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區區幻術而已…被一刀斬碎的鏡花水月卍解!
loading...
龍炎放歌猶如地獄之火一般在燃燒!

藍染惣右介所在的廢墟周圍被一團團龍頭烈焰遮蓋,這個曾經的b級火遁忍術在宇智波斑此刻使用的時候卻宛如末日降臨一般!

整個瀞靈廷的死神都不由自主地退避開來!

作為出身於火遁世家的宇智波斑,對於研究和使用火遁術式簡直是猶如印在骨子裏的本能一般,靈壓和查克拉的結合讓宇智波斑的火遁術式威力幾乎是成幾何遞增!

“讓人忍不住驚歎的術式…”

藍染惣右介的臉上閃過一抹凝重,瞬步飛身離開了這片廢墟,在龍炎放歌烈焰的縫隙之中,藍染的身體飛快地躲避著!

認真地說起來的話…

這是藍染惣右介第一次躲避敵人的攻擊。

其他時候,即便是大蛇丸的術式,藍染也會用自己的破道術式進行防禦或者反攻,然而麵對鋪天蓋地的龍頭烈焰,藍染卻不認為他有把握能夠擋下這一招!

有點可怕。

不,不止一點。

“……”

無邊龍頭烈焰如雨落下,藍染惣右介透過縫隙,目光緊緊地注視著空中的宇智波斑,心裏閃過一抹讚歎。

真是讓人望而生畏的強者啊!

藍染惣右介曾經想過,一個真正能夠站在這個世界頂點的強者,應該如何行事呢?

現在藍染見到了。

如果那樣的強者應該露出什麽姿態,那麽毫無疑問就是眼前宇智波斑的模樣,肆意張狂地輕視著世界上的一切!

地麵之上。

浮竹十四郎有些驚愕地看著在龍炎放歌術式之下躲避的藍染惣右介,又看了一眼空中的宇智波斑,輕聲開口道:“那位斑先生…剛才說了什麽…”

京樂春水忍不住低笑了一聲,輕聲道:“那位斑先生好像說了一句,破道之九十九以下的術式沒有必要拿出來丟臉呢…聽起來真是可怕的言辭呢…”

“可是…”

鬆本亂菊扯了扯自己嘴角,開口問道:“鬼道之中的破道能力,最高的不就是破道之九十九·五龍轉滅嗎?”

所以,那特麽叫什麽話!

什麽叫破道之九十九以下的能力別拿出來丟臉了?他們這些隊長級死神甚至還有不少人根本無法修煉成功好嗎!

要不是感覺打不過…

在場的所有人死神隊長都忍不住咬了咬牙。

那位第一死侍也未免太羞辱人了吧!一句話非但羞辱了藍染惣右介,更是無意間傷害到了他們這些旁觀者啊!

“雖然很傷人,但是我倒是覺得他說的是事實。”

說完這句話以後,京樂春水的眸色閃了閃,喃喃低語道:“相比較他的言辭,更恐怖的是他的力量吧?單單隻是剛才那個術,就已經瀕近了五龍轉滅的威力吧?”

“這可不太好說…”

山本元柳齋重國慢慢搖了搖頭,輕聲開口解釋道:“在你們看來那個術式的確媲美了五龍轉滅,但是對於那位斑先生而言,或許隻是一個破道之三十三的術而已…”

“哼,什麽意思?”

更木劍八忍不住搓了搓頭。

“笨蛋!”

草鹿八千流揉了揉更木劍八的腦袋,嘟囔道:“劍八不知道嗎!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

“我知道!”

更木劍八敲了敲趴在自己背上的草鹿八千流,不滿地開口道:“哼,雖然十一番隊從來不使用鬼道,但是我也知道鬼道的排名和威力、靈壓有關。

山本老爺子的意思,就是那個宇智波斑使用的術式其實難度不大,但是威力卻在他的靈壓加持下,已經能夠堪比其他人使用的五龍轉滅了,對吧?”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呢!”

京樂春水慢悠悠地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山本元柳齋重國的身上:“老頭子,那位斑先生的火係能力似乎很強啊…”

京樂春水之所以詢問山本重國,是因為山本重國手中的斬魄刀才是最強的火係斬魄刀。

而且山本重國也是唯一和宇智波斑同輩的人,也隻有山本重國知道宇智波斑有多強!

“不錯。”

山本元柳齋重國慢慢點了點頭,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沉聲道:“單單隻是火係能力的造詣,已經足以和流刃若火媲美了…”

當然。

山本重國並沒有提及他的斬魄刀卍解殘火太刀。

對山本重國和宇智波斑這些人的力量來說,他們每次出手都不敢用處全力,否則的話會對這個世界都會帶來大麻煩。

“真是囂張的家夥啊…”

更木劍八咧了咧嘴,看了一眼整個戰場上四處逃離的虛,隻是宇智波斑一個人出手就直接逼退了所有敵人…

說句實話…

更木劍八的心裏的確有些不爽。

可惜的是,宇智波斑是站在他們這邊的,否則在這種情況下,更木劍八還真想去試試宇智波斑的力量。

另一邊。

藍染惣右介終於逃出了龍炎放歌的術式範圍,他的衣服上依舊一塵不染,卻依舊在氣勢上相比較宇智波斑落了下風。

“小鬼,膽怯了嗎?”

宇智波斑輕蔑地低頭望著藍染惣右介,慢悠悠地抱著自己的肩膀冷笑了一聲:“怎麽,不是說要挑戰這個世界的嗎?”

這個曾經是世界上最高傲的男人看著藍染惣右介,嘴角絲毫不帶掩飾地衝著藍染嗤笑了一聲,繼續嘲諷道:“如果要挑戰世界的話,至少也應該稍微拿出一些讓我覺得算是樂子的力量吧?”

“……”

藍染惣右介的手掌慢慢握緊了鏡花水月斬魄刀。

感受著鏡花水月傳遞而來的力量,藍染惣右介謙虛地朝著宇智波斑頷首點頭,開口道:“那麽…如您所願。”

下一刻…

一道劍芒陡然閃爍而出!

藍染惣右介的鏡花水月閃過了一道亮光,他並沒有使用鏡花水月的催眠能力,隻是悍然朝著宇智波斑揮出了一道斬擊!

然而迎接這道斬擊的…

隻是宇智波斑隨意地撥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那道斬擊被宇智波斑的手掌直接打碎,他甚至還有些百無聊賴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嘁…隻是這種手段麽?”

隻是下一秒…

宇智波斑的手中也浮出了一柄斬魄刀,他的臉上閃過一抹嘲弄:“如果你想用劍術來挑戰我的話,那就讓你見識一下宇智波的劍術,哼,這樣也讓你更能感受到自己的弱小…”

說完這句話以後,宇智波斑的嘲笑一點點變得有些狂傲:“小鬼,向你無所知曉的神明去祈禱吧,祈禱在我對你的力量稍微有些興趣之前,不要就這樣就死在我的刀下!”

下一刻!

宇智波斑的手中驟然出現了一柄斬魄刀!

這柄斬魄刀的模樣是如此古怪,刀柄上雕刻著一枚團扇標誌,那是過去宇智波一族的家徽!

而在宇智波斑手握刀柄處的末端,是一個看起來莊嚴的神像裝飾,在刀麵上浮動著一枚枚詭異的勾玉!

“睜開眼睛吧,天津神!”

宇智波斑伸手撫摸著自己的斬魄刀刀鋒,輕聲開始吟唱著自己斬魄刀的名字和始解語。

注視著斬魄刀的時候…

宇智波斑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對斬魄刀的喜愛!

在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宇智波斑就修煉出了自己的斬魄刀,他的斬魄刀名字為天津神,在神話之中是一個相當有名的神明!

當然…

最重要的是,這柄天津神斬魄刀與另一柄斬魄刀有些針鋒相對的意思,那柄斬魄刀的名字叫國津神,是千手柱間的斬魄刀。

戰場之上。

隨著宇智波斑手中的斬魄刀始解,長刀上的勾玉一點點變得泛紅,仿佛是在刀上長出了無數雙眼睛!

在這一刻…

一股至高無上的靈壓猶如實質的湖水一樣漸漸覆蓋了整個瀞靈廷,讓瀞靈廷所有人都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神威!

山本重國的臉色忍不住變了變。

這股神威讓山本重國隱隱感受到了屍魂界至高無上的靈王氣息,不,應該說是與靈王類似的氣息!

上原一族…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 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 眾 號 免費領!

也得到了靈王之軀嗎?

還是說,這位宇智波斑已經能夠比肩靈王了嗎?

山本重國並沒有來得及繼續深想的時候,那股前所未有的壓製力瞬息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未存在過一般…

它不是消失。

隻是被它自己收斂了起來。

宇智波斑手中的天津神是一柄有著神明之力的斬魄刀!

天空之上。

宇智波斑壓抑著天津神的靈壓,揮舞著天津神斬魄刀朝著藍染惣右介斬了上去!

宇智波斑看著迎麵想要抵抗的藍染惣右介,眼神中滿是對藍染惣右介的恩賜目光:“哼,小鬼,慶祝你的好運吧,或許你是第一個死在天津神之下的亡魂…”

鏘啷!

兩人的斬魄刀撞擊的刹那!

整個瀞靈廷都仿佛感受到了一股顫抖!

伴隨著澎湃的靈壓衝擊席卷而來,無數人忍不住伸出手臂擋在自己麵前抵擋著這股衝擊,也有更多人在竭力去看著這場戰鬥的結果!

“天津神…有趣的斬魄刀名字。”

藍染惣右介握著自己手中的鏡花水月,竭力抵擋著宇智波斑手中的斬魄刀,低聲感歎道:“以神為名的斬魄刀嗎?

雖然還沒有見識到它的真正力量,但是也能感受到它蘊含著何等強悍的靈壓…閣下壓製著自己的斬魄刀,沒有用出全力,未免是否有些太看輕我了呢?”

“哼,還有些見識…”

宇智波斑看著自己手中的斬魄刀,又慢慢抬起頭看著近在眼前的藍染,冷笑了一聲:“捉弄一隻隨時可以踩死蟲子,比直接踩死它要有趣多了…”

說完這句話,宇智波斑猛地一刀將藍染惣右介打飛了出去,他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天津神斬魄刀挽出了一道劍光再度衝了上去:“隻不過想要在捉弄蟲子的時候而不去殺掉,這股力道可不容易把握!”

劍芒如星!

宇智波斑的斬魄刀泛出了一道亮光!

不,應該是他的劍術太快,以至於將那柄斬魄刀揮舞得像一麵鏡子一樣,在宇智波斑的進攻之下,藍染惣右介幾乎是在左支右突地躲避著攻擊!

這是…

真正的劍術高手!

哪怕是大蛇丸都遠遠不及!

大蛇丸根本不足以和宇智波斑相提並論!

真是恐怖的一族啊,每一個出來的人物仿佛都像是一個全才一般,他們的身上不會存在任何弱點…

或許他們唯一的弱點就在於驕傲。

藍染惣右介隻是稍微分神了片刻,他的白衣就瞬間被宇智波斑劃開了一道口子,鮮血刹那間滲出染紅了他的衣服!

下一刻…

無數道劍芒閃過!

藍染惣右介還未來得及繼續思考的時候,宇智波斑手中的天津神斬魄刀已經打破了他的防禦,瞬息之間籠罩了他的全身!

七八道傷口同時滲出了鮮血…

宇智波斑猶如是捉弄獵物一樣,時而揮刀在藍染惣右介的身上留下一道創口,甚至還饒有興致地開口提醒自己的對手:“看清楚了嗎?我已經足夠放慢速度了…”

“……”

藍染惣右介匆匆橫刀後退!

這是藍染惣右介從未有過的體驗!

不論是在真央靈術院還是在屍魂界或者虛圈,藍染惣右介從未有過現在這股無力感,他好像被人全方位碾壓了…

靈壓上明顯遠遠遜色於宇智波斑…

體術上他們之間更是有著天差地別…

劍術上這位傳說中的第一死侍席官似乎也有著相當高深的造詣,讓藍染惣右介感覺自己在這位大人物麵前仿佛毫無還手之力!

“浮出水麵吧…水月鏡像!”

藍染惣右介抬頭望著追擊而來的宇智波斑,絲毫沒有遲疑,立刻在這一刻發動了自己的斬魄刀卍解!

在這一刻,他沒有在意自己對水月鏡像的厭惡,立刻想要召喚出鏡花水月斬魄刀的卍解狀態!

一道波紋水麵悄然在空中出現!

這道波紋水麵擋在了宇智波斑的麵前!

另一個身影稍顯虛幻的藍染惣右介從水麵中浮出,揮舞著一柄長刀迎向了追擊而來的宇智波斑!

然而…

讓藍染惣右介萬萬意想不到的是…

那個讓他一直以來不得不去仰視的水月鏡像藍染,被宇智波斑揮舞著天津神斬魄刀迎麵一刀斬碎!

水月鏡像藍染猶如鏡麵破碎一般化為了碎片,點點滴滴的亮光猶如清晨的朝露一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隻是一擊…

鏡花水月的卍解就被宇智波斑擊破!

在水月鏡像藍染破碎的刹那,他微微偏過頭去看向了自己的本體,眼神中仿佛有些許疑惑,似乎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就這樣被人直接擊破,似乎也是不敢置信他的本體招惹到了這種強悍的敵人…

然而不論如何…

水月鏡像藍染終究還是如同自己的名字一樣,重新化為了虛幻。

“這種事也會發生的嗎?”

哪怕是藍染惣右介也從未想過會有這種情況,在他看來至少水月鏡像沾染也應當會有著和宇智波斑交手的資格!

“哼…”

宇智波斑滿臉不屑地收回了天津神斬魄刀,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撫摸著自己的眼眶,冷笑了一聲道:“區區幻術而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