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剩下的事,就交給你們這群廢物吧!
loading...

宇智波斑很強!


超乎藍染想象得強!


即使藍染惣右介之前從大蛇丸和黑絕那裏得到了一部分關於宇智波斑的情報,也不由得有些驚歎於宇智波斑的力量!


宇智波斑單單隻是憑借一把天津神斬魄刀,竟然就這麽悍然斬碎了他的卍解水月鏡像!


這種事…


讓藍染惣右介都無法接受!


從現在來說,鏡花水月的卍解狀態已經是藍染惣右介所能使用的最強手段,卻在宇智波斑的手中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是的…


不堪一擊…


不論是誰都能看得出來宇智波斑斬碎水月鏡像藍染時的輕鬆愜意,仿佛就像是斬碎一麵鏡子一樣簡單。


這可是曾經擊敗過大蛇丸的水月鏡像!


竟然在宇智波斑麵前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藍染惣右介的表情終於顯得沉重起來,他也意識到了眼前的敵人究竟是多麽恐怖,宇智波斑可是一個存在了數千年之久的強者!


甚至在數千年以前,宇智波斑就已經站在了巔峰,也隨著時間的推移一直變得越來越強,他也足夠的時間修煉變強!


上原一族很少會動用宇智波斑這種大殺器!


因此這位第一死侍席官永遠都可以呆在上原城內修煉,他也有著其他死侍席官作為陪練的對手,可以說他時時刻刻都在變得更強,甚至比山本元柳齋重國可以更強!


哢嚓…


藍染惣右介的心思還停留在這裏的時候,他手中的鏡花水月斬魄刀忽然出現了一道裂縫,讓他的眼眸不由得一緊!


這是…


什麽情況?


“區區幻術…”


宇智波斑的身影落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邊,看了一眼藍染惣右介手中的鏡花水月斬魄刀冷哼了一聲:“即便能夠映照在現實的幻術,也絕不可能逃不過虛幻終究會走向破碎的結局…”


說完這句話以後,宇智波斑抬起頭看著依舊慌神的藍染惣右介,冷聲開口道:“不過你這小鬼的卍解的確值得稱讚,即使是我也不得不稱讚一句你的卍解非常有趣…”


“隻是讓閣下覺得有趣麽?”


藍染惣右介依舊有些神思不屬。


“一句有趣就足夠作為對你的獎賞了。”


宇智波斑冷笑了一聲,才繼續道:“這種你自認為強大的能力隻不過是宇智波的玩具而已,膽大妄為的小鬼,你還真是一個無畏的無知者啊…”


這句話罵得實在有點重了。


作為一個能夠將整個瀞靈廷玩弄於股掌中的幕後黑手,竟然會有被人罵做無知的一天…


當然。


宇智波斑有資格這麽說。


因為藍染惣右介的水月鏡像,某種意義上和宇智波一族曾經的禁術伊邪那岐釋放方式有些類似。


水月鏡像能夠將藍染惣右介虛幻臆想中的另一個自己,借助卍解的鏡花水月作為媒介化為現實;伊邪那岐能夠將宇智波在現實中受到的傷害,借助寫輪眼化為夢境。


“還有什麽別的手段麽?”


宇智波斑的寫輪眼閃過一道詭異的紅光,注視著麵前的藍染惣右介,冷哼了一聲道:“如果隻有這種小手段的話,那麽你的旅程就到此為止吧,小鬼…”


“這樣啊…”


藍染惣右介的胸膛中仿佛深吸了一口氣,他的眼眸微微抬起,嘴角慢慢勾起了一抹笑容:“看起來我的確是失敗了呢…不過我有一件事或許要讓閣下知道…”


“什麽事?”


“關於奈落…”


藍染惣右介微笑著開口道:“如果沒有施術者的控製,反膜之匪的異空間會持續很長時間,即使在異空間的人選擇掙脫反膜之匪,他也會出現在虛夜宮之中…”


虛夜宮是虛圈的中心。


現在的虛夜宮也是藍染惣右介的大本營。


如果依照藍染惣右介的說法,即便他在這裏被宇智波斑解決,這群死侍席官也無法救出被他困在反膜之匪中的上原奈落!


一旦他被殺掉的話…


上原奈落隻能被動地被傳送進虛夜宮內!


藍染惣右介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點點握緊,冷聲道:“在我和閣下交戰之初,我刻意去做了這件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宇智波斑幾乎是不怒反笑,他的眼神中滿是憐憫:“看來你這小鬼還真是一無所知啊…竟然想要憑此來威脅我嗎?”


最無知的是…


這家夥竟然想這樣來威脅他!


單單不提別的,即使在這裏殺掉了他,上原奈落也不過是落在了一群他自己的部下包圍之中…


虛夜宮可從來不是藍染的地盤!


某種意義上那裏是上原奈落的大本營才對!


“不是威脅,而是告知。”


藍染惣右介的嘴角勾出了一抹笑意,他的身體悄然退後,一道光芒刹那間將藍染籠罩了起來!


與此同時。


其他一道道光也落了下來。


除了藍染惣右介、市丸銀以外,所有的破麵大虛頭頂上也都出現了一道道光芒,將他們的身體籠罩了起來!


這是…


虛圈的王虛使用的保護傳送之術!


隻要能夠發動的話,根本無法阻止!


藍染惣右介站在光芒的籠罩之下,注視著宇智波斑輕聲開口道:“從閣下的身上,看出來這個世界的確有諸多秘密。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些既定規則是注定無法打破的,比如王虛特有的保護能力。


我會和奈落在虛圈等待著與閣下再度會麵的那一天,希望我們那個時候不再是敵人…”


除了在交戰之初將上原奈落抓走以外,藍染惣右介更是提前安排了王虛的傳送,在這道保護金光之下,他可以確定無疑地逃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一道道金光之上。


根據屍魂界一直以來記載的檔案,這些王虛的保護傳送的確是無法打破的,隻能任由敵人的離開。


“誰告訴你規則是無法打破的?”


宇智波斑的嘴角冷笑了一聲,他的寫輪眼注視著就要離開的藍染,冷聲繼續道:“小鬼…沒有人告訴你,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強者打不破的規則嗎?”


下一刻,宇智波斑的手掌驟然抬起!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 眾 號 免費領!


他的雙眸在手掌抬起的刹那化為了輪回眼!


“哼…”


宇智波斑的輪回眼注視著藍染惣右介,他的目光中滿是譏諷:“區區引力而已,你以為當年是誰殺光了整個虛圈…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之下,還想要溜走麽?”


下一刻!


宇智波斑手中的靈壓發動!


一枚漆黑色的圓球在他的手中飛快形成,緊緊地貼在了保護金光之上,這一幕讓藍染惣右介的臉色一肅!


這顆詭異的黑球之上,王虛的保護金光都被扭曲著出現了空洞,這顆黑球在扭曲出一條空間的通道!


王虛的保護金光原本是開創一個獨有空間,將空間裏的人帶回虛圈,堅硬的空間保護屏障足以抵抗任何攻擊…


然而…


這顆黑球卻打破了限製!


打破了這個世界規則的術式!


不,或者說這是宇智波斑對規則的運用!


宇智波斑的身影瞬步出現在了黑球的旁邊,順著空間通道一腳踢在了藍染惣右介的身上,這一腳直接將藍染惣右介踢飛了,讓一向得體的藍染狼狽地摔飛了出去,砸入了地麵一片廢墟!


宇智波斑看了一眼其他被王虛保護金光傳送走的市丸銀等人,又看了一眼摔落在地上的藍染惣右介,嗤笑了一聲:“想要挑戰世界卻還畏懼著規則…真是醜陋啊…”


“……”


這可真是讓人有點兒顛覆自己的觀念。


誰都不會想到這場戰鬥的進展會詭異到這種地步,在場的眾人都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擺出何等表情了。


在護廷十三隊看來。


現在被宇智波斑單方麵一直蹂躪的藍染惣右介反而有點兒像是還算守規矩的,而宇智波斑才是真的有些無法無天…


何等猖狂的人啊…


竟然會蔑視這個世界的既定規則!


如今看起來的話,似乎勝負已分,隻是讓人沒想到藍染惣右介最後的手段竟然是借助虛圈那些王虛的保護傳送能力…


說句實話…


未免有些讓人失望。


雖然在場許多人都無法解決王虛的保護傳送能力,但是還是未免讓人覺得差了不少意思…


“先把前第五番隊隊長抓起來吧!”


山本元柳齋重國看了一眼在場的眾人,開口吩咐道:“等待中央四十六室的審判…現在先想辦法把奈落救出來…”


說到這裏的時候,山本重國看向了千手扉間:“扉間先生有什麽應對反膜之匪的辦法嗎?”


“不用擔心。”


千手扉間搖了搖頭,沉聲道:“第八死侍席官宇智波帶土擁有著時空間能力,隻要讓他尋找到反膜之匪異空間存在的位置,就能把奈落救回來…”


“那就好。”


山本重國慢慢地點了點頭。


正當這位護廷十三隊總隊長稍稍放下心的時候,一道恐怖的靈壓忽然在瀞靈廷內爆發開來!


原本摔落在地上仿佛失去了反抗力量的藍染惣右介身上爆發著強悍的靈壓,直接震飛了一群想要抓捕他的死神!


讓人驚疑的並非是藍染忽然爆發的靈壓…


而是已經幾乎變得半個模樣的藍染惣右介。


藍染惣右介的身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團漆黑色的物質,這團物質緊緊地貼在藍染惣右介的身上,非但為他提供著消耗的靈力,甚至還貼在他的傷口處對他的身體進行治療…


藍染惣右介的一半身體依舊完好無損,另一半的身體卻已經被那團漆黑的物質籠罩,他的半張臉依舊是溫文爾雅,另外半張臉卻仿佛是怪物一般顯得異常猙獰恐怖!


那是…


有一種怪物附身在了藍染的身上!


“那是…什麽?”


鬆本亂菊的臉上滿是驚愕。


“一種名為黑絕的怪物。”


浦原喜助不知何時出現在這群人的身邊,他的眼神中滿是凝重:“藍染曾經收集死神的靈魂製造出來的怪物…那隻怪物一直以來是藍染惣右介最忠誠的爪牙。”


此時此刻。


那位藍染惣右介最忠誠的爪牙正在嘲諷它的主人。


“真是狼狽啊,藍染大人…”


黑絕半張臉滿是猙獰的笑意,它的半個嘴巴慢慢咧了咧,陰森著笑道:“我早就告訴過您了呢,藍染大人,上原一族的死侍席官可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啊,我曾經隻是靠近窺探過這位宇智波斑的宅邸,就險些被他察覺呢…”


“我已經知道了。”


藍染惣右介的聲音裏有些冷漠,他似乎有些不太滿意自己的形象,慢慢蹙起了自己的眉頭:“隻能幫我恢複靈力和傷勢嗎?”


“那就必須讓我嚐試著得到了另一種力量,或許才能讓藍染大人能夠變得更強…”


黑絕的笑容更為陰森詭異,它笑著繼續道:“隻要我們能夠查到浦原喜助的崩玉藏在了哪裏,讓我吞噬掉那顆崩玉…”


“算了,這些已經足夠了。”


藍染惣右介搖了搖頭,慢慢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帶我先離開這裏吧,黑絕。”


這才是藍染惣右介的底牌!


隻要能夠讓他和黑絕會麵,他就有把握逃離這裏!


“是。”


黑絕漸漸覆蓋了藍染的身體,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他們融合起來的身體飛快地沉入了地麵之中!


“破道·火遁·龍火之術!”


一道烈焰陡然落了下來!


天空之中的宇智波斑麵無表情地豎著自己的手指,仿佛是有些自信於他的術式能夠消滅地麵的藍染和黑絕。


詭異的是…


黑絕的身體仿佛是一層保護罩一樣,牢牢地將藍染惣右介保護在了自己的身體之內,沒有讓藍染受到任何傷害。


下一刻…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


藍染惣右介和黑絕沉入了地底之中。


每個死神的臉上都忍不住滿是迷惑,這該讓他們怎麽去尋找,難道這個時候要挖開地下嗎?


這群死神遲疑的時候,宇智波斑可絲毫沒有遲疑!


這位傳說中的第一死侍席官再度拔出了自己手中的斬魄刀,揚手就要朝著瀞靈廷劈出一道龐大的斬擊!


憑借著宇智波斑的斬魄刀上傳來的靈壓…


這一刀有可能將整個瀞靈廷一分為二,甚至有可能就此將整個瀞靈廷覆滅,這家夥是個根本不在意代價的瘋子!


鏘啷!


一個老邁的身影拚死攔住了他!


山本元柳齋重國握著自己的流刃若火,微微喘了一口粗氣,臉上滿是懇切:“斑先生…如果隻是為了抓住一個罪人而毀滅整個瀞靈廷的話,未免有些太得不償失了吧?”


“讓開!”


宇智波斑冷眼看著山本重國。


旋即,他一刀將山本重國劈飛了出去!


這位護廷十三隊的支柱總隊長被這一刀直接劈飛落在了地上,他的雙腿都緊緊地陷在了地麵之中!


“別衝動,斑!”


千手扉間站在了山本重國的身邊,仰頭望著空中的宇智波斑,冷聲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救出奈落,抓住藍染惣右介那個罪人,從他口中找到大蛇丸的下落!”


“哼,那剩下的事…就交給你們這群廢物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