈巴赫大戰,那一戰過後讓友哈巴赫陷入了沉眠。


估計也讓友哈巴赫陷入了迷茫…


因為當他看透敵人能力的時候,敵人似乎也能看透了他的動作和心思,甚至直接用拳頭和他硬剛。


友哈巴赫有著全知之眼…


哥爾·d·羅傑有著聆聽萬物之心的見聞色霸氣。


兩個人堪稱是棋逢對手了,讓友哈巴赫有點兒迷茫,羅傑和紐蓋特這兩個莽撞的大胡子到底是哪裏冒出來!


千年之前,友哈巴赫戰敗,沉睡之前深深地記住了羅傑和白胡子這兩個莽夫。


如今…


友哈巴赫醒了,人卻失蹤了。


六年前,友哈巴赫蘇醒發動了聖別恢複力量,也在抽取混血滅卻師的力量和靈魂時,察覺到了混血滅卻師裏摻雜不少一個叫千手扉間的人布下來的棋子。


因此…


友哈巴赫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有人布局了千年之久想要抓到他。


友哈巴赫還挺想和那個幕後主使者碰一碰,結果他的一群部下卻在偶然間遇到了以宇智波斑為首的四個追捕者…


這就沒辦法了…


千手扉間還沒有辦法把間諜派到友哈巴赫的身邊,畢竟友哈巴赫那家夥隻相信他所能控製的靈魂。


上原奈落並不在意一時失利。


現在上原奈落的目光更多地關注在了黑崎一護和藍染惣右介的身上,派宇智波斑等人繼續追捕友哈巴赫,隻是免得這家夥對他的計劃產生什麽麻煩。


這種事不著急。


隻要能夠完成主線任務,接管這個世界的控製權,上原奈落就可以輕而易舉地解決掉友哈巴赫的問題。


上原奈落不著急…


宇智波斑倒是有些不耐煩。


宇智波斑也看不慣上原對黑崎真咲的寬容,經常想要嚐試著用黑崎真咲這位純血滅卻師進行禁術實驗,利用用她的血肉搜索出她的先祖友哈巴赫的位置。


宇智波斑的目光落在了黑崎真咲的身上,冷漠地繼續道:“如果這個女人的血肉不夠的話…我聽說她還有三個孩子…應該都能用來利用起來吧?”


“……”


黑崎真咲的臉上瞬間多了一抹恐懼。


“不要把小朋友嚇到了啊,斑…”


千手柱間拍了拍宇智波斑的肩膀,衝著漩渦玖辛奈和黑崎真咲輕笑著開口道:“那個漩渦家的小家夥,快點帶你的朋友先回住處去吧!”


“是…柱間大人。”


漩渦玖辛奈匆匆抓著黑崎真咲離開。


“哼!”


宇智波斑嫌棄地扭過頭去,看了一眼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和哥爾·d·羅傑:“如果不是你們這兩個家夥當年手下留情,那家夥怎麽可能會逃掉?”


“咕啦啦啦啦…”


白胡子絲毫不在意宇智波斑的態度,咧嘴大笑著搖了搖頭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那家夥可沒那麽容易應付呢,能硬生生地承受老子一拳的人也很少見呢…”


“哼…”


聽著白胡子的話,宇智波斑的嘴角閃過了一抹不屑,冷聲繼續道:“友哈巴赫和他手下的那群小蟲子不是喜歡躲在影子裏嗎?讓上原奈落把奈良一族那群廢物調過來吧!”


“再找找看吧…”


千手柱間搖了搖頭有些不太讚同。


這個世界的規則不太一樣,生者未必有那麽容易適應。


這群上原一族高高在上的席官們很快就離開了這裏,回到了他們的宅邸之中,他們未來的任務隻有追查友哈巴赫這一項了。


上原奈落的手頭兒…


實在是顯得太過富裕了。


當然上原奈落手頭上可用之人非常多,也不代表著他會平白無故地出力,自從友哈巴赫現身以後,上原一族就把消息交給了山本重國。


山本重國…


可是友哈巴赫的老對手了!


對於友哈巴赫可能的威脅,山本重國尤其重視!


因此山本重國這位總隊長最近也變得越來越活躍,他也加入了追蹤友哈巴赫的行列。


這就是上原奈落的老辣之處了。


如果有人想隱藏起來做幕後黑手,那就先把幕後黑手的真麵目扒下來,再給他準備一個宿敵讓他感受一下命運的支配。


怎麽給這種競爭對手找麻煩…


大家好 我們公眾 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 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 年末最後一次福利 請大家抓住機會 公眾號


上原奈落對這種手段玩兒得很熟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